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战斗英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5章 战斗英雄



    宣传部的人还有一会才能赶到,徐锐和王沪生便把野狗叫到了面前。

    “行啊,野狗。”徐锐亲热的在野狗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笑站说道,“入伍还不到三天时间,头一次参加战斗就缴获了一面联队旗,你可能不知道,这玩意可是个稀罕物件,看来必须得给你记个特等功才行了。”

    野狗挠了挠被徐锐刚刚扇过的后脑勺,憨憨的笑笑,问道:“团长,特等功奖啥?有奖金不?”

    徐锐便扭头看向王沪生。

    其实徐锐是很想把军功跟奖金挂钩的,毕竟现在大梅山根据地也有这个条件,可以给立下战功的战士发放一些奖金,但是这一想法遭到了王沪生的坚决反对,因为**的队伍总体来说还很穷,别的部队没有奖金,就你独立团有,这就是搞特殊化。

    当下王沪生接过话茬说:“奖金是有,不管是特等功、一等功或者说三等功,一律奖励一块大洋,眼下我们根据地条件还很艰苦,无法从物质上给大家提供更多的奖励,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不是为了金钱而打仗,要说金钱奖励,二狗子那边奖金挺高,但是我们不能够去是吧?去了那我们就成了汉奸了,对不对?”

    “那不能。”野狗摇头说,“我可不能为了俩糟钱就把自个给卖了。”

    野狗话是这样话,不过语气还是挺有些遗憾的,毕竟,钱能买他想要的东西。

    很早以前,野狗就想给巧儿买一面镜子,可因为没钱,这愿望始终没能实现。

    “就是嘛。”王沪生说道,“我们不是为了金钱而打仗,我们是为了保护亲人,为了国家和民族而战,个人荣辱得失,就别计较那么多了。”

    “但是也不能让我们的战斗英雄流血又流泪。”徐锐接着说道,“一块大洋实在太少,我看就十块吧,特等功奖十块。”

    “老徐。”王沪生皱眉说,“你这是搞特殊化。”

    “特殊化就特殊化,别的根据地我是管不着,但是大梅山根据地,我还能够做主。”徐锐哼声说道。

    听出徐锐语气不善,王沪生也就不再多说了。

    其实从王沪生内心,也是愿意给战斗们多发放些奖金的,他甚至愿意给战士们多发放一些津贴补助,但残酷的现实是,八路军、新四军都非常穷,甚至连维持军队作战所需的经费都严重短缺,又哪有多余的钱财给战士们发放津贴奖金呢?

    不过在**的队伍里边,独立团绝对是特殊的存在。

    因为徐锐在蒲城以及肥城连续敲了两笔竹杠,尤其是在肥城,足足搜刮了400多万现大洋以及价值600多万大洋的珠宝首饰及金银器具,仗着手中有几个钱,徐锐也确实有底气给独立团的战斗英雄发一笔奖金。

    不过王沪生不知道,徐锐的底气并不是这个。

    徐锐的底气,是此刻正安静躺在阳澄湖底的那一百万两黄金。

    眼下风声紧,那一百万两黄金还无法取回来,但是早早晚晚,这批黄金终究是属于大梅山独立团的,有这么大一笔钱,给战斗英雄发几块奖金还不应该?要不是考虑到影响实在太大,徐锐甚至还想把特等功的奖金提高到一百元。

    听到能得十块大洋的奖金,野狗立刻高兴得不行,因为有了这十块大洋,他终于可以实现他的愿望,终于可以巧儿买一面西洋的镜子了,上次他去县城,在洋行里见过那种最漂亮的西洋镜子,要七块大洋一面。

    剩下三块大洋还能给巧儿扯一块花布,嘿嘿。

    过了没一会宣传部的人就到了,还带了相机。

    “报告首长。”梁一笑、郑雯一走进团部,便向着王沪生和徐锐立正敬礼,同声说,“宣传部干事梁一笑、郑雯前来报到,请指示。”

    就在青年学生决死总队九纵三团到达大梅山根据地之后不久,吴前、梁一笑也带着另外一批学生回到根据地,郑雯就是其中之一,兄妹俩终于在根据地重逢了。

    郑雯和梁一笑因为读的是新闻系,在宣传部成立之后,立刻被委以重任。

    眼下宣传部长是由王沪生兼任的,底下就是梁一笑和郑雯两个宣传干事,再下面就是十几个办事员,很明显,王沪生是将梁一笑和郑雯当成骨干来培养的,等将来,她们两人一个要担任宣传部的部长,另一个要出任即将成立的大梅山报的总编辑。

    “小梁,小郑,你们俩来得正好。”王沪生说,“快给我们的特级战斗英雄照像。”

    “特级战斗英雄?”郑雯挎着相机,好奇的问道,“谁啊?谁是特级战斗英雄?”

