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岌岌可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7章 岌岌可危



    1连阵地上的三挺马克沁重机枪和六挺仿捷克轻机枪再次打响,往前冲锋的鬼子就像被。人割倒的小麦,一排排的倒伏下来。

    一时之间,惨叫声交织成一片。

    遗憾的是,1连的机枪火力仅仅持续了不到三秒钟,埋伏在两侧山崖上面的鬼子狙击手便再一次开火,五六百米的距离,对于这些鬼子狙击手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刚刚还在猛烈喷吐火力的轻重机枪再次歇菜。

    在这之后,1连的机枪就再没有响起。

    一个又一个的副射手、强药手前赴后继,却全部惨遭鬼子狙击手逐一射杀。

    趁着这个间隙,鬼子终于越过百米左右的开阔地带,潮水般涌入1连阵地,1连阵地上剩下的五十多个老兵便在几个班长的率领下,端着刺刀,毫无畏惧的冲出战壕,向着五百多个鬼子发动反突击,展开惨烈至极的白刃战。

    都说小鬼子拼刺刀有两下子,可那也要看对手是谁。

    一般的国民军,身体素质大多都很孱弱,又瘦又小,在力量上完全不如鬼子,训练上就更没办法相比,所以拼刺刀很难拼得赢鬼子,但是何书崖的独立营却全都是老兵,而且自从加入到独立团,伙食一直都不错,身体墩实,所以在白刃战中根本就不惧小鬼子。

    只见刀枪撞击,咒骂、呼喝声不绝于耳,不断有独立营的老兵或者鬼子倒下,但是倒下的鬼子数量明显超过独立营官兵,独立营五十多个老兵,面对五百多个鬼子兵的围攻,短时间内竟然拼了个旗鼓相当,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小鹿原俊泗和西大条胖出现在山体棱线上,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道:“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如此强悍,肯定是独立团的主力!”

    看着战场上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鬼子尸体,再看到一个接一个的鬼子兵倒在了对面中国兵的刺刀之下,西大条胖的脸肌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凛然说:“如果独立团的各个连队都有如此战斗力,皇军要想攻破黑风口,恐怕是大不易。”

    小鹿原俊泗说:“无妨,皇军的真正意图并非是黑风口。”

    两人说话之间,山顶平台上的战斗局面就已经急转直下,独立营1连战斗力再强悍,也终究只有五十余人,而对面的鬼子却足足有五百多人,既便是一个换三个,在拼掉一百多个鬼子兵之后,1连官兵也就所剩无几了。

    到最后,阵地上只剩下三个中国兵,结成丁字阵。

    西大条胖命鬼子迅速占据山顶棱线阵地,阻击独立营即将到来的反扑,然后跟小鹿原俊泗来到了那三个中国兵面前。

    小鹿原俊泗说:“你们已经展现了勇气,也赢得了皇军的尊敬,所以,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们就饶你们不死。”

    回应小鹿原俊泗的,是三坨带血的浓痰。

    正对小鹿原俊泗的那个中国兵脑袋后仰,目光下斜,更流露出两颗霸气侧漏的虎牙,语含轻蔑的对小鹿原说道:“有种就跟爷爷单挑。”

    小鹿原俊泗一贯自诩定力过人,此刻却也被激怒了。

    没别的,实在是对面这个中国兵太嚣张,太藐视他。

    当下小鹿原俊泗便反手抽出了御赐军刀,却让西大条胖拦住了。

    “小鹿原桑,你的伤势?”西大条胖担心小鹿原俊泗****伤势。

    “无妨,收拾区区一个支那残兵,费不了多少手脚。”小鹿原俊泗伸手推开西大条胖,然后挺着军刀走到那个中国兵的面前。

    那个中国兵突然将目光看向小鹿原俊泗身后,怒道:“说好了单挑,怎么上俩?”

    小鹿原俊泗还道西大条胖担心他****的伤势,所以派人上来帮助他,便立刻回头准备阻止,可是一回头,小鹿原俊泗才发现身后竟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上前?下一霎那,小鹿原俊泗便立刻意识到上了当了,好个狡猾的中国兵!

    独立团就是独立团,不仅团长徐锐狡诈如狐,连个小兵都这么狡猾!

