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攻击受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0章 攻击受挫



    高楚踏着夜色上了青牛岭,开始了第二次查哨之旅。

    身为要塞守备营的营长,高楚的警惕性绝对是足够,一个晚上他足足要查三次哨,一次是晚饭之后,一次是在零晨睡觉之前,一次是拂晓之前,夏日白天长,黑夜短,这样高楚每天的睡眠时间就只剩下不到四个小时。

    任务紧,甚至连跟媳妇儿亲热的时间都没有了。

    好在楚楚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媳妇,对此毫无怨言。

    在沙桥岗要塞大门口的环形街垒遭到袭击的同时,高楚也走到了山顶那颗上百年的老柏树下,然后轻咳了一声。

    等了片刻,柏树的树杈上却是毫无反应,高楚便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离奇的是,这一声重重的咳嗽之后,柏树的树杈上却还是毫无反应。

    身为一名老兵,高楚便立刻从无边的寂静中嗅出了一丝异样的气息,当下便从腰间的枪套里取出了勃郎宁手枪,然后蹑手蹑脚走到这颗大柏树的背后,在这颗大柏树的背后有一个树洞,足可供一人出入。

    高楚本打算从树洞进去查看一下。

    但是到了树洞口,他就发现完全没有必要了。

    因为高楚才刚刚走到树洞的外面,他的鼻际就闻到了一抹浓重的血腥味,再打着手电往树洞里一照,便立刻看到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之前潜伏在这里的哨兵。

    高楚的头皮一下就炸开来,敌袭,有鬼子渗透进来了!

    当下高楚转身冲到山崖的边上,对着要塞的方向就是啪啪啪连开三枪。

    此时,整个梅镇以及镇外的沙桥岗要塞都沉浸在夏日午夜的静谧之中,高楚的这三声枪响,却一下就惊碎了夜的寂静。

    一霎那间,沙桥岗要塞的守备营官兵以及驻扎在镇上的县大队都被惊动,两个军营里便立刻翻腾起来。

    (分割线)

    沙桥岗要塞入口。

    山上武男才刚刚将三具中国兵的尸体搬到旁边隐蔽起来,正准备让后续跟进的特战队员换上独立团的军装,冒充哨兵时,右侧青牛岭的山崖上却突然间响起三声突兀的枪声。

    枪声一响,前方要塞里便立刻骚动起来,原本已经熄灯睡觉的三个主碉堡以及附近的营房里就立刻亮起了灯光,不到片刻功夫,原本看上去空无一人的要塞里就已经出现了零零星星的中国士兵。

    看这架势,要想神不知鬼不觉摸进要塞,根本就不可能了。

    为今之计,只能强攻了!

    山上武男当即回头把手一招,身后的阴影中便立刻窜出了二十多个黑影,这些黑影全都手持德国造MP-36冲锋枪,甫一显身便向着前方要塞猛烈开火。

    第一批从要塞里冲出来的,是原本应该守在环形街垒后面的那个守备班,结果还没有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鬼子密集的火力摞倒在地。

    摞倒那十几个中国兵之后,山上武男便带着第3战队第一小组长驱直入,直扑沙桥岗要塞的那三个主碉堡,这次夜袭行动,他们第一小组的任务就是袭取三个主碉堡,为加藤大队打开进军的大门。

    小鹿原大队的两百多个鬼子特种兵,都是小鹿原俊泗从华中派谴军所属十几个野战师团中精挑细选的,无论反应、速度、力量、格斗还是枪法,全都是一顶一的好手,再加上他们装备有德国造MP-36冲锋枪,火力方面对要塞守备营拥有压倒性优势,所以刚开始时候,攻势简直就是利刃切豆腐,所向披靡。

    不到片刻功夫,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就已经连续突破了要塞守备营的几道防御工事,眼看就要突入三个主碉堡。

    可是这三个主碉堡同时也是军营,里面住着上千的守备营官兵!

