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狙击较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3章 狙击较量



    两天之后,鬼子第10师团的前锋,步兵第40联队,就赶到了黑风口,跟着鬼子步兵第40联队一起抵达黑风口的,还有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第1、第2战队。

    尖兵报告,在黑风口并没有发现大梅山独立团守军,不过步兵第40联队的联队长西大条胖已经接到了小猪义男的明确指示,无论黑风口有无发现独立团的守军,都不得轻易进入山区,所以果断下令驻营。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

    仅只半天时间,鬼子步兵第40联队就已经在黑风口外紧挨小溪的一片平地上修筑起了一座临时军营,不仅在营地的四周挖出了一圈将近两米宽、一米深的壕沟,而且还在壕沟的内沿用挖出的泥土,砌起了一堵一米多高的土墙。

    都说小鬼子的步兵是土拨鼠,还真不是吹的。

    入夜之后,营地四周的土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便燃起一堆篝火,每堆篝火旁边必然会有一名哨兵站岗,每相隔几个岗哨,还会设置一个机枪阵地,在营地的入口,甚至还设置了两个重机枪阵地,戒备不可谓不严。

    不过小鹿原俊泗还是不放心,亲自在营地外面的野地里充当起了暗哨。

    在距离鬼子营地入口大约八百米外的一颗小松树底下,有一簇灌木丛,小鹿原俊泗和狙击手原田熊吉就藏身在这簇灌木丛。

    山里的夜晚不像白天那般炎热,偶尔还会有晚风吹过,令人感到凉爽。

    然而蚊蝇叮咬却足以让人发疯,尤其是那种体型极小的飞蚊,黑压压一大群在你面前不停的飞舞盘旋,搅动得人心烦意乱,而更加让人难熬的是,还不能够动弹,必须咬牙忍受这些飞蚊的叮咬,因为一动也就意味着你的身形已经暴露了。

    小鹿原俊泗也不确定四周有没有潜伏着狼牙的狙击手。

    上次在蒲城的交手,令小鹿原俊泗对狼牙的厉害程度,有了新的认识,所以,小鹿原俊泗时不时就会提醒自己,提高警惕。

    时间,在令人发疯的蚊蝇叮咬中缓慢流逝。

    皎洁的明月从东边山峦后升起,又沉入了西边山梁后。

    然后天色就放亮了,虽然太阳还被东边山梁挡在身后,可山中光线已经很亮。

    天色虽然已经大亮,但时间才只是早上五点多钟而已,小鹿原俊泗熬了一夜,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原田熊吉便小声说道:“大佐阁下,要不然你就先回营地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可以了,反正天也已经大亮了。”

    “不行,这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小鹿原俊泗小声说。

    原田熊吉小声说道:“大佐阁下,也许狼牙根本不会来。”

    “八嘎。”小鹿原俊泗小声骂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身为一名特种兵,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绝对不能有一丝的侥幸心理。”

    “哈依。”原田熊吉小声说道,“可是大佐阁下,您的身体?”

    五天前在蒲城,小鹿原俊泗在****上挨了一刀,虽不致命,却因为伤得不是地方,害得他连续数日不能正常饮食,只能依靠流质维持体力,直到现在,小鹿原俊泗的身体都还没有彻底的复原,饮食方面也受到严格限制,只能喝粥。

    但是对于特种兵而言,稀粥根本就不足以支撑身体的消耗。

    事实上,小鹿原俊泗现在就感到一阵阵的犯困,只是依靠强大的精神力在支撑着。

    “没事,我还能坚持。”小鹿原俊泗话说到一半,背上的汗毛忽然间就倒竖起来,这是他的直觉正向他做出预警,有危险正在接近!小鹿原俊泗当即举起望远镜四下里一扫,就发现了危险来自于哪个方向。

    “十一点钟方向有一簇灌木,正在移动。”小鹿原俊泗小声说道。

    原田熊吉便立刻掉转了枪口,利用安装在步枪上面的瞄准镜锁定了十一点钟方向,然后很快就发现了那簇移动的灌木丛,下一霎那,原田熊吉的便悄然打开狙击步枪的保险,然后右手食指悄然搭上了步枪的扳机。

    小鹿原俊泗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小片棉絮扔向空中,通过棉絮的偏移量估计出风速,然后对原田熊吉说道:“距离900米,风速4米每秒,逆风。”

    随着小鹿原俊泗的小声播报,原田熊吉便微微抬高枪口。

    然而,就在原田熊吉准备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小鹿原俊泗却忽然低喝道:“等一下!”

    原田熊吉搭住步枪扳机的右手食指便停在那,再没有压下去,然后头也不回的问道:“大佐阁下,怎么了?”

