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不许出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7章 不许出击



    第八旅团的旅团长冈田资上到前沿阵地时,正好看到步兵第四十联队的联队长西大条胖在那里破口大骂。

    冈田资问道:“西大条桑,怎么回事?”

    “哈依。”西大条胖顿首报告说,“中国人真是太狡猾了,他们在猴头岭的对面设下了埋伏,步兵第一大队的第四中队因为毫无防备,结果中了埋伏,自中队长熊田大尉以下,两百五十四名勇士集体玉碎,竟无一人生还!”

    “纳尼?”冈田资闻言也是脸色一变。

    当下冈田资举起望远镜往猴头岭上看,隐隐约约看到岭上有中国兵的身影正在活动,而此前已经追过猴头岭的步兵第四中队却是沓无踪影,就是用脚指头都能够猜得到,这一个中队的两百五十多名勇士,肯定已经玉碎了。

    “八嘎。”冈田资道,“大梅山独立团,竟如此难以对付?!”

    “哈依。”西大条胖重重顿首说,“这个大梅山独立团,确实比我们之前所遇到的任何一支中**队都更难对付,台儿庄之战,我们遇到的西北军虽然勇悍,却完全没有大梅山独立团这么狡猾,这么的诡计多端!”

    冈田资的第八旅团其实并没有参与台儿庄之战,在台儿庄遭到西北军重创的,其实是由濑谷启的第三十三旅团为基干编组而成的濑谷支队,不过,第八旅团和第三十三旅团毕竟同属第十师团,所以多少也能知道一些台儿庄的事情。

    台儿庄之战,濑谷支队之所以遭受重创,完全是因为轻敌贸进,陷入了几十万国民军的重围,弹尽援绝,才遭受重创。

    但是自从他们第十师团来到皖中,与大梅山独立团的几次交手,情形却是截然不同,他们第十师团的几次失利,几乎都是在兵力、火力都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形之下发生的,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尤其是步兵第十联队被歼,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既便西大条胖内心极度蔑视中国人,此刻却也必须承认,大梅山独立团的强大!

    冈田资放下望远镜,说道:“但是,无论对手有多强悍,多狡猾,我们都必须在天黑前拿下猴头岭,由于阿部战队以及加藤大队对梅镇的突然袭击,狼牙部队还有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虽然暂时被调开了,但是要不了多久徐锐就会反应过来,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援,到那时候,我们再想拿下猴头岭就难了,如果,天黑之前拿不下猴头岭,那么这次劳师动众的出征,就极可能无功而返!这不仅对于我们第十师团的声誉是个重挫,对于整个日本陆军的声誉,也将是个沉重打击!西大条桑,并非危言悚听,第十师团乃至于整个帝国的声誉,皆已系于你我肩上了。”

    “哈依,卑职一定竭尽所能拿下阵地。”西大条重重顿首,又说道,“不过旅团长,能否请求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给予战术指导?黑风口一战已经充分证明,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不仅可以遂行特种作战,在常规战斗之中,也是极大的助力。”

    冈田资说:“你放心,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第一战队已经从猴头岭两侧山崖迂回过去,随时都有可能从侧后给予你们支援,所以,你只管大胆进攻便是,另外,师团长还把野炮兵第十联队的第一、第二大队也调来,全力支援你们步兵第四十联队进攻。”

    西大条胖闻言顿时精神大振,重重顿首说道:“哈依。”

    (分割线)

    距离猴头岭不远的一处山谷,狼牙中队正在度日如年。

    前方猴头岭已经打成一锅粥,鬼子的特战大队也已经从两侧山崖迂回过来,给保护猴头岭两翼阵地的预三营、预四营造成了极大的杀伤,交火短短不到半个小时,预三营、预四营的减员相加就已经超过了两百人。

    要不是鬼子的特战大队兵力有限,只能够远距离狙杀,而不能够突击,预三营、预四营只怕早就已经崩溃了,但既便是这样,预三营、预四营只怕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毕竟这两个营才组建没多久,大多都是新兵。

    既便隔着一座山,狼牙中队的队员都能够闻着血腥味。

    赛红拂也不知道是因为连续的急行军动了胎气,还是随风飘来的血腥味让她反胃,已经伏地呕吐了好半天,把刚刚吃的一点干粮都吐了出来,小桃红一边给赛红拂抚胸捶背,一边把水壶递给赛红拂。

