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兵棋推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59章 兵棋推演



    小鹿原俊泗接着说道:“从目前情形看,大梅山独立团已经在沙桥岗入口处修筑起了完整的防御工事,其中还包含三个碉堡工事,要想击破这样坚固的碉堡工事,没有一个联队以上的兵力是绝无可能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对方重炮的存在,皇军根本就无法在沙桥岗入口之前完成兵力集结,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要想摧毁对方重炮阵地,就必须首先摧毁沙桥岗入口的碉堡工事,而要想摧毁沙桥岗入口的碉堡工事,就必须首先在沙桥岗外完成兵力及火力集结,而要想在沙桥岗外完成兵力以及火力的集结,就必须首先摧毁对方隐藏在悬崖峭壁上的重炮兵阵地。”

    听完小鹿原俊泗的解说后,参与会议的所有大佐以上军官就都傻眼了。

    町尻量基说:“目前情形看,从沙桥岗进攻确实是困难极大,但问题是,皇军为什么非要从沙桥岗进攻,为什么就不能够从别的方向进攻呢?据我所知,从外界进入大梅山的入口并非只有沙桥岗一个,只不过是沙桥岗比较好走罢了。”

    “对呀,我们为什么非得从沙桥岗进攻。”

    “哟西,我们完全可以从别的方向进攻。”

    “我就不信,偌大的大梅山,就只有这一条道路。”

    听了町尻量基的话,与会的军官们顿时间眼前一亮。

    小鹿原俊泗却说道:“从外界进入大梅山的道路确实不只一条,据我所知,除了沙桥岗之外,就还有黑风口以及骑风口这两条小路,但问题是,这两条小路崎岖难行,重装备根本就无法通行,而且很容易遭到独立团的伏击。”

    听到这,会议室里的大佐军官们立刻又偃旗息鼓了。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发言的小猪义男问:“小鹿原桑,这两条小路有多难走?”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我记得有一处最险峻的山口叫一线天,仅供一人通行,而小路两侧便是山崖,独立团若在两侧山崖上面设伏,很容易就能给皇军造成重创,而且由于山路太过崎岖难行,骡马驮载量只及平时三分之一,只能勉强携带九二步兵炮及迫击炮,甚至连七五山炮都无法携带进山。”

    顿了顿,小鹿原俊泗又接着说道:“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东久迩捻彦说道,“还有比这更糟糕的?”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眼下正值八月初,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这种季节在山中行军,不仅体力的消耗会比平原行军大得多,而且还得忍受蚊蝇叮咬滋扰,所以完全能想象得到,届时必定会出现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与会的大佐军官们闻言顿时间脸色微变,因为他们知道小鹿原俊泗并没有危言悚听。

    事实上,冈村宁次的第11军在江西、湖南就深受炎热天气之毒害,其中最悲惨的是在上高与国民军缠战的第27师团,据说非战斗减员已经超过一万人,而且每天都有数十甚至上百人病死,第27师团已经事实上丧失战斗力。

    这一下就再没有人提进山这一茬了,因为这确实不是说着玩的。

    “难道,我们就真拿大梅山独立团没辙了吗?”东久迩捻彦哀叹说,“真要是这样,又怎么完成派谴军司令部交给我们的任务?”

    “派谴军司令部交给我们的任务?”小鹿原俊泗问道,“什么任务?”

    东久迩捻彦便叹息一声,又说道:“小鹿原桑,其实派谴军司令部的这个任务,是下达给你们特战大队的,具体任务是这样,派谴军司令部要求你们特战大队,尽一切可能夺回或者摧毁被独立团所缴获的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

    “纳尼?”小鹿原俊泗沉声说道,“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被缴了?”

    “哈依。”东久迩捻彦沉声说道,“虽然很令人难以置信,但这消息应该是真的,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应该是让独立团给缴获了。”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这样的话,看来必须得冒险一试了。”

    “冒险一试?”东久迩捻彦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急声说道,“小鹿原桑,这么说你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殿下,这世界上就没有攻不破的堡垒,既便真有无法从外部攻破的堡垒,但是面对来自内部的攻击,恐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内部的攻击?”东久迩捻彦说,“你的意思是说,从堡垒内部攻击?”

    町尻量基说道:“从内部发起攻击?说的倒是容易,皇军进都进不去,又如何从堡垒内部发动攻击?”

