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猴头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5章 猴头岭

    阿部刚毅战队遭到狼牙追杀的消息,固然让小猪义男担心步兵第十联队的军旗能否顺利夺回,却也进一步从侧面印证了他们之前的判断,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以及狼牙部队确实已经被徐锐调回梅镇对付阿部刚毅了。

    也就是说,现在挡在第十师团面前的并非独立团的主力。

    于是小猪义男便果断给步兵第四十联队下达了命令,命令他们在天黑之前必须拿下猴头岭。

    从地图上看,猴头岭可以说是第十师团需要翻越的最后一个隘口,从猴头岭直到梅镇几乎已经无险可守,也就是说,只要拿下猴头岭,独立团的老巢大梅山,就会完全敞开她的怀抱,任何第十师团的勇士们肆意的蹂躏、践踏。

    步兵第四十联队接到师团部命令后,立刻展开了兵力。

    担纲主攻的仍然还是之前强攻黑风口的步兵第一大队,当然损失的兵员已经由补充兵团得到了补充,从建制表上日军常设师团只有四个步兵联队,其实不然,因为除了四个建制步兵联队以外,还有一个下辖至少两个步兵联队的补充兵团。

    当然了,这个补充兵团只有补充兵,没有士官及军官,他们的唯一使命就是在建制联队出现减员后,及时进行补充。

    这次第十师团出征皖中,也带上了两个联队的补充兵。

    所以步兵第四十联队的战损能够很快得到补充,甚至连全军覆灭的步兵第十联队,第十师团也完全有能力恢复编制,可碍于军规,小猪义男不能这么做,除非阿部刚毅能够将步兵第十联队的军旗带回来,否则他就不能恢复步兵第十联队的编制。

    言归正传,就刚才,步兵第四十联队对猴头岭的第一次攻击被瓦解了。

    小野田久郎便立刻将负责攻击的步兵第四中队的中队长熊田叫到面前,不由分说,甩手就是两个耳光。

    步兵第四十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真田勇翔已经在黑风口被击毙了,现在代理大队长职务的是大队副小野田久郎。

    小野田久郎身材矮小,戴一副近视眼镜,目光阴狠,在这样酷暑的盛夏仍然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即视感,步兵第四中队的中队长熊田大尉就被小野田久郎看得如芒刺在背,直恨不得找一个地洞躲起来。

    “熊田。”小野田久郎瞪着熊田,阴恻恻的说道,“我听说,在陆军士官学校期间,有一次实弹演习,你在前一天的晚上尿床了?”

    围在小野田久郎身后的另外几个中队长便立刻大笑了起来。

    小日本无论是军队还是社会,都是等级森严,下级在上级面前根本毫无尊严可言,像小野田久郎这样当众揭人短,无疑是很伤人自尊的,但是身为下级的熊田,却只能忍着,甚至还不能分辩。

    熊田能够忍住不分辩,却忍不住心中的羞耻,一张脸立刻羞得通红。

    “脸红了?感到羞耻?”小野田阴恻恻一笑,接着说道,“被别人这样当众羞辱是不是很丢脸?”顿了顿,小野田突然开始咆哮起来,“那么,被支那军羞辱难道就不丢脸?一个中队两百五十人,居然拿不下支那军一个营驻守的山头,你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哈依。”熊田重重顿首,说道,“请求大队长再给我们步兵第四中队一个机会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誓死拿下猴头岭。”

    “哟西。”看到熊田的勇气已经被激发出来,小野男久郎欣然说,“熊田桑,被人当众羞辱,丢掉的只是面子,但是如果猴头岭拿不下来,那时候丢掉的就不仅是面子,还有我们步兵第一大队,甚至整个步兵第四十联队的里子,你的,明白?”

    “哈依。”熊田重重顿首,“卑职明白,卑职一定不会辜负大队长的期望。”

    “哟西。”小野田久郎说,“我把大队部剩下的最后两个小队的补充兵全都给你,这次请务必拿下猴头岭,拜托了!”

