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阵地失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6章 阵地失守



    独立营的准备相对还算充分,但是有一点何书崖失算了。

    何书崖原本以为鬼子会采取常规的打法,就是先投入一个小队左右的兵力进行佯攻,一来测试守军的战斗力,二来摸排守军的火力配置及兵力部署,然后再进行精确定点炮击,最后才会投入中队以上规模的兵力,发起强攻。

    按照这样的打法,何书崖有信心守住阵地至少三到五天。

    然而,战争就是战争,敌人永远不会按着你的预案来打,更不会围着你的指挥棒转,鬼子这次竟然一反常态,竟然没有采用常规的打法,而是一上来就投入两个中队全力猛攻,独立营1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阵地险些当场失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1连事先占据了有利地形。

    这个山顶平台给1连提供了绝佳的掩护,使1连的重机枪火力免于遭到鬼子炮兵以及掷弹筒的定点清除,凭借三挺马克沁重机枪以及六挺仿捷克轻机枪构织成的交叉火力,才终于将鬼子的进攻部队死死压在了山体棱线以下。

    猛攻了半天,直到傍晚,鬼子始终都无法突破,反而损失了将近一个步兵中队。

    这样的结果,让日军步兵第40联队所属步兵第1大队的大队长真田勇翔很恼火。

    看到步兵第3、第4中队的进攻又一次被瓦解,投入进攻的三百多步兵最后只退回来不到两百人,剩下的不是战死,就是被人用担架抬回,真田勇翔就有些恼羞成怒了,当即将身上的短袖军装一脱,就准备亲率大部队决死冲锋了。

    开始进攻之前,真田勇翔可是在步兵第40联队的联队长西大条胖面前保证过的,天黑之前一定拿下山头,然而现在步兵第1大队已经损失近半,可是对面独立团的阵地却仍然是岿然不动,这让真田勇翔怎么跟西大条胖说?

    “八嘎牙鲁。”真田勇翔脱去短袖军装,袒露出满是胸毛的上身,又从裤兜里摸出一条额带系在额头上,然后反手抽出军刀,再将军刀高举过顶,不过,就在真田勇翔准备下令决死冲锋前,身后却忽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回过头一看,便看到西大条胖大步过来。

    在西大条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身披伪装的特种兵。

    真田勇翔赶紧收脚,向西大条胖顿首见礼:“联队长!”

    “八嘎!”西大条胖不由分说,先劈手扇了真田勇翔两记耳光。

    “哈依!”真田勇翔虽然挨了耳光,心下却是毫无怨言,他自己作战不力,又怎么能怪联队长扇他耳光?

    挨了俩耳光,真田勇翔又顿首说道:“联队长,卑职这就集中所有兵力,向对面的支那军阵地发起总攻,这次,不是支那军死就是皇军亡,若不能夺取支那军阵地,卑职就不打算活着回来了。”

    “八嘎。”西大条胖骂道,“攻击计划立刻取消。”

    “纳尼?”真田勇翔茫然说道,“取消攻击计划?”

    西大条胖便回头对身后的一个特种兵说道:“小鹿原桑,你来告诉他。”

    原来跟在西大条胖身后的那个特种兵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小鹿原俊泗。

    小鹿原俊泗说:“真田桑,首先我必须向你说一声抱歉,因为上午我们特战大队的侦察小组渗透进去进行战场侦察时,对面支那军的防御阵地是构筑在山顶平台的棱线上,然后当你们进攻受阻之后,我再派侦察小组渗透侦察时,却发现支那军的防御阵地已经从山体棱线往后收缩了一百米,正是这一百米的误差导致你部攻击受阻,所以我必须向您说声抱歉。”

    真田勇翔赶紧摇头,说道:“大佐阁下言重了。”

    小鹿原俊泗又说道:“作为补偿,再接下来我们特战大队将会配合你们步兵第1大队发起进攻,今天晚上,我会派出几个狙击小组先行渗透进去,提前埋伏在守军阵地两侧的高崖上,等你们第1大队开始进攻,我的狙击手就会配合你们,射杀支那军的机枪手,然后你们就可以冲上山头了。”

    西大条胖问真田勇翔道:“真田桑,听清楚了吗?”

