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凶残的加特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2章 凶残的加特林



    不过,徐锐并不认为大卫会背信弃义。

    这不是说徐锐对大卫的人品多有信心,徐锐跟大卫又不是很熟,哪知道大卫是个什么样的品性?这也不是徐锐对美国人多有信心,事实上美国人是最没信用的群体,为了利益他们什么都可以出卖,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灵魂。

    徐锐仅只是对黄金有信心,仅此而已。

    大卫如果贪墨了一百两黄金,他的收益也就仅止于此。

    但是如果大卫选择与他合作,短时间内的收益或许还不如那一百两黄金,但是从长远来看,他的收益却要远远超过百两黄金之数!徐锐相信大卫是一个有眼力的人,他应该会在两者之间做出正确的取舍。

    有句老话怎么说的,说曹操,曹操到。

    徐锐和冷铁锋正在念叼大卫时,结果大卫就真的回来了,跟大卫一起回来的还有被四支队借调走的钻山豹。

    钻山豹在肥城保卫战结束之后,就被高汉亭借走了。

    经过了将近三个月的艰巨训练,四支队的特战队也已基本成型,钻山豹便吵着要返回独立团了,正好大卫携带着从上海采购到的装备,搭乘美英烟草公司的货船在桐庐附近上岸并进入四支队防区,高汉亭便让钻山豹带一个排顺路护送。

    高汉亭还是那脾气,雁过拔毛,大卫从上海采购回来的30挺加特林机关枪,又让他克扣了10挺,钻山豹气不过跟他据理力争,高汉亭却大言不惭的说,这是他们四支队派出一个团沿途护送的劳务费。

    论耍赖,钻山豹哪是高汉亭的对手。

    就这样,10挺加特林机关枪就没了。

    一见面,大卫就连连向徐锐道歉说:“米斯徐,骚蕊,瓦利瓦利骚蕊,因为我担心大梅山没有趁手的加工工具,所以就把采购到的30挺加特林机枪在上海进行了加工,按照您的要求,全部改装成了手提式。”

    说到这,大卫停顿了下,接着说道:“遗憾的是,在半路上让四支队的高司令强行扣下了其中十挺,所以现在,我只能交给你20挺机关枪。”

    说完了,大卫回头一挥手,便有四支队的士兵牵着一队骡马走了上来。

    看到骡马背上驮的沉甸甸的木板箱,大兵、大蟒蛇、东北虎的眼睛便立刻亮起来。

    下一刻,这三条彪形大汉同时发出一声吼,一个赛一个快,风驰电擎般冲到了那一队骡马前,然后径直从骡马背上卸下其中三口箱子,再拔出刺刀一下就撬开了,再然后就从木板箱里拎出了三挺黑漆漆的加特林机关枪。

    标准的加特林机关枪有百多公斤重,如果加上支架,差不多有130公斤!

    既便是经过了大卫的精心改装,去除了一些不必要的部分,并且由枪架固定改装成了手提式,但是每挺加特林机关枪的重量也足有九十多公斤,一般人根本拎不动,但是对于大兵他们仨来说,这点重量却根本不算什么。

    大兵用左手轻松拎起加特林机关枪,再用右手在机枪转轮上轻轻的一拍,由六根枪管组合而成的机枪转轮便立刻哗啦啦转起来,只是听这声响,大兵便感到浑身的汗毛都在顷刻之间倒竖起来,爽,这机枪太******爽了。

    “我艹,艹,我艹!”大蟒蛇更是乐得一个劲爆粗口。

    东北虎更是急性子,单手拎着机枪,就扭头大吼起来:“水牛,水牛!”

    一个身高两米出头,腰身比水桶还粗的彪形大汉跌跌撞撞的冲到东北虎面前,挺身立正敬礼,叫道:“虎子哥,你叫我?”

    这水牛,还真的是人如其名,腰身比牛还粗。

    “上弹!”东北虎厉声大吼道,“瘪犊子玩意,快上弹!”

    水牛哦了一声,反手就从背上的箩筐里取了一只弹夹,刚要往东北虎手上拎的加特林机关枪上面装,下一秒却立刻傻了眼,因为弹夹根本装不上。

    这时候,大卫从骡马背上卸下另一口木板箱,然后从那口木板箱里取出一条压满了子弹的金属弹链,递给水牛说道:“试试这个。”

    水牛接过金属弹链,很轻松就装上了。

    大卫便不无得意的对徐锐说道:“这金属弹链是我专门为这批加特林机枪设计的,比弹钣容易携带,又比弹带耐用,更重要的是,这款弹链经过我的独家改进,装弹更容易,所以使用此弹链,火力持续性要比别的弹链佳。”

    东北虎再按捺不住,咔咔就拉开枪栓,然后对着前方大吼:“闪开,都给我闪开!”

