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联队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4章 联队旗



    野狗不知道这面军旗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这样一块布好像也没什么用,就随手又丢弃在了地上,然后在帐篷里面四下寻找,结果找到了一部电话机,这玩意野狗在团部见过,而且知道这玩意挺稀罕,要是拿回去肯定能够记一功。

    当下野狗便把电话机给摘了下来,又把鬼子扔在帐篷角落的备用电话线也给捎上了,才走了两步,便觉得一手拿枪一手抱电话机还要顾及怀里的电线,很是不方便,当下又折回来将刚才扔地上的那面军旗给捡了起来。

    野狗用那面军旗卷了个包袱,把电话机和电线一股脑装了,往肩上一挎,然后就兴冲冲出了帐篷,结果迎面就遇上了万重山。

    “你狗曰的上去了?”万重山劈面就骂道,“走,赶紧走。”

    野狗挨了骂也是美滋滋的,说道:“营长,我缴获了一部电话机。”

    “是吗?够记个三等功了。”万重山说完又骂道,“赶紧走,赶紧。”

    说完了,万重山又环顾四周骂道:“还有你们,别他妈打扫战场了,小鬼子的炮兵说话就要炮击了,不想死的就赶紧给我撤,快撤!”

    正在战场上搜集枪支弹药的独立团官兵,便纷纷起身后撤。

    看在战场上散落得到处都是的枪支弹药,万重山也是眼红,不过没辙,在进攻之前团长曾有过严令,一旦全歼了鬼子,就立刻后撤,不得在鬼子阵地上多逗留哪怕一秒钟,万重山忠实的执行了徐锐的命令,果断带部队后撤,结果躲过了炮击。

    许德坤在执行命令时却打了折扣,留下了一个连打扫战场,结果留下的这个连,遭到了鬼子野炮兵第10联队的报复性炮击,全连小二百官兵,在之前的进攻中,只阵亡了不到二十个人,但是在鬼子的报复性炮击中,却死了五十多人。

    结果一回到要塞阵地,许德坤就挨了徐锐一通臭骂。

    “你耳朵塞驴毛了,没有听到我的命令,还是压根没把我的命令当回事?”徐锐很少会发脾气,但是这次却是大发雷霆,徐锐是真的火了,许德坤的行为看着似乎不严重,但其实很恶劣,因为这属于是战场抗命。

    借用亮剑的一句台词,战场抗命的毛病是不能惯的。

    所以哪怕只是一点小小苗头,也必须立刻果断打压!

    许德坤被徐锐训得灰孙子似的,耷拉着脑袋辩解说:“团长,我就是看到那么多枪支弹药散落在战场上,觉得很是可惜,所以才让7连留下来打扫战场。”

    “枪支弹药,枪支弹药,你眼里就只有枪支弹药吗?”徐锐冷然说道,“我短你3营枪支了,还是少你3营弹药了?”

    虽说现在大梅山根据地的兵工厂还没有生产出一发子弹,但是由于库存足够,所以徐锐从未曾短少过部队枪支弹药,尤其是1、2、3这三个主力营,每次打仗都是弹药管够,从来就没有短少枪支弹药的时候。

    许德坤小声说:“咱们独立团是不缺枪支,也不缺弹药,可是民兵不是挺缺的么?我想着把这些枪支弹药弄回来,咱们自己虽然用不上,但是给县大队还有区小队民兵用,那也是好的,要不然就太可惜了。”

    “是枪支弹药重要,还是弟兄们的性命重要?”徐锐冷然说,“出击之前,我反复叮嘱过你们两个,一旦小鬼子吃了大亏,就一定会进行报复性的炮击,你就是不听,你狗曰的为什么就不听?这五十多个弟兄都是因为你送的命!”

    许德坤被徐锐说的耷拉着脑袋,再不敢吭一声。

    徐锐又闷哼了一声,扭头喝道:“雷子,把许德坤拉出去毙了!”

    雷响一向只听徐锐,当下就答应一声,上前来推着许德坤就往外走。

    见徐锐要枪毙自己,许德坤一下子就懵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懵了,何光明、万重山等几个营长居然忘了求情。

    幸好半道上遇到了王沪生,让他给拦住了。

    “老徐,你这是干什么呀?”王沪生进来劝道,“许营长就算犯错,也不至于枪毙,这又不是叛国投敌啥的,不至于,肯定不至于枪毙啊。”

    徐锐其实也只是想吓唬一下许德坤,同时也附带着震慑其余的营长,当下顺坡下驴,拉着个脸说道:“你是政委,那你倒说说,怎么处理?”

