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放鬼子进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2章 放鬼子进来



    “不对,事情没那么简单。”徐锐摆了摆手,说道。

    何光明和十几个营长便都用焦急的目光看着徐锐,这个时候,杨八难等十几个营长也都已经赶过来,聚集在徐锐身边,听说老巢可能有危险,这些个营长一个个急得不行,都嚷着让徐锐下令,赶紧杀回梅镇去。

    然而徐锐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众人的喧哗。

    沉思片刻之后,徐锐说道:“明白了,这是虚实之计!”

    “虚实之计?”三营长黄守信说道,“团长是说,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不仅如此,虚实还能够随时转换。”徐锐说道,“小鬼子这是双保险啊,如果沙桥岗那边能够得手,固然是最好,既便沙桥岗那边不能得手,也至少可以把我们独立团的主力部队彻调动起来,让我们疲于奔命,然后黑风口的第十师团就能够趁虚打开缺口,一旦第十师团突入根据地,我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什么?”

    “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我们还真不能回援梅镇?”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梅镇失守?”

    十几个营长闻言,一下子就全都傻了。

    徐锐刚才只顾着思考问题,没有留意手下十几个营长的情绪变化,现在问题已经有了答案,再扭头一看,只见十几个营长个个神情凝重,便立刻微笑着说道:“怎么,这么点小困难就把你们给吓倒了?你们还是不是独立团的兵?”

    黄守信沉声说道:“团长,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眼下的局面可谓是凶险至极,我们若是不回救梅镇,沙桥岗要塞就可能失守,可我们若是回救梅镇,黑风口那边又可能出问题,我们现在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哪。”

    “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徐锐呵呵一笑,说,“黄小财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黄守信蹙眉说,“团长,难道我刚才分析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因为你只看到了我们的困难,却没有看到我们的机会。”徐锐嘿嘿一笑,紧接着狞声说道,“本来,小鬼子如果坚持从沙桥岗要塞正面强攻,双方顶多也就是个僵持之局,他们奈何不了我们,我们也奈何不了他们,可现在,小鬼子却竟然是班门弄斧,跑到老子跟前来弄险,简直是自投死路!”

    “什么,班门弄斧,自投死路?”

    十几个营长面面相觑,明显跟不上徐锐的思维。

    只有黄守信和梅九龄稍稍有些听懂徐锐的意思,却也不敢确定,因为徐锐勾勒出的景象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震撼,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这可是一个量团,一个野战师团啊,团长还真是敢说,他还真敢想哪!

    “为什么就不敢想?”徐锐却仿佛猜到了黄守信和梅九龄心中所想,狞笑着说道,“小鬼子敢往死路上闯,我们为什么不成全他们?”

    梅九龄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别忘了这里可是大梅山,是我们的老巢。”徐锐猛然一摆手,恶狠狠的说道,“小鬼子跑到我们的老巢来行险弄巧,不是自取灭亡是什么?嘿嘿,这次老子就吃了他的第十师团,非把畑俊六那老鬼子气死不可。”

    这下,剩下的十几个营长也听懂了。

    “啥,吃了第十师团?”

    “团长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这可是鬼子的一个师团。”

    “驴曰的,团长你还真是敢想啊。”

    十几个营长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徐锐却懒得多做解释,回过头就大喝道:“雷子?”

    警卫员雷响便匆匆跑过来,挺身立正说:“团长,您叫我?”

    “地图!”徐锐一伸手,雷响便赶紧从挎包里取出地图,徐锐便将地图在地面上刷的难开,雷响便已经拿来一支火把,将地图照得雪亮,徐锐对着地图看了片刻,再掏出铅笔在地图上画了几条线,然后将铅笔往地图上一扔,就重新站起身。

    看到徐锐起身,十几个营长便赶紧挺身立正。

    营长们都明白,徐锐这是要下达作战命令了。

    徐锐首先转向寺响,说道:“让通讯队立刻给黑风口发报,命令狼牙中队立刻撤至猴头岭隐蔽待命,再告诉政委和书呆子,黑风口能守则守,不能守就让开正面,只管往黑风口两侧林子里钻,尽管放鬼子进来。”

    “啥?”

    “让开正面?”

    “放弃黑风口?”

    十几个营长闻言面面相觑。

    雷响却轰然应喏,去通知通讯队了。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何光明,沉声说:“老何。”

    何光明便立刻上前一步,大声应道:“有!”

