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口袋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3章 口袋阵



    “唔,这倒确实是个送上门来的练兵机会。”王沪生下意识的点头。

    练兵,永远是最残酷的,这里所说的练兵不是指日常的军事训练,而是指由新兵变成老兵的这一个过程,一名士兵,无论你的技战术动作练得再好,身体练得再棒,在还没有真正参加过战斗之前,就永远只是一名新兵。

    一名新兵要想成为一名老兵,那就必须接受实战的锤炼。

    但是这种实战练兵的机会不会常有,敌人更不可能配合。

    比如说国民军,在淞沪会战之后,老兵大量损失,新兵大量补充进来。

    结果,这些新兵才刚补充进来就遇到了大型会战,根本来不及适应战场氛围,根本来不及成长为一名老兵,就大多数战死了,所以在淞沪会战之后的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以及武汉会战中,国民军打得都非常的难堪。

    八路军在进入敌后战场后,也实行了大规模扩编,但是八路军给了这些新补充进来的战士足够时间的适应,以及成长,于是,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蛰伏,八路军的战斗力就又迅速恢复了过来,当中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敌后战场的八路军甚至取代国民军,成为了抗日战场上的主力,这真的是历史的莫大讽刺。

    所以,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找个合适的练兵机会,是很要的。

    首先,地形得合适,你得保证阵地不会马上失守,新兵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自信心,都无法跟老兵相比,一旦阵地失守说不定立刻就会放羊,土崩瓦解,局面一旦演变成溃败,那么这批新兵就算是废了,今后很难再堪大用。

    其次,对手得合适,如果对手太过强大,像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的鬼子常设师团,分分钟就打得你全军覆灭,这根本就不叫练兵,这叫白白送死,但如果对手太过弱小的话,又起不到太好的练兵效果。

    上次的肥城保卫战,就堪称是一次经典的练兵战。

    眼前的猴头岭战场,地形是比较合适的,但是第十师团这个对手就有些过于强大了,好在由于受到地形的限制,第十师团一次最多只能投入一个步兵大队,而且由于山路崎岖,第十师团的大口径重炮都留在了蒲城,随军携带的只有少量70mm口径的九二步兵炮以及75mm口径山炮,这就极大的减轻了独立团的压力。

    所以,总的来说猴头岭确实挺适合练兵。

    不过,王沪生现在也不是那么好糊弄了。

    王沪生思忖了片刻,又说:“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吧?”

    冷铁锋装傻,说道:“政委觉得其中还有别的缘故?”

    王沪生说道:“如果纯粹只是为了练兵,黑风岭地形更加有利,岂不是更合适的练兵场所?又何必退守猴头岭?”

    冷铁锋便立刻冲着王沪生竖起了大拇指。

    王沪生断然说道:“所以,老徐此举一定另有所图。”

    冷铁锋嘿嘿一笑,将手中地图刷的摊开,然后指着地图对王沪生说:“政委你看看这地图,像个什么?”

    王沪生低头一看,只见冷铁锋已经用红铅笔在猴头岭以及另一个名叫佛跳崖的隘口位置各画了一个红色叉叉,然后还在两个隘口中间的山道两侧画了大量的红色小箭头,在这些红色小箭头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蓝色箭头。

    只看这地图标注,王沪生就懂了,说道:“这是一个口袋阵!”

    “对头,口袋阵!”冷铁锋将手中铅笔一掷,狞声说道,“黑风口地势更险峻,更适合练兵,老徐一开始时也确实打算在黑风口练兵,拿小鬼子的第十师团做免费的陪练,将新编成的十个预备营全都拉上去好好的练练,但是……”

    稍稍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说道:“东久迩捻彦还有小猪义男这两个小鬼子,人心不足蛇吞象,居然敢弄险,居然妄想荡平我们根据地,这却给了老徐将计就计的机会,所以老徐才下令,放弃黑风口,放小鬼子进来,等鬼子到了猴头岭脚下,再把佛跳崖一堵,小猪义男的第十师团两万多人,立刻就成瓮中之鳖了!”

    鬼子一个常设师团正常情况下有两万五千人,第十师团虽然在沙桥岗要塞被独立团全歼了步兵第十联队,但是现在至少还有两万两千人,既便是扣除留守黑风口的部队,也至少还剩下两万人左右。

    听冷铁锋说徐锐打算要把第十师团的两万多鬼子堵在青风山道,王沪生的脑子立刻有些发懵,什么意思?难不成老徐还真想一口吞掉小猪义男的第十师团?老天爷呀,这可是一个师团,这可是一个常设师团啊!

