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暗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8章 暗影



    从阵地下来之后,小鹿原俊泗的****突然开始出血,而且血量较大,然后就被紧急送往后方第10师团的野战医院。

    野医医院的军医检查之后,发现伤口再次撕裂,必须紧急手术。

    半小时后,小鹿原俊泗被人从手术室抬出,小猪义男也赶到了。

    小猪义男询问伤情,刚才主刀的军医说道:“将军阁下,大佐阁下的伤口是旧伤,目前只是暂时止血,但是由于伤在谷道内,随时有被感染及加重的风险,所以,卑职建议还是尽快送回南京总部医院进行治疗。”

    “小鹿原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小猪义男忍不住有些埋怨。

    在这么个关键时刻,小猪义男确实不想失去小鹿原这么个臂助。

    “哈依。”小鹿原俊泗在手术中流了不少血,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顿首说道,“让将军阁下失望了。”稍稍停顿了下,又问道,“将军阁下,黑风口的战事进展得怎么样了?西大条联队有没有攻破独立团的第三道防线?”

    “没有。”小猪义男叹了口气,说,“原本一切顺利,眼看就要攻破第三道防线,但就在你手术的时候,独立团的狼牙部队突然赶到,对特战大队造成了极大的牵制,特战大队就再没有更多精力支援步兵第40联队,步兵第40联队的攻势也就受挫了,现在,步兵第40联队已经退回到了第二道防线。”

    小鹿原俊泗说道:“将军阁下,既然狼牙已出现在黑风口,就说明徐锐已经上当,而且从前天以及昨天的战斗来看,驻守黑风口的部队绝对是独立团的主力,所以,沙桥岗那边的守备必定已经空虚了,殿下那边可以动手了!”

    小猪义男却还有些犹豫,说道:“但是航空侦察兵报告说,驻守在万马渡的几个营还没有动,说明徐锐仍在观望中,是不是再等等?”

    “将军阁下,不用等了。”小鹿原俊泗却笃定的说,“可以动手了!”

    话音才刚落,第10师团的参谋长堤不夹贵走进来,报告说:“师团长,刚刚接到航空侦察兵的最新报告,驻扎在万马渡的独立团部队已经开拔,正向黑风口而来!”

    “哟西。”小猪义男闻方大喜,又回过头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桑,看来还真让你料中了,徐锐果然是上当了,哈哈。”

    说完了,小猪义男又吩咐堤不夹贵,“堤不夹桑,立刻给蒲城发报,就说独立团已经被我师团彻底调动,他们那边可以行动了。”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小鹿原俊泗又叮当小猪义男说:“将军阁下,为了掩护沙桥岗那边,黑风口这边的攻势还得要加强,绝对不能有一丝放松,必须让徐锐和独立团的所有人相信,皇军真的已经决定要从黑风口打开缺口,扫荡大梅山。”

    “哈依,我明白。”小猪义男说,“小鹿原桑,你就放心回去养伤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分割线)

    蒲城宪兵队司令部。

    东久迩捻彦正跟阿部刚毅对酌。

    东久迩捻彦坐的比较随意,阿部刚毅却把身板挺得笔直,一丝不苟。

    “阿部桑,不必如此拘谨。”东久迩捻彦摆摆手,又示意旁边伺候的朝鲜艺妓给阿部刚毅的酒杯倒满,然后端起酒杯说道,“阿部桑,尝尝皇室的月桂冠御酒。”

    “哈依。”阿部刚毅端起酒杯先闻其香味,再浅浅的呷了一口,闭眼回味片刻之后,由衷的赞叹说,“由其味,我仿佛闻到了八月桂花香味,再回味其感,又仿佛感受到了明月的清辉从天际洒落,真是酒如其名,妙极。”

    东久迩捻彦大笑说:“没想到阿部桑武道造诣过人,酒道造诣也是不俗。”

    “哈依。”阿部刚毅放下酒杯,顿首说道,“殿下过誉了,在下不过就是一介武夫。”

    “阿部桑何必谦虚。”东久迩捻彦摆手说,“你虽是武夫,却不是简单的武夫,你是大日本帝国唯一的柔道十段,可谓誉满扶桑。”

    顿了顿,东久迩捻彦又说道:“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何要放弃嘉纳治道场,放弃在神户县的优裕生活,却不远万里漂洋过海跑来中国当兵?阿部桑不要跟我说,你也是为了替天皇陛下效忠,为帝国开拓万里波涛。”

    说完之后,东久迩捻彦便笑吟吟看着阿部刚毅。

    东久迩捻彦很清楚,只有那些被军国主义思想彻底洗脑的基层官兵,才会狂热的叫嚣替天皇陛下效忠,为帝国开拓万里波涛,但是那些顶级的贵族却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而阿部家族显然是顶级贵族之一。

    阿部刚毅便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袱,解开,露出一个骑马武士人偶。

    阿部刚毅将骑马武士人偶放在桌上,说道:“在我只有十岁的时候,我的爷爷就请人雕刻了两个骑马武士人偶,他把其中一个给了我,另一个却给了我的弟弟。”

    “敏行?”东久迩捻彦立刻说道,“我记得他好像是跟纯子一般大吧?”