    徐锐盯着何光明的眼睛,沉声说道:“立刻率1营赶赴佛跳崖构筑防线,你们营的任务就是给我死死钉在佛跳崖上,哪怕全营拼光,也绝不能放鬼子过去。”

    “是!”何光明大声重复,“我们营的任务就是死死钉在佛跳崖上,哪怕全营拼光,也绝不能够放鬼子过去!”

    “去吧。”徐锐一挥手,何光明便转身扬长去了。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雷鹏、丁力,沉声说:“预六营、预九营作为一营的预备队,如果一营伤亡太大,你们两个营随时补充。”

    “是。”雷鹏、丁力也转身去了。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铁钢、黄守信:“骑兵营和三营,跟我回梅镇!”

    “是!”铁钢和黄守信大声回应,然后转身匆匆离去,集合部队去了。

    这时候,雷响已经跟通讯队传达完了命令,又回到了徐锐身边,徐锐冲雷响一摆头转身就走,雷响赶紧跟上。

    剩下的几个营长便立刻急了,拦住徐锐问:“团长,我们呢?”

    “你们?”徐锐嘿嘿一笑,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原地待命,给我养足了体力,到时候给我漫山遍野的抓鬼子俘虏。”

    “什么?”

    “原地待命?”

    “到时候抓俘虏?”

    “还漫山遍野,抓猪呢?”

    剩下的嵇程、李海、黑皮、秋风、杨八难等几个营长面面相觑,就这片刻功夫,徐锐却早已经带着雷响走远了。

    (分割线)

    无边的黑暗,瘆人的死寂。

    冷铁锋静静的潜伏在一簇灌木丛中,一动不敢动,他能感沉到对面鬼子的存在,相信鬼子也同样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这时候,谁先动一下,谁先暴露目标,谁就得先死,这就是特种兵间的较量,生死往往在转瞬之间。

    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的意志力。

    冷铁锋不停的给自己暗示,你已经死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在不断的心理暗示下,冷铁锋感到自己的身体与意识开始出现分离,蚊蝇仍在不断的飞舞叮咬,可他却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了,而他的六识却变得空前清晰起来,无论听觉、嗅觉还是触觉,都要比平时变得更加的清晰。

    在这个让人烦躁到发疯的夏夜里,冷铁锋却忽然找到了徐锐所说的那种玄奇感。

    事实上,自从狼牙组建的那天起,徐锐就开始传授冷铁锋一套六识的修炼方法,这套方法冷铁锋早就已经学会了,但是无论他怎么练始终毫无反应,冷铁锋曾经一度以为,他根本不适合修炼,可是,现在,冷铁锋却在无意中触摸到了大门。

    霎那间,冷铁锋的听觉、嗅觉、味觉、视觉、触觉以及第六感便交织在了一起,然后形成了一团无形的雾,向着四下里漫延开去,这团雾所过之处,便立刻会在冷铁锋脑海里幻出一幅幅清晰的画面。

    在这幅画面里,树木、岩石、草丛中的昆虫,甚至连隐藏在地底下的两条蚯蚓,也是清晰可见,至于对面那个趴在草丛里的鬼子,更是完全的显身,他就趴在距离冷铁锋不到十米远的草丛中,正在咬牙忍受着蚊蝇的叮咬。

    看清楚这幅景象之后,冷铁锋便再没有犹豫。

    一伸手,手中的飞爪便已经飞射出去,笃的一声缠住了头顶一根树杈。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立刻吸引了对面鬼子的注意,鬼子立刻抬起枪,对着声音传来方向开了一枪,这一枪自然没能打着冷铁锋,趁着这间隙,冷铁锋用力一拉,整个人便已经借着飞索无声无息的荡起来,一下就荡过十米虚空,出现在鬼子的头顶上空,再然后,冷铁锋就像老鹰扑小鸡扑落下来。

    那鬼子虽然在最后时刻意识到了危险,也做出了反击。

    但是这时候冷铁锋早已经欺近到近前,已经来不及了。

    噗,一声轻响,冷铁锋手中的三八式刺刀就已经从鬼子特种兵的左肩胛刺进去,直接刺穿心脏,与此同时,冷铁锋又腾出在手捂住了鬼子的嘴巴,那鬼子特种兵在冷铁锋的双手控制之下,只是抽搐了两下,便再没有动静。

    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冷铁锋回过头,便“看”到钻山豹弯着腰潜行了过来。

    冷铁锋学了一声夜鹰啊,钻山豹便立刻潜行到他面前,小声说:“队长,团长刚刚下了命令了,让我们立刻撤往猴头岭隐蔽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