    王沪生挠了挠头说道:“要不然降为副营长,代理营长,戴罪立功?”

    “副营长,便宜的他。”徐锐没好气的说道,“去炊事班当个伙夫吧。”

    “行行行,那就伙夫,那就伙夫。”王沪生说完一挥手,许德坤便灰头土脸的到团部炊事班报到去了,不过对于这个处罚许德坤并没有太大的意见,不管怎么说,七连的五十多名老兵都因为他的错误而死,他确实应该接收惩罚。

    更何况,团部炊事班长这个职位,也没有那么不堪。

    远的不说,就说最近,高楚不就是因为犯了错误被撸了,也到团部炊事班当了半个多月的伙夫?可最后这小子不仅官复原职,而且还升了营长,许德坤有理由相信,这只是团长对他的考验而已,只要他表现好,还是有机会官复原职的。

    处理了许德坤,徐锐再转向何光明、万重山时,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这次的反击,虽说3营犯了点小错误,但是总体上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能在第10师团主力的眼皮底下,全歼了第10师团的台柱子步兵第10联队,这很不简单!”王沪生笑吟吟的说道,“为此,军部首长都专门发来了贺电。”

    何光明讶然道:“军部首长这么快就知道结果了?”

    “你说呢?”徐锐闷哼了一声,又说道,“这次的反击战,大梅山广播台通过特别节目‘战场聚焦’进行了全程跟进直播,就在全歼鬼子步兵第10联队的第一时间,这一消息就已经通过电波传遍整个华中乃至整个中国了。”

    王沪生也说道:“这也是党中央和军部首长专门要求的,因为眼下全国的各个抗日战场的形势都有些不妙,尤其是武汉战场的国民军局面十分吃紧,正是急需提振士气的时候,所以我们才专门安排了这次战场直播。”

    徐锐接着说道:“可惜的是,这次还是没能够缴获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要不然,对小鬼子的士气将是个极大的打击,反过来对武汉战场的国民军主力,则是个极大的鼓舞,真是可惜了。”

    日本近代陆军,自从按照德国标准组建近卫步兵第1、第2联队,就延续一个传统,那就是每组建一个正式建制的步兵或者骑兵联队,当代天皇都会亲自赐下联队旗,这面联队旗的正式称谓是陆军御国旗。

    按照日本陆军的规定,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丢则编制裁。

    当然,这里所说的丢,不是指遗失啥的,而是专指被缴获。

    一旦军旗被敌军缴获,则意味着这个联队荣光尽失,就要被正式撤销编制。

    但是如果是自行焚毁,那么既便这个联队全军覆没,也仍然可以保留编制,仍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比如在肥城被独立团全歼的鹿儿岛联队,就因为在全军覆没前,自行焚毁了联队旗,最终免于被撤销编制的命运。

    还有在万家岭被全歼的106师团,所属四个联队的联队旗也全部自行焚毁,所以这四个联队得以重建,第106师团也在重建的四个步兵联队的基础上迅速恢复了建制,并参与了第二次德安会战。

    听徐锐说到军旗,跟在万重山身后的野狗忽然说道:“团长,我好像捡了面军旗,那样子还挺特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啥子联队旗。”

    徐锐问道:“你捡了面军旗?是一面什么样的军旗?”

    野狗说道:“这面军旗跟平时常见的膏药旗不一样,除了有膏药图案以外,四周还有一条条红色图纹,就像是,就像是天上的日头。”

    “旭日旗,这就是联队旗!”徐锐闻言大喜过望道,“旗呢?旗在哪?”

    “旗在哪?”野狗挠了挠头,茫然说道,“对啊,我把旗扔哪儿去了?”

    “我艹。”徐锐急得忍不住爆了粗口,说,“野狗你快想想,扔哪儿了?”

    野狗仔细回忆了片刻,突然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那面旗被我当包袱皮,裹着缴获的电话机还有电线交给后勤部了。”

    “快走!”徐锐当下转身就走。

    徐锐带着王沪生一行匆匆来到后勤部,翻找了好半天,终于在放置杂物的仓库角落里找到那面旭日旗,徐锐刷的展开那面旭日旗,只见旗的右下角用汉字从右至左绣了“步兵第十联队”一行字,可不就是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

    确定是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王沪生也兴奋起来。

    “那个谁。”王沪生立刻回头招呼他的警卫员,“快去通知宣传部,让他们马上派记者前来,让他们带上照相机,快去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