第549章 欺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9章 欺骗



    天色才刚刚放亮,冷铁锋就驾驶着航空队仅有的那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从机场升空,再一个拉升翻过青风岭,就已经飞临日军第10师团营地上空。

    从高空中往下看,隐隐可以看到第10师团的师团部以及炮兵阵地一片狼藉,显然,昨天晚上要塞炮大队的炮击给鬼子造成了不小的杀伤,看到这,冷铁锋就兴奋起来,往前轻轻一推操纵杆,座下的战机便向着地面俯冲下来。

    从高空驾驶战斗机向地面俯冲,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经历。

    那种整个世界都向你猛撞过来的极致画面,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冷静如冷铁锋,也不禁被大地扑面而来的极致体验刺激得哇哇大叫,只可惜九六式舰载战斗机是单座战机,所以没人能够看到冷铁锋也有这样大喊大叫的时候,要不然,冷铁锋在人前的冷酷形象肯定就会大打折扣。

    距离地面还有不到两百米高时,冷铁锋再使劲一拉操纵杆,座下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便由笔直俯冲,调整为斜着向下俯冲。

    最后又调整为机头朝下的平飞。

    下一刻,冷铁锋就毫不犹豫的摁下了摁钮。

    狗曰的小鬼子,也让你们尝尝被俯冲扫射的滋味,哈哈!

    冷铁锋摁下机枪摁钮的一霎那,安装在发动机顶部的两挺7.7mm口径的重机枪便立刻开始猛烈喷吐火力,灼热的子弹顷刻间在地面上拖出两条醒目的尘土带,跟着战斗机的飞行轨迹迅速向前延伸。

    这两条尘土带所过之处,正在狼奔豕突的鬼子便纷纷翻倒在血泊中。

    看着地面上的鬼子一个个的被摞倒,看到更多的鬼子像受惊的翔羊,在旷野之上狼奔豕突,冷铁锋心情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好,眨眼之间,鬼子营地就被打穿,冷铁锋便猛的一拉操纵杆,将战斗机再闪拉起。

    在空中兜了一个大圆后,冷铁锋再次驾驶着战斗机俯冲下来。

    冷铁锋俯冲了整整三次,直到两个弹箱里的子弹全部都打光,冷铁锋才一把将战斗机拉升起来,然后在空中潇洒的划出一个圆,向着大梅山根据地返航,地面上,被冷铁锋的战斗机肆虐过后,鬼子的营地变得更加狼藉。

    冷铁锋驾驶着战斗机,飞越沙桥岗上空时,正好看到塞守备营的官兵,正忙着将一门门的“大口径重炮”往外抬。

    看到这一幕,冷铁锋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老徐还真狡猾!

    是的,冷铁锋没看错,十几门150mm口径的野战重型榴弹炮,要塞守备营只用了三十几个士兵抬着就搬出来了,而且还是健步如飞。

    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看见了,只怕要活活给吓死。

    要知道这可是九六式重炮啊,一门炮的重量就超过四吨!

    四吨的重炮,两人就抬走了,还健步如飞,黄巾力士啊?

    不过要塞守备营的营长高楚,对这一幕却根本无动于衷。

    有两个士兵因为走得慢了,高楚抬脚照着其中一个士兵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你狗曰的没吃早饭哪,给我麻溜的,赶紧的把炮给摆好了,小鬼子的飞机说话间就要到了,要是耽搁了团长好事,仔细我剥了你们的皮。”

    结果那个兵脚下一个滑步摔倒在地,扛在肩上的那门“150mm口径重型榴弹炮”也一下侧翻在了地上,然后只听得咣当一声,那根又粗又长的炮管居然掉落在地上,还骨碌碌的滚到了好几米外,好家伙,这哪儿是炮,分明就是根木头嘛!

    “你狗曰的。”高楚怒骂一声,健步如飞追上了那根炮管,然后单手就提溜了起来,又折返回来安装在炮架上面,然后亲自抬起了那门大炮,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预设的阵地,预设的炮兵阵地上,要塞守备营的一个排已经挖好了十几个炮位。

    “快快,快,快把炮都抬进去摆好!”高楚一声令下,十二门大口径重炮便迅速被运进了那十二个挖好了的炮位,再调整方向,将黑洞洞的炮口笔直的指向青牛坪方向,等到这一切都搞定了,东南方向的天际便响起了隐隐的引擎轰鸣声。

    又过了一会,两架机翼下涂有膏药图案的飞机就从云层中穿了出来。

    “狗曰的,来得还挺快。”高楚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扭头大吼道,“全都有,把早就准备好的树枝草席啥的搬过来,把这12门大炮给伪装起来,快点,狗曰的,这12门大口径重型榴弹炮可是咱们独立团的宝贝,可不能让小鬼子给炸了。”

    高楚一声令下,要塞守备营1连1排的一百多官兵便立刻蜂拥过来,拿起炮位周围的树枝草席啥的就往大炮身上放,这个时候,从东南方向云层中穿出来的那两架鬼子侦察机已经发现了地面的动静,当即就俯冲了下来。

    看到鬼子侦察机俯冲下来,高楚仅剩的独眼里便流露出来一抹凶光,大吼道:“重机枪准备,等我的命令,没我命令不许开枪!”

