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水源之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93章 水源之战

    正如畑俊六所说那样,第十师团现在确实已经自顾不暇了。

    一开始得知独立团在佛跳崖炸开地下暗河,截断第十师团退路时,小猪义男并没怎么放在心上,第十师团可不是川口支队,川口支队不过是一个支队,第十师团却是一个师团,而且还是最精锐的常设师团!

    大梅山独立团要想一口吞掉他的第十师团,纯属痴心妄想。

    所以,小猪义男显得十分镇定,甚至都没有向第二军司令部以及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报告此事,因为在他看来,不需要多久,第十师团就能打通猴头岭,然后长驱直入攻占梅镇,既便猴头岭实在打不下,退回黑风口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然而,战局的演变却完全出乎小猪义男的意料之外。

    步兵第四十联队在猴头岭连续猛攻了两天,都未能够拿下,反而伤亡了一千多官兵,猴头岭的东面几乎都被日军将士的鲜血给染红了。

    与此同时,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也在佛跳崖遭到了惨重失利。

    之前在黑风口被第十师团击溃的独立团溃兵居然重新聚集,并在佛跳崖被炸开的那条地下暗河的东岸,据险而守,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猛攻三十六小时,根本就跨不过地下暗河,暗河东岸拿不下,工兵联队也就无法架桥,这也就意味着,第十师团不但不能够打通前路,甚至就连退路也没能够打通。

    到这时候,小猪义男才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是因为,除了猴头岭、佛跳崖两处拿不下来之外,另一个更严峻、更致命的问题,已经凸现了出来,那就是水源!

    第十师团正面临着严峻的水源危机!

    堤不夹贵阴沉着脸走进帐篷,说道:“师团长,各联队所储存的水源即将耗尽,如不能尽快找到水源,则四十八小时后,各步兵联队就会基本丧失战斗力,七十二小时后,整个第十师团就将面临集体玉碎之危险!”

    “没有水,那就去找啊!”小猪义男铁青着脸,说,“快去找啊!”

    进山之前,小猪义男从来就没想过,守着大梅山这么一座大山,居然还要担心他的大军会没有水喝,这又不是沙漠,怎么可能会找不到水源?然而残酷的现实却给了小猪义男极其沉重的一击,第十师团现在真的没水喝了。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我们找了。”

    “找了?”小猪义男阴声问道,“没找到?从猴头岭到佛跳崖,延绵一百多里山路,那么多的山谷,那么多山溪还有河谷,就连一处水源都没找到?我就不信了,偌大一座山,居然连区区一处水源都找不到。”

    堤不夹贵说:“倒是找到了几处水源,不过……”

    “不过怎样?”小猪义男黑着脸问道,“水量太少?”

    “不是。”堤不夹贵说,“这几处水源,水量都不少,省着点喝,足以维持第十师团基本作战的需求,不过遗憾的是,这几处水源,都有狼牙守着,我们派去取水的士兵全都遭到了狼牙的狙杀,所以既便有水,也取不回来。”

    “狼牙?”小猪义男闻言神情一凛,不吭声了。

    老实说,这次前来大梅山战场之前,小猪义男是不怎么看重特种作战的,在他看来,区区百十来个特种兵能有何用?说到打仗,还得是大兵团的正面作战才是正经,百十来个特种兵就再厉害,还能把国民政府的上百万军队给吃掉?

    但是在经历了黑风口以及猴头岭这两次战斗后,小猪义男却彻底改观了,不得不说,在特定的时候,特种部队展现的破坏力是极其惊人的,譬如现在,由于有狼牙部队的存在,搞得第十师团连水都喝不上了。

    好半天之后,小猪义男才说道:“那就派更多的人去取水!一个小队不行,就派一个中队,一个中队还是不行,就派一个大队,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把水给取回来,大日本皇军的勇士可以战死,但是绝对不能被渴死!”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转身走了。

    (分割线)

    黑龙潭,深藏在黑龙谷内。

    故老相传,八百年前曾有一条黑龙在大梅山一带兴风作浪,因为作孽太甚,天庭派了二郎神下来降妖,黑龙与二郎神大战了八百回合,最终惨遭斩杀,不过精魂不灭,遂被二郎神搬来大山镇压,黑龙的精魂就化为了一口清泉,终年奔流不绝,既便干旱年间,也从不曾断过流,倒成了樵夫猎户的福祉。