    “哈依。”阿部刚毅重重顿首说道,“敏行确实跟纯子小姐同龄,区别是,纯子小姐仍在人世,而敏行他却已经为帝国捐躯了。”

    “纳尼?”东久迩捻彦致歉说道,“阿部桑,对不起。”

    “没事。”阿部刚毅摆手说道,“敏行身为一名军人,为天皇效忠,为帝国捐躯,乃是他应尽的义务,他本人以此为荣,阿部家也同样以此为荣,不过……”说到这停了下,阿部刚毅又沉声说,“身为他的哥哥,我却必须为他报仇。”

    东久迩捻彦点点头,问道:“找到杀害敏行的凶手了?”

    “哈依。”阿部刚毅顿首说,“杀害敏行的凶手,就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其中一人。”

    “索嘎。”东久迩捻彦心中的疑问终于是解开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时候,房间门被人移开,然后第2军参谋长町尻量基穿着白袜子走进来,走到榻榻米前面顿首说:“殿下,第10师团急电,独立团主力及狼牙部队已经于今天早上出现在黑风口附近,沙桥岗已经是守备空虚,我们这边可以行动了。”

    “哟西。”东久迩捻彦一仰脖子将杯中的清酒喝干,然后将酒杯重重顿在桌案上,再低头对阿部刚毅说道,“阿部桑,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了。”

    阿部刚毅便立刻站起身,并拢双腿顿首说:“哈依!”

    目送阿部刚毅强壮如小山的身影出门而去,东久迩捻彦又回过头对町尻量基说道:“町尻桑,让加藤大队做好准备!”

    町尻量基说道:“加藤大队早已经准备好了。”

    “哟西。”东久迩捻彦的两只眼睛忽然眯起,然后看着窗外说道,“这次,我要亲率加藤大队直捣梅山腹地,捣毁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巢!”

    町尻量基说道:“殿下,你就不必亲往了吧?”

    “不,这次我必须亲往。”东久迩捻彦霍然扬手说,“徐锐加诸我们日本皇室的羞辱,我必须亲手奉还给他!”

    (分割线)

    入夜,高楚一个人顺着上山小路,出现在了要塞左侧的警戒阵地上。

    前文说过,沙桥岗要塞由三部分构成,一是入口处的三座大型碉堡,二是入口两侧悬崖上的重炮工事,三就是两侧悬崖上面的警戒工事,悬崖上面的这些工事,就是用来警戒以及防备鬼子特种部队的渗透的。

    眼下独立团是主力尽出,梅镇就只剩下高楚的要塞守备营。

    虽说要塞守备营是团一级建制,全营足足拥有一千多官兵,但高楚却仍旧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掉以轻心,因为干系实在太大,万一要是沙桥岗要塞失守,梅镇立刻就彻底暴露在小鬼子的屠刀之下,到时候设在镇上的县政府、医院、学校及部队大院啥的,就有可能被小鬼子一锅端了,团主力若不能及时回援,大山中的工业区也将不保。

    所以,高楚必须时刻提高警惕,确保沙桥岗要塞不出意外。

    走到一颗足有四人合抱的百年老柏下,高楚轻轻咳嗽一声,一颗脑袋便立刻从离地三米多高的树杈处探出来,却是一名潜伏暗哨。

    潜伏暗哨向高楚立正敬礼道:“营长。”

    高楚回了记军礼,沉声问道:“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潜伏暗哨摇头说道,“没发现任何异常。”

    “那行,继续潜伏。”高楚挥了挥手,那名暗哨便又缩了回去。

    高楚在大柏树下站了有半分钟,确定四周没有任何异常,才又借着夜幕的掩护,走向另一个潜伏哨,不到片刻,高楚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远处山道上,原地很快变恢复如常,只有山风阵阵吹过,吹拂得柏树的树梢沙沙作响。

    一片让人昏昏欲睡的沙沙声中,一道暗影从大柏树下的灌木丛中缓缓蠕动出来,又顺着柏树的树干缓缓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