    两架鬼子侦察机迅速从高空冲下来,刺耳的尖啸响彻了整个沙桥岗。

    正在阵地上的忙碌的守备营的新兵们便立刻紧张起来,尽管只有两架鬼子飞机,可是对于这些从未参加过实战的新兵蛋子们来说仍是极大的震慑,要不是因为高楚像标枪似的杵在阵地最前方,这些新兵蛋子早就拔腿开溜。

    “稳住,稳住!”高楚独目里凶光闪烁,右手向后,虚虚的往下压。

    正在忙碌的新兵蛋子们都已经在抖了,好在两挺马克沁重机枪的机枪手都是老兵,见识过大场面,对于从高空俯冲下来的两架鬼子侦察机视而不见,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高楚的右手,只等高楚的右手落下,他们便便毫不犹豫的摁下发射钮。

    “稳住!稳住,稳住了!”鬼子侦察已经开始了机头朝下往前平飞,高楚却仍是手掌朝下示意机枪手稳住,下一刻,那两架鬼子侦察机同时猛烈开火,地面上顷刻间绽放出四道尘土带,其中两道更是笔直向着高楚延伸过来。

    “开火!”高楚虚压的右手终于用力落下。

    在喊出开火的同时,高楚也一头栽进身边的战壕里。

    几乎是在高楚栽进战壕的同时,那两道尘土带便已经从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延伸过去,仅仅毫厘之差,高楚就被那架鬼子侦察机的机载重机枪打成筛子了。

    高楚以毫厘之差躲过了鬼子侦察机的重机枪扫射,可那架鬼子侦察机却没那么幸运,被一直按兵不动的马克沁防空重机枪逮个正着,灼热的7.92mm口径的重机枪子弹顷刻间就打穿了那架鬼子侦察机的帆布机翼,那架鬼子侦察机便没能拉起来,往前平飞一段距离后,便一头扎进梅河峡谷,最后撞上峡谷北端的悬崖爆炸了。

    看着炸成一团火球的鬼子侦察机,高楚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僚机遭到伏击坠毁在梅河大峡谷,剩下的那架鬼子侦察机便再不敢进行俯冲扫射,而只是在“炮兵阵地”的上空来回的盘旋。

    炮兵阵地上的两挺马克沁防空重机枪打了几梭子,都没能打中,高楚就不让打了。

    又过了大约十五分钟,东南天际便再次响起嗡嗡嗡的引擎轰鸣,不过这次的轰鸣,就比刚才要密集多了,紧接着,黑压压的鬼子攻击机就从云层中穿出来,然后一批批的朝要塞守备营的炮兵阵地俯冲下来。

    “撤,快撤!”高楚大吼一声,转身就跑。

    按照徐锐的吩咐,到了这时候,要塞守备营的任务就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没必要再呆在这个假的炮兵阵地上等死,所以高楚发一声喊,转身就跑,跑了没两步又赶紧折回去,跟机枪手扛着其中一挺马克沁防空重机枪就往回跑。

    高楚和要塞守备营1连1排的一百多官兵才刚刚逃离,第一批十六架鬼子攻击机就已经俯冲下来,遂即32枚80Kg级的航弹便扔下来,要塞守备营才刚刚伪装了一半的炮兵阵地上便立刻腾起了一朵朵的巨大蘑菇云。

    当鬼子的第一批攻击机开始俯冲投弹之时,徐锐刚好端了一脸盆热水,准备亲自给赛红拂泡个脚。

    “哟,可不敢让你个大团长给我洗脚。”赛红拂打趣说。

    小桃红也走过来说:“姑爷,还是我来吧,你哪会伺候人哪。”

    “小瞧我了吧,告诉你啊,姑爷我可是正儿八经学过按摩的。”徐锐一边说,一边将赛红拂的双脚放进脸盆里,烫了一会之后再拿出来搁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十指轻舒,那么随意捏了几下,赛红拂便立刻舒服的呻吟起来。

    “嘻,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全才呢。”赛红拂喜孜孜的说道。

    “怎么样,舒服吧?以后每天晚上我都给你捏一捏,缓解疲劳,你知道的,怀孕是这个世界上最辛苦的体力活。”徐锐知道处于孕期的女人心理最敏感也最脆弱,所以尽挑好听的说给赛红拂听,赛红拂听了果然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