    “哈依。”真田勇翔顿首说,“为了掩护大佐阁下的狙击手,卑职会派一个小队不停的向支那守军发动袭扰进攻。”

    “哟西。”西大条胖欣然点了点头,又对小鹿原俊泗说道,“小鹿原桑,拜托了。”

    “西大条桑客气了。”小鹿原俊泗摆手说道,“这一切都是因我们特战大队而起,理应由我们来解决。”

    (分割线)

    当天晚上,真田大队连续出动了十几个步兵小组,对独立营1连据守的山头发动了十几次袭扰式进攻,搅得1连官兵一晚上都不得安宁,直到第二天拂晓前,真田大队的袭扰式进攻才终于停止。

    松了一口气的1连官兵却不知道,就在昨晚,小鹿原大队的十几个狙击小组已经借着真田大队的掩护,悄然进山,潜伏在两侧的山崖上。

    1连驻守的山头是从黑风口进入大梅山的必经之路,这个山头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几十米高的山崖,崖上、崖下丛林密布,蛇虫遍地,对于普通人甚至于军队来说,这里也是绝对无法通行的,但是对于特种兵来说,却只是小菜一碟。

    天亮之后,西大条胖和小鹿原俊泗再次上到真田大队的出击阵地,真田勇翔早已经将步兵第1大队剩下五百多鬼子集结起来。

    “联队长,步兵第1大队集合完毕,请指导。”真田勇翔重重顿首。

    “哟西。”西大条胖回过军礼,又把目光转向小鹿原俊泗,“小鹿原桑?”

    小鹿原俊泗轻轻颔首,然后举起手中望远镜,对准了山口右侧的山崖,片刻之后,山崖上便有一点亮光反射过来,却是埋伏在山崖上的鬼子狙击手在向小鹿原俊泗发出信号,意思是准备好了,小鹿原俊泗便把望远镜的视野转身另一处。

    片刻后,十几个狙击小组都向小鹿原俊泗发回信号,都已经准备好了。

    小鹿原俊泗便扭头对西大条胖说:“西大条桑,我的狙击手已经到位了。”

    “哟西。”西大条胖欣然点头,遂即扭头大吼“命令,炮兵中队开始炮击,让他们把炮弹给我打完,全部都打光!”

    下一刻,步兵第40联队所属炮兵中队就开始了炮击,一排排的高爆榴弹、硫磺弹向着独立营1连驻守的小山头呼啸而去。

    (分割线)

    张大可双手掩耳,蹲在防炮洞。

    防炮洞都是挖在战壕侧壁的一个个独立小洞,小的只能藏下一人,最大的也就勉强能挤进两三个人,好在战壕够长,侧壁上挖出的防炮洞也够多,足以藏下全部官兵,所以鬼子的炮击事实上并没有太大威胁。

    坑道工事,永远是对抗敌方炮击的不二法门!

    十分钟后,阵地上的爆炸声便逐渐变得稀疏。

    这意味着,炮击就快要结束了,鬼子步兵快要进攻了。

    当下张大可便从防炮洞里钻出,顺手就掏出镜面匣子,张开机头,然后将手中的镜面匣子往前面一撩,长嗥了起来:“小鬼子就要上来了,快进入阵地,快!”

    话音未落,一道淡淡的子弹轨迹骤然间从张大可的****贯穿而过。

    子弹过后,才是叭的一声枪响,张大可的胸口便立刻绽放出一朵凄艳夺目的血花,然后强壮的身板颤抖了两下,颓然倒下。

    “连长?!连长?!”1排长冲过来将张大可搀起来,发现张大可心脏部位中弹,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吃力的抬起右手,用手指指向右侧山崖,通讯员便连连点头,说道,“连长我知道的,山上有鬼子的狙击手。”

    张大可便发出了呃的一声轻叹,抬起的右手颓然落下。

    “狗曰的!”1排长一把将头上的军帽脱下,掼在地上,然后从地上捡起张大可的那把大镜面匣子,对着前方山体棱线后面才刚刚冒头的鬼子就是一个长点射,一边大吼道,“弟兄们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给连长报仇,报仇……”

    下一刻,又一发6.5mm口径的尖头铜芯弹呼啸而至,准确的射穿了1排长的脑袋。

    1排长的板寸头上便立刻绽露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然后一头某倒在地,气绝身亡。

    几乎是同时,1连的九个机枪手也遭到了精准的射杀,原本正向鬼子猛烈喷吐火力的机枪霎那间就歇了,趁着这片刻的间隙,已经抵近到山体棱线下的五百多个鬼子兵便立刻像潮水般涌上小山包,端着刺刀向1连的防御阵地发起了总攻。

    真田勇翔袒露着满脸黑色的胸腹,挺着军刀冲在最前。

    下一个霎那,1连阵地上的九挺轻重机枪再一次响起,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向着冲锋的鬼子队列扫射过来,冲在最前面的真田勇翔顷刻间身中数弹,颓然倒地,但是在真田勇翔的身后,更多的鬼子踩着他的尸体,蜂拥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