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阁僚会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8章 阁僚会议



    东久迩捻彦当即指示召开阁僚会议。

    尽管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钟了,但是东久迩捻彦这个第2军司令官以及小猪义男这个第10师团的师团长要召开阁僚会议,第2军还有第10师团所有大佐以上部队长还有高级参谋谁敢不来?你就是已经睡下了也得乖乖的爬起来。

    很快,所有有资格参加阁僚会议的人员就都聚集了。

    因为是在野外,椅子都没有,所有与会人员就只能够站着参加会议。

    东久迩捻彦便索性让町尻量基拿来了一张作战地图,摆在人群中间,然后让所有的与会人员围着地图而站。

    町尻量基首先对着地图说道:“根据白天的交火,已可以基本确定,大梅山独立团仍然还拥有一个重炮大队,拥有10门左右150mm口径的重型野战榴弹炮,并且炮弹充足,其火力足以封锁住沙桥岗至青牛坪方圆十公里的区域,在没有解决掉对方的重炮威胁之前,我方不要说发动进攻,恐怕就连在对方阵地前集结兵力都办不到。”

    堤不夹贵说道:“町尻桑,别忘了我方也可以进行炮火反制。”

    “炮火反制?说的倒容易。”町尻量基冷然说道,“独立团的重炮阵地构筑在沙桥岗两侧的悬崖峭壁上,且炮位表面以坚固的混凝土进行封闭,先不说我方没有与之射程相近、威力相若的榴弹炮,既便有这样的重炮榴弹炮,恐怕也不足以对深藏在坚固的悬崖掩蔽工事中的独立团重炮其进行火力压制……”

    话还没说完,就被东久迩捻彦给打断了。

    町尻量基立刻向着东久迩捻彦重重顿首。

    东久迩捻彦摆摆手,问道:“大梅山独立团的要塞炮工事真的就隐藏在悬崖峭壁上?”

    町尻量基顿首说道:“哈依,综合前沿观察哨的报告以及航空兵提供的情报,现在已可以基本得出结论,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阵地确实就修建军在悬崖上面,而之前构筑在沙桥岗外面的重炮阵地,应该是假的,只是用来欺骗我们的。”

    “八嘎牙鲁。”东久迩捻彦咬牙切齿的道,“徐锐这厮还真是狡猾,居然想到把重炮阵地藏在悬崖峭壁上,不过我感到十分困惑的是,大梅山独立团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难道事先在悬崖上打好洞,构筑好阵地,然后从崖顶将大炮吊下去?”

    町尻量基道:“这么做虽然会比较费力,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除了从悬崖吊装大炮,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町尻量基话音才刚落,另一个声音忽然从帐篷外面传了进来,众人闻声扭头,便看到小鹿原俊泗撇开双腿,以十分古怪别扭的走路姿势走了进来,再向东久迩捻彦和小猪义男顿首致意。

    “小鹿原桑,你怎么来了?”东久迩捻彦关切的道,“你身上有伤,应该多休息。”

    小鹿原俊泗摇摇头,说道:“听闻殿下正在召开阁僚会议,卑职又怎么可以不来。”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东久迩捻彦哈哈一笑,又说,“在场这么多人中间,就只有你曾经亲手跟徐锐交手,要说对徐锐了解,非你莫属,所以索性就由你来主持会议,你刚才说除了从崖顶吊装重炮,还有另一个办法,愿闻其详。”

    町尻量基的脸色微微一变,主持阁僚会议是个极大的荣誉,不仅可以在第2军以及第10师团的所有大佐以上军官面前露脸,而且还能展现他的能力,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愿意轻易让给别人,但是没办法,东久迩捻彦都发了话,只能服从。

    “哈依。”小鹿原俊泗却没有跟町尻量基客气的意思,町尻量基需要这样的机会展示他的能力,小鹿原俊泗何尝不需要这机会?当下重重顿首说道,“除了从崖顶吊装,还可以挖穿山体,将大炮从山体背面运至悬崖上,再行构筑重炮阵地。”

    “纳尼,挖穿山体?”

