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黑龙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94章 黑龙潭



    下午四点,炙烤了日军一整天的烈日终于坠入山梁后。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到傍晚七点左右时,山中的温度终于开始降下来,终于不再那么的炎热了,傍晚的凉风中,小猪义男带着堤不夹贵和师团部的十几个高参来到了工兵第十联队的驻地,慰问正在拼命挖掘水井的工兵。

    挖井,这是堤不夹贵想出来的主意。

    既然仅有的几处露天水源地被狼牙控制住了,那就挖井!

    根据地理学,只要挖到含水层,井中就会有地下水冒出,第十联队的水源危机也就该迎刃而解了,然而,课本知识与实践是存在差距的,根据理论,随便选一个地方往下挖,最终就一定能够挖到含水层,就一定会有地下水冒出。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从中午到傍晚时分,工兵第十联队已经在驻地附近的山坳之中挖了不下二十口井,其中最浅的井都有五米多深,最深的一口甚至超过了十米,然而,既便十多米深的这口井,也没有挖出哪怕一滴地下水。

    非但没挖出地下水,反而白白消耗了不少宝贵的水资源。

    因为工兵联队这么高强度的挖掘,没有水喝是撑不住的。

    小猪义男一口井一口井的看过去,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难堪。

    不过跟脸上的表情难堪相比起来,嗓子的干涩才是最让人难忍的。

    小猪义男虽然身为第十师团的师团长,现在却也只能定量供应饮水了,整个下午,他就没有喝过一口水,他把自己的水都省下来,送到野战医院给伤员喝了,毕竟是师团长,以身作则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不然军心就乱了。

    但既便这样,第十师团的军心也已经开始不稳了。

    “小野桑,怎么会这样?”堤不夹贵紧皱着眉头,询问走在他身边的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长小野行末。

    小野行末五短身材,五官几乎挤成一团,那长相要多丑就有多丑。

    不过这小鬼子的地理学还是学得不错的,拿着地图对堤不夹贵说:“堤不夹桑,根据地质学原理,含水层通常指土壤通气层以下的饱和层,其介质孔隙完全充满水分,含水层种类有许多种,比如含水层上下为不透水地层直接覆盖,地下水充满两层不透水层,简称为受拘限含水层……”

    堤不夹贵哪有心思向小野行末请教地质学知识,当下不耐烦的说:“说简单些。”

    “哈依。”小野行末重重顿首,又接着说,“简单一点来说,整个大梅山区的地下含水层都是联通的,而我们所处位置的海拔超过了五百米,属于高位,根据联通器的原理,整个含水层的地下水都会向着低点渗透,所以我们这里就没地下水了。”

    “没有地下水?”堤不夹贵沉声说,“那黑龙潭还有另外几处水源是怎么回事?”

    小野行末解释说:“另外几处水源,大多只是地表植被所吸附水分的蓄集效应,唯一例外的是黑龙潭水源地,我估计,这应该是一处受拘限含水层的涌泉效应,也就是说,黑龙潭泉眼应该跟地下深处的受拘限水层连通,所以泉水才终年不涸。”

    小猪义男沉声说:“也就是说,除了从黑龙潭取水,我们别无选择了?”

    “哈依。”小野行末顿首说道,“总之挖井取水是没指望了,由于长时间的干旱,另外几处水源很快也将干涸,只有黑龙潭的泉眼还会持续出水,皇军如不想陷入水源危机,就必须尽一切可能夺取黑龙潭这处水源地。”

    堤不夹贵忽然说:“对了,佛跳崖不还有条暗河么。”

    小野行末摇头说:“那条地下暗河早就已经干涸了。”

    “纳尼,干涸了?”堤不夹贵懊恼的咒骂一声,扭头对小猪义男说,“师团长,看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全力争夺黑龙潭了!”

    小猪义男皱眉说:“可是黑龙潭所在的黑龙谷地势狭窄,大部队根本施展不开,皇军最多只能投入一个中队!”

    堤不夹贵沉声说:“事到如今,也只能派特战大队上了。”

    “特战大队?”小猪义男说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分割线)

    钻山豹带着一个狙击小组在黑龙谷两侧的山崖上守着,其实也挺辛苦。

    这里毕竟是深山老林,山中的蛇虫走兽可不分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更不会因为你是中国人就对你格外的优待,尤其是到了傍晚时分,那一簇簇的体型微小的,俗称瞎眼蚊子的小蚊子在你眼前上下飞舞,时不时就的叮你一口。

    这玩意儿赶吧赶不走,拍吧拍不死,当真能让人疯掉。

    只不过这瞎眼蚊子也就从精神上折磨你一下,并不会构成致命的威胁。

    真正的威胁,却是入夜之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山蚊子,尤其是一种带有白色花纹的山蚊子,那不是一般的毒,被它叮一口,立刻就是一个大疙瘩,不挠吧痒死,可是挠吧,越挠越痒,而且肿包还会向四周持续扩散!

