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步话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1章 步话机



    看到徐锐以无比狂暴的方式,转眼之间就将包括阿部刚毅在内的第三战队的四十多个特种兵碾压至死,躲在远处观看的山上武男彻底胆寒,发一声喊,转身就跑,这一刻,山上武男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还有一个!”徐锐目光一厉,作势欲追。

    但是这时候,激发潜能的秘术已经失效,刚刚还充满徐锐全身上下的狂野力量,顷刻间就像潮水般退走,徐锐顷刻间变得极度虚弱,甚至连站都站不住,腿一软,就一跤跌坐在河滩上,而且还是屁股着地。

    高楚便赶紧抢上前将徐锐扶起。

    雷响则说道:“团长,我去把那鬼子干掉。”

    “算了,不过一个小鬼子而已,而且已成了惊弓之鸟,没什么威胁了。”徐锐在高楚的搀扶下坐起,接着说道,“随他去吧。”

    徐锐其实是担心雷响不是那鬼子对手,刚才阿部刚毅的实力着实让徐锐感到意外,要不是他激发了潜力,胜负还真未可知,万一逃跑的那个鬼子也是跟阿部刚毅一样的高手,雷响追下去就是送死,所以还不如不追。

    雷响哦一声,过来搀着徐锐说:“团长,你没事吧?”

    “没事。”徐锐摇头,嘿然说道,“就是刚才发力过猛,脱力了。”

    说起刚才,雷响便立刻眼前一亮,说:“团长,你刚才可真是太威风了,你那是怎么弄的,刚刚那个大块头鬼子明明跟你差不多,可是转眼之间,就让你给捏死了,甚至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团长,你这个是什么本事?”

    徐锐说道:“这个,其实就是一种秘术。”

    “秘术?”高楚涎着脸说道:“团长,我想学。”

    “就你?死了这心吧。”徐锐嘿然说,“你儿子还有机会。”

    高楚闻言立刻满脸都是沮丧之色,雷响便着急的问:“团长,我呢?”

    “你?”徐锐上上下下打量雷响几眼,摇头说,“你虽然还保留着童子身,不过年龄偏大,骨骼筋脉已经定型了,也没有机会了。”

    “我也不行啊?”雷响闻言满脸的失望。

    徐锐说:“行了,赶紧去弄副担架,抬我回梅镇。”

    “啊?”雷响便立刻关切的问道,“团长,你都不能走道了?”

    “废什么话,赶紧的弄副担架去。”高楚把雷响打发走,一转身面对徐锐,脸上便立刻充满讨好的笑容,一边给徐锐捏肩膀一边说,“团长,那咱们可得事先说好了,等我儿子一出生,你就得给他那个啥,哦对,伐毛洗髓。”

    “伐毛洗髓?”徐锐没好气的道,“你想什么呢。”

    高楚茫然说:“既要保持童子身,又要打小练功,可不就是伐毛洗髓?”

    徐锐摇头说:“伐毛洗髓什么的,我反正不知道,你要给你儿子伐毛洗髓,趁早还是找别人,可别让我给耽误了。”

    高楚赶紧说:“那就不伐毛洗髓,就学你刚才的那本事。”

    徐锐哼声说:“刚才的这个本事,说白了其实就是一门简单的潜能激发术,潜能你听说过吧?”

    “这个我知道的。”高楚点头说,“记得小时候我去老地主家的果园偷桃子,结果被他们家的大黑狗追咬,一丈多高的围墙,平时我根本就爬不上去,可当时被追急了,一抬腿竟然就上了一丈高的围墙,真有很邪门。”

    徐锐点头说:“对,这就是潜能,但是你的潜能是不受控制的,我却可以,刚才我就是通过一种秘术将体内潜能激发了出来,所以战斗力才会突然间变强,所以才能把鬼子的那个大块头给打趴下,要不然今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高楚便涎着脸说:“团长,那你得教我儿子这秘术。”

    “那得看你这未出世的儿子有没有这福份。”徐锐摇头说,“这秘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学的,像豆豆就不行。”

    高楚说:“我儿子一准行。”

    徐锐瞅了眼楚楚,笑着说:“没准是个女儿。”

    “呸呸,乌鸦嘴。”高楚说,“一准是个儿子。”

    这时候,楚楚走过来狠狠的掐了高楚一把,又给徐锐道谢。

    二丫也费力的走过来给徐锐道歉,道完谢还不肯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徐锐知道二丫心里在想什么,当下就说道:“放心吧,二丫,锋子他好着呢,这会正在猴头岭跟小鬼子作战,没事儿的。”

    说话间,雷响已经砍了两颗小树回来,又从鬼子的尸体上解了不少绑腿回来,不片刻功夫就做成了一副担架,高楚和雷响合力将徐锐抬到担架上,正要抬起走,徐锐却忽然间示意两人等一下,两人便又放下担架。

    徐锐似乎听到了什么,说道:“雷子,你去鬼子中间找找看,看有没有电台?”

