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新兵野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2章 新兵野狗



    地表的炮击,通过大地的颤动原封不动的传导进了地下空间。

    伴随着地表的每一次剧烈爆炸,地下空间便必定会剧烈颤动,野狗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地道的顶部横梁,伴随每次的颤动,便必然会有尘土扑簌簌掉落,野狗就十分担心地道顶上的木梁会垮下来,把他们全部活埋。

    野狗现在已经是2营的一员了。

    徐锐原本准备让野狗加入孙长河的警卫营,不过在半路上让万重山给截了,原因是徐锐让野狗去给万重山送信,结果万重山就看上了野狗的一双飞毛腿,向徐锐要人,把野狗留在身边,当了他的通讯员。

    等会的反攻,连万重山这个营长都要参加,野狗当然跑不了。

    不过野狗毕竟刚从民兵转过来,从没有参加过大型正面战斗,尤其是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种烈度的炮击,所以难免会紧张,老话怎么说来着,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野狗其实也就是个新兵蛋子,怕炮也是难免的。

    又一发炮弹落下,地道又是一阵剧烈颤动,更有大量尘土扑簌簌的掉下来。

    野狗便本能的向着万重山身边靠近了一些,颤声问道:“营长,不会塌了吧?”

    万重山闻声回头,才发现野狗紧张得连身体都在颤抖,不过身为一名老兵,万重山并没有因此嘲笑野狗,因为他也是从新兵过来的,知道大战之前新兵都难免会紧张,当下轻拍了拍野狗的肩膀,说道:“狗子,深呼吸,深呼吸。”

    一边说着,万重山一边又做出深呼吸的示范。

    野狗跟着深呼吸,两下之后就真感觉好多了。

    万重山便笑问道:“感觉是不是比刚才好多了?”

    “嗯。”野狗用力点点头,又说道,“可是营长,我还是怕。”

    作为一名士兵,害怕打仗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是万重山并没有因此苛责野狗,而是温和的笑了笑,说:“不用怕,打仗也就那么回事,等会发起进攻之后,你就跟着我,我往哪去你就往哪,你只管数数就行。”

    “数数?”野狗闻言有些茫然。

    “对,数数。”万重山微笑说,“数我干掉了多少个鬼子兵。”

    说完,万重山就将枪套里的二十响盒子炮起出,将机头张开,然后又将背上斜插着的大片刀拿下来,搁在自己脚边。

    野狗便也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三八大盖。

    按理说,野狗现在是万重山的通讯员,完全是有资格配驳壳枪的,但是在独立团没有吃白食这一说,野狗你想配驳壳枪得自己去缴获。

    说话间,地表上的炮声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很明显,要塞炮大队的炮击就快要结束了。

    这也意味着,步兵的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时候,又一队十几个老兵加入了2营的队列中。

    野狗注意到,这十几个老兵全都一副酷酷的样子,不仅装束跟他们迥异,手中步枪好像也不是三八大盖,而且还带了瞄准镜,看到这样式与三八大盖有着明显不同的步枪,野狗的眼睛立刻亮起来,甚至都忘记了害怕。

    “羡慕吧?”万重山注意到了野狗眼神中的喜爱,说,“那是毛瑟98K卡宾枪,无论射击精度还是稳定性,都比三八大盖好很多,我们独立团总共也就三十多枝,是团长花了大代价从上海买回来的,只有狼牙才有资格使。”

    “狼牙?”野狗的眼睛越发亮起来,“他们是狼牙?”

    作为一名民兵,野狗当然听说过狼牙的大名,甚至无数次发梦,梦见自己加入狼牙成了一名特种兵,然后荣归故里,风风光光的将队长的妹子娶回自己的破草屋,只可惜,每次都会在洞房花烛的一瞬间醒来,每每让他扼腕不已。

    “你小子也想加入狼牙?”万重山嘿然说道,“那你可得努力了。”

    野狗便默默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什么,总之,相比起刚才,脸上神情要坚定得多,也从容得多。

    片刻之后,地表上的爆炸声就彻底的消停了。

    步兵进攻的时间也到了,万重山便长身而起,举起手中二十响盒子炮往前一撩,埋伏在地道里的2营官兵立刻嗷嗷叫着往前冲,先顺着斜着向上的通道上到地表的战壕内,然后翻身从战壕跃出,开始大踏步的向前冲锋。

    野狗紧跟在万重山身后,随着人流冲出地道,上到了地表。

    这个时候,地表上的硝烟仍未散尽,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万重山人高,步伐也大,只是一步就跨出了战壕,几个起落,人就已经到了好几十米开外,不过野狗一直以来就是以速度见长,这种程度的冲锋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对面的鬼子阵地上很快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2营的冲锋队列中开始有人倒下。

