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掉头向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0章 掉头向东



    小鹿原俊泗说完,又从地上捡起一大一小两块石头,放到了地图上。

    看着小鹿原俊泗放在地图上的那两块石头,町尻量基不禁有些傻眼,东久迩捻彦、小猪义男和在场十几个大佐以上军官也是面面相觑。

    片刻之后町尻量基终于反应过来,怒吼道:“小鹿原桑,你这是耍赖。”

    “耍赖?町尻桑言重了。”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又说道,“我刚才只是忘记说了,我的特战大队其实并没有全部调往黑风口,而是暗中留了一个战队,而且第10师团主力也并没有全部调往黑风口,而是在蒲城留了一个步兵大队。”

    “纳尼?”町尻量基闻言恍然道,“你留了后手?”

    “哈依。”小鹿原俊泗微微顿首,又说道,“第10师团主力少了一个步兵大队,特战大队少了一个战队,大梅山独立团恐怕是很难察觉的,当然,为了尽可能的实现欺敌、惑敌的目的,第10师团主力及特战大队必须得尽全力进攻。”

    停顿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又说道:“当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以及狼牙,在黑风口与我特战大队及第10师团主力陷入缠斗之时,我特战大队第3战队将趁夜翻过沙桥岗右侧的青风岭余脉,悄然潜入梅镇,一举从内部夺取沙桥岗要塞。”

    “夺取沙桥岗要塞之后,第3战队将在第一时间摧毁两侧悬崖峭壁上的重炮阵地,然后留在蒲城的这个步兵大队就能轻松进入梅镇,这时候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尽出,我军将不费吹灰之力夺取梅镇,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旗也将物归原主。”

    町尻量基闻言凛然,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该如何反击。

    看到町尻量基被说得无言以对,东久迩捻彦便欣然说:“哟西,我记得孙子兵法上有一计叫做瞒天过海,小鹿原桑的欺敌、惑敌之计,虽然不是瞒天过海,但是就效果而言,恐怕也是不遑多让了,我看这办法可行。”

    小猪义男说:“殿下,卑职也以为此计可行。”

    “哟西,那就这么说定了。”东久迩捻彦断然说道,“小猪桑,就由你率领第10师团主力掉头向东转攻黑风口,以吸引大梅山独立团的注意力,走之前把步兵第39联队所属步兵第1大队给我留下,再把所有车辆都留下。”

    从蒲城到梅镇虽然只有五十里,但是为了尽可能加快行军速度,将第10师团所有的卡车、装甲车以及边三轮摩托都留下,也是必要的,因为有了这些车辆之后,留在蒲城的这个步兵大队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长驱直入,赶到梅镇。

    小鹿原俊泗又说道:“殿下,徐锐此人狡猾异常,为了防止他起疑心,留在蒲城的这个步兵大队最好跟狗养桑的宪兵队进行调包,也就是说,将狗养桑的宪兵队暂时调入第10师团的建制,然后步兵第39联队所属步兵第1大队则以蒲城宪兵队的名义,回防蒲城。”

    “哟西,你的建议很有价值。”东久迩捻彦欣然说,“那么,小鹿原桑,你自己呢?”

    小鹿原俊泗说道:“我跟徐锐见过面,所以我必须率领特战大队主力前往黑风口,否则恐怕不足以骗过徐锐,所以,卑职恐怕就不能陪在殿下身边了,不过殿下放心,阿部桑的战斗力比卑职只强不弱,有阿部桑在,殿下你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东久迩捻彦再没有多说,只是顿首说:“小鹿原桑,拜托了。”

    小鹿原俊泗便重重顿首,说道:“为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是卑职的荣幸,卑职一定竭尽全力将徐锐吸引到黑风口!”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鬼子第10师团便开始了行动。

    正如町尻量基所说的那样,大梅山独立团确实在沙桥岗入口两侧的青牛岭以及青风岭上设有观察哨,所以,鬼子第10师团的突然后撤很快就被青风岭上的观察哨发现,然后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徐锐。

    徐锐带着王沪生还有冷铁锋第一时间上到了青风岭上的观察哨上。

    从接到报告到上到山上观察哨,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这个时候,鬼子第10师团的师团部刚刚拔营完毕,开始逐次后撤。

    “不对啊。”冷铁锋举着望远镜观察了片刻,皱眉说道,“鬼子怎么真撤了?”

    “撤了还不好?”王沪生一把从冷铁锋手里夺过望远镜,哼声说道,“难不成,你还希望小鬼子一直守在咱们根据地外面?”

