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奇耻大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7章 奇耻大辱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大将阁下,关于联队旗这件事情,卑职以为皇军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的话,要是等到**以及国民党发动手中所有的舆论机器,对其进行大肆宣传,我们就会很被动,影响一旦造成,就再难挽回了。”

    畑俊六点点头说道:“那么,河边桑,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哈依。”河边正三微微顿首,说道,“卑职有个不太成熟的办法。”

    “快说。”畑俊六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急声说道,“你有什么办法?”

    河边正三说道:“大将阁下,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自从组建成军到现在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是否该让他们展现一下自身价值了?”

    “你是说……”畑俊六沉吟着说道,“派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潜入大梅山,设法夺回或者毁掉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从目前情形来看,指望第10师团在短时间内攻占梅镇并夺回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恐怕是不太可能了,为今之计,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身上了,毕竟他们是特种部队,擅长的就是这种特种作战,不是吗?”

    “哟西。”畑俊六欣然点头,又道,“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确实也是时候让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展现价值了。”

    河边正三又道:“那么关于小猪义男的处理?”

    第10师团出师不利,不仅损失了步兵第10联队,而且连联队旗都让人缴了,小猪义男作为第10师团的师团长,肯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畑俊六摆摆手,没好气道:“先不管他,回头再跟他算账。”

    畑俊六的言下之意,小猪义男如果能够将这件事处理好,如果能够挽回影响,那就将功补过,如果最终没能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如果最终没能够挽回影响,那就跟他新账老账一起算,到时就不只是解除他的师团长职务这么简单了。

    “卑职这就去给第2军司令部发电报。”河边正三说完就转身走了。

    目送河边正三的身影远去,畑俊六的眉头却渐渐的蹙紧,这次特务机关获取的情报,肯定在第一时间就报告给了国内,想必此时,大本营还有皇室都已经知道了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被缴获的消息,他们为什么选择了集体沉默?

    难道说,天皇陛下对他的不满已经积累到如此程度?

    甚至于,就连一封训诫电都不愿意给予?早知今日,当初又何必委任他为华中派谴军司令呢?直接委任天皇陛下最为青睐的冈村宁次为华中派谴军司令岂不是更好?想到这,畑俊六胸口便没来由的涌起一阵烦恶。

    (分割线)

    河边正三的电报发到第2军司令部时,小猪义男正瞪着血红色的双眼,脸色铁青的站在地图前,从下午两点步兵第10联队被全歼的消息传回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十个小时,小猪义男就一直这样站在地图前面,没动过。

    堤不夹贵几次进来相劝,小猪义男都无动于衷。

    直到现在,小猪义男都还是无法接受步兵第10联队被全歼这一残酷的事实,一整个满编的精锐联队,第10师团的台柱子联队,就这样在他的师团主力的眼皮子底下,被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全歼了,竟然是被全歼了!

    若不是亲身经历,若是换个时间换个场合,别人跟他说,他的步兵第10联队会在师团主力的眼皮子底下被独立团给全歼,他一定会觉得对方疯了,或者就是对方存心在拿这步兵第10联队开他的玩笑。

    怎么可能呢?既便拉出来单挑,大梅山独立团也绝无可能在正面交锋中打败他的步兵第10联队,更何况全歼?至于说在第10师团的师团主力的眼皮底下全歼步兵第10联队,那就更是天大笑话,完全就没有可能。

    然而,现在,被小猪义男认为完全没有可能,完全就是天大笑话的事情,却发生了!

    第10师团的支柱,步兵第10联队居然真被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全歼了,而且,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步兵第10联队就是在第10师团主力的眼皮底下被全歼的,一想到这,小猪义男就真恨不得,直接切腹算了。

    丢人,丢人哪,简直丢死个人!

    耻辱,耻辱哪,简直奇耻大辱!

    今后让他如何面对军中的同僚?

    今后让他如何再在军界混下去?

    这一刻,小猪义男几乎看见了,整个陆军界所有的同僚全都在冲他嘲笑,一个个昔日不如他的陆大同窗全都在尽情的嘲弄、奚落他:看啊,这就是昔日那个自命不凡的小猪桑?这就是昔日那个不可一世的小猪义男?