    对付这种山蚊子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点艾草熏。

    拿艾草熏,也是山民在夏季驱赶蚊子的良策。

    只是可惜,狼牙却没有办法通过点燃艾草来驱赶蚊子,因为他们遂行的是潜伏任务,绝不能暴露目标,你要是点燃艾草,那不是等于告诉小鬼子,他们的具体方位?真要那样,小鬼子只需要一发掷榴弹,就能把他们轻松给干掉。

    不能点燃艾草,可要是被山蚊子叮上一晚上,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最后实在没辙,就只能拿帆布将全身都捂得严严实实,头部也不例外,就只留下口鼻在外,可是这样一来,人又闷得不行,气都喘不上,所以说,这夏季的潜伏,真不是人干的事儿,若是意志力不坚强到一定程度,你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狼牙的队员虽然足够顽强,却也必须得轮换,否则真吃不消。

    钻山豹的狙击小组已经在黑龙潭坚持了一天,接下来就该是小桃红的小组了。

    傍晚时分,小桃红就带着第二狙击组的十几名狙击手上来了,不过让钻山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上来的不止小桃红的第二狙击组,居然还有大兵的第一火力小组,看着大兵手上提着的那挺加特林机关枪,钻山豹也是眼热。

    “豹子,辛苦了啊。”大兵对着从灌木丛中起身的钻山豹挥了挥手,笑着说道,“任务完成得挺不错,现在你们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钻山豹便嘁了一声,说道:“说的你好像是副队长似的。”

    冷铁锋想要提拔一名组长担任狼牙的副队长,这在整个狼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几个老资格的组长像大兵、钻山豹还有东北虎他们,明里暗里都开始较劲,大兵这厮,更是时时不忘要压钻山豹一头。

    大兵便嘿嘿一笑说:“这不早晚的事。”

    钻山豹便轻哼一声,扭过头再不理会。

    小桃红便打圆场说:“豹子哥,今天你干掉了几个鬼子?”

    说到自己的战绩,钻山豹便立刻来了精神,抱着枪说道:“不多,也就二十来个吧,都搁下边水潭里躺着呢。”

    小桃红从山崖上探出脑袋往下一看,果然看到黑龙潭里漂着几十具鬼子尸体,不过,流动的泉水已经将鬼子身上流下的鲜血给冲走了,所以水潭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清冽,已经看不到一丝的血色了。

    小桃红问道:“豹子哥,要不要把这些鬼子的尸体给移走?不然这水潭就臭了。”

    “可不能把这些鬼子的尸体给移走。”钻山豹连忙说,“就是要这水潭臭了才好,水臭了鬼子就没法喝了,就只剩渴死一条路走。”

    小桃红乖巧的哦一声,转身就要往前面去,却让银花婆婆给拉住了。

    “乖孙女,你就不用去前面了,就在这里安心守着吧。”银花婆婆拉住小桃红,笑着说道,“有奶奶在,哪用得着你来放哨。”

    小桃红说道:“奶奶,我是组长,我得去。”

    “听话,乖啊。”银花婆婆说完,就拎着毛瑟98K狙击步枪往前去了,遇到了一人多高的山崖挡路,直接一个纵身就翻过去,那身手、那敏捷,根本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家,相比小伙子也不遑多让。

    只片刻,银花婆婆就上到黑龙谷口的一座孤峰上面,从这座孤峰居高临下往下看,可以很好的观察整个黑龙谷的情形,尤其是黑龙潭整个范围都处在这座孤峰的射击范围内,可谓一个绝佳的狙击观察哨,之前钻山豹的观察哨也在这里。

    钻山豹跟小桃红交接过后,就带着自己的人手走了。

    很快,最后一丝晚霞也从西边天际收走,天色开始暗下来。

    天色一暗,原本隐匿无踪的山蚊子便开始蜂拥而出,开始肆意攻击人类,小桃红将披在肩上的厚厚的帆布翻下,将整个人裹得近乎于一个粽子,脑袋也紧紧的裹住,只留下眼睛以及口鼻在外面,然后开始了枯寂无聊的潜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