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回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3章 回援



    “你说什么?”冷铁锋难以置信的看着钻山豹,“让我们撤往猴头岭隐蔽待命?”

    钻山豹耸了耸肩,表示他对徐锐的这个命令感到同样的困惑,因为猴头岭距离黑风口足足有一百多里地,让他们狼牙中队这时候撤退到猴头岭隐蔽待命,事实上就是等同于放弃黑风口,敞开门户,放小鬼子进去了。

    因为没了狼牙中队的狙击掩护,独立营、警卫营外加两个预备营就是全部拼光,也不可能挡得住鬼子的第十师团,更何况,小鬼子的第十师团还有小鹿原的特战大队助阵,双方的战斗力相差就更加的悬殊。

    冷铁锋说道:“豹子,你没听错吧?”

    “绝对没错。”钻山豹摇头说,“团长在电报上就是这么说的,除非小鬼子破译了我们的密电码,并且给我们发出假电报。”

    “那不可能。”冷铁锋立刻摇头说道。

    独立团的密电码是徐锐亲手编组的,而且编组手段匪夷所思,一般人根本就无法跟上徐锐的思维,更不要说破译他设计的密码,更重要的是,每半个月,徐锐就会更改密电码,所以鬼子就算破译了也没用。

    钻山豹说道:“那这就是团长的命令。”

    “我知道了。”冷铁锋皱了皱眉,然后将右手食指、拇指伸进嘴里,再用力一吸气,夜空下便立刻响起一声尖锐高亢的尖啸,这是冷铁锋在给狼牙中队的各个狙击小组发信号,意思是让他们立刻撤出阵地。

    尽管是满头雾水,但冷铁锋还是决定坚决的执行徐锐的命令,因为冷铁锋坚信,徐锐绝不会无缘无故下达这命令,徐锐既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既然命令他们狼牙撤退到猴头岭下隐蔽待命,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很快,狼牙就逐次撤出阵地。

    狼牙突然从战场撤离,对面的小鹿原特战大队立刻就发现了。

    鬼子的特种兵发现这一情况,赶紧将之上报给了前线指挥部。

    堤不夹贵兴匆匆走进指挥部,对小猪义男说道:“师团长,特战大队报告,对面的狼牙部队已经撤出战场了!”

    “哦,是吗?”小猪义男闻言顿时间神情一振。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道,“一定是殿下和阿部桑那边动手了,独立团主力肯定接到梅镇那边的求援电报,所以徐锐才把狼牙调回去了,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刚刚走到半路的独立团主力肯定也被徐锐调回梅镇去了。”

    顿了顿,堤不夹贵说:“徐锐一定以为这是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有时候,思维定势真的害死人,事实上,这个时候梅县县大队以及要塞守备营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无论高楚还是刘金标,都根本没想到发电报向徐锐求援,所以徐锐根本没接到梅镇的求援电报,狼牙,根本就是徐锐主动调走的。

    小猪义男击节说道:“徐锐以为这是调虎离山计,他以为黑风口只是佯攻,沙桥岗才是我们的真正目标,却是大错特错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设计的是虚实之计,他现在根本已经是两头漏风,顾头顾不了腚了。”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道,“没了狼牙的牵制,拿下黑风口再没有悬念!”

    “命令!”小猪义男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沉声说,“现在时间是凌晨两点,再过两个小时,让野炮兵第十联队对黑风口实施二十分钟炮火准备,炮击结束之后,西大条联队立刻向黑风口发动总攻,天亮之前务必拿下黑风口!”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东久迩捻彦亲自率领的加藤大队也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逼近到了沙桥岗要塞之前,按照事先设计好的行动方案,这时候阿部刚毅的战队就已经拿下要塞并且摧毁了悬崖峭壁上的重炮阵地,加藤大队就能不费吹灰之力轻松进入到梅镇。

    然而,赶到了沙桥岗外之后,东久迩捻彦才发现阿部刚毅失手了。

    看到沙桥岗外的防御阵地上灯火通明,一队队守军已经做好防备,只看这情形,就知道阿部刚毅没能得手,东久迩捻彦便不由得大失所望。

    “八嘎。”东久迩捻彦咒骂道,“看来阿部桑失手了。”

    第二军参谋长町尻量基说道:“殿下无需担心,既便阿部桑未能得手,却也已经将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巢搅成了一团乱麻,相信这个时候徐锐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也一定已经带着狼牙部队以及独立团主力在往回赶了。”