    黑龙潭距离青风山道大约七八里,有一条羊肠小道相连通。

    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两百多个鬼子却各背负着两只硕大的铁皮水壶,出现在了这条羊肠鸟道上,这两百多个鬼子以小队为单位,分成前后三股,互相之间拉开一定距离,在羊肠鸟道之上警惕的搜索前进。

    天气酷暑,山谷中又没风,只是走上几步,就会热得不行。

    这两百多个鬼子明显已经走了不短的山路,个个又热又渴,有不少鬼子兵甚至已经渴得嘴唇开裂,两眼无神。

    然而,转过一处山坳,当黑龙潭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时,走在最前面的七十多个小鬼子便立刻大声欢呼了起来,然后便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兴匆匆的冲向那口面积不过一百多个平方的水潭,靠近水潭,便有水汽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一振。

    看到七十多个鬼子几乎完全丧失了警惕性,带队的小队长顿时就急了,厉声大吼道:“八嘎,注意警戒,保持警惕,不要急……”

    然而,已经渴得不行的鬼子兵却根本就听不进去了。

    七十多个鬼子几乎是一窝蜂似的冲向前面那口水潭。

    片刻之后,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就已经“噗嗵”一声扎进了水潭中,然后将脑袋整个埋在水面以下,咕咚咕咚痛饮起来,一边痛饮一边想着,这水可真甘甜啊,活了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甘甜的泉水呢。

    然而,冰冷的杀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到来。

    “叭!”一声清脆的枪声突然间惊碎山谷的寂静。

    下一霎那,刚刚还扑在水中痛饮泉水的鬼子便立刻跳了一下,然后手脚在水中慢慢的张开,与此同时,一片殷红的颜色也在水面慢慢洇开,就像是在一汪清泉上绣了团凄艳夺目的血色云采,看上去显得格外的夺目。

    后面十几个鬼子堪堪冲到潭边,纷纷收住脚步。

    小鬼子的小队长最先反应过来,迅速藏身一块岩石后面,大吼道:“有中国狙击手,快隐蔽起来,隐蔽!”

    还没冲到水潭边的四十多个鬼子都隐蔽了起来。

    然而,已经冲到水潭这的那十几个鬼子却没有服从命令隐蔽起来,仍然站在水潭边,望着那清冽的泉水不停咽唾沫,下一霎那,十几个鬼子便同时发一声喊,争先恐后的扑进了水潭,开怀痛饮,竟然直接无视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

    隐藏在暗中的中国狙击手当然不会错过这机会。

    “叭叭叭……”连续的枪声响过,扑进水潭边的十几个鬼子便纷纷中弹,不到片刻,整个水潭的水面便已经被血水完全染红,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十几个鬼子,也全部成了黑龙潭中的一具具浮尸,只有黑水潭中的泉水,仍在不停的往外流淌,不过由于干旱,顺着小溪往下流出没有多远,水流便已经没了踪影。

    枪声歇止,整个山谷便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寂静,而有所不同的是,黑龙潭的水面上却多了十多具尸体,还有黑水潭的潭水也被鲜血给染红。

    鬼子小队长藏身在一块岩石后面,感到嗓子一阵阵发干。

    下午一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天空就像下火似的,热到让人发疯,炎热的天气还有长久的干渴,已经使得鬼子小队长的视觉、听觉都出了严重的下降,所以,既便已经有十几名士兵被中国狙击手击毙,他也找不到对方狙击手的方位。

    仿佛只有嗅觉变得比之前更加灵敏,隔着几十米都能清晰的嗅到前方水潭中传过来的清冽的水汽味道,鬼子小队长必须咬紧后牙槽,才能忍受住这强烈的想要扑向水潭的冲动,忍不住也得忍啊,因为只要出去,就是个死啊!

    鬼子小队长能够忍受得了,有人却忍受不了啦。

    八嘎牙鲁,一名鬼子二等兵突然间咒骂了一声,然后从藏身的岩石后面窜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前方的水潭,然而,他刚往前跑了两步,寂静的山谷中便再次响起枪声,下一个霎那,那个小鬼子便已经中弹,摔倒在了溪滩之上。

    殷红的血水从鬼子兵左胸汩汩而下,很快就染红了身下的砂石。

    那小鬼子一边啊啊惨叫着,一边却拼尽全力往前爬行,奋力爬行前方那处水潭,他的眸子里,流露出的尽是渴求之色,水,他只想要喝水!只要能喝口水,就是死也值了!爬行了片刻,那个鬼子终于爬到了水潭边,却终究没能够喝上水。

    因为就在爬到水潭边的那一刻,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