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大院家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1章 大院家属



    “娘!”二丫一下扑进韩大娘怀里,身体簌簌发抖。

    “二丫别怕,一切有娘,有娘在呢,有娘在你们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老太太就像保护小鸡的老鸡,张开双臂将二丫紧紧护在怀里,一边用警惕的目光瞅着门外。

    门外,枪声一声近过一声,这显示着独立团的警卫部队正向着他们小院方向退却。

    孙长河带着警卫营主力离开之后,独立团的团部就只剩下了一个警卫排,在之前的战斗中,这个警卫排就已经伤亡了一大半,现在更是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跟团部留守的炊事员、马夫等聚集一块,依托部队大院的各个小院,拼死抵抗。

    由于变起仓促,所以没有人前来部队大院组织撤离。

    事实上,也根本来不及撤离,因为阿部刚毅的战斗小组来得太快,几乎是战斗还没打响,他们就已经冲进团部,并且打垮了团部的警卫排,局面就已经急转直下,不可收拾了。

    外面又响起一声枪声,这次却是近在咫尺,就在韩家小院的门外。

    二丫的身体便抖得越发厉害,韩大娘便也将二丫搂得越发的紧了,韩大娘一边安慰着二丫,一边却也紧张得不行,要说怕,韩大娘何尝不怕?可是再怕她也得挺着,她得保护儿媳妇还有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

    一声闷哼过后,门外开始陷入沉寂。

    过了片刻之后,门外忽又响起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最终脚步声停在了房门外,然后就又是一阵吓人的沉寂,持续了几十秒钟后,就在韩大娘和二丫以为那人已经走了时,房门却突然间被人一脚踹开,然后一个黑影从门外兜头冲进来。

    二丫便立刻啊的尖叫一声,把脑袋埋进韩大娘怀里,韩大娘也本能的转了个身,背对着进来的那黑影,却把二丫死死护在怀里。

    黑暗之中,一道手电忽然亮起,照亮了韩大娘和簌簌发抖的二丫。

    发现是两个女人,而且一个是老人,一个还是孕妇,进来的那人便稍稍放松了一些,然后大步走过来,拿明晃晃的刺刀架在了韩大娘脖子上,再冲着房门外呶了呶嘴,用生硬的汉语说:“走,出去!”

    (分割线)

    高楚从青牛岭上飞一般冲下来。

    这个时候,整个要塞还有整个梅镇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到处都在打枪,要塞在打,重炮阵地那边在打,甚至就连团部也在打枪,根本就不知道摸进来了多少鬼子。

    下了青牛岭后,高楚便立刻向着要塞飞奔而来。

    尽管内心十分担心楚楚的安全,楚楚还怀着他的孩子呢,高楚又岂能够不担心?

    不过再担心他也得忍着,因为相比个人的小家庭,整个根据地的安全显然更重要,因为这关系着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安全呢。

    身为要塞守备营的营长,又岂能舍大家而顾小家?

    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和担忧,高楚操着勃郎宁手枪,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要塞外。

    高楚冲过来时,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才刚刚撤走,整个要塞都还处在一片混乱中,有人说要追击,有人认为保护要塞要紧,还有人说分出一半人马去清剿渗透进来的小鬼子,几个连长吵成一团,谁都不让谁。

    高楚到来之后,几个连长便立刻见了救星般围过来,争吵不休。

    高楚被几个连长吵得头大,大吼道:“闭嘴,统统都给老子闭嘴!”

    高楚一发飙,几个连长便不吭声了,高楚闷哼一声,喝道:“听我命令,一连守住要塞主碉堡,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靠近,胆敢抗命者格杀勿论,二连立刻前出沙桥岗阵地,不管前来什么人来,一律射杀,天王老子也照杀不误。”

    “是!”

    “是!”

    两个连长轰然应喏,带着部队走了。

    高楚咬了咬牙,对最后一个连长说:“你,带上三连跟我走,把渗透进来的鬼子给干掉,他娘的,这些小鬼子还成精了,居然玩阴的,别以为团长不在咱们独立团就好欺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高楚一声令下,三百多官兵便立刻从要塞蜂拥而出。

    三连原本足足有五百多官兵,不过在刚才的一通混战中,三连损失最大,足足死了一百多,现在只剩下三百多号官兵了。

    高楚带着三连从要塞出来,迎面就遇上了县大队。

    刚才高楚在崖顶鸣枪示警,驻扎在县政府旁边的县大队立刻就被惊动。

    县大队比竟是地方的民兵,训练差,反应也就慢,等他们完全集合再赶过来时,要塞这边早打完了。

    县大队的大队长是由县长刘金标兼任的。

    “高营长!”一见高楚,刘金标就问道,“要塞那边情况怎么样?”

