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遭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6章 遭遇



    有高楚、楚楚还有二丫做人质,要塞守备营的官兵以及县大队的民兵,只能够乖乖的让开一个缺口,让鬼子过去。

    鬼子押着人质离开后,要塞守备营的几个连长便立刻涌到肖雁月身边。

    肖雁月虽然是个女的,而且只是后勤部长,并不是一线带兵的部队长,但是她在整个独立团的威望还是非常高的。

    “肖部长,现在怎么办?”

    “肖部长,追还是不追?”

    “肖部长,就这样放小鬼子走?”

    “不用追。”肖雁月却摇了摇头,沉声说,“老高带着他们往万马渡去了,这个时候团长肯定已经收到我们之前发出的电报,而且一定在往回赶,所以他们一定会在半路撞上,就凭这七八十号小鬼子,根本不是团长他们的对手。”

    (分割线)

    崇山峻岭之间,徐锐正健步如飞向梅镇而回,徐锐的警卫员雷响勉强还能跟上徐锐的脚步,却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团长,前面就是万马渡了。”雷响气喘吁吁的说道。

    到了万马渡,也意味着他们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路,离梅镇也只剩下不到百里了。

    徐锐一边飞奔,一边回头问雷响:“怎么样,雷子,还能行不?要是不行,你就先在万马渡歇一下,随后再跟上。”

    “团长,什么叫不行?”雷响闻言立刻振作精神,加快脚步重新跟上徐锐,一边又义正词严的说道,“爷们当然行。”

    徐锐呵呵一笑,便继续往前飞奔。

    又跑了半刻钟,徐锐忽然间停下脚步。

    雷响措不及防,脚下收势不住险些就一头撞到徐锐身上,当下赶紧往旁边一侧,才收住了脚步,不过还是险些摔了一个趔趄。

    然后雷响才扭头问道:“团长,咋了?”

    “嘘。”徐锐却竖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雷响便赶紧闭上嘴巴,然后悄悄掏出了手枪。

    徐锐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闭上眼睛,将六识释放出去。

    徐锐的六识感应,师承中非两家之长,再加上他的体质特殊所以远比常人敏锐,将六识释放出去后不到片刻,在他的脑子里便已经形成了一幅画面,只见三个人呈品字形,正沿着崎岖的山道往前疾进。

    这三个人速度非常快,走位却很老辣。

    在独立团,除了狼牙,再没人能够做到这样。

    而现在狼牙在黑风口,所以前面过来的只能是鬼子尖兵。

    当下徐锐便扭头给雷响打出一组手语,做后又做了一个抹喉的手势,意思是说,两人分开来埋伏,尽量使用短刀。

    雷响回了一个大拇指,一闪身就隐入了路边的灌木丛中。

    徐锐蹲下身,从鞋帮里抽出刺刀衔在嘴里,也隐入路边。

    就在徐锐隐入路边之后不到片刻,三个头戴带有网兜的钢盔,身穿战术背心的小鬼子就出现在了不远处,这仨鬼子也不嫌热,这大热天的穿的这么多,也不怕中暑,不过,从他们满头满脸的汗水,想来也不会太好受。

    到了刚刚徐锐和雷响所站立之处,三个鬼子也不得不停下来先休息片刻。

    就在这时候,前方灌木丛里忽然响起一阵低低的吱吱叫声,听着这声音,像是某种动物的惨叫声,随着这惨叫声,隐隐还有挣扎扑打的声音。

    那三个鬼子闻言便立刻警觉起来,一下就从原地站起身来。

    侧耳聆听片刻,确定那声音的方位之后,为首的鬼子兵就冲另外两个打出手语,示意他们从两侧迂回过去,最后用刺刀解决。

    对于特种兵来说,隐蔽性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任何时候,如果能用刺刀解决,特种兵永远都不会用枪,这无关乎节省子弹,而是一种已经融入到骨髓的习惯。

    两个鬼子兵迅速散开,从左右两翼悄悄绕过去。

    不得不说,小鹿原大队的素养还是相当不错的,从幽深的草丛中走过,这两个鬼子兵竟然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等手下两个鬼子兵到位之后,为首的那个鬼子兵才弯着腰,轻轻扒开茂密的草丛,一点点的往深处走,前方的那个声音一直在,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他也渐渐的听清楚了,那应该是山猪幼仔发出的声音,这应该是一窝山猪幼仔。

    不过,既便已经判定这是一窝山猪幼仔,三个鬼子也没有任何的大意。

    因为在特种兵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山猪幼仔的声音也不是不能摸拟,所以,必须确定这是真的山猪幼仔之后,他们才能放心。