    小鹿原俊泗嘴角绽起一抹冷笑,说道:“那是个假目标。”

    “纳尼?竟然是假目标。”原田熊吉瞠目结舌的说道,“那真目标在哪里?”

    “真目标应该就在附近。”小鹿原俊泗狰狞的笑了笑,开始缓慢的转动手中望远镜,在假目标附近仔细的搜索起来。

    只不过,小鹿原俊泗搜索半天,也没发现真目标在哪。

    想了想,小鹿原俊泗便放下了望远镜,慢慢拿起摆在面前的三八式步枪,然后对身边不远处的原田熊吉说道:“原田桑,等会我会开始数数,当我数到三的一瞬间,你就向那个假目标开一枪,在开枪的同时实施战术规避。”

    “哈依。”原田熊吉轻轻的应答了一声。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的判断有误,那不是一个假目标,而是一颗诱饵。

    昨天晚上,不仅小鹿原俊泗和原田熊吉潜伏了差不多一晚上,由钻山豹和耗子两人组成的狙击小组也潜伏了整整一个晚上。

    狼牙中队的主力并没有赶过来,就只来了钻山豹的狙击小组。

    徐锐这也是担心鬼子声东击西,所以才把独立团主力以及狼牙中队摆在万马渡。

    两拨人的直线距离不足一千米,但是由于各自进入到狙击阵地的方向正好相反,所以并没有提前遭遇,也没能够发现对方。

    熬了一夜,钻山豹就想出了一个妙招,使诈!

    耗子用树枝和草绳捆了个假人,又在假人身上插满树枝蒿草,伪装成一个人的样子,然后将这个假人捆在自己背上,紧贴着地面往前爬,耗子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把对面隐藏在暗处的鬼子狙击手引出来,骗他先开枪。

    只要鬼子狙击手先开枪,钻山豹就有九成把握干掉他。

    狙击高手之间的过招,只要不是像徐锐这样的变态快、变态准,基本是谁先动谁死,很少会出现例外。

    耗子背着假人往前爬了差不多有十米,对面却毫无动静。

    耗子便停下来,没有回头,小声说道:“豹子哥,对面咋没动静?”

    “你急什么急?”不远处,钻山豹的声音从一块半人高的岩石后面传了出来,又道,“接着往前爬,不要停。”

    耗子便接着往前爬,又说:“没准对面根本就没有鬼子的特种兵。”

    “放屁。”躲在岩石后面的钻山豹说,“老子都能闻着他们的味儿,怎么没有。”

    耗子明显不信,小声嘀咕道:“鬼信,对面真要有小鬼子的狙击手,怎不开枪……”

    然而耗子话音还没落,前方就真的响起叭的一声枪响,紧接着一颗子弹就嗖的一声从他头顶飞过去,耗子吓得赶紧把头一缩趴在地上再不敢动弹,差那么一点,刚才他的脑袋就被鬼子打爆了,狗曰的鬼子,打得还挺准。

    几乎是在对面枪响的同时,钻山豹也猛的从藏身的岩石后跪坐起身,在起身的同时,他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步就已经锁定目标,身为一名狙击手,听声辩位是必备的技能,刚才的那声枪声已经足够锁定鬼子狙击手方位。

    钻山豹从藏身的岩石后面起身,瞬间锁定鬼子狙击手。

    然而,就在钻山豹堪堪将要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留在瞄准镜外的左眼却突然间感应到了一抹闪光,尽管这抹闪光非常微弱,并且一闪即逝,但是钻山豹仍是在本能驱使下,猛的往后面一仰,这一仰,却帮他躲过了一劫。

    只听叭的一声,然后就是鼻尖一麻。

    “噗嗵。”钻山豹往后倒在草丛中,惊魂未定中,伸手一摸面门,没发现枪眼,再伸手摸了摸鼻尖,然后拿下来一看,满手血。

    不远处,耗子还道是钻山豹中弹了,立刻大吼道:“豹子哥?”

    “别动,耗子别动!”钻山豹赶紧大声示警,叫道,“千万别动,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厉害得紧,老子不是他对手,你更不是对手。”

    耗子道:“豹子哥,那现在怎么办啊?”

    枪一响,就意味着方位已经暴露,更糟糕的是,对面军营里的鬼子已经被惊动,至少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已经从军营冲出来,正朝着他们藏身的方位过来,如果再不脱身,等到这伙鬼子到位,他们就是想走也是走不掉了。

    “放火!”钻山豹从怀里摸出根洋火,噗的划燃。

    不片刻,钻山豹和耗子藏身的灌木丛里便冒起了滚滚浓烟,然后借着浓烟掩护,两人迅速脱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