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毛利联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1章 毛利联队



    独立团已经张开了血盘大口,露出了冷森森的獠牙,而对面的日军步兵第10联队对此却仍是懵然不知,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毛利末广甚至还在电话里大言不惭的向小猪义男保证,下午三点前一定拿下沙桥岗,并且天黑之前一定拿下梅镇。

    毛利末广是个**型日本军人,因为他只上过陆军士官学校,没上过陆军大学。

    小日本的军官队伍有两个阶级,一个是陆军大学毕业的军官,因为陆大的毕业徽章很像是天保年间发行的钱币,所以陆大毕业的军官都自称为天保钱组,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那些没有上过陆大的军官,被称之为无天组。

    但是毛利末广又不属于无天组,因他上过德国柏林军事学院。

    所以在日本军中,毛利末广是个异类,再加上这个小鬼子出身贵族,为人狂傲,所以一向不被同僚所喜,但是必须得承认,这小鬼子还是继承了一些家族基因,比较能打,毕竟毛利家族也曾经出现过毛利元就这样的人物。

    毛利末广之所以敢向小猪义男夸口说,三点之前拿下沙桥岗,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经过之前四个小时的激战,他已经明显感到,对面中国人的抵抗力度已经变弱了许多,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火力强度明显减弱了。

    火力强度明显减弱,以毛利末广的经验,通常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守军的有生力量已经遭到大量杀伤,另一种就是弹药即将耗尽,而无论是哪种可能,对于步兵第10联队来说都是重大的利好,所以毛利末广才敢于夸口。

    对面的中国守军已经筋疲力尽,而毛利联队却还有步兵第3大队没有上场呢。

    放下电话筒,毛利末广就让勤务兵把炮兵中队的中队长大桥秀次和步兵第3大队的大队长藤田纪敏夫叫了过来。

    毛利末广决心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投入步兵第3大队发动总攻。

    毛利末广首先对大桥秀次说:“大桥桑,待会攻击开始前,师团直属野炮兵第10联队将会对支那军的阵地实施炮火准备,所以你的炮兵中队就没必要参与这次炮火准备了,你们的任务是,在步兵第3大队开始攻击之后,用炮火封锁住这里。”

    一边说,毛利末广一边用力的拍了拍行军桌上的军用地图。

    大桥秀次上前一看,只见毛利末广手指的是前后两堵沙桥,大桥秀次的炮兵中队拥有四门九二式步兵炮以及六门82mm口径的轻迫击炮,用来封锁宽度不超过十米的沙桥,那是绰绰有余了,当下重重顿首应道:“哈依。”

    在大桥秀次看来,独立团在沙桥外设防,那是最大的失策。

    因为这给予了日军炮击封锁沙桥的机会,沙桥外的守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中。

    大桥秀次并不知道,毛利末广也不知道,上下两道沙桥早已经被独立团给挖空了,而且内部用混凝土浇筑起了地下通道,之前独立团分多次从地面通道向前沿阵地投放援兵,只不过是为了欺骗日军而已。

    真正的援军,2营还有3营的一千多精兵,这时候早就已经通过沙桥内的地道悄悄进入前沿的出击阵地。

    毛利末广又扭头对步兵第3大队的大队长藤田纪敏夫说道:“藤田桑,之前的战斗一直由步兵第1、第2大队担纲主攻,你的第3大队一直在养精蓄锐,但现在,却终于轮到你们步兵第3大队上阵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哈依。”藤田纪敏夫重重顿首,沉声说道,“卑职绝不辱命!”

    “哟西。”毛利末广欣然点头说,“就这样,你们下去准备吧。”

    大桥秀次和藤田纪敏夫再次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两人远去,毛利末广从兜里摸出怀表,只见时针已经堪堪指向下午两点。

    下一刻,一阵阵的炮弹尖啸就从毛利联队的指挥部上空掠过,向着前方呼啸而去,紧接着就是连续的爆炸,却是小猪师团的野炮兵第10联队开始了炮击,不过,由于昨晚上遭受了独立团要塞炮大队的突然炮击并且损失惨重,所以炮击强度并不大,充其量也就相当于正常情形下一个野炮大队的炮火密度。

    野炮兵第10联队开始炮火准备,藤园大队的七百多名精锐鬼子,也端着刺刀悄然进入到了前沿的出击阵地,毛利末广这小鬼子是真的决心要毕其功于一役,这次竟然是一次性投入了一整个步兵大队,这是要总攻了。