    小鹿原俊泗说:“大部队无法进入,并不意味着我们特战大队也进不去。”

    “特战大队?”东久迩捻彦脑子里便立刻回想起那天晚上的那次比武,那真是令他印象深刻,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一支部队能够厉害成这样,不过特战大队再厉害也终究只有两百人,真能夺下独立团重兵把守的沙桥岗要塞?

    町尻量基说:“小鹿原桑,仅凭你的特战大队就能打败大梅山独立团?你别忘了,徐锐手下也拥有狼牙,其战斗力相比你的特战大队只强不弱。”

    小鹿原俊泗说:“狼牙的战斗力或许要比我们特战大队强,但是我从来就没说过,仅凭我们特战大队就能够打败大梅山独立团,要打败大梅山独立团,要夺回被缴的联队旗,当然还得依靠第10师团的大部队。”

    町尻量基说道:“问题是,第10师团的大部队根本进不了沙桥岗要塞,怎么可能给你们特战大队提供帮助?”

    小鹿原俊泗说:“町尻桑,你的思维太僵化了,第10师团的大部队并非只有进入到沙桥岗要塞,才能够给我们特战大队提供帮助。”

    “你!”町尻量基闻言大怒,却苦于无法发作。

    东久迩捻彦丝毫不在意小鹿原俊泗和町尻量基两人之间的斗嘴,说道:“既然你们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不妨来一场兵棋推演吧。”

    小鹿原俊泗说:“这正是卑职所想的。”

    町尻量基也说:“愿意奉陪。”

    当下会议室里的人就分成了三拨。

    小鹿原俊泗一个人站在地图的左边,他将代表特战大队以及第10师团,町尻量基则在地图的另一边,他将代表大梅山独立团,而东久迩捻彦、小猪义男以及其他的大佐以上军官全都站在正面,充当这次兵棋推演的场外裁判。

    小鹿原俊泗先拿起一块大石头放到地图上,沉声说:“由于正面进攻受阻,我将第10师团主力调往侧面,准备从东侧的黑风口进山!”

    町尻量基也捡起一块石头针锋相对的摆到了小鹿原俊泗那块大石头的对面。

    然后町尻量基说道:“我在大梅山高处设有观察哨,甚至还有航空侦察兵,你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我的监控之下,所以你的行动瞒不过我的眼线,你的部队没到黑风口,我的部队就已经在黑风口等着你了,因为我是内线调兵,比你更快。”

    充当场外裁判的东久迩捻彦等人下意识点头,内线调兵确实更快,更便捷。

    “那也无妨。”小鹿原俊泗淡淡一笑,又说道,“大不了不走黑风口,我可以命令士兵伐木开道,从崇山峻岭之中清理出一条通道。”

    “清理通道?”町尻量基冷然道,“我会派出小部队进行骚扰。”

    “求之不得。”小鹿原俊泗说,“我会派出特战大队,对你的小部队进行猎杀!”

    “特战大队?”町尻量基说,“我也会出动狼牙部队,对你的特战大队进行反猎杀,这里毕竟是大梅山,是我的主场,你的特战大队占不了便宜。”

    “我不需要占便宜。”小鹿原俊泗说道,“我只要特战大队缠住你的狼牙就行,这样,我的第10师团就可以逐步的推进,逐渐深入大梅山,虽然速度上会很慢,但是只要这样稳步的推进,最多半个月,我的第10师团主力就能翻过青风岭。”

    “恐怕没那么容易。”町尻量基冷然说,“我的大梅山独立团将会倾巢而出,拼尽全力阻击你部的推进,别说半个月,就是两个月,你也未必能翻过青风岭,到那时候,你部将会因为炎热的天气以及蚊蝇叮咬,出现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

    兵棋推演进行到这,就需要场外裁判员对此进行评判了。

    东久迩捻彦跟小猪义男耳语了几句,说:“裁判组一致认为町尻桑条件有效,若敌我两军在大梅山中纠缠日久,十有**出会现大面积非战斗减员。”

    町尻量基得意的说:“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会投入独立团全部主力大举反攻,第10师团就算不至于全军覆没,也必定会遭受重创。”

    小鹿原俊泗却淡淡一笑,说道:“很可惜,不等第10师团出现大面积减员,这次扫荡作战就已经结束了,因为你的沙桥岗要塞已被我特战大队攻破,我第10师团的机动编队将可以长驱直入梅镇,你的老巢已经被我抄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