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秘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0章 秘术



    徐锐这记势大力沉的鞭腿,将阿部刚毅强壮如山的身躯砸得猛然塌下一截,脚下地面顷刻间出现了蛛网般的细密裂痕。

    由此足见徐锐这记鞭腿的力量有多大。

    不过,既便遭受到了这种程度的打击,阿部刚毅竟然还有反击的余力。

    “喝!”阿部刚毅大喝一声,一记直拳重重砸向徐锐胸口,徐锐此时正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要命时刻,顷刻间就被砸个正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徐锐的身躯顷刻就像一发出膛的炮弹,猛的往后方倒射而出。

    徐锐往后倒飞了足足十几米,才重重的撞上一颗松树,超过碗口粗的松树应声折断,巨大的树冠哗啦啦的倒下来,一下埋住徐锐。

    看到这一景象,雷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面的河滩上,那四十多鬼子却猛的欢呼起来。

    高楚也是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难以置信,团长这就完球了?

    然而,就在鬼子大声欢呼时,倾倒下来的那颗大松树便猛然的弹起,然后徐锐的身影就从浓密的树冠里重新站起,这下,轮到鬼子傻眼了,高楚和雷响却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因为徐锐除了嘴角稍微有一丝血迹,竟是嘛事都没有。

    “喀喀喀。”徐锐摆了摆脖子,发出一阵瘆人的喀喀声响。

    阿部刚毅的瞳孔便猛然一缩,徐锐的抗击打能力已经远超他的想象。

    下一霎那,阿部刚毅和徐锐便同时甩开大步,冲向对方,那种声势,就像是两头完全处于狂暴状态下的公牛,刨动四蹄,发起狂暴对冲!霎那之间,两人身躯便已经再次对接,然后同时挥拳砸向对方。

    “啪!”徐锐一拳重重砸中阿部刚毅左侧脸颊,阿部刚毅的脑袋便往右侧猛的一歪,脸上的肌肉更被砸得变了形,还有两颗带着血的大牙,从阿部刚毅张开的大嘴里噗的喷出,像子弹般飞出去足有几十米。

    这还没完,挨了徐锐一拳的阿部就像一个陀螺,急速施转着摔飞出去,一直飞出去十几米才重重落地。

    不过,徐锐也没好到哪里去。

    阿部刚毅的两只钵大的铁拳,就像一对大铁锤,在摔飞前就重重砸在徐锐背上。

    只听轰的一声,徐锐便四肢着地猛的摔趴在地,这一下砸得够狠,雷响和高楚隔着足有五百米远,都能隐隐感觉到自地面传导过来的颤动。

    这时,无论是鬼子还是高楚、雷响,全都傻了。

    这种级别的较量,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极限,他们从未想过,两个人类之间的交手竟然可以比公牛还残暴!

    真的,刚才徐锐与阿部刚毅的碰撞,比公牛还残暴!

    然而,两人之间的战斗仍没有结束,阿部刚毅才刚从地上爬起,徐锐就已经疾走两步再次向着阿部猛扑过来,人还没到,凌厉的劲风就已经向着阿部刚毅的面部压迫过来,阿部刚毅也被激发起了凶性,暴喝一声,同样也是一拳迎上去。

    “轰!”一声巨响,两人再次同时往后倒退了十几步。

    阿部刚毅用舌头舔了舔牙齿刚刚脱落的牙龈,然后噗的吐出一口血痰。

    徐锐的嘴角又破了一个豁口,用手拭了拭嘴角血迹,徐锐狞笑着说道:“阿部,你也不过如此嘛,比老子还是差了一点。”

    阿部刚毅沉声说道:“徐桑,我承认我的实力不如你,但是,你若要想胜过我,甚至于将我打倒,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所以,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徒劳了,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交易吧。”

    “是吗?”徐锐哂然说,“你真是这么想的?”

    “怎么?”阿部刚毅说,“难道徐桑刚才手下留情了?”

    “也是,也不是。”徐锐嘿嘿一笑,原本漆黑的眸子中间,忽然之间出现了两点淡淡的红芒,这两点红芒一开始非常淡,几乎看不见,但是不到片刻,就迅速变得浓烈,就像有两团烈焰在徐锐的眸子里熊熊燃烧。

    “纳尼,你的眼睛?!”阿部刚毅见状顿时脸色大变。

    阿部刚毅忽然想起,有一次他的师傅嘉纳治五郎曾经对他说过,中华武术界,拥有一种秘术,可以加速血液的运行速度,瞬间激发出人类的潜能,使得人类的反应速度、力量及身体骨骼强度出现脱胎换骨的提升。

    这就好比炭火燃烧,在自然状态下,炭火燃烧时间长,产生的温度也是不高,但是如果用风力助燃,炭火就会猛烈燃烧,就能产生极高的超高温,同时持续的时间也短,而中华武术界的这种秘术,就类似于风力的助燃。