    挡在东北虎前面的独立团官兵便呼啦啦的向着两边闪开来,前方便立刻呈扇形空出了一大块,东北虎哈哈一笑,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被他拎在左手上的六管加特林机关枪便立刻开始狂暴的怒吼起来。

    “突突突突突……”

    伴随着密集的枪声,滚烫的子弹壳就跟下雨似的落在了东北虎的脚下。

    前后还不到十秒钟,一条250发的金属弹链就已经打完,按照这速度,每分钟的射速将超过一千发!这射速已经远远超过了小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至于歪把子,每分钟的实际射速甚至于还不到两百发,更是提都不用再提了。

    东北虎摸了下枪管,居然不怎么烫,那酸爽真没法形容。

    当下东北虎又哇哇大叫起来:“水牛,再他娘的给老子上弹!”

    这下徐锐不答应了,上前劈手在东北虎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笑骂道:“你个败家玩意儿,试下枪就差不多了,你还打上瘾了?子弹不要钱哪?你就随便浪费哪?”

    大卫不失时机的说:“米斯徐,请你放心,这款加特林机关枪的子弹是跟马克西姆重机枪通用的,所以你不必担心子弹不够用。”

    这话,大卫说的却是汉语,只是有些生硬。

    东北虎便立刻咧着嘴说道:“团长,大卫先生都说了,这款加特林机关枪的子弹是跟马克沁重机枪通用的,不愁没子弹可用,要不然,再让我打一弹链?”

    大兵和大蟒蛇也凑了上来,说道:“团长,我们也要打一弹链。”

    “行了,行了。”徐锐闷哼一声说,“就算不愁没子弹,也不能这样浪费,再说山外守着那么多鬼子,你们还愁没机会打过瘾?”

    东北虎挠挠头,憨憨的说:“这不着急嘛。”

    “着急?你着的哪门子急?”徐锐哼声说,“谁还会抢走你的机枪不成?”

    说完了,徐锐又对东北虎、大兵、大蟒蛇三个人说道:“你们火力小队的三个小组,每个小组领走两挺加特林机关枪,每挺机枪再领走十条弹链,剩下的十四挺机枪以及弹药全部入库,雁子,把剩下的枪支弹药领走。”

    肖雁月应一声,带人把剩下的枪支弹药全部都带走了。

    直到这个时候,大卫才把人群中的另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人领到徐锐面前,说:“米斯徐,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钢铁专家,马克.金。”

    “马克,你好。”徐锐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叫徐锐,你叫我徐就行了。”

    “米斯徐你好。”马克很热情的跟徐锐握手,微笑着说,“我很高兴能来大梅山工作,我相信这一定会成为我生命中一段最美妙的经历。”

    徐锐闻言莞尔,看在每月100美金的份上,这当然会是一段美妙的经历。

    不过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徐锐并不介意给他们开高薪,如吴前的老师,那个化学家郑二强,徐锐就给他开出了每月500大洋的薪水,不过人家高风亮节,只是象征性支取了每个月五块大洋的薪水,剩下的全部捐还给了部队。

    对于马克和大卫,徐锐就不能这样要求了,人家毕竟是美国人。

    当下徐锐又说道:“大卫,你先带着马克去招待所休息吧,我已经让后勤部的人在招待所里给你们安排好了两间客房。”

    大梅山根据地的招待所也是刚成立没多久,是专门提供给像大卫、马克以及郑二强这样对根据地有特殊贡献的知识分子或外事人员的,随着大梅山根据地逐渐走上正轨,各种功能机构势必要逐一成立。

    大卫这才发现独立团似乎要开拔,便问道:“米斯徐,你们这是?”

    徐锐便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来了一伙鬼子而已,等我把他们打发走了,再回来陪你好好的聊一聊下一阶段的合作。”

    大卫关切的说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徐锐摆手说,“你只管休息好就是了。”

    “欧凯。”大卫点头说,“那我就在招待所静候你的佳音了。”

    徐锐微微一笑,向着大卫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带着独立团各直属队以及狼牙中队踏上了前往万马渡的征途。

    人群中,大兵、东北虎、大蟒蛇和火力组的另外三个机枪手昂首挺胸,格外带劲,没别的,实在是刚到手的这款加特林机关枪太凶残了,这火力强度真是没话说,他们现在直恨不得鬼子赶紧打过来,让他们好好的过足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