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陷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6章 陷阱



    “哈依。”掷弹手从岩石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看了眼山岭上正在猛烈喷吐火力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然后伸出右手大拇指估算了下距离,再然后缩回来迅速架起了掷弹筒,确定好了射角之后,扭头喝道,“炮弹!”

    弹药手便立刻将一发掷榴弹装进炮口。

    掷榴弹在重力的作用下滑入到了炮膛,掷弹手最后又微调了一下射角,然后用力一拉引线,50mm口径的高爆掷榴弹便已经“嗵”的一声飞射出去,先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然后落在了山岭上的机枪阵地。

    下一个霎那,伴随着轰的一声,山岭上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立刻哑了。

    “哟西,干的漂亮。”熊田又伸手一指另外一个方向,狞笑说,“那边还有一挺机枪,把这挺也干掉,统统干掉。”

    “哈依。”掷弹手再次从岩石后面探出头,确定大致方位之后,再伸出右手大拇指进行距离的测算,片刻之后,距离测定,掷弹手便又缩回到了岩石后面,将手中的掷弹筒调了个方向,喝道,“炮弹!”

    弹药手便以娴熟的动作又装了一发掷榴弹。

    就这样几次之后,山头上的几挺机枪就基本上都哑了。

    熊田狞笑了两声,立刻从藏身的岩石后面起身,举着军刀喝道:“涛次改,涛次改,涛次改改……”

    原本趴在地上的两百多个鬼子兵便立刻跳起身,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再次往上冲锋,一时之间,猴头岭东边的山坡上黑压压的全是鬼子兵,山岭上的守军虽拼命射击,但是没了机枪火力,仅凭步枪已经不足以阻止鬼子兵的冲锋了。

    (分割线)

    黄守信的三营已经在猴头岭上跟鬼子打成了一锅粥,冷铁锋的狼牙中队却静静的猫在山岭下的树林子里悠闲的纳凉。

    钻山豹侧耳聆听了片刻,说道:“又一挺歪把子歇了。”

    霸天虎噗的吐出嘴里咬着的草茎,说:“这已经是第四挺了。”

    莫子辰说:“三营虽说是主力营,可每个步兵连也就一挺野鸡脖子外加三挺歪把子,现在守山头好像是九连吧?仅有的一挺野鸡脖子外加三挺歪把子全被鬼子的掷弹筒敲掉了,接下来的仗可就不怎么好打了。”

    铁柱说道:“九连这次估计够呛。”

    大兵拍了一下搁在脚边的加特林机关枪,加特林机关枪立刻发出哗啦啦的转轮响,然后不无得意的说:“我只想知道,小鹿原的特战大队什么时候出动?老子的加特林机枪,已经等不及要尝尝小鬼子的血肉了!”

    大蟒蛇也狞声说:“是啊,小鹿原大队怎么还不来?”

    “他们已经来了。”冷铁锋微眯着的眼睛忽然间睁开,说道,“就在两侧的山崖上,他们正准备抄截三营身后。”

    自从在黑风口突破之后,冷铁锋的六识也敏锐了许多。

    对于冷铁锋的惊人判断,狼牙中队的队员们深信不疑。

    “那我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钻山豹说完,便立刻抄着搁脚边的毛瑟98K狙击步枪站起身来,一边又急吼吼的说,“咱们得赶紧上去拦截,要不然,让小鹿原的特战大队从两侧山崖迂回过来,那就麻烦了。”

    看着钻山豹站起身,狙击小队的二十几个狙击手便也纷纷跟着起身。

    冷铁锋却坐着没动,甚至还一头往草地上躺下去,然后淡淡的说道:“老徐说了,在佛跳崖的缺口还没有堵上之前,我们狼牙中队不许参加,就算是小鹿原大队迂回过来了,也不许参战,趁现在还有点时间,大伙抓紧时候睡一觉吧。”

    钻山豹和二十多个狙击手便又郁闷的坐回了地上。

    (分割线)

    前文说过,猴头岭是一个山坳,朝西的山口要比朝东的山口更宽敞,而且在西山口的左右两侧,各有一道五六米高的土坎,构成天然的阵地,黄守信除了将九连摆在山坳上,剩下两个主力连、重机枪排以及警卫排全都摆在西山口两侧的土坎上。

    这会儿,黄守信正躲在西山口右侧土坎上的一颗松树下纳凉。

    警卫员长柱从前面匆匆折回来,向黄守信报告说:“五少爷,鬼子上来了。”

    长柱是黄府的小家奴,打小跟着黄守信一起长大,前次独立团扩军招兵,黄守信便把长柱给招进来,当他警卫员。

    “什么五少爷,叫营长!”黄守信怒道。

    “是是,营长。”长柱点头说,“鬼子上来了。”

    黄守信点点头,又问道:“鬼子上到哪里了?”