    只不过,风力助燃的是炭火,秘术助燃的是身体潜能。

    霎那间,徐锐双瞳就变得一片血红,透着妖异的血红。

    “八嘎,中华秘术!”阿部刚毅发一声喊,转身就想跑。

    “想跑,门都没有!”徐锐桀桀一笑,只一个跨步便迫近到了阿部刚毅身后,再一伸手就攥住了阿部刚毅肩胛,然后一下就将阿部刚毅强壮如山的身躯高高举过了头顶,激发出身体潜能之后,徐锐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暴涨了一大截。

    下一刻,徐锐猛然间发力往下一抡,便将阿部刚毅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有够狠,阿部刚毅直接就被摔得浑身散架,再爬不起来。

    徐锐再揪住阿部刚毅双脚往前一扔,阿部刚毅超过两百斤的身躯便纸片般往前飞出,一直飞出几十米远才重重坠落在地上,徐锐又迅速追了上来,再纵身一跃,然后拿自己身体当成人槌,照着阿部刚毅的背上重重砸下。

    “喀嚓!”

    “嗷啊!”

    那一声骨骼碎裂声,隔着几百米都能听到。

    遭受重创的阿部刚毅更是惨烈的哀嚎起来。

    不远处旁观的鬼子,还有高楚、雷响他们全都傻了眼,刚刚还能够勉强跟徐锐打个平手的阿部刚毅,突然之间就变得不堪一击,此时的阿部刚毅,在徐锐手底下简直比一个三岁的小孩也是强不到哪里去。

    “我艹!”雷响的下巴都快要掉地上。

    不远处,装死躲过一劫的山上武男赶紧放下手中步枪。

    这小鬼子也是命大,之前雷响布置的地雷阵没炸死他,加上徐锐和雷响又急于救人,便也没顾上打扫战场,因而让他躲过一劫。

    一开始,山上武男还想着偷袭一把。

    可现在,山上武男却彻底丧失信心,开始了往后出溜。

    正前方,徐锐再疾探双手攥住阿部刚毅的脑门及下巴,猛然发力一拧,众人便只听得喀巴一声脆响,阿部刚毅的头部便以一个诡异角度反转过来,徐锐再一松手,阿部刚毅的脑袋便立刻软软的耷拉下来。

    这时候,刚刚还在旁观的四十多个鬼子终于反应过来。

    因为不知不觉之间,打斗中的两人就迫近到他们近前。

    “撒丝改改……”谷川幸造只来得及举起手中的军刀,一道模糊的黑影就已经挟带着狂暴的冲量猛烈的撞上来,下一刻,谷川幸造就像是被一头以八十迈速度狂奔的成年非洲野牛狠狠顶了下,身躯猛的飘飞起来。

    没落地,谷川幸造就已经在空中咽了气。

    因为刚才徐锐的那一记冲撞,几乎已经将谷川幸造浑身的骨骼都撞碎。

    “八嘎!”剩下的鬼子便立刻怒吼起来,慌乱间便也顾不上三个人质,纷纷举枪或者端着军刀冲向徐锐,但是,已处于狂暴状态的徐锐又岂是这些鬼子能挡得住?徐锐就像是一头狂暴的非洲野牛,一顿野蛮冲撞。

    “叭嘎!”一个鬼子暴喝一声,举刀欲砍,然而不等他手中军刀落下,徐锐的身影就已经狂暴的撞上来,只听嘭的一声响,那鬼子便立刻像出膛的炮弹反向射出,一直飞出去二十多米远才最终噗嗵一声摔落小河里,落水之后,那个鬼子便再也没有浮起。

    “西内!”另一个鬼子抡圆了手中的MP36冲锋枪,照着徐锐面门砸过来。

    徐锐只是伸手一抓,便把鬼子的MP36P冲锋枪劈手夺过去,再用力一拧,MP36冲锋枪竟然被徐锐拧成了麻花,徐锐接着再一记直拳砸在那鬼子面门,那鬼子的整个脑袋便立刻像西瓜般碎裂,脑浆鲜血还有骨骼碎片霎那间漫天四溅。

    一个鬼子眼看不妙,便立刻恶向胆边生,举着军刀就刺向身边的二丫。

    说时迟那时快,徐锐的身影就已经带着淡淡的残影冲过来,霎那之间,那个鬼子便被徐锐撞得倒飞了起来,人没落地,在空中就已经咽了气,因为刚的那记冲撞,徐锐直接就把那个小鬼子的五脏六腑直接撞碎。

    徐锐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非洲成年野牛,喷着灼热的气息,刨动四蹄,从鬼子的队列中狂暴的冲过,真是又快又凶残,一转眼之间,现场四十多个鬼子就被撞死大半,剩下十几个肝胆俱颤,彻底丧失抵抗意志,转过身就跑。

    但徐锐又岂会任由他们跑掉?继续开动野蛮冲撞,继续狂暴的冲过去。

    很快,四散逃跑的十几个鬼子也被徐锐追上,再逐一撞倒,碾压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