    小猪义男凭借过硬的军事技能,以及过人的情商,自从陆军大学毕业后,在陆军界就混得一直很顺,几乎没有遇到过挫折,但是,现在,小猪义男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危机,步兵第10联队被歼,极可能葬送掉他的军事生涯!

    杂乱的脚步声忽然从身后响起,小猪义男还道是堤不夹贵又带着参谋部的参谋来劝,当时就头也不回的怒吼道:“给我出去,都滚出去!”

    然而身后的脚步声并没有滚出去,反而一个声音响起。

    那声音说道:“小猪桑火气还挺大,因为步兵第10联队被全歼么?”

    “殿下?”小猪义男听出是东久迩捻彦的声音,赶紧回头顿首见礼。

    东久迩摆了摆手,说道:“小猪桑,如果你是因为步兵第10联队被全歼而茶饭不思,其实大可不必,因为步兵第10联队被独立团全歼,责任其实不在你,你在作战指挥上并没有犯任何错误,真要怪的话,就只能怪我们的对手,实在是太过狡猾!”

    “殿下,你就不必替卑职开脱了。”小猪义男摇了摇头,苦笑说,“步兵第10联队被大梅山独立团全歼,而且还是在第10师团主力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全歼,卑职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对于卑职,对于第10师团,这都是耻辱,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东久迩捻彦摇了摇头,说道,“小猪桑,如果你认为步兵第10联队被大梅山独立团全歼就是奇耻大辱,那你可就想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大错特错?”小猪义男有些茫然了,问道,“殿下,你什么意思?”

    东久迩捻彦却是没有再理会小猪义男,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第2军参谋长町尻量基。

    町尻量基便上前一步对小猪义男说道:“将军阁下,我很遗憾的是通知您,在今天上午的作战行动之中,步兵第10联队不仅只是集体玉碎这么简单,事实上,就连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也已经被独立团所缴获了。”

    “纳尼?”小猪义男的脸色顷刻之间变得一片煞白。

    这一刻,小猪义男真是被这巨大的噩耗彻底震懵了。

    如果说步兵第10联队的全军覆没只是使得小猪义男的军旅生涯蒙上阴影,那么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被独立团所缴获,就足以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当然了,如果小猪义男不愿意面对被军事法庭审判的局面,也可以选择以武士的方式保留最后荣誉,也就是切腹自尽,如果他选择了切腹自尽,那么他的个人荣誉、待遇以及家族名声都将得以保全。

    好半天之后,小猪义男才颤声说:“町尻桑,这是真的吗?”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说,“这一消息是潜伏在支那三战区长官部的内线传回来的,恐怕是真的。”

    小猪义男闻言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东久迩捻彦才说道:“小猪桑,自从明治维新以来,自从帝国按照德国标准组建现代陆军以来,无论日俄战争,还是日德战争,或者日清战争,都从未曾有过联队旗被人缴获的事情,这简直是皇军前所未有之奇耻大辱。”

    “哈依。”小猪义男重重顿首,神情黯淡的说,“这确是前所未有之奇耻大辱。”

    东久迩捻彦又接着说道:“如果我们不能够想办法挽回局面,不仅小猪桑你难逃军事法庭审判,便是我,恐怕也只能够黯然的退出军界。”

    “挽回局面?”小猪义男茫然道,“怎么挽回?”

    看着小猪义男魂不守舍的窝囊样,东久迩捻彦真有些生气了,沉声说:“小猪桑,难道这么点小小的挫折就把你给打垮了吗?别忘了你可是大日本帝国的一名武士,别忘了你可是大日本皇军的中将师团长,你是将军,你是一名将军!”

    “哈依。”小猪义男便悚然惊醒,重重顿首说,“殿下,卑职让人失望了。”

    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沉声说道:“谈不上什么失望,不过现在,既然你已经恢复了斗志,那么我们不妨商讨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打好这一仗。”

    “哈依。”小猪义男重重顿首,情绪已经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