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吓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78章 吓唬



    “来吧,快来吧,快到爷爷这里来,爷爷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雷响趴在两块岩石的后面,通过岩石中间的缝隙,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前方正狼奔豕突而来的十几个鬼子,右手则紧紧攥住导火索,随时准备引爆地雷阵。

    很快,最前面的鬼子已经进入地雷阵。

    不过,雷响并不急于引爆地雷阵,因为这时候引爆地雷,杀伤效果不是最大的,这毕竟是鬼子的特种兵,既便是仓促间后撤,也不会一窝蜂的逃窜,而是仍旧保持着阵形,有尖兵有断后的,还有交替掩护的狙击小组。

    终于,当差不多六个鬼子同时进入地雷阵时,雷响轻轻一拉导火索,由八颗手榴弹交织成的地雷阵顷刻间轰然炸开,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以及大量的破片,瞬间就将包括山上武男在内的六个鬼子特种兵吞噬。

    突如其来的大爆阵顷刻间就将山上小组的阵形炸成了前后两截,也彻底的击溃了山上小组剩下不到十个鬼子的斗志,侥幸躲过地雷阵的两个鬼子尖兵彻底失去章法,放开脚步向着来时方向夺路狂奔,这一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然而,早就埋伏在侧的雷响又岂能错地这种机会?

    那两个鬼子几乎是贴着雷响藏身的岩石飞奔而过,下一个霎那,雷响就已经从藏身的岩石后面猛然直起身。

    在起身的同时,雷响就轻轻扣下扳机。

    背对着雷响,正往前飞奔的两个鬼子听到了身后的异响,急欲闪躲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枪响,一个鬼子便立刻头部中弹,脚下在惯性的作用之下,继续往前飞奔了十好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茂密的草丛中。

    另一个鬼子意识到危险,便立刻返身往雷响猛扑了过来。

    雷响再欲拉动枪栓推弹上膛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当下将手中三八大盖往旁边一扔,张开双臂迎向鬼子,寒光一闪,鬼子手持的三八式刺刀便已经照着雷响的胸口猛刺了下来,雷响不躲不闪,闪电般一探手,便攥住了鬼子持刀手腕。

    再然后,两个人便四手交缠,在那里开始了角力。

    片刻后,那鬼子兵发现自己的膂力明显不如对方,再这样僵持下去,他早晚会落败,当下穷急思变,抬起右腿照着雷响的裆部就是一记膝撞,雷响早就防着呢,同样抬起右腿,两人的膝盖便毫无花巧的撞在一起。

    膝盖处只有薄薄一层皮包在骨骼上,这一下碰撞,两人都疼入骨髓,雷响疼得脸上的肌肉都变了形,那小鬼子更是不堪,啊的一声惨叫起来,趁着这宝贵间隙,雷响猛的发力,将小鬼子持刀的右手腕强行反过来。

    鬼子手中的刺刀原本对着雷响胸口,这一反过来,锋利的刀尖便立刻对准了他自己,下一刻,雷响继续发力,往前一推,锋利的刺刀便“呲”的一声从鬼子胸口中间刺入三寸,堪堪刺破了鬼子的心脏。

    心脏被利刃刺破,鬼子便立刻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雷响顺势将小鬼子压倒在地,再用力将刺刀照着鬼子胸口深深捅入,直到完全捅穿,小鬼子两眼无神的看着雷响,张开双手,作势要掐咽喉,但是还没抬起手,便又颓然落下,然后低咽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解决完了小鬼子,雷响才翻身坐起,使劲揉膝盖。

    刚才的那记膝撞,到现在都还在疼,是真的疼啊。

    揉到疼痛感不那么的强烈了,雷响再站起身一看,便看到徐锐端着三八大盖从前边慢腾腾走了过来,只看徐锐这闲庭信步的样,雷响就知道,被地雷阵挡在后面的那几个鬼子都已经让徐锐给收拾掉了。

    中间被地雷阵炸翻的那几个,也被徐锐补了刀。

    “团长,我亲手干掉了两个。”雷响邀功的说道。

    “干掉了俩?不错。”徐锐嘿嘿一笑,又说,“把这些鬼子身上的手雷收拢起来,我们再给后边的鬼子准备几个连环诡雷。”

    “好嘞。”雷响答应一声,立刻开始收拢手雷。

    雷响一边收拢手雷一边说道:“团长,这些鬼子好像也不怎么样嘛?”

    “你这么想就错了,也不想想你雷响是什么人。”徐锐摇摇头,又说,“我现在却有些担心家里的情形,虽然老高在电报里说镇上没什么事,要塞没有丢,重炮阵地也没失守,但是团部却被小鬼子的特种部队占领了。”

    雷响闻言立刻脸色一变,说:“糟糕,家属大院可就在团部!”