    漫天的炮火之中,藤田纪敏夫大步走进了出击阵地。

    藤田纪敏夫是名标准的日本军人,身材矮壮,罗圈腿,上唇留着一小撮卫生胡,一对小眼睛凶光毕露,这小鬼子一上到阵地,便脱去了身上军装,袒露出满是黑毛的上身,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额带系在头上。

    跟在藤田纪敏夫身后的几名勤务兵便也纷纷脱去军装,袒露出上身。

    藤田纪敏夫再一把拔出家传军刀,扭头看去,便看到了黑压压的人头。

    毛利联队的出击阵地是一处天然生成的洼地,只不过,现在一下挤进七百多人,就难免显得有些拥挤,按说这是不符合步兵进攻流程的,按照步兵进攻流程,出击阵地必须由一条条互相独立的战壕组成,每条战壕最多放一个排,就是一个步兵小队。

    这样分散部署兵力,就不容易遭到炮火杀伤,不过现在中国人的炮兵已经被派谴军航空兵团彻底摧毁,一上午甚至都没有发射哪怕一发迫击炮弹,所以藤田纪敏夫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挤就挤一点吧。

    挤开人群,藤田纪敏夫带着几个勤务兵来到了阵地前。

    十分钟后,前方阵地上传来的爆炸声就开始变得稀疏。

    这意味着,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火准备快要结束了,这也意味着,他的步兵第3大队的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藤田纪敏夫紧了紧手中的军刀,正要下令冲锋,耳畔却忽然听到一阵吱吱的尖啸,这声音,咋那么像是炮弹掠行的尖啸呢?

    可是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火准备不是已经结束了么,怎么还打炮?

    就这么一懵神之间,这吱吱的尖啸声却是越迫越近,最后几乎是在耳畔叫响。

    一霎那间,藤田纪敏夫浑身的汗毛全都倒竖了起来,当即歇斯底里大吼起来:“八嘎,中国炮兵炮击,防炮了,防炮了……”

    遗憾的是,这时候才想起来防炮,却是已经太迟了。

    话音未落,一发150mm口径的炮弹就已经落在了藤田纪敏夫身边,轰然爆炸,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就将藤田纪敏夫给吞噬。

    藤田纪敏夫的大叫声便戛然而止。

    第一发炮弹落下来,就直接将藤田纪敏夫炸成了两截,其中上半截还被炸飞到了几十米开外,落地之后,这个老鬼子居然还没有咽气,一边哀嚎一边往前爬,从腰部断开的残躯便在身后留下了一条血路,看着着实的触目惊心。

    下一霎那,一排排的炮弹就呼啸着落下来,落在藤田大队拥挤的出击阵地之中,紧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猛烈爆炸,那巨大的爆炸几乎要将大地都生生的撕裂开,不到片刻,藤田大队的出击阵地便被爆炸产生的硝烟所彻底吞噬。

    这个时候,毛利末广刚刚走进前沿观察哨,正通过望远镜观察战场。

    按照计划,再过半分钟藤田大队就该发动集团冲锋了,然而,让毛利末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藤田大队发动集团冲锋前,他们的出击阵地却被炮火覆盖了,这突如其来的炮火一下就把藤田大队炸懵了,也把毛利末广彻底的炸成白痴。

    “不可能,这不可能。”毛利末广掉转望远镜,看着视野中已经被炸成一片火海的藤田大队出击阵地,握望远镜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说话的声调也变了,“中国人的炮兵不是已经被摧毁了吗,他们哪来的炮,怎么还有重炮?”

    “航空侦察兵是干什么吃的,航空兵究竟干什么吃的?”好半天之后,毛利末广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就是暴怒,一把将手中的望远镜掼在地上,大声咆哮起来,“不是说已经摧毁掉独立团的重炮群了吗?八嘎,八嘎牙鲁!”

    然而,无论毛利末广怎么诅咒,怎么谩骂,也都已经改变不了结果了。

    藤田大队的出击阵地已经被炸成了一片火海,七百多个鬼子兵反应过来之后,顷刻间就像受惊的野牛群,狼奔豕突,毛利联队虽然是编号为10的精锐步兵联队,但是面对大口径重炮的无情打击,一样是菜。

    150mm口径的重型榴弹炮,可不是说着玩的,一颗炮弹落下来,立刻就是一个直径超过五十米的大坑,在这直径五十米的范围之内,无论人畜基本全得死,而藤田大队的七百多人此刻都挤在狭窄的出击阵地内,你可以想象,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