    野狗便不自觉的上前两步,还好整以暇的扯了扯身上那身军装,很可惜的是,昨天才刚领的新军装,一仗下来就成了乞丐装了,不仅被硝烟熏得乌漆麻黑,而且豁了口,让小鬼子用刺刀挑的,幸好没有伤着人。

    徐锐便把那面联队旗递给野狗,说:“野狗,拿着这个,一起照!”

    野狗便从徐锐手里接过联队旗,在面前展开,摆了个自认为最酷最帅的姿势。

    郑雯便对着野狗连照了好几张,王沪生觉得宣传效果还不够突出,又从反战同盟找来几个日军俘虏,配合野狗摆拍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野狗一手端着枪,一手攥着旗,一只脚还踩在一个鬼子的背上,看着确实威风。

    这张照片虽然是后来摆拍的,但是真实的战斗故事却比照片上展示的更加精彩,只不过是因为无法真实还原了,最后只好摆脱,所以质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质疑前辈和先烈为国家、为民族所做的贡献,真的毫无必要。

    虽然还没看到洗出来的照片,但王沪生知道效果绝对差不了。

    当下王沪生又说道:“小郑,我看大梅山报的开刊号也别等了,就拿这次全歼日军步兵第10联队的战斗当主题,突出报道我们独立团的英雄事迹,当然,野狗同志绝对是这次报道的主角,刚才这张照片,正好当配图!”

    “行。”郑雯掏出笔记本和钢笔,将王沪生的指示记下。

    可是片刻之后,郑雯又为难的说道:“可是政委,这个,那个……”

    看到郑雯欲言又止的样,王沪生说:“小郑,有什么困难你就直说。”

    “政委,不是什么困难。”郑雯说道,“是这个野狗同志的名字,实在是太那个啥,他原名就叫这个?还是另有大名?”

    王沪生闻言便愣了一下,之前还真没有在意这个。

    事实上,在独立团像野狗这样,只有小名而没有大号的战士一大把,既便是在入伍的时候登记造册,记录下的也都是小名。

    王沪生记得独立团光是狗剩就有十个,铁蛋有六个。

    当下王沪生回头问野狗:“野狗,你的大号叫什么?”

    “大号?”野狗闻言也愣了一下,反问道,“啥大号?”

    王沪生说:“就是你的姓名,你姓什么,名字叫什么?”

    “我姓徐。”野狗茫然答道,“名字就叫野狗,打小我奶奶就是这么叫我,后来我奶奶没了,村里人也一直都是这么叫我。”

    “徐野狗?”郑雯为难的看着王沪生,说道,“政委,你看这名字?”

    王沪生也觉得这名字不雅观,便说道:“要不然这样,去掉一个狗字,就叫徐野?”

    “这名字好,既雅致又充满了男性的阳刚美。”郑雯赞同说,“完美的符合特级战斗英雄的身份以及形象。”末了还夸了王沪生一句,“政委,你起名字的水平可真不赖。”

    “你个小丫头片子,还调侃起我来了。”王沪生闻言莞尔,“那就这么定了。”

    特级战斗英雄徐野的大名就这样定了,郑雯又把新鲜出炉的徐野叫到面前,询问他关于战斗的细节问题,这是创作一个英雄形象所必需的。

    徐锐却把梁一笑叫到旁边,笑着问道:“小梁,在宣传部还习惯吧?”

    “挺习惯的。”梁一笑说道,“就是太忙了,我和雯雯都忙得脚不沾地,就连回家洗澡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忙得连洗澡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徐锐笑道,“你这是在向我抱怨,没时间跟书呆子约会吧,别以为我就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哪有。”梁一笑微微有些脸红,说道,“我才不想理他呢。”

    “不过,我这个团长确实不够关心下属。”徐锐说道,“为了让你们这些年轻人有更多的时间谈恋爱,我决定在大梅山根据地执行六天半工作制,每周给你们放半天假,让你们有一点私人时间,去处理一下私人的事情。”

    “真的?”梁一笑闻言大喜,说,“团长你真好。”

    徐锐摆了摆手,然后往那边说得起劲的郑雯还有王沪生瞄了一眼,小声问:“小梁,我问你一下啊,你的这个同学郑雯,有没有男朋友?”

    “没呢。”梁一笑摇头说道,“雯雯可是我们新闻系最漂亮的,心气可高着呢,我记得她跟我说起过,不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她是不会考虑的。”

    “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徐锐便有些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