    顿了顿,町尻量基接着说道:“这样的话,第十师团在黑风口就能迅速取得突破,然后就可以咬着独立团主力的屁股往前追,等徐锐的独立团主力撤退到梅镇时,第十师团的主力差不多也能进入梅河平原了。”

    加藤大队的大队长加藤煌太也说:“大佐阁下所言极是,只要第十师团主力进入梅河平原,也就意味着这一仗已经结束,大梅山独立团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翻天了,毕竟,皇军无论兵力还是火力,都占据绝对优势。”

    “你们懂什么?”东久迩捻彦却皱眉说道,“现在的问题,不仅仅只是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的问题,还有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如不能夺回或者摧毁步兵第十联队的军旗,这次就算全歼了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那也是失败!”

    “哈依。”町尻量基和加藤煌太重重顿首,不敢再吱声了。

    东久迩捻彦侧耳聆听了片刻,发现梅镇的枪声仍没有停息。

    当下东久迩捻彦便回头喝道:“加藤桑,立刻派一个步兵中队进攻沙桥岗要塞,尽可能的将独立团的守备部队吸引过来,尽可能的减轻阿部桑的压力,这样的话,阿部桑或许还有时机以及机会,找到或销毁步兵第十联队的军旗。”

    “哈依。”加藤煌太重重顿首,然后回头喝道,“命令,炮兵中队立刻对沙桥岗……”

    加藤煌太刚要下令炮兵中队对沙桥岗要塞前的守备阵地进行炮火准备,却立刻挨了东久迩捻彦一记耳光。

    “八嘎!”东久迩捻彦劈手扇了加藤煌太一记耳光,训斥道,“炮击什么炮击?你是唯恐不知道独立团的重炮兵不知道我们的方位么?不许炮击,直接出动步兵进行攻击,而且尽可能的不要打手电,也不要打火把,摸黑进攻!”

    “哈依。”加藤煌太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不片刻,一个步兵中队两百多个鬼子兵就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借着夜幕的掩护,向着沙桥岗要塞的外围阵地悄然摸上去,距离沙桥岗要塞前沿阵地还有差不多两百米远时,就被前沿的警戒哨给发现了,伴随着一声枪响,双方开始激烈交火。

    (分割线)

    崎岖的山道上,徐锐正亲自率领三营以及骑兵营往回赶。

    徐锐健步如飞,雷响也勉强能跟上徐锐脚步,但是三营官兵就渐渐开始跟不上,骑兵营就更加费劲,因为在崎岖的山道上行军,战马非但不是助力,反而是个极大的累赘,因为你得小心翼翼的牵着战马行军,一个不慎,战马就有可能坠崖。

    往回走了不到二十里地,高楚的电报终于送到徐锐面前,不过并不是求援电报。

    高楚在电报里向徐锐说了三个事情,第一个是他们遭到了鬼子特种部队的偷袭,第二个是沙桥岗要塞还有重炮阵地均安然无恙,第三个是部队大院被鬼子攻占,大院里的十几个家属已经被鬼子控制,其中就包括肖雁月、楚楚还有二丫她们。

    看完电报,徐锐便意识到事态严重,楚楚可是高楚的媳妇,而且楚楚肚子里还怀着高楚的骨肉,更重要的是,高楚对楚楚简直疼爱到骨子里,所以徐锐就不能不担心,高楚会因为楚楚做出一些糊涂事。

    徐锐不担心高楚会因为楚楚而叛变,但他担心高楚会冲动。

    当下徐锐把铁钢还有黄守信叫过来,说道:“钢子,守信,我不能跟你们一块走了,家里面出事了,鬼子攻占了部队大院,抓了二丫、韩大娘、雁子还有楚楚她们十几个家属,所以我和雷子必须得尽快赶回去救人。”

    铁钢便立刻说道:“团长,你和雷子两个人太少了,我跟你们一块回去。”

    “不行,骑兵营离不开你。”徐锐断然说,“你得给我尽快把骑兵营带回梅镇,回头老子还有大用场。”

    黄守信说:“团长,那我挑几个腿脚快的战士,跟你一块回去。”

    “不用了。”徐锐再次摇头,说,“腿脚再快也跟不上我和雷子,反而是累赘,你们就安心的带着部队往回走,不过要尽快。”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对雷响说:“雷子,我们走!”

    雷响嗳的应一声,跟着徐锐身后就往前飞奔而去。

    不片刻,徐锐和雷响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