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识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69章 识破



    万马渡通往黑风口的崎岖山道上,独立团主力正连夜往前急行军。

    经过一处开阔地时,徐锐下令原地休整十五分钟,不休整不行了,因为全团官兵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快要累趴下了,预备营的行军强度终究还是没法跟狼牙比。

    不过,这中间也不是没有体能强悍的人。

    比如说野狗,不对,现在应该叫徐野了。

    比如战斗英雄徐野,不仅丝毫没有累的样子,甚至还跟身边的战友们有说有笑,这体能就是相比狼牙也毫不逊色。

    徐锐走过来,徐野和坐地休息的士兵便纷纷起身,向徐锐敬礼。

    “不用,你们坐。”徐锐连忙示意他们不用起身,又笑着问道,“刚才看你们说的这么热闹,在说什么呢?”

    徐野便笑着说:“我们在说,鬼子要想攻破大梅山根据地,纯粹就是痴心妄想。”

    “对,不管鬼子来多少人,也都是白搭。”

    “鬼子来多少,我们就干掉多少,让他们有来无回。”

    “无论沙桥岗,还是黑风口,小鬼子都休想跨过去。”

    另外几个新兵蛋子纷纷附和,这些都是同期入伍的新兵蛋子,接受了两个月的军事训练,士气还不错,不过还没什么实战经验,对于鬼子的凶悍还缺乏明确的概念,正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

    徐锐不想打击他们的热情,笑着说道:“士气还挺高。”

    “那是。”一个新兵蛋子梗着脖子说,“在新兵连时,教官跟我们说了,身为男人,身为军人,输啥也不能输了气势,战场上狭路相逢,哪怕是明知不敌,也要,也要……”

    后面的竟然是忘记了,接不下去了。

    这时候,另一个新兵蛋子接着说道:“也要勇于亮剑!”

    还有一个新兵蛋子也握着拳头说道:“这叫狭路相逢勇者胜。”

    “狭路相逢勇者胜。”徐锐欣然说,“嗯,说的好,当兵打仗,要的就是这股子气势,亮剑,呵呵。”

    看到徐锐心情不错,一个新兵蛋子壮起胆子叫苦说:“团长,打仗我们不怕,就是这行军实在太累,能不能稍微走慢些?这可都是上陡,弟兄们跑得气都快上不来了。”

    另一个新兵附和说:“是啊团长,黑风口以前我打猎时曾去过,那里的地形老险峻了,有独立营、警卫营还有预1、预2营,在那边顶着,加上还有狼牙中队,鬼子不可能那么快就打进来。”

    第三个新兵纠正说:“是根本就打不进来。”

    第四个新兵也说道:“就是,黑风口比沙桥岗可是要险峻多了,我们打出去轻松,鬼子打进来就很难。”

    “哟喝,一个个还挺有见解,不让你们当连长、排长,可惜了。”徐锐笑着调侃,不过话刚说到一半,脸上的神情便立刻一凝。

    看到徐锐表情突变,徐野和几个新兵还道是说错话了,顿时间噤若寒蝉。

    何光明解完手回来,发现他的几个通讯员神情有异,而徐锐则脸色铁青的站在面前,不由得有些急了,因为他的这几个通讯员平时脑瓜子都挺灵,平时都喜欢夸夸其谈,何光明还道是因为这个把徐锐得罪了。

    当下何光明便摘下军帽,往徐野和几个通讯员脑袋上逐一扇过去,一边扇一边骂道:“我让你们多嘴,我让你们多嘴,我让你们多嘴。”

    挨个扇完,何光明又回过头跟徐锐赔笑脸说:“团长,这几个兔崽子让我给惯坏了,平时跟我就是没大没小的,说话没个把门,你可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嘿,嘿嘿嘿。”

    “你闭嘴!”徐锐却直接喝阻何光明,然后把目光转向其中的一个通讯员,皱眉问道,“你刚才是怎么说的?”

    “刚才,我,我……”那通讯员一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徐锐根本不知道,他一旦严肃起来,那样子真的是吓死人。

    徐锐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赶紧缓和了下脸上神情,说:“你不要紧张,我就是问,你刚才说了句什么话?”

    见徐锐不像是兴师问罪的样子,那通讯员才松了口气,小声说:“我刚才并没有说什么呀?”

    “不对,不对,你刚才说了的。”徐锐却陷入了沉思中,说道,“你刚才说了句很重要的话,你快想想,你刚才说了句什么,你快想想。”

    何光明见徐锐不像是在开玩笑,便照那通讯员屁股上踹了一脚:“你狗曰的倒是快想想,刚才说什么了?”