    雷响闻言便赶紧去横七竖八的鬼子尸体中间寻找,片刻之后,还真的让雷响找到了一具步话机,这个时代的无线电通讯技术远不如后世先进,所以没什么耳麦或者喉麦,步话机的话筒和听筒还是分离式的,整个步话机更重达几十斤,必须得专人背着。

    徐锐打开电源,发现步话机完好无损,顿时大喜过望,当下吩咐高楚和雷响到附近去打枪,制造交火氛围,然后才接通了步话机。

    (分割线)

    青牛坪,加藤大队临时营地。

    天亮前,为了配合阿部刚毅的第三战队,加藤大队出动了两个步兵中队,向沙桥岗要塞的前沿阵地发动了几次牵制攻击,但是并没能取得太好的效果,在天亮之后,加藤大队便被迫后撤到了青牛坪附近分散隐蔽。

    不分散隐蔽不行,上次被中国要塞炮炮击的阴影可还在呢。

    这时候,东久迩捻彦正在加藤大队的指挥部焦急的等待阿部刚毅的消息。

    对于这次的行动,东久迩捻彦可是寄予了厚望,这次不仅要荡平大梅山,更要夺回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这两个目标,任何一个没完成,就是失败!虽然阿部刚毅战队对沙桥岗要塞的偷袭失败了,但是他们仍有机会夺回第十联队的联队旗。

    只要阿部刚毅夺回了联队旗,这次行动就仍可能大获全胜。

    来回走了几步,东久迩捻彦便又一次走进指挥部旁的帐篷,问町尻量基:“町尻桑,第三战队还是没什么消息吗?”

    一直蹲守在步话机旁的町尻量基站起身,神情凝重的摇头。

    “八嘎。”东久迩捻彦便咬着牙低声骂,“阿部刚毅这蠢货,他在搞什么?”

    话音才刚落,那台步话机却忽然发出呲啦呲啦的杂音,守在步话机旁的通讯兵便立刻兴奋的抬头报告道:“殿下,第三战队联络上了!”

    “给我。”东久迩捻彦再也按捺不住,劈手就夺了话筒还有听筒。

    以最快的速度将听筒安在耳边,然后东久迩捻彦就对着话筒吼道:“麻西麻西,阿部桑吗?阿部桑,我是东久迩捻彦。”

    不一会,听筒里便专来了阿部刚毅的声音。

    因为间隔有些远了,声音不是很清晰,但是东久迩捻彦仍可以听出来,这确实就是阿部刚毅的声音,绝对没错。

    “殿下?!我是阿部!”

    东久迩捻彦急声道:“联队旗到手了吗?”

    在向万马渡出发前,阿部刚毅曾经向东久迩捻彦报告过,他打算拿人质交换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所以东久迩捻彦才会如此着急。

    “哈依。”对面的声音立刻应道,“殿下,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已经到手了!”

    “纳尼,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长已经到手了?干得漂亮!”东久迩捻彦闻言顿时间精神一振,又说,“阿部桑,现在你们第三战队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将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送回来,听见没有,务必不惜一切代价。”

    “哈依,不惜一切代价。”对面那个声音又说,“不过殿下,我们已经被徐锐的狼牙给追上了,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半的人手,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妙,急需增援,殿下,我们第三战队急需要增援,急需增援。”

    “八嘎,该死的狼牙。”东久迩捻彦咬了咬牙,又说道,“阿部桑,你们现在处在什么位置?马上报告你们的方位。”

    对面的声音立刻回道:“我已经翻过了青牛岭,正往一线天退却。”

    “一线天?”东久迩捻彦立刻示意町尻量基拿来地图,又从地图上找到了一线天,町尻量基拿角尺在地图上量了一下,发现从青牛坪到一线天也就一百多里,东久迩捻彦便立刻对着话筒大吼道,“阿部桑,你们继续往一线天退却,我会在那里接应。”

    “哈依。”对面声音又说道,“殿下,步话机的电池快要耗尽,这很可能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联络,不过殿下请放心,我们第三战队一定会将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完好无损的带到一线天,天皇陛下同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

    “哟西,阿部桑辛苦了。”东久迩捻彦猛一顿首,又回头对町尻量基说,“町尻桑,命令加藤大队立刻集合,往一线天方向开拔!”

    町尻量基说道:“殿下,这一线天地势无比凶险,您就不必亲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