    长柱说:“已经突进九连的第一道防御阵地了。”

    “这不是才第一道防御阵地么。”黄守信说道,“急什么急?”

    猴头岭的山势比较平缓,岭上有一块将近百米见方的平台,此前工兵营在这块平台上挖掘了前后三道战壕,九连进入阵地之后,正好布置成三道防线,每条主战壕各摆一个排,构建成前后三重防线,现在第一重防线就快要失守了。

    黄守信却似乎一点不急,接着说道:“继续监视。”

    长柱哦了一声,又颠颠的跑到前边,监视战况去了。

    过了不到一会,长柱又跑回来报告:“五少爷,第二道防线也失守了。”

    黄守信脑门上便立刻浮起两条黑线,却也没心气继续纠正长柱的称呼,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说得他自己都觉得累了,可长柱却依然是我行我素,要不然还是找个机会让他下部队算了,否则这厮成天喊他少爷,影响不好。

    当下黄守信说:“行了,去告诉阿义,赶紧撤!”

    长柱答应一声,拎着三八大盖飞也似的往前去了。

    接到黄守信的命令之后,九连长洪义当即下令后撤。

    这时候,熊田的步兵第四中队已经冲进九连的第三道防线,九连一撤,猴头岭上的防线立刻就崩了,熊田和步兵第四中队的鬼子已经杀得性起,如何肯善罢干休,当即就咬着九连溃兵的屁股,埋头追杀下来。

    黄守信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一声令下,埋伏在山口两侧土坎上的七连、八连、警卫排以及重机枪便齐刷刷的从隐蔽工事探出身来,十几挺轻重机枪还有三百多枝三八大盖便齐刷刷的对准了中间的鬼子,下一个霎那,密集的弹雨便从两侧土坎上倾泄而下。

    从两侧土坎上顷泄而下的弹雨,瞬间交织成一张严密的火网。

    正咬着九连屁股往下追杀的鬼子便立刻被这张火网罩个正着,霎那间,毫无防备的鬼子就像被割倒的野草,一片片的倒下。

    “八嘎,好狡猾的中国人!”熊田咒骂一声,扬起军刀大吼道,“撤退……”

    下一刻,一颗子弹便高速旋转着,呼啸而至,一下就打穿了熊田的头部,熊田便一头重重栽倒在地,步兵第四中队的两百多个鬼子失去了有效指挥,瞬间乱成一团,有的鬼子听到命令开始仓皇后撤,有的鬼子却还在继续往前冲。

    不过更多的鬼子却乱成一团,在密集的交叉火力网下狼奔豕突。

    火力急袭两分钟之后,西山口上仍能站着的鬼子已经不足百人,其余的鬼子不是已经被击毙,就是受了伤,正在血泊中哀嚎。

    “停止射击!”黄守信扬起手中的勃朗宁手枪,又扭头对长柱大吼,“柱子,冲锋号!”

    长柱便立刻取下腰间挂着的军号,放进嘴里奋力吹起来,下一霎那,嘹亮的军号声便已经响彻整个山坳,听到这嘹亮的军号,原本趴在工事里射击的三营官兵便纷纷上好刺刀,然后跳出隐蔽工事,嗷嗷叫着冲下土坎。

    听到军号声,原本“仓皇溃败”的九连官兵也立刻掉头,冲杀回来。

    只片刻功夫,整个山口便已经被三营官兵挤满,同时被他们淹没的,还有熊田中队剩下的七八十个残兵,此时的熊田中队胆气已沮,而三营官兵却是士气如虹,再加上三营官兵在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前后还不到五分钟,惨烈的白刃战就已经结束。

    熊田中队两百五十多鬼子,全部都被毙杀当场!

    黄守信照着一具鬼子尸体的脑门连开两枪,又抬头大喝道:“七连,立刻接替九连进入防御阵地,其余各连排,加紧打扫战场。”

    “是!”五百多官兵轰然应喏,其中一百多官兵迅速进入山口阵地。

    剩下三百多官兵却开始端着刺刀打扫战场,见着鬼子,不是死的还是活的,不由分说先照着背心捅上三刀再说,还真有小鬼子企图装死蒙混过关,但是一看到这阵仗,就知道不可能躲过去,当即翻身跳起就往前跑。

    立刻就有好几个中国兵端着刺刀追了上来,前面也有好几个中国兵在拦截,很快那个小鬼子就陷入到十几个中国兵的包围之中,然后,那十几个中国兵几乎同时突刺,十几把明晃晃的刺刀,瞬间就在那个小鬼子身上捅出了十几个血窟窿。

    那小鬼子便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