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上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0章 上当



    因为在毫无征兆、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遭到了独立团重炮大队的精确炮击,第10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损失惨重,为了安全起见,小猪义郎只能命令师团部以及各直属部队从青牛坪往后撤五公里安营扎寨。

    一直忙碌到第二天天亮,师团部才终于恢复了秩序。

    而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毛利联队以及另外两个步兵联队护住了前方以及左右两翼,所以独立团没能趁势攻击,要不然第10师团的损失还要更加惨重,一个不慎,他小猪义男重蹈稻叶四郎的覆辙也是可能的。

    好在这样的极端恶劣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上午八点零五分,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所属第3飞行团的四十余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飞临大梅山上空,开始了对梅镇以及沙桥岗外的“重炮阵地”实施轰炸。

    这批次攻击机,畑俊六原本是准备派往长沙战场,支援第3师团以及第101师团对岳阳以及常德的进攻的,在畑俊六看来,岳阳、常德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大梅山,所以他原本是不准备派谴军航空兵的攻击机前来大梅山的。

    但是架不住东久迩捻彦发话了,东久迩捻彦虽然只是下属集团军司令,但他的另一重身份却是天皇的皇叔,属于贵族之中的贵族,中日战争总有一天会结束,但是他畑俊六却还要在国内继续混下去,所以该给皇室的面子,必须得给。

    就这样,东久迩捻彦一个电报,就把畑俊六原本准备派往武汉战场的四十余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都派到了大梅山战场,以目前日军的火力配置来说,出动四十余架攻击机来轰炸大梅山这样一个战术级都不算的目标,绝对堪称是奢侈了。

    从梅镇方向传来的巨大爆炸声,隔着十几公里都能听到。

    小猪义男本质上是个军国主义分子,但为人相对要圆滑。

    听着不绝于耳的爆炸声,小猪义男有些谄媚的对东久迩捻彦说:“殿下,严格来说,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就连一个战术级的目标都算不上,恐怕也只有您,才能让大将阁下出动这么多的攻击机前来大梅山战场支援。”

    东久迩捻彦摆摆手,笑着说道:“小猪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据第3飞行团的航空侦察兵报告,他们在梅镇入口处的沙桥岗外发现了独立团的重炮阵地,当时独立团的炮兵正在忙着伪装,却没料到皇军的航空侦察兵会这么早就飞临大梅山上空,结果一下就被识破,并报告给了后续跟进的飞行团。”

    “是吗?”小猪义男闻言顿时便精神一振。

    东久迩捻彦又说道:“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现在独立团的重炮大队应该已经被第3飞行团的攻击机炸成灰了,这也就意味着独立团的重炮威胁已经解除,小猪桑你的部队将可以无所顾忌的向梅镇的门户沙桥岗,发起攻击了。”

    “哈依。”小猪义男重重顿首,说道,“卑职明白,卑职这就命令步兵第10联队向沙桥岗发起攻击。”

    说完了,小猪义男便抄起电话机说道:“给我接步兵第10联队。”

    不一会,电话接通,小猪义男又说道:“毛利桑吗?我是小猪义男,我命令你联队即刻向梅镇门户,沙桥岗发动进攻,请务必在今天正午之前拿下沙桥岗,拜托了。”

    说完了,小猪义男又挂断电话,然后又转身对东久迩捻彦说道:“殿下,如果上午您没有别的军务的话,卑职想请您暂时留下来,您知道,昨晚的炮击对我部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挫伤,如果有殿下您在,对我部的士气将是个鼓舞。”

    小猪义男说的当然是托词,东久迩捻彦留在第10师团的师团部,对第10师团的士气没有半毛钱的影响,小猪义男之所以邀请东久迩捻彦留下,其实是想挽回影响,想通过毛利联队迅速攻破沙桥岗的优异表现,赢得东久迩捻彦的认可。

    说起来,昨晚第10师团的表现确实很糟糕,表现得根本不像是一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倒更像是个刚刚踏上战场的特设师团,小猪义男如果不能把这个印象消除掉,将来就会严重影响他的仕途升迁。

    东久迩捻彦虽然是个浪荡子弟,但是对人性的把握还是很不错的。

    当下东久迩捻彦便欣然点头说:“哟西,那我就在这静候佳音吧。”

    不得不说,小猪义男的理想是很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极端残酷的。

    毛利联队从上午九点开始进攻,猛攻了四个多小时,直到下午两点,也只是突破了独立团外围的两道侧翼防线,正面方向,毛利联队甚至都没能往前推进一米,独立团凭借事先构筑的坚固工事,打得十分英勇顽强。

