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车轮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2章 车轮战



    町尻量基说:“殿下,你还是回蒲城等候消息吧。”

    “不行,这个一线天,我必须得去。”东久迩捻彦摇了摇头,说,“既便我不能亲手夺回步兵第十联队的御国旗,也必须亲手把它接回来,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我就不配成为皇室子弟,甚至不配称为一名帝**人。”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东久迩捻彦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他也就无话可说了,只能尽量保证东久迩捻彦的安全了。

    不到片刻功夫,第二军司令部的勤务人员就已经将司令部的十几顶帐篷全部拆卸下来再打包装车,加藤大队一千多官兵也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大队长加藤煌太进来报告说:“殿下,部队已经集合完毕。”

    “哟西,开路!”东久迩捻彦说完就登上了其中的一辆卡车。

    片刻后,一支由五十多辆卡车以及十多辆边三轮摩托组成的车队便沿着公路浩浩荡荡的向着肥城方向去了,一线天是在肥城方向,要先往肥城方向的公路行驶五十多里,然后弃车走山路,再走一百多里。

    (分割线)

    回头再说徐锐。

    利用口技摸拟出阿部刚毅的声音,再通过步话机骗过东久迩捻彦之后,徐锐便让楚楚扶着二丫往万马渡方向走,去给后续跟进的骑兵营还有一营报信,再让高楚和雷响用担架抬着他抄小路直奔一线天而来。

    高楚一个营长,现在却成了担架队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徐锐那套激发身体潜能的秘术虽然厉害,但是使用之后的后遗症也不小,至少在七十二个小时之内,徐锐是绝对没办法再像个正常人一样走路了,而是必须始终躺在担架上,至于战斗,更是不用提了。

    高楚和雷响抬着徐锐,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何光明的第一营在接到了楚楚的转告之后,抄近路追了上来,至于铁钢的骑兵营,却是遵照徐锐的命令回梅镇去了,对骑兵营,徐锐却是另有安排。

    这下高楚终于不用再当担架队了,将担架交给一营的官兵,然后跑过来气喘吁吁的问何光明:“营座,楚楚呢?”

    作为何光明老部下,高楚一贯称呼何光明为营座。

    何光明摆摆手说道:“放心吧,我派人送楚楚还有二丫回镇上了。”

    高楚哦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徐锐那边又喊道:“老高,你过来。”

    高楚便又屁颠屁颠跑到徐锐的担架前,涎着脸问:“团长,有事儿?”

    “你可以回镇上了。”徐锐说,“回到镇上之后,一定要看好要塞,尤其两侧山崖上的警戒,一定要进行加强,绝不能再有下次了,要不然,下回就不是撤职这么简单了,老子非得枪毙了你。”

    “是!”高楚挺身立正,向徐锐敬礼。

    然后,高楚就转过身,灰溜溜的去了。

    何光明目送高楚的身影远处,说道:“团长,这次渗透进来的可是小鹿原的特战队,特战队的本事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一般的警戒措施根本就挡不住,所以这事真不能责怪老高,再说要塞不也没有丢么?”

    身为老长官,何光明当然得替老部下分辩几句。

    徐锐冷然说:“要塞是没丢,可是团部却丢了,团部的损失就不说了,要不是我和雷子及时赶了回来,你敢说老高、楚楚还有二丫就不会出事?韩大娘已经走了,要是二丫再有个好歹,锋子回来非得跟老高拼命不可。”

    何光明便有些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了。

    确实,非要说高楚一点责任都没有,好像也不太合适。

    “我这也是给高楚提个醒,让他上点心。”徐锐哼声说。

    徐锐其实也没有责怪高楚的意思,因为对于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来说,任何悬崖峭壁都是坦途,根本就是防不胜防,所以彻底杜绝鬼子特战队的渗透是不可能的,但是加强要塞的防御不让悲剧重演却是可以。

    何光明当下岔开话题说:“团长,我们这是要去一线天?”