    如果没有惊动守军,让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成功的潜入主碉堡,凭借他们的身手,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凭借娴熟的战斗技能,过硬的军事素养,足以给要塞守备营造成重创,全歼要塞守备营也是可能的。

    但是一旦惊动了要塞守备营,局面立刻就大不相同。

    不等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冲到近前,三个主碉堡内的守备营官兵就抢先反动了反冲锋,看到守备营官兵反击,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便立刻四散开来,各自占据有利位置,迅速构织成严密的交叉火力。

    在山上小组的密集的交叉火力的覆盖之下,守备营官兵一片片的倒下。

    要塞守备营的官兵不断的从碉堡里冲出来,又不断的被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给摞倒在地,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鬼子的枪法实在是太准了,火力更是凶残,仅只片刻功夫,碉堡外的空地上就已经躺满守备营将士的尸体。

    不过这时候,要塞守备营的官兵们也已经意识到了双方战斗力上的巨大差距,不再盲目的往外冲,而是凭借坚固的碉堡与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展开激烈的对射。

    僵持了片刻,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就陷入到了危险之中。

    因为这是深入敌后的特种作战,他们无法得到后方补给,而随身所能携带的弹药却十分有限,经过刚才五分多钟的猛烈交火,他们所携带的弹药就已经所剩无几了,毕竟他们装备的是MP-36冲锋锋。

    “组长,我只剩一个弹夹了!”

    “组长,我也只剩两个弹夹了!”

    “组长,这样下去我们的弹药储备坚持不了多久。”

    “八嘎!”山上武男看着前方近在咫尺的主碉堡,脸庞上流露出一抹剧烈的挣扎,一步,就只差一步啊,要不是刚才的那三声枪响,他们现在早已经悄无声息的摸进了主碉堡内,那样的话,接下来的局面就将完全处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可是现在,却是功亏一篑。

    尽管满心不甘,可是山上武男明白,再强攻下去,非但不可能进入主碉堡内,反而会把他们这二十多人全交待在这。

    当下山上武男咬牙喝道:“命令,交替掩护,撤出战斗!”

    山上武男的第一小组在沙桥岗要塞功亏一篑,第二小组在突袭重炮阵地的行动中也不太顺利,他们遭到了牛大壮重炮大队所属步兵连以及重机枪连的顽强阻击,猛攻了五分钟,始终无法突破地道入口处的防御工事。

    连地道入口处的防御工事都攻不破,就更不用说穿过地道,摧毁山体另一侧的重炮阵地了,眼看随身携带的弹药所剩无几,第二小组的组长谷川幸造也只能黯然命令后撤。

    这一切,都是拜高楚所赐。

    要不是高楚及时鸣枪示警,如果让第3战队的第一小组、第二小组成功的渗透进入要塞主碉堡以及重炮阵地的穿山地道,那么这会,沙桥岗要塞主碉堡以及悬崖上的重炮阵地就已经不保了。

    除了第一小组和第二小组,还有第三小组。

    神不知鬼不觉的翻过青牛岭之后,小鹿原大队所属第3队便一分为三,山上武男率第一战队突袭要塞阵地,谷川幸造率第二小组突袭重炮阵地,第3战队的队长阿部刚毅则亲自率领第三小组突袭独立团的团部。

    相比第一小组、第二小组的不顺,阿部刚毅的第三小组却是进展顺利。

    一是因为此时独立团主力全数外出,团部的防御已经变得十分之空虚,再就是独立团的团部也没什么像样的防御工事。

    虽然团部的留守警卫排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这种程度的抵抗,根本不足以粉碎鬼子特种兵的迅猛进攻,不片刻,阿部刚毅的战斗小组就已经控制了几乎整个团部,警卫排剩余人员退守部队大院,做最后抵抗。

    山上武男、谷川幸造率领第一、第二战队前来与阿部刚毅会合时,阿部刚毅刚刚搜遍独立团整个团部,却没有找到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

    找到并且带回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是第三战队此行的主要任务之一。

    得知山上武男、谷川幸造两个战斗小组全都攻击失利,作为第三战队的队长,阿部刚毅顿时气得破口大骂。

    不过骂完了,阿部刚毅却更加坚定了找回步兵第十联队军旗的信念。

    不管怎么样,这次出击必须有所斩获,绝对不能空手而归,如若不然,又该怎么向东久迩捻彦殿下交待?

    当下阿部刚毅便将目光投向了处于团部后方的部队大院。

    凭心而论,阿部刚毅还算是一名正直的武士,对于残杀妇孺、残杀军人家属这样的极端行为,是极为不耻并且不屑于做的,但是现在,他却必须要做一些他平时不愿意做的事情了,因为只有这些军人的家属,才可能知道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的下落。

    “命令。”阿部刚毅把目光转向山上武男,面无表情的下令道,“第一战斗小组,即刻控制后面的家属院,并且将所有人等集中到这里,希望他们能够告诉我想知道的答案。”

    “哈依。”山上武男重重顿首,带着第一小组去了。

    不片刻,部队大院里便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