    很快,中间的鬼子距离那声音已经不足十米远。

    而且这时候,那鬼子正好经过一颗大树下,大树的躯干以及浓密的枝叶正好遮掩了另外两个鬼子的视野。

    鬼子刚过去,一个身影就鬼魅般从大树上翻下,倒挂在鬼子身后。

    正往前悄然潜行的鬼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脚下的步伐突然一顿。

    下一刻,鬼子脚下猛然一个垫步,正欲转身时,一只犹如蒲扇的大手却已经闪电般罩上来,一下就捂住了那个鬼子兵的嘴巴,下一个霎那,一把寒光闪闪的三八式刺刀就已经贴住了鬼子咽喉,再向着一侧轻轻的一拉。

    鬼子的咽喉部位顷刻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紧接着,滚烫的鲜血就跟箭矢一样飙射了出来。

    这个从树上倒翻下来的身影,当然就是徐锐了。

    徐锐一刀就剌断了鬼子咽喉,再用手死死捂住鬼子的口鼻,那个鬼子挣扎抽搐了片刻便没有动静了,徐锐却又腾出刺刀,照着那鬼子的肋下再刺两刀,确保那鬼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才一个翻身轻轻落在地上。

    再然后,将那个鬼子放落在地上。

    这中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惊动另外两个小鬼子。

    再然后,徐锐便脚下一滑再次隐入茂密的灌木丛中,凭借远超对手的六识,悄然逼向了左侧的鬼子。

    (分割线)

    山上武男拿着地图找到阿部刚毅,沉声说:“队长,这个支那营长明显没安好心,他是要带我们去万马渡,带着我们往独立团预设的陷阱里钻,因为根据航空侦察兵的报告,在万马渡驻扎着他们好几千人马!”

    “八嘎。”阿部刚毅便立刻扬起右手,厉声喝道,“停止前进!”

    正向前行进的特战队便立刻停下脚步,高楚三人也跟着停下来。

    阿部刚毅大步走到高楚面前,沉声说:“高桑,你的大大的阴险。”

    高楚冷冷的看着阿部刚毅,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阴险?”

    阿部刚毅说道:“你是想把我们引往万马渡,借助独立团主力加以消灭,你的辜负了我的信任,我很失望。”

    高楚便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山上武男怒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都是白痴。”高楚说道,“万马渡乃是进入大梅山的必经之路,无论去西边的青牛岭,还是东边青风岭,都得经过万马渡,而你们想要的东西,那面军旗,此刻就保存在青牛岭的山寨里边。”

    阿部刚毅说道:“你说的是青牛寨?”

    高楚冷然说道:“是在青牛寨,但是具体方位你们肯定不知道。”

    山上武男走过来对阿部刚毅说:“队长,不要相信他,支那人狡猾狡猾的。”

    阿部刚毅却用日语说:“就算他说的是假的,现在我们已经离开梅镇,四周都是崇山峻岭,脱身不成问题,所以,不妨先跟着他去青牛岭上看看。”

    当下阿部刚毅又扭头对高楚说:“高桑,为了你和你爱人的安全,我希望你能够配合皇军,不要妄图耍什么花招,这对你没有好处。”

    “放心。”高楚冷然道,“老子还没活够呢。”

    正说间,一个鬼子兵忽然气喘吁吁跑回来,顿首报告说:“队长,尖兵小组没了。”

    “纳尼,尖兵小组没了?”阿部刚毅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一挥手,整个战队的八十多个鬼子便立刻忽啦啦的散开来,然后才问那鬼子,“怎么回事?”

    那鬼子报告说:“刚刚已经过了尖兵组往回传消息的时间,可是尖兵组却没回来。”

    “八嘎!”阿部刚毅从牙缝里冒出一句日本国骂,心下也断定出事了,因为尖兵组每隔一段时间向大队报告安全是必须的,除非他们被伏击,集体玉碎了,否则,绝不可能出现过了时间却不回来报告消息这种情况。

    山上武男走过来,咬着牙说道:“队长,尖兵组一定是遭到狼牙袭击了!”

    “不可能!”阿部刚毅断然说道,“狼牙已经去了黑风口,他们就是插上翅膀,也不可能这么快飞回来。”说完之后,阿部刚毅也觉得自己说的太武断,又接着说道,“就算前方真有狼牙,最多也就区区几个人,山上桑,你带第一小组上去解决他们。”

    “哈依。”山上武男回头一招手,带着第一小组二十多个鬼子匆匆去了。

    阿部刚毅又对剩下的鬼子说道:“第一、第二小组原地休息,看紧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