    好个小鹿原,生死关头,猛的塌腰再一拧身,一把滴血的刺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右肩穿过去,锋利的刀刃瞬间挑破了他的军装,并在他的肩膀上拉开了一道血槽,血光崩溅,小鹿原俊泗立刻发出一声痛哼。

    不过,小鹿原俊泗的反手一刀也刺进了中国兵腹部。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个中国兵的身形顷刻间定格。

    小鹿原俊泗收刀后退两步,殷红的鲜血顷刻之间顺着胳膊流淌下来,鬼子的医务兵试图上前给小鹿原俊泗包扎,却让小鹿原俊泗制止了。

    那个中国兵却仍旧保持着,跨步突刺的身姿。

    “可惜,就他妈差了一点。”中国兵一边说,一边却有大量的鲜血从嘴角溢出来,再顺着他的胸口流淌了下来。

    小鹿原俊泗铁青着脸,说:“为什么要使诈?你们中国人,不讲信用!”

    “我呸,你们小日本也配说什么信用?可惜差了那么一点,不然老子就能干掉一个鬼子大佐,就是死也值了,嘿嘿嘿。”中国兵笑了三声,然后直挺挺栽倒在地,就此气绝,不过至死,他的脸都是朝前的。

    真正应了徐锐那句话,独立团的兵,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剩下********兵对视一眼,突然间大吼了一声,挺枪就刺,围在四周的两个鬼子兵猝不及防,顷刻间被刺个对穿,不过其他的鬼子兵很快就反应过来,乱刀齐出,一下就将那********兵捅成了带血的刺猬。

    “驴日的,真想再吃一口油泼面啊,一口就够。”

    “小鬼子,十八年后爷爷便又是一条好汉,还接着打你们。”

    各自留下一句最后的遗言,最后剩下的********兵壮烈牺牲。

    “打几口棺材,厚葬他们,他们都是令人尊敬的勇士。”小鹿原俊泗收刀回鞘,忽然之间脸色一变,旁边的西大条胖立刻关切的问道,“小鹿原桑,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儿。”小鹿原俊泗摆了摆手,不过再往前走时,西大条胖发现,小鹿原俊泗的走路姿势明显变了,事实上,刚才的交手中小鹿原俊泗不仅是肩膀上受了伤,****处的旧伤也再一次被撕裂开。

    (分割线)

    对于一支部队来说,自信战斗力才会强。

    对于一个军官来说,自信更是一件好事。

    但是有时候,过度的自信也会酝成苦果。

    何书崖就是对1连的防御阵地太过自信,认为鬼子除非出动航空兵,否则就是调来上千人进行轮番猛攻,也不可能攻破1连的阵地。

    所以,今天早上当鬼子开始再次进攻时,何书崖并未在意。

    最后还是钻山豹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派耗子向何书崖报告,却已经来不及了,等何书崖将攥在手里当成预备队的3连派出,准备增援1连阵地时,鬼子的大部队早已经冲上1连的山顶阵地,双方都已经开始白刃战。

    一看这情形,何书崖就知道1连阵地事实上已经失守。

    这时候就是命令1连后撤也已经来不及,1连根本就撤不下来了,发动反击就更是愚蠢至极,鬼子占据了1连的防御阵地,仅凭独立营的兵力以及火力强度,根本不能对据险而守的鬼子构成威胁,多少人命都不够往里填的。

    于是何书崖果断放弃增援,转而命令3连在2连的身后展开兵力,抢修工事。

    迫于形势,何书崖只能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转而寻求节节防御,不过,让何书崖担心的是,对面小鹿原大队的狙击手既然可以对1连的防御构成严重威胁,那么也就同样可以对后面2连以及3连的防御构成威胁。

    如果狼牙不能够及时赶到,独立营很可能会全营交待在这。

    何书崖的担心很快就成了事实,鬼子在占领了1连的防御阵地后,并未就此罢手,而是迅速又调集兵力,接着向2连的防御阵地发动了猛烈进攻,与此同时,埋伏在黑风口两侧山崖上的鬼子狙击手也开始前移,将目标对准了2连的阵地。

    钻山豹和耗子虽拼命阻击,但终究只有两个人,根本不足以阻止。

    最后钻山豹和耗子被小鹿原大队的狙击手撵得跟真正的耗子似的,满山乱窜,而独立营阵地上的连排长以及机枪手却仍被鬼子的狙击手逐一射杀,两小时后,独立营2连的阵地也终于是宣告失守,庆幸的是2连并没有全军覆没,撤回来了八十余人。

    激战至中午,独立营3连的防线也已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崩溃。

    不过这时候,冷铁锋的狼牙中队经过两百多里的山路长途急行军,终于赶到。

    从独立团驻军的万马渡到黑风口,纸面上的距离虽然只有两百里,但其中却有一百多里上山的崎岖山路,而且中途因为一段悬架在高崖上的独木桥腐烂坠崖,迫使狼牙绕道多走了五十多里,所以狼牙中队比预定时间晚到了将近四个小时。

    赶到战场后,狼牙中队未及休整,便立刻投入到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