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入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88章 入榖



    一线天,除了少数掉队的士兵,何光明的第一营已经基本到位。

    经过将近八个小时的翻山越岭,到下午两点钟左右时分,第一营终于赶到了一线天,并在一线天两侧的山崖下设下了埋伏。

    何光明侧了个身,让自己躺的尽量舒服些。

    老实说,这八个小时的急行军,真够辛苦,如果算上昨天晚上的行军,他们第一营的五百多官兵已经急行军超过十六小时,跑了差不多三百里路了!现在想起来,何光明都有些佩服他的部队,居然这都能坚持下来。

    没办法,谁让我们是第一营呢?

    想到这,何光明的心里也不免有些小得意。

    躺在何光明身边的徐锐似乎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说道:“你别得意,这点儿行军强度在狼牙中队,根本就不算什么。”

    何光明闻言一窒,好半天后才闷闷的说道:“狼牙中队里全都是怪物,我们正常人不跟那些怪物比。”

    顿了顿,何光明忍不住又小声问:“说到狼牙,有个事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许狼牙中队出击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会猴头岭的情况肯定不乐观,政委那里肯定特别需要狼牙中队的支持,你为什么不许呢?”

    徐锐叹道:“我何尝不知道猴头岭那边的困难?但是再困难他们也只能忍着。”

    “为什么?”何光明小声道,“这我就想不明白了,狼牙中队为什么不能动?”

    “你是猪脑子么?”徐锐没好气道,“你就不能用你的屁股想想,要是这时候让狼牙中队出击,小猪义男还不得立刻知道狼牙并没有被调走?从狼牙没被调走这一事实,小猪义男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独立团主力多半也没有被调走。”

    “那又怎样?”何光明说道,“反正佛跳崖的口子都已经堵上了。”

    徐锐摇头说:“佛跳崖的口子是堵上了,可东久迩捻彦还没入榖。”

    “东久迩捻彦?”何光明茫然道,“团长,这两者好像没关系吧?”

    “你又犯傻了不是?”徐锐说道,“之前我以阿部刚毅的名义的向东久迩捻彦报告,他们遭到了狼牙追杀,可现在小猪义男却报告说,狼牙仍然还在猴头岭,如果换成你是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你会不会起疑心?”

    何光明说道:“好像,应该会吧?”

    徐锐摇头说:“不是好像应该,而是一定会!”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所以,在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还没有入榖之前,狼牙中队就绝对不能出击!”

    (分割线)

    距离一线天十多里外,东久迩捻彦正亲率加藤大队往前急行军。

    毫无征兆的,东久迩捻彦忽然扬起右手,轻声喝道:“停止前进!”

    紧跟在东久迩捻彦身后的第二军参谋长町尻量基便立刻大声下令:“殿下有令,停止前进,统统的停止前进!”

    町尻量基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加藤大队的各个中队便纷纷停下。

    正在前边带队的加藤煌太也匆匆赶回来,向东久迩捻彦顿首说道:“殿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停止前进?”

    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扭头问町尻量基:“町尻桑,阿部桑的第三战队还是没有能够联络上吗?”

    町尻量基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

    东久迩捻彦皱眉说道:“难道第三战队的步话机真的出故障了。”

    町尻量基说道:“殿下,也许是第三战队的备用电池遗失了吧。”

    “也许?”东久迩捻彦眉头紧皱沉思片刻,然后对町尻量基说,“町尻桑,立刻联络第十师团,问问那边,有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当即命令通讯队给第十师团的师团部发报。

    还不到五分钟,第十师团那边就有回应了,町尻量基拿着第十师团回复的电报递给东久迩捻彦,一边说道:“殿下,第十师团那边一切顺利,并未出现异常,其前锋部队正在猛攻猴头岭,估计天黑之前能够拿下来。”

    “哟西,看起来是我想太多了。”东久迩捻彦欣然点头说,“如果狼牙部队和大梅山独立团主力没有被调动,第十师团那边绝对不可能进展如此顺利,由此也足以证明,追杀阿部战队的应该就是狼牙部队无疑,这我也就放心了。”

    町尻量基说道:“殿下,如果追杀阿部战队的确定是狼牙,你理应该担心,因为待会儿我们就要面对这支部队了,怎么反而放心了呢?”