    说完了,小野田久郎向着熊田大尉深深鞠躬。

    看到小野田久郎居然给自己鞠躬,熊田不由得脸色大变。

    “哈依。”熊田重重顿首,再回头时神情已经变得无比狰狞。

    当下熊田带着补充完整的步兵第四中队,再一次向着猴头岭气势汹汹的扑了上来。

    距离守军阵地还有大约一千米时,熊田忽然间停了下来,三两下将身上军装脱了,短袖军装还有短裤都短,就剩下一条丁字兜裆裤,然后挺着军刀继续往上。

    留在后面的小野田久郎见了,连声哟西,他知道熊田打算拼命了。

    距离五百米时,就开始进入到危险距离,熊田就开始弯腰往前走,以尽可能的减小被弹面积,跟在熊田身后的两百多鬼子也纷纷弯下腰,同时开始注意脚下的地面,刚才的第一波攻击,就是让守军的地雷阵给瓦解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居然没有踩到地雷。

    看来守军也是仓促之间由溃退转为防守,虽然在防御阵地前布置了地雷,数量却也十分有限,在刚才的第一波攻击之中已经用完了。

    熊田的步兵第四中队越过五百米线继续往上。

    负责火力支援的重机枪中队以及炮兵小队却在五百米外停了上来,四个重机枪小队开始选择制高点架设起九二式重机枪,作为攻方支援火力的重机枪必须架设在制高点上,不然很容易就会误伤到前方的己方步兵。

    炮兵小队也将四门82mm口径的迫击炮架起来。

    转眼之间,熊田中队就已经迫近到了两百米内。

    这个时候,熊田和身后的两百多个鬼子已经是趴在地上往上爬了,这大太阳下,贴着滚烫的地面爬行,滋味真是不咋滴。

    熊田都在后悔不该脱掉军装。

    不过跟烫得发焦的身体不同,熊田心下却一片阴冷。

    已经进入两百米的距离之内,可山头上的守军却仍然没有反应,这只有两种情形,一是山上根本没人,二就是山上的守军全部都是老兵,熊田希望是前者,守军都已经跑了,但是理智却告诉他,后者可能性更大!

    忍着灼人的砂石,熊田继续往山上爬,转眼间,就进入百米内。

    然而前方山头却仍是一片死寂,熊田便本能的感觉到一丝恐惧,太寂静了,寂静到让人肝颤,身为一名老兵,熊田非常清楚,战场上的寂静绝非好事,因为越是寂静,就越意味着待会,敌方的打击将超乎想象的凌厉。

    熊田的脑子里甚至不受控制的萌生出一个念头,赶紧撤吧!

    熊田真的很想就此转身后退,退回到出击阵地,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出现,眼前便立刻出现了小野田久郎那阴冷的眼神。

    后退的想法顷刻间荡然无存,事到如今,只能往前冲了!

    深吸了口灼热的空气,熊田突然从滚烫的地面跳了起来,然后挺着军刀往前一引,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涛次改,涛次改……”

    听到熊田大尉的命令,原本贴着地面往上爬行的两百多个鬼子兵便立刻翻身跳起,端着明晃晃的三八大盖往上冲,几乎是同时,后方火力支援阵地上的九二式重机枪也响了,一条条模糊的子弹轨迹从弯腰冲锋的鬼子兵头上咻咻尖啸着飞过,射向猴头岭的守军阵地,猴头岭上顿时被打得尘土四溅。

    一百米的冲刺,既便全副武装,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

    转眼间七八秒钟过去,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鬼子甚至已经迫近到了距离山顶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空无一人的山头上突然之间就冒出了黑压压的人头,接着一枝枝步枪、一挺挺机枪被迅速架起。

    接着,密集的子弹就像雨点般猛泼了下来。

    强雨所过之处,冲在最前方的十几个鬼子便立刻惨叫着栽倒在地,后面的鬼子兵见状便赶紧趴下,各自寻找掩体。

    中国人的火力超乎想象的迅猛,迎着这样猛烈的火力冲锋简直就是找死!

    所以,还是先等支援火力将山上守军的火力压制下去后,再往上冲锋吧。

    熊田第一时间找了块岩石,整个人完全蜷缩在岩石后面,再从岩石后面探出半个脑袋往上一扫,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山岭上已经冒出了数以百计的中国兵,把个正宽将近百米的山岭挤了个满满当当,就是想从两翼迂回也是不行。

    后方的重机枪中队猛烈开火,将密集的弹雨疯狂的倾泄到山头。

    不过山头上中国人的火力却是丝毫不见减弱,每次熊田中队的鬼子兵想要起身冲锋,立刻就会遭到机枪火力的无情射击,熊田立刻知道,指望重机枪中队实现全面的火力压制,明显已经不太现实了,第四中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嗨,你们的,赶紧的过来。”熊田冲身后不远处的掷弹组招了招手。

    掷弹组的三个鬼子赶紧过来,猫腰躲到了熊田身后,还不忘顿首见礼。

    熊田隔着岩石指了指山岭上,沉声说:“把上面的这挺重机枪给我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