    小猪义男原本是想在东久迩捻彦面前露一手,消除之前的恶劣影响,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毛利联队猛攻了一上午不得寸进,非但没能够消除影响,反正使得他在东久迩捻彦那里的印象变得更加之恶劣。

    于是小猪义男便有些恼羞成怒,趁着东久迩捻彦起身上厕所的机会,抄起电话机给毛利末广下了死命令,命令步兵第10联队务必在天黑之前攻占沙桥岗阵地,为后续师团主力进入梅镇扫清障碍,否则就要把毛利末广送上军事法庭。

    此时的小猪义男仍然还幻想着天黑前攻破沙桥岗,仍然还幻想着在东久迩捻彦面前重新证明自己,重新证明第10师团的战斗力,却不知道,毛利联队已经陷入险境,一张贪婪的血盘大口,已经向着毛利联队露出了獠牙!

    (分割线)

    通过地道,徐锐上到了1营防御阵地。

    在之前的半个多月,由于国民政府提供的十吨洋灰还有富余,独立团就索性在沙桥岗外构筑了一些混凝土工事,并且通过地道将这些混凝土工事与沙桥岗要塞连接起来,当然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切断这些地下的通道。

    正是凭借这些坚固的混凝土工事,1营才勉强挡住毛利联队的进攻,要不然,不要说区区一个营,就是再调来两个营,把万重山的2营和许德坤的3营全调来,只怕也已经让小鬼子的毛利联队给打垮了。

    有坚固工事做掩护,跟没工事做掩护,结果当然是截然不同,这个只要看过诺曼底登陆的实战案例就能够知道,诺曼底登陆战中,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一个德军机枪手能够轻易的猎杀掉上千盟军士兵。

    所以面对坚固的防御工事,进攻方的处境是极其悲惨的。

    所以当徐锐上到阵地上时,何光明甚至于还心情跟他开玩笑。

    何光明咧着嘴笑道:“团长,你不是说第10师团是小鬼子十七个常设师团中仅次于熊本师团和仙台师团的精锐师团吗?可是我怎么觉着也就这么回事呢?”

    “这话说的。”徐锐没好气道,“有本事你不要躲在工事里边,你把部队拉到前面野地去跟鬼子干一仗去?我看你的1营能顶多久?”

    “你当我傻?”何光明嘿然说,“放着工事不用,跑野地跟鬼子野战?”

    “那你就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徐锐哼声说道,“1营的伤亡情况如何?”

    说到伤亡情况,何光明便立刻警觉起来,沉声说:“还行,伤亡不算太大。”

    “什么叫伤亡不算太大?”徐锐皱眉说,“你跟我说实话,伤亡了多少人?”

    “全营现在差不多还能拼凑出一个整连。”说到这,何光明不等徐锐发话,便立刻又抢着说道,“团长,我们1营跟鬼子拼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把鬼子拖疲了累了,待会的反攻你可不能撇下我们,让老万还有老许捡了便宜。”

    “老何,什么时候你能改改你的本位主义?什么叫让老万还有老许捡便宜?”徐锐闷哼了一声,冷然说道,“接下来的反攻你们1营就不要参加了,不过你尽可以放心,这次要是真能全歼了鬼子的第10联队,你们1营是首功!”

    何光明闻言立刻咧开嘴,笑道:“这还差不多。”

    “瞧你那点出息。”徐锐哼声说,“快歇着去吧。”

    “得嘞。”何光明答应一声,哼着不着调的小曲转身走了。

    不片刻,在要塞里养精蓄锐已久的2营、3营官兵便全副武装,通过地道逐次进入到了前沿阵地上,万重山和许德坤也来到了徐锐的面前。

    徐锐扭头掠了两人一眼,问:“都准备好了吗?”

    万重山和许德坤便同时点头:“部队已经进入攻击位置了。”

    徐锐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当即抄起面前电话机,沉声说:“给我接要塞炮大队。”

    稍顷电话接通,徐锐说:“阿牛吗?我是徐锐,等会鬼子开始进攻之前,按标定的射击诸元,把他们的出击阵地给我轰成渣渣,听见没有?”

    “是。”电话里立刻传来牛大壮炸雷般的回应声,“待会鬼子开始进攻前,按标定的射击诸元,把他们的出击阵地轰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