    东久迩捻彦微笑着说:“町尻桑,这就好比棋道的对弈,如果追杀阿部的确定是狼牙部队,就说明对方已被我完全调动起来,就说明局面已经完全处在我们掌控之中,徐锐和独立团则处于被动应付的局面,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占据了先手。”

    稍稍停顿了下,东久迩捻彦又道:“既然我们已经占据了先手,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町尻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哈依,殿下英明。”町尻量基顿首说道,“不过殿下,为了您的安全,卑职建议你还是留在这里,由卑职率加藤大队前往一线天即可。”

    “不必,既然我们拥有先手优势,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又微笑着说,“町尻桑,阿部桑的第三战队很快就能赶到一线天了,我们赶紧前去接应吧,要是去晚了,本王设想中的一幕大戏可就没法上演了。”

    “大戏?”町尻量基茫然道,“殿下,什么大戏?”

    东久迩捻彦笑笑,狞声说道:“斩首徐锐,伏击狼牙!”

    “斩首徐锐?伏击狼牙?”町尻量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自从他们到达皖中战场,一直都是徐锐和独立团算计他们,伏击他们,可现在亲王殿下居然说,他们打算伏击狼牙,还要对徐锐实施斩首战,老实说,町尻量基对此真没有什么信心。

    东久迩捻彦说:“町尻桑,你对此是不是没什么信心哪?”

    “哈依。”町尻量基顿首说,“殿下,不是卑职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徐锐此人乃是皇军所遇到敌人中最为狡猾的,要想对此人实施斩首战,恐怕是不太容易哪。”

    “你说的在理。”东久迩捻彦点点头,遂即又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徐锐再狡猾也终究是人,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我们的兵力调动情形,再加上这次他们属于被动应对,所以徐锐绝不可能猜到我们会在一线天设伏,狼牙不来也就罢了,若来,徐锐就必死无疑。”

    町尻量基皱了皱眉,说道:“殿下,既便狼牙来了,徐锐也未必会和他们一起吧。”

    “不,町尻桑,你又错了。”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关于徐锐,我却相信小鹿原桑的判断,此人生性狡诈,却又是个睚眦必报之人,此次阿部刚毅的第三战队虽未能拿下沙桥岗要塞,却也端掉了独立团的团部,给予对方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以徐锐睚眦必报之性格,他又岂能不亲来?”

    “索代斯奈。”町尻量基说,“原来如此。”

    东久迩捻彦微笑道:“町尻桑,我们得加快了。”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又回头大喝道,“开路!”

    当下加藤大队便又开始向前,而且还加快了行军的强度。

    半个小时后,加藤大队的前锋小队便已经开进了一线天,一线天是一处狭窄的峡谷,两侧高崖夹着中间一条峡谷,峡谷的宽度最多十米,两侧高崖却超过五十米,站在峡谷中抬头看,头顶的天空就只剩下一条线,所以叫一线天。

    一线天最险处只有百余米长,但前后两端也是两山夹一谷的险峻地形,前后加起来,全部长度至少要超过五千米,所以装下加藤大队一千多人,可谓是绰绰有余,进入峡谷的加藤大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正一步步踏入陷阱。

    片刻后,东久迩捻彦、町尻量基便在十几个高参及亲王卫队的簇拥下,出现在了一线天的入口方向,抬头仰望着一线天两侧的高耸悬崖,东久迩捻彦便有些感慨,中国还真是山川雄奇,河流广阔,比之日本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

    东久迩捻彦手指峡谷,说道:“如此雄奇山川,就该属于我们大和民族!”

    “哈依。”町尻量基顿首说道,“殿下放心,要不了多久,整个中国就都属于帝国了,届时广阔的中原大地就都是我们大和民族的财产,至于那些卑贱的支那人,就让他们世世代代都当我们大和人的奴隶吧,他们也只配做奴隶。”

    东久迩捻彦哈哈一笑,扭头对加藤煌太说:“加藤桑,你赶紧让你的部队进入峡谷两侧的伏击阵地,准备接应阿部战队吧,阿部战队应该快到了,至于我们,提时就不进谷了,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会在谷外静候你们加藤大队的好消息的。”

    “哈依。”加藤煌太重重顿首说,“请殿下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