    那通讯员一急,还真想起来了,说:“我想起来了,我刚才说,黑风口可是比沙桥岗险峻多了,我们打出去容易,鬼子打进来就难!”

    “对,就是这句,就是这一句!”徐锐闻言,顷刻间脸色大变,劈胸就揪住何光明的衣襟,咬着后牙槽说道,“老何,我们上当了!”

    “啊?我们上当了?”何光明满脸茫然的道,“上什么当?”

    徐锐松开何光明衣襟,黑着脸说道:“我们上了小鬼子的当了!”

    “啊?”何光明闻言也是脸色大变,急声说,“团长,咋回事?”

    徐锐说道:“小鬼子的第10师团早就已经到了黑风口,摆出一副要从黑风口打开缺口的架势,老王、老兵也多次劝我将团主力调往黑风口,可我一直没动,你知道为什么吗?”

    何光明说:“团长你把不准?”

    “对,把不准!”徐锐说道,“因为这事太蹊跷!”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但是在刚才之前,我还想不出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但是刚才,这弟小兄弟无意间的一句话却让我茅舍顿开,我已经知道鬼子打的什么算盘了。”

    何光明下意识的问道:“鬼子打的什么算盘?”

    徐锐不答反问道:“老何你说,要想攻破一座坚固的堡垒,最为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最有效的方法?”何光明说,“从内部攻破?”

    “对,从内部攻破堡垒!”徐锐沉声说道,“古往今来,几乎所有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何光明一下就反应过来,叫道:“团长,你是说沙桥岗?!”

    “对,沙桥岗!”徐锐狞声说,“鬼子在黑风口扯开如此大的阵仗,摆出一副要从黑风口打开缺口的架势,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虚张声势,吸引我们的注意,调动我们的兵力,为他们奇袭沙桥岗创造机会!”

    何光明急道:“也就是说,在梅镇有小鬼子潜伏的内应?”

    徐锐摆手说:“梅镇不会有鬼子的内应,但是鬼子有特战大队!”

    “啊?小鹿原的特战大队?”何光明道,“团长,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的回沙桥岗吧,可别出事,可千万不要出事才好。”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徐锐咬牙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鹿原的特战大队已经动手了,嘶,不对!”

    何光明闻言脸色一变,急声问道:“团长,哪又不对了?”

    “没那么简单,恐怕没那么简单。”徐锐沉吟着说道,“让我想想,鬼子的这招瞒天过海之计,恐怕是没那么简单。”

    (分割线)

    沙桥岗要塞,又到了换岗的时候。

    两名哨兵背着枪,一路小声交谈着走到了一处明哨前。

    守在哨位上的两名哨兵便立刻举起手中的步枪,喝道:“口令!”

    “全部杀光!”前来换岗的两名哨兵说出口令,又道,“回令!”

    那两个哨兵却没有马上回令,前来换岗的两名哨兵虽然是新兵,却还是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对,正要鸣枪示警时,两道黑影已经鬼魅般从路边的暗影中窜出来,一把就捂住了他们的嘴巴。

    下一刻,两把明晃晃的刺刀已经从两名哨兵的脊椎间捅了进去,那两名哨兵只是稍稍挣扎了下,便再没有动静了。

    确定那两名哨兵已经死透,那两道黑影又把哨兵拖进路边阴影。

    不一会,两名“哨兵”便挎着枪从路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跟守在哨卡上的两名哨兵对了一个眼神,然后就堂而皇之的走向了要塞大门。

    沙桥岗要塞严防死守的是来自于外部的攻击,对于内部的警戒,其实谈不上有多么严密,也就是在要塞的入口处设了两个环形街垒,并在街垒后面架了两挺机枪,摆放了一个班的守军。

    因为天气炎热,这一个班的守军大多都跑到远处纳凉去了,街垒后面就有三个哨兵守着。

    看到两个“哨兵”挎着枪走过来,街垒后面的那三个哨兵便端着枪站起身来,其中一个问:“口令!”

    “全部杀光。”两个哨兵大声道,“回令!”

    “一个不留。”街垒后面的其中一个哨兵又道,“你们是谁?老四和铁蛋上哪儿去了?”

    其中一个“哨兵”回应说:“老四和铁蛋吃坏东西,正闹肚子呢,我们是县大队的,过来跟你们说一声。”

    说话之间,双方相距已经很近了。

    “知道了。”街垒后的哨兵挥手说道,“你们回吧。”

    然而,那两个哨兵闻言之后非但没有走开,反而加快脚步冲上来,一下就逼近到了环形街垒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