    刘金标毕竟也是老革命,知道要塞干系重大,所以集合完队伍之后,第一个增援的目标就是要塞,尽管这时候独立团团部也已经打成一锅粥,可刘金标还是带着县大队直奔要塞而来。

    “要塞没事,有一伙鬼子偷袭,让我们顶回去了。”高楚大声回应,“刚才重炮大队那边枪声也挺激烈,刘县长你赶紧带着县大队去那边吧,我担心重炮大队那边顶不住,那边要是出了事情,咱们要塞可就麻烦了。”

    “行。”刘金标点头说,“你带部队去团部,我先带县大队去重炮阵地那边看看,要是没什么事,再带部队去团部支援你们。”

    只片刻,两人就商量好,然后带着各自部队,分头行事。

    高楚带着三连直奔团部而来,一路上简直就跟在飞似的,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部队大院,这个时候要塞已经确定没事,高楚悬着的心就已经落了一半,所以就格外的担心起楚楚的安危来了。

    (分割线)

    韩大娘搀扶着二丫走出小院,这时候外面街上的灯还亮着。

    借着灯光,韩大娘一眼就看到自家小院的大门口倒卧着一名战士,看胳膊上的袖标,就知道是团部警卫排的战士,最多也就十八岁,却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

    “快快滴!”韩大娘和二丫稍有迟疑,身后鬼子便立刻凶狠催促。

    二丫用手紧紧攥着韩锋送给未出世儿子的骑马武士人偶,一边低低的对韩大娘说道:“娘,我怕。”

    “不怕,有娘呢。”韩大娘便赶紧安慰,“有娘在这呢。”

    婆媳俩走出院门,便发现附近各个小院的院门也陆续打开,一个个的军人家属都被鬼子押解出来,在这些家属中,韩大娘看到了高营长刚怀孕不久的媳妇楚楚以及她嫂子。

    看到韩大娘和二丫,楚楚和她嫂子便紧走几步,凑了上来,尽管仍旧处在鬼子的屠刀下,但是几个女人凑一块,好歹还多点安全感。

    几个鬼子押着十几个家属往大院外走,后面忽然间响起一声枪声。

    听到枪声,那几个鬼子凑一块用日语嘀咕几句,便立刻分出两人,向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去了,剩下几个鬼子则继续押解着韩大娘、二丫他们往前面的团部去。

    楚楚看了眼刚才枪声响起的方向,小声说:“好像是肖部长她们家。”

    楚楚说的肖部长,就是独立团后勤部部长,肖雁月。

    老兵是狼牙队长,很少在家,家里通常只有肖雁月和豆豆两人,几个女人便立刻开始替肖雁月和豆豆担心起来,肖雁月虽说也是个老兵,可终究是个女人,又岂能是这些凶神恶煞一般的鬼子兵的对手?

    (分割线)

    等豆豆爬进水罐,肖雁月又将一根芦苇杆递给豆豆。

    豆豆虽然还年幼,但是在徐锐和冷铁锋的熏陶之下,早已经掌握了不少的特战技能,当下就一声不吭的从肖雁月手里接过芦苇杆,再点了点头。

    肖雁月爱怜的摸了摸豆豆的小脑袋,说道:“豆豆乖啊,藏好别出声,妈妈去把鬼子引开。”

    豆豆便乖乖的点头。

    肖雁月又凑上来在豆豆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就冲出了大门,豆豆对着肖雁月的背影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咬住芦苇杆一头沉入水中,很快,水罐里的水面就恢复平静,只剩下一截小小的芦苇杆还露在出面。

    但若是不凑近了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肖雁月刚冲出大门,迎面就撞上了一个鬼子。

    肖雁月举起勃郎宁手枪,对着鬼子连开两枪,却被鬼子躲开了。

    鬼子从藏身的墙角滑步出来反击,也被肖雁月一个前滚翻躲过,肖雁月接着再往前纵身一跃,便翻过小院篱笆,进了后院。

    翻过后院就是后山,只要进了后山,肖雁月就有信心脱身。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墙根下跃起,一记鞭腿就狠狠抽在肖雁月背上,肖雁月立刻闷哼一声从空中一头栽下,不等肖雁月爬起,一只板牛皮鞋便从黑暗中跳出来,一下踩住了肖雁月右手手腕。

    肖雁月吃疼,握在手心的勃郎宁手枪便松落在地。

    那个鬼子俯身捡起勃郎宁手枪,再随手卸下弹夹扔到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