    “这工程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这可是一座大山,得挖多久才能挖穿。”

    “除非有天然的穿山洞,否则很难办到。”

    小鹿原俊泗话音才刚落,作战室里的参谋们便窃窃私语起来。

    小鹿原俊泗却也不着急,待众人议论了好半天,才接着说道:“半年前,我曾有幸进入过梅镇一次,对于沙桥岗两侧的地形做过初步观测,据我的观测,沙桥岗左右两侧的山势十分陡峭,若从山体背面凿一条贯穿山腹的通道,其直线距离可能不足两百米,对于一支团级建制的部队来说,这点工程量实在是不算什么。”

    町尻量基道:“可我还是觉得,凿穿山体的可能性不大。”

    小鹿原俊泗似乎早就预料到别人不会信服,当下又道:“关于独立团的重炮究竟是怎么运送到悬崖上的,我们其实大可不必在这猜测,蒲城驻军对此肯定有所风闻,司令军阁下不妨将狗养桑叫来,一问便知。”

    日军的军事会议分两种,一种是幕僚会议,就是军事主官召集与战事相关的作战单位的部队长或士官长,商讨对策,这种会议不分军衔高低,只要你有信心,都可以去参加,也可以在会议上发言,比较随意。

    另一种就是像今天这种,比较正式,叫阁僚会议。

    阁僚会议就不是随便阿猫阿狗都能参加了,必须得有一定的级别,比如今晚的这次军事会议,就只有大佐以上部队长或者高级参谋才能参加,而蒲城宪兵队长狗养次郎的军衔只是少佐,当然就没有资格参加。

    但是如果有东久迩捻彦的正式邀请,狗养次郎也就有资格出席了。

    当下东久迩捻彦便召来一名勤务兵,让他去把狗养次郎给叫过来。

    不片刻功夫,狗养次郎就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第10师团指挥部的作战室。

    狗养次郎刚要顿首致敬,就让东久迩捻彦给制止了,又直接问道:“狗养桑,你担任蒲城宪兵队长已经有一段时间,可知独立团是怎么将要塞炮给运到悬崖上的?”

    狗养次郎闻言便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殿下,说起这个,卑职就不得不说另外一件事,大约是两个月之前吧,大梅山独立团不分青红皂白突然封锁了沙桥岗入口,不管是什么人,如果没有独立团政治部的许可证,一律不许出入。”

    “这个我知道。”东久迩捻彦说道,“你早就已经向我说明过了。”

    狗养次郎说道:“当时卑职只知道这一事实,却猜不出来独立团这么做的原因,但是现在卑职却猜出来了,当时独立团之所以封闭沙桥岗入口,是为了方便在沙桥岗施工,而当时独立团修建的肯定不只是入口处的工事,否则没必要搞如此严格的保密,因为沙桥岗入口处的那三座碉堡工事根本就是一目了然,毫无保密之需要。”

    早在两个月前,蒲城的鬼子就已经侦察到独立团在沙桥岗入口处修建碉堡工事,狗养次郎也在第一时间向南京司令部报了备,但是蒲城鬼子侦察的仅只是表面,也就是地表上面的工事,对于地下的工事却是一无所知。

    傍晚时分,狗养次郎听说步兵第10联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后,再结合之前情报,便立刻有了个清晰的判断。

    东久迩捻彦说:“也就是说,独立团在沙桥岗入口修建的三个碉堡,并不简单,其地下很可能有地道连通,而且这条地道更直接通向修建在悬崖上的重炮阵地,被独立团安装在悬崖峭壁上的重炮就是通过这条地道运到悬崖上的。”

    “不仅仅如此,这条地道应该还延伸到了沙桥岗外面。”小鹿原俊泗接着说道,“这下也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为什么步兵第10联队的炮兵中队明明已经封锁住了两座沙桥,可独立团的主力却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上到前沿阵地。”

    “哈依。”狗养次郎顿首说,“应该就是这样。”

    “哟西。”东久迩捻彦说道,“狗养桑,你可以回去了。”

    “哈依。”狗养次郎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却又让东久迩捻彦给叫住了。

    “狗养桑,这次你做的很好。”东久迩捻彦叫住狗养次郎,又上前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回去之后务必继续加强对大梅山的特务渗透,要尽可能多的往大梅山安插我们的眼线,尽可能的侦察独立团的动向。”

    “哈依。”狗养次郎顿首说道,“卑职一定竭尽全力,为天皇陛下尽忠。”

    “哟西,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东久迩捻彦挥手,狗养次郎便转身去了。

    这一次东久迩捻彦没有再次叫住犬养次郎,而是任由这个小鬼子离开了。

    回过头,东久迩捻彦沉声说道:“如果一切果真如此,那么步兵第10联队的集体玉碎也就解释得通,但要说明的是,我召集这次阁僚会议,不是要为步兵第10联队的集体玉碎寻找一个借口或总结一份陈词,而是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