    抗日战争打到现在,也就在德安全歼了鬼子一个师团。

    而且,在德安被全歼的第106师团还只是一个特设师团。

    可是,现在,徐锐却居然想着要在青风山道全歼鬼子的第十师团!

    好半天之后,王沪生才说道:“老兵,老徐真想一口吞掉第十师团?”

    “为什么不想?”冷铁锋说,“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为什么不想?”

    王沪生干涩的喉结抽动了下,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说:“可是,这可是鬼子的一个常设师团,整整两万多鬼子精锐啊,我们独立团满打满算也就一万多人,而且其中大多数人还是新兵,别最后鬼子没能够吞下,反把我们自个的肚子给撑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小蛇吞大象,可笑不自量啊。”

    冷铁锋说道:“政委你说的对,鬼子第十师团确实算得大象,我们独立团跟第十师团相比甚至连小蛇都算不上,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我们绝不会有此妄想,老徐再是狂妄,也绝对不会狂到以为,我们独立团能单挑鬼子一个常设师团,并战而胜之。”

    王沪生不住的点头,连声说道:“就是这么个理,就是这么个理啊。”

    “但是……”冷铁锋却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在这么个地方,这么个时候,全歼鬼子第十师团却绝对不是没有可能的。”

    “天气?”王沪生神情一动,这天气还真是酷热啊。

    “对头,天气!”冷铁锋嘿嘿一笑,又说道,“政委,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从猴头岭到佛跳崖只有两条已经干涸了的小溪,再加上泉眼,所有水源地相加也就六七处,我们只要派出狼牙封锁水源,鬼子根本撑不过三天!”

    王沪生闻言悚然,人不吃东西可以坚持七天,但是不喝水,却最多只能坚持三天,考虑现在正处于酷暑天气,鬼子能坚持的时间就更短,只怕两天就该崩溃了,真要是这样,说不定这次还真能再创造一个天大的奇迹!

    不过王沪生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咽了口唾沫,王沪生又接着说道:“可是老兵,佛跳崖的地形并不适合打阻击啊,那里两侧的山崖虽高,但是中间的山谷宽度足有上千米,而且地势较为平坦,非常利于鬼子大部队的展开,对于守军来说就是大不利。”

    冷铁锋嘿嘿一笑,说:“政委,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哪。”

    “什么意思?”王沪生说道,“难不成这个佛跳崖还另有玄虚?”

    “你说对了,这个佛跳崖可不简单。”冷铁锋说道,“两个月前,我带着狼牙拉练,无意中在佛跳崖下发现了一条暗河,深入其中才发现地底下竟另有洞天,我这么跟你说吧,佛跳崖下的那片山谷,有一段地底下是空的!而且土层极薄!”

    王沪生凛然说道:“老兵,你是说可以炸开那条暗河?”

    “对,炸开暗河!”冷铁锋嘿然说道,“只需少量炸药,就能够将那条暗河上方薄薄的土层给炸塌,如此一来,原本坦途一片的山谷转眼间就会被这条暗河分隔成为东西两截,我们只需要少量兵力,就能将鬼子第十师团阻挡在佛跳崖以西!”

    王沪生又说:“就算这样,鬼子在黑风口还留了一个步兵大队,到时候这个步兵大队一定会前出佛跳崖,前来接应第十师团主力,书呆子手里只有三个营,其中的独立营还只有两个连,只怕是挡不住小鬼子的两面夹击吧?”

    冷铁锋说道:“这个就让书呆子头疼去吧。”

    正说话之间,身后方向突然响起隐隐的枪声。

    很快就有通讯兵过来报告,鬼子追兵快到了!

    既然鬼子都到了,王沪生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王沪生问冷铁锋:“老兵,先让哪个营上?”

    冷铁锋沉声说道:“先派一个主力营上吧,先挫一挫鬼子的锐气,这样后面的各个预备营顶上去时,就能够轻松些。”

    王沪生当即喝道:“守信,守信?守信?!”

    三营代营长黄守信便赶紧跑过来,立正敬礼。

    王沪生说:“三营立刻进入阵地,阻击鬼子。”

    “是!”黄守信答应一声,喝道,“三营,跟我走。”

    正在原地休整的三营官兵便纷纷起身,跟着黄守信上到了猴头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