    “姐,你漱漱口吧。”小桃红说着,一对美目里就沁出了盈盈的泪水。

    看到赛红拂难受成这样,小桃红简直比自己受苦还要难受十倍,百倍。

    银花婆婆守在旁边,幽幽的说道:“红丫头,不是婆婆说你,你这身子,哪里还能行军打仗呀,就该卧床静养,还有你那男人也真不是个东西,明知道你孕期反应如此强烈,居然还逼着你出来,简直就不拿你当人么。”

    赛红拂微微摇头说:“婆婆,是我自己要来的,不怪他。”

    小桃红也忍不住维护徐锐说:“是啊,婆婆,姑爷才舍不得小姐出来呢,是小姐她觉得不能够搞特殊,所以才执意要参与行动的。”

    银花婆婆便哼了一声,闭上嘴不说话了。

    冷铁锋从对面走过来,满脸关切的问道:“赛大当家,能行么?”

    “没事,我没事。”赛红拂话还没有说完,便立刻又感到一阵猛烈的恶心,当下再次伏地干呕起来,不过胃里早就已经吐空了,所以干呕了半天也只呕出来一滩清水,小桃红一边轻拍着赛红拂的肩背,一边心疼得直掉眼泪。

    冷铁锋皱眉说道:“小桃红,银花婆婆,你们带赛大当家……”

    然而,冷铁锋话还没有说完,赛红拂身边的那部电台的指示灯忽然间亮起。

    小桃红便赶紧坐到了电台前,一边戴上耳塞,一边拿起笔记本开始了记录,不片刻,笔记本上便已经记了一整面点划符,然后拿出密码本将点划符转译成了一行文字,那边的冷铁锋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一下就伸手夺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山豹几个也已经围上来。

    冷铁锋看完之后,又将电报抄纸递给钻山豹。

    钻山豹看了一眼,便立刻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哈哈,何营长那边已经把佛跳崖的口子堵上了,小鬼子的第十师团已经成为瓮中之鳖了!”

    “是吗?”大兵奋然说,“这么说,我们可以出手了?”

    “他娘的。”大蟒蛇森然说道,“老子的加特林机枪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听到了大兵和大蟒蛇的议论声,不远处正在休息的狼牙队员也纷纷起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小桃红却忽然叫起来:“等等,先等等,还有电报!”

    大兵、大蟒蛇还有冷铁锋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落到小桃红身上,小桃红再次拿起铅笔还有笔记本,一边侧耳聆听,一边又将一连串的点划符记到笔记本上,记完之后,又将一连串的点划符转译成一行文字,最后将电报交给冷铁锋。

    冷铁锋看完电报之后,却立刻愣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大兵和大蟒蛇凑过来一看,也立刻愣了,钻山豹被两个大块头挡在了身后,看不到电报上的内容,立刻有些急了,一把就把挡在面前的两个大块头推开了,然后从冷铁锋手中夺过那纸电报,只见上面写着:狼牙中队不许出击,徐锐!

    “不许出击?!”钻山豹失声惊叫起来,“为什么?!”

    “是啊,这是为什么?”大兵也满脸困惑的说道,“佛跳崖的口子都已经堵上了,小鬼子的第十师团已经成为瓮中之鳖了,为什么还不准出击?!”

    “关键是预三营、预四营那边顶得很苦!”大蟒蛇跺脚说道。

    “吵什么吵什么?”冷铁锋铁青着脸说,“老徐不让出击,自然是有着他的道理,难不成你们还敢违抗老徐的军令?”

    钻山豹几个立刻就哑巴了。

    这时候,王沪生也从前沿阵地转了回来,老远就问冷铁锋:“老兵,老徐那边有没有新的指示过来,你们狼牙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击?”

    冷铁锋不答,只是示意钻山豹将电报递给王沪生。

    王沪生看完电报后也傻了:“狼牙中队不许出击?为什么?”

    冷铁锋对着王沪生摊摊手,意思是说,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怔忡片刻之后,王沪生说:“老徐肯定不知道我们这边的形势,小桃红,你立刻给老徐那边发电报,把我们这边的情况报告给他,一定要跟他说清楚,小鹿原特战大队对我们的威胁非常之大,如果没有狼牙的牵制,我们的伤亡将会非常的大……”

    然而没等王沪生说完,小桃红却摘下耳塞说道:“政委,一营那边已经切断讯号,进入无线电静默,不过在进入无线电静默之前,团长留了一道指示,说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会主动联络我们,让我们保持无线电的畅通。”

    “什么?”王沪生闻言彻底的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