    其中一个老兵就在野狗身边一头栽倒在地上,野狗一边往前飞奔,一边回头看,只见这个老兵的脖子已经被子弹整个撕裂开来,鲜血就跟箭一样往外面飙射,只看这伤势,野狗就知道这老兵已经活不成了,但是这个老兵一时之间还没有咽气,躺在那不停的抽搐,一对眼睛则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

    因为角度的缘故,野狗就感觉到那老兵好像在盯着他似的。

    野狗便立刻感到脑袋嗡的一声炸开,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在这之后,野狗就完全是本能在驱使着他紧紧跟住万重山。

    恍惚之中,也不知道往前冲了多远,反正就是前面突然冒出了大量的鬼子步兵,一下就跟2营官兵短兵相接,野狗傻愣愣的跟在万重山身后,看着万重山连续开枪,将一个又一个的鬼子兵摞倒,然后一个弹夹很快打完。

    就在万重山准备更换弹夹时,一个鬼子兵斜刺里冲杀过来。

    万重山一个闪身躲过,再反手一枪托砸在那鬼子后脖子上,那鬼子便呜咽一声,一头扑倒在地,不过万重山手中那枝九成新的二十响盒子炮也砸坏了,万重山便把枪一扔,反手就从肩上拔下了那把大片刀,四下里乱砍。

    片刻功夫,万重山就连续砍翻了六七个鬼子。

    万重山已经杀得性起,再加上天气实在太热,便索性脱掉了身上的军装,露出了八块棱角分明的腹肌,不过他这一脱衣,立刻吸引了一个鬼子的注意,下一个霎那,一个同样袒露着上身的鬼子军官就挺着把军刀,大步迎了上来。

    那鬼子军官又矮又壮,下盘极稳,刀法也是十分的凌利。

    万重山虽然人高马大,却仍被那鬼子军官逼得连连后退。

    万重山知道这次遇到高手了,更清楚仅凭他自己的力量,恐怕是不足以斩杀对手,当下便开始大声求援:“狗子,狗子?!”

    可是野狗却仍然还处在怔愣之中没恢复过来,对万重山的大声求援竟是充耳不闻,而只是像具行尸走肉,木愣愣的跟在万重山身后,万重山退到哪,他也跟着退到哪,对于近在咫尺、正向万重山痛下杀手的鬼子军刀竟视而不见。

    几个回合后,万重山终于体力不支被那鬼子军官一脚踹翻在地,手中的大片刀也脱手飞到了十几米开外,不过万重山也躲过了鬼子军官跟着刺下来的一刀,再一脚飞踹将那鬼子军刀手中的军刀也踹飞到好几米远。

    那鬼子军官便顺势纵身一扑,骑在了万重山的身上,再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就死死掐住万重的咽喉,只片刻,万重山就被掐得两眼直翻白,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不过这时候野狗终于从怔愣之中回过神来了。

    野狗在清醒过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万重山被一个鬼子骑在身下,想也没想,野狗抡圆了手中的三八大盖,一枪托就照着那鬼子后脑勺猛砸过去,这一枪托,野狗用尽了全力,只听噗的一声,枣木制的枪托就把那鬼子的脑袋整个砸裂开,脑浆子溅了野狗满脸,闻着那浓重的血腥味,野狗便立刻翻身扑地,吐了个翻江倒海。

    万重山贪婪的连吸了好几口空气,才终于恢复意识。

    翻身坐起来,便看到2营官兵已经占领了鬼子阵地,并且正向着阵地的纵深突进,在另一个方向,3营也已经突破鬼子的防线,从目前情形看,这一仗独立团已经是赢定了,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能否全歼鬼子的前锋。

    看到这一幕,万重山便彻底放了心。

    当下万重山喘息着对野狗说:“行啊,狗子,你救了老子一命。”

    野狗还在那里哇哇吐个不停,闻言只是向着万重山摇了摇右手。

    “你小子不仅救了老子一命,还立了大功了。”万重山嘿嘿一笑,又说道,“刚才被你干掉的这个小鬼子,肯定不是一般的小鬼子。”

    被野狗爆头的鬼子还真不是一般鬼子,这老鬼子就是毛利末广。

    战斗打响前,毛利末广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今天,就在沙桥岗,他这个出身高贵并且曾经留学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的贵族,最后居然会战死在中国战场上,并且还死在了一个出身低贱的泥腿子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