    “那当然不是。”冷铁锋摇头说,“可问题是,鬼子撤得蹊跷啊。”

    “有什么蹊跷?”王沪生摇头说,“鬼子拿我们的沙桥岗要塞没办法,又损失了最精锐的步兵第10联队,再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以及兵力,换我是小猪义男或东久迩捻彦,我也选择撤兵,再打下去摆明了没什么好处嘛。”

    冷铁锋摇头说道:“逻辑上讲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不符合小鬼子的一贯作风啊,小鬼子一贯是不到山穷水尽,不到实在没有希望,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王沪生点头说道:“你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那就是小鬼子在故布疑阵。”

    “故布疑阵?”冷铁锋蹙眉说,“政委你是说,小鬼子是在引诱我们主动出击?”

    “多半就是这样。”王沪生说道,“小鬼子看来也不是傻子,知道在沙桥岗外打,要挨我们重炮的轰,所以主动后撤,想把我们独立团主力引到重炮的射程之外再进行决战,打的如意盘是不错,问题是,我们能上他们的当?”

    冷铁锋皱眉说道:“鬼子不会这么一厢情愿吧?”

    这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徐锐说话了:“你们别在那儿瞎猜了,鬼子既不是要撤,也不是要把我们独立团主力引到重炮射程外再行决战,鬼子只不过是调换了主攻方向而已,他们十有**准备去黑风口了。”

    “黑风口?”王沪生说,“鬼子要走小路?”

    冷铁锋也嘿然说:“小鬼子选择在这时候,选择在一年中最炎热的月份从小路进山,恐怕不是好主意,不用我们独立团出手,光是蛇虫走兽以及蚊蝇的叮咬,就够他们头疼的,大半个师团进山,能有半个师团出山就算不错了。”

    徐锐却说:“老兵你想得太简单了,大梅山虽然是山高林密,却毕竟不是原始丛林,如果不派兵阻击,最多半个月,鬼子就是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都能从深山老林之中清理出一条通道来,到那个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冷铁锋说:“我刚才就是这么一说,鬼子真要进山,我们独立团当然不能坐视不顾,我们当然得出兵,将小鬼子拖进大梅山的崇山峻岭,彻底拖垮他们。”

    徐锐说道:“但是沙桥岗这边也绝对不能放松,我们得提防小鬼子突然杀个回马枪,黑风口那边丢了,局面不会一下就恶化,可如果沙桥岗要塞失守了,根据地就会门户洞开,这个主次轻重我们必须分清楚。”

    王沪生说:“老徐这样吧,你带着团主力留在梅镇,不要轻动,我带着警卫营外加两个预备营去黑风口,反正也不用跟小鬼子硬拼,就是带着鬼子兜圈子,有警卫营外加两个预备营也就差不多了。”

    “这样不行。”徐锐摇头,说道,“这样一来,沙桥岗这边是安全了,可黑风口那边兵力太薄弱,一旦局面恶化,再从梅镇往黑风口调兵恐怕就来不及了,这样,我先带着1营、警卫营外加两个预备营前往黑风口,团主力从梅镇移防万马渡,这样一来,一旦黑风口局面吃紧,团主力能及时驰援,如果沙桥岗有危险,也能及时回援。”

    万马渡是从梅河盆地进入大梅山的必经之路,如果独立团首先移防万马渡,再从万马渡翻过青风岭前往黑风口,就能够节约一半的路程,同样道理,团主力从万马渡回援沙桥岗也能节约一半路程,所以,这么部署是最为保险的。

    王沪生说道:“老徐,打仗还得是你,你这方案可比我刚说的强多了,不过,你还是跟随团主力留在万马渡吧,我去黑风口,这样无论哪边有危险,你都能够及时驰援,否则你要是真去了黑风口,沙桥岗再有个好歹,那就完了。”

    徐锐点头说:“行,不过老王再把独立营也带上,跟小鬼子遭遇之后,你千万不要理会老何的咋咋呼呼,警卫营长孙长河冲锋陷阵可以胜任,指挥若定也是不行,老王你一定要多听书呆子的意见,这小子鬼点子最多。”

    王沪生点头,说道:“行,我记下了。”

    冷铁锋说道:“老徐,那我们狼牙呢?”

    徐锐沉吟道:“你们狼牙中队暂时先跟团主力呆在一起,我得看看小鹿原的特战大队会去哪边,小鹿原去了哪,你们狼牙就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