    “对,去一线天。”徐锐嘿然说,“要是运气好,这次又能逮一条大鱼。”

    “大鱼?”何光明闻言立刻来了精神,急声说道,“团长,你是说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

    能被徐锐称之为大鱼的,恐怕也就小猪义男和东久迩捻彦两个鬼子了。

    现在小猪义男在黑风口那边,那么就只剩东久迩捻彦这厮了,这回真要是能够逮住或者击毙东久迩捻彦,就是死也值了。

    因为每次营以上部队长开会,李海和黑皮都会向众人吹嘘,当初他们在包兴镇伏击伏见宫俊彦那一战,每次听李海、黑皮这两个家伙人五人六的样子,何光明就十分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他也必须承认,亲身参与击毙鬼子亲王的战斗,确实是一份了不得的资历。

    但是这次,如果他何光明也能亲自参与击毙东久迩捻彦的战斗,那李海和黑皮在他面前就再也无法秀优越感了,而且,要是能够俘获东久迩捻彦,那就该他何光明反过来在两人面前秀优越感了。

    当下何光明急切的问道:“团长,东久迩捻彦真的会去一线天?”

    “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东久迩捻彦肚子里的蛔虫。”徐锐说,“不过无论东久迩捻彦去或不去,我们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一线天,抢在鬼子到来之前布置好口袋阵,要不然就白瞎了这个好机会。”

    “明白。”何光明说完,又扭头大吼道,“弟兄们,加快速度,都给老子把吃奶的劲使出来,加快速快,给我跑!”

    何光明一声令下,一营官兵便开始小跑起来。

    尼妹的,上坡路跑着行军,那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片刻功夫,全营官兵就已经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汗出如浆,不过既便如此,何光明也丝毫没有下令减速的意思,他急啊,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一线天去。

    (分割线)

    几乎是在徐锐亲率第一营向一线天方向急进的同时,小猪义男率领的第十师团主力也已经浩浩荡荡的开进黑风口。

    不过小猪义男还是足够谨慎,特地在黑风口留了一个步兵大队。

    小猪义男的指导方针很明确,独立团主力要追杀,但是自身安全也必须保证,至少不能让独立团抄了他们的后路,所以黑风口这个险要隘口,必须留下足够的兵力把守。

    后路有了保证,第十师团就开始放开脚步,全速往前追击,尤其是作为第十师团前锋的步兵第40联队,更是抛下所有辎重大踏步的前进,几乎是咬着姚磊预一营的屁股,就追到了猴头岭脚下。

    此前驻守黑风口的四个营,在接到徐锐的命令之后,第一时间就撤出了战斗,其中独立营、警卫营及朱晨的预二营佯装“溃败”,退入了黑风口两侧的深山老林里,剩下的预一营则遵照徐锐的命令一路往猴头岭败退而来,其实就相当于在充当诱饵。

    独立团政委王沪生没有留在黑风口,因为徐锐有过明令,留在黑风口两侧的部队由何书崖指挥,所以王沪生就跟着预一营回来了。

    王沪生气喘吁吁赶到猴头岭下之时,冷铁锋早已经等着了。

    还有从万马渡增援过来的二营、三营、工兵营以及八个预备营也都到了,梅九龄的工兵营甚至都已经在猴头岭上挖出好几道战壕。

    这个时候,冷铁锋也已经知道了徐锐的“庞大构想”。

    王沪生却一直还不知道,所以一见了面就问道:“老兵,老徐他究竟是怎么考虑的,为什么要放弃黑风口?”

    冷铁锋说:“因为老徐想在猴头岭打阻击。”

    “什么?在猴头岭打阻击,这不瞎胡闹么?”王沪生一听就急了,他虽然不怎么懂军事,却也知道猴头岭在地形上远远无法跟黑风口相比,黑风口地势狭窄,鬼子最多展开一个中队的兵力,兵力再多就是活靶子。

    猴头岭却要开阔得多,鬼子一次足以展开一个步兵大队!

    “为什么?”王沪生急道,“为什么要在猴头岭打阻击?老徐他难道不知道,猴头岭地势开阔平缓,远不如黑风口好守?”

    “老徐当然知道猴头岭不如黑风口好守。”冷铁锋说道,“但是老徐之所以决定退守猴头岭,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王沪生没好气的说:“什么道理?有什么道理?”

    冷铁锋说道:“猴头岭地势开阔、平缓这不假,但是处于我们这一侧的地势更加开阔、平缓,这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比小鬼子更容易调整部署,重新部署兵力。”

    王沪生说道:“这有什么用?”

    “用处大了。”冷铁锋说道,“利用猴头岭的地形,我们九个预备营就可以轮番上阵,跟小鬼子展开一轮一轮的阵地战,而且,一旦正面阵地上的防备营顶不住了,两翼的二营、三营就能及时堵住缺口。”

    这下王沪生也反应过来了,点头说道:“老兵,你是说车轮战?”

    “对,就是车轮战。”冷铁锋点头说,“老徐说了,这可是小鬼子免费送上门来的练兵机会,我们断然不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