    徐锐点点头,说道:“待会小心点,没准鬼子手里会有人质。”

    (分割线)

    回头再说阿部刚毅他们这边。

    此时距离派出山上武男的战斗小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分钟,可是前方却始终不见有消息传回,只是隐约听到了一阵枪声,还有一声巨大的爆炸,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阿部刚毅却是不得而知。

    又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有人回来。

    第二小组的组长谷川幸造便上前说:“队长,前面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我带着第二小组到前面看看?如果山上桑的第一小组没出事,自然是最好,要是真的出现了意外,我们第二小组也能够及时给予他们支援。”

    阿部刚毅想了想,摇头说:“这样吧,你派两个尖兵去看看。”

    阿部刚毅已经敏锐的预感到了危险,这时候继续分兵无疑是十分愚蠢的,所以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派尖兵侦察,如果找到了山上武男他们,那当然是最好,如果山上武男的第一小组真的出了意外,也能及时预警。

    “哈依。”谷川幸造一顿首,点了两名鬼子兵。

    那两名鬼子兵向着谷川幸造一顿首,转身去了。

    片刻之后,前方便又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听到这声爆炸声,阿部刚毅就基本肯定,山上武男的第一小组已经集体玉碎,不仅是第一小组,就连刚才派出去的两名尖兵,只怕也已经让中国人给炸死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对面潜伏的这支中国小部队,远比阿部刚毅想象中更加强悍。

    这个时候,最稳妥的做法无疑是立刻处决人质,然后迅速转移,这样的话,这里剩下的四十多个特种兵至少还有一半机会逃出生天,可是,阿部刚毅却不愿意这么做,一是出于所谓的武士尊严,武士的尊严不允许他灰溜溜的逃跑。

    再者就是,阿部刚毅不愿就此放弃报仇的机会。

    当阿部刚毅的目光再次触及二丫,脸上的神情便变得越发狰狞。

    环顾左右,阿部刚毅发现距离山路不远就是河,在那条河边有一大片滩地,这片滩地既没有生长芦苇,也没有蒿草,只有光秃秃的鹅卵石,视野十分开阔,撤到那里,他们就再也不必担心中国人的抵近偷袭。

    当下阿部刚毅便带着剩下的四十多个鬼子以及高楚、楚楚、二丫撤到河滩,然后迅速在河滩上构筑起一道防御工事。

    (分割线)

    一千米外,徐锐和雷响就藏身在一簇灌木丛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剩下的鬼子带着人质撤退到河滩上。

    “狗曰的。”雷响一拳捶在地面上,恨恨的说道,“白瞎了老子的连环诡雷。”

    徐锐举着望远镜,正在观察敌情,一边观察一边说道:“二丫,楚楚,老高,老高这厮果然让我给说中了,果然还是冲动了。”

    “高营长?”雷响讶然说,“高营长咋成人质了?”

    “还不是因为楚楚。”徐锐说道,“这小子哪哪都好,就是太宝贝媳妇,为了他媳妇,连自己的小命都可以不要。”

    雷响嘿嘿一笑,没有接这个话茬。

    不过在内心里,雷响却不无腹诽的想,还说别人呢,团长你不也这样?你不也对自个媳妇宝贝得不行?别的不说,要是赛大当家的有个好歹,你老人家发起狂来,没准一个人一杆枪就能够把鬼子的第十师团杀个精光。

    片刻后,雷响问道:“团长,现在怎么办?”

    “现在有些不好办。”徐锐蹙眉说道,“一个是白天,再一个就是那边是河滩,无遮无掩的,根本没法隐蔽接敌,更不用说救人了。”

    雷响挠了挠头,说:“难道就这样干等着。”

    徐锐想了想,说道:“我先干掉一个鬼子,吓唬一下他们。”

    说完徐锐便在一千米外架起了三八大盖,又侧过头对雷响说:“雷子,测一下风速以及风向,还有距离。”

    雷响哦一声,竖起大拇指开始进行测距。

    徐锐这是在有意的培养雷响,片刻之后,雷响便测出了距离:“一千两百五十米!”

    这结果跟徐锐估算的差不多,然后雷响又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抛向空中,泥土中较粗的颗粒很快就落下来,较细的尘土却随着山风向着一个方向飘了开去。

    雷响观察了片刻之后,说道:“风速三米,风向……东南偏东。”

    “收到。”徐锐答应了一声,将手中三八大盖的枪口稍稍抬高,再稍稍往西北方向偏移少许,然后以右手食指轻轻搭上了步枪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