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赴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0章 赴死



    看到好不容易攻上山头的步兵第三大队又一次被赶了下来,西大条胖脸都绿了,因为师团长小猪义男已经下了必杀令,如果步兵第四十联队不能够在拂晓之前夺下猴头岭,那么作为联队长,他西大条胖就必须切腹以谢天皇了。

    步兵第三大队的溃兵像潮水般溃退了下来。

    大队长渡边敬三神情凄惶的来到西大条胖面前,顿首报告:“联队长,山头上的支那军太顽强了,反击更是凌厉至极,我们就算是攻上去,也根本就站不住脚哪,联队长,不能再这样打了,皇军的伤亡太大了……”

    “八嘎!”西大条胖恶狠狠的打断了渡边敬三,厉声喝道,“渡边敬三,不要为你的无能找什么借口,身为一名武士,身为一名帝**人,任何时候都不允许为失败找借口,失败就是失败,无能就是无能,你的明白?”

    “哈依。”渡边敬三重重顿闭,闭上了嘴巴。

    西大条胖再把目光转向渡边敬三身后,只见出击前才刚刚补充过的四个中队,又只剩下不到两百了,而且这剩下的不到两百人中,几乎人人都带着伤,就没有不挂彩的,渡边敬三这个大队长,也在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血槽。

    看着神情凄惶的第三大队官兵,西大条胖也是心头在滴血。

    跟别的老鬼子不同,西大条胖虽然也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却还算体恤部下。

    不过,军令如山倒,西大条胖再是体恤自己部下,也必须得执行小猪义男的命令。

    咬了咬牙,西大条胖沉声说道:“渡边桑,我把联队本部最后两个中队的补充兵,统统都补充你大队,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你大队还是拿不下猴头岭,你就准备切腹向天皇陛下谢罪吧。”

    “哈依。”渡边敬三重重顿首,神情惨然。

    不过很快,渡边敬三的神情就由惨然转为狰狞,显然,在必杀令的逼迫下,渡边敬三已经起了困兽犹斗之心,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左右都死,那还不如索性死在战场上,这样至少还能够为渡边家博一个哀荣!

    两个中队的补充兵很快就补充进了步兵第三大队。

    刚刚还显得人员廖落的步兵第三大队便再次拥有了七百多人,虽然还没办法跟建制齐整时相比,却也至少有了一战之力。

    渡边敬三深深地嗅吸了一口灼热的空气,脱掉了身上的军装。

    接着,渡边敬三又脱掉了头上戴的军帽以及下身穿着的裤子,身上便只剩下了一条白色的兜裆裤,又从解下的武装带上取回了军刀,拔出刀,再拿一方汗巾细细的擦拭刀刃,擦的是那样的仔细,又是那样的缓慢。

    西大条胖冷眼旁边,却也没有催促渡边。

    因为西大条胖知道,这很可能是渡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时光,所以实在不忍催促。

    列队的七百多官兵,也静静的在那旁边,脸上神情都是惨然,从大队长这番动作,他们也大略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情形。

    足足过了五分多钟,渡边才终于擦完刀,然后,霍然抬起头。

    “步兵第三大队的勇士们。”渡边狰狞的目光从队列的七百多官兵脸上逐一扫过,旋即声嘶力竭的咆哮了起来,“涛次改……”

    (分割线)

    同一时刻,黄守信也将九连和警卫排剩下的官兵都集中起来。

    开战之初,王沪生和冷铁锋是打算拿猴头岭阵地当成练兵场,拿第十师团的鬼子当成免费的陪练对象,通过轮战来加速九个预备营的成长,但是,残酷的现实击碎了王沪生和冷铁锋的如意算盘,由于鬼子的攻势太过凌厉,预备根本就抵挡不住。

    就在前天,当黄守信的三营按计划撤出猴头岭,当朱晨的预备二营进入阵地接防,结果鬼子一次突击,就连续突破岭上三道防线,要不是冷铁锋反应快,及时投入万重山的第二营发动决死反击,猴头岭阵地就已经失守了。

    猴头岭一旦失守,从这直到梅镇就再无险可守。

    而更加糟糕的是,第十师团一旦突破了猴头岭,所面临的缺水困境也将迎刃而解。

    到那时候,面对第十师团的强力碾压,独立团除了放弃梅镇,退入山中打游击外,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庆幸的是,万重山的第二营及时的堵住了缺口。

    但是经此一吓后,王沪生就再也不敢搞轮战了。

    从训练上,十个预备营或许已经很像那么回事,可是一旦投入实战,这十个从未经历过实战的新兵营,跟老兵营之间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新兵就是新兵,平时训练得再好,可是一旦投入实战,平时训练的东西立刻就会全部忘光。

    有些新兵,一紧张甚至普连怎么放枪都会忘记。

    实在没辙,王沪生只能拿手里的九个预备营当成补充营。

    也就是说,猴头岭阵地由万重山的二营和黄守信的三营轮流守,剩下九个预备营,则不断的进行补充,通过这种方式,使九个预备营的新兵蛋子接受战火锤炼,这样的方式,在练兵效果上当然不如进行车轮战,但是胜在安全。

    鬼子即将开始又一轮进攻,黄守信将九连和警卫排的官兵召集到了面前。

    到现在,才短短两天时间,九连和警卫排就已经进行了多达三轮的补充,在战场上,新兵的伤亡率是惊人的,一波新兵补充进来,很快就阵亡或者负伤,然后换新的一波新兵,然后又是负伤或者阵亡,然后再换一波新兵。

    经过之前的反击,九连和警卫排又只剩下不足百人。

    就刚才,在猴头岭阵地上,至少百名官兵献出了他们的生命!

    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回头看时,只见王沪生带着又一个连的新兵匆匆赶过来。

    不用黄守信多说,这一个连的新兵蛋子就自发的加入到了九连还有警卫排的队列中。

    简单的报数过后,九连的数字停留在一百八十五人,警卫排的数字停留在四十六人。

    看着面前一张张凝重的脸,黄守信的心情十分沉重,等一会,他将带着他们接受又一次的生死考验,这一次反击之后,刚补充进来的百余人中,至少有一半会永远的留在岭上,从此再也无法回到亲人们的身边。

    “我不想骗大家,猴头岭上的战斗非常残酷。”黄守信冷峻的目光从队列的官兵脸上逐一扫过,语气低沉而又冷酷无情,“残酷到超乎你们想象,鬼子意识到他们正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所以对猴头岭的攻击非常的疯狂。”

    “面对鬼子的疯狂的进攻,七连绝无可能守住阵地。”

    “所以再过一会,我还得带着你们向鬼子发动反击。”

    “这次的反突击,将会比之前的更加惨烈,现在你们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但是,再过十几分钟,你们很可能就已经战死在了岭上,从此你们的父母亲,你们的妻儿,将只能对着你们牌位默默落泪。”

    听了黄守信的话,队列中立刻响起一片吸气声。

    面对生死的抉择,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做到淡定。

    站在旁边的王沪生便立刻蹙紧了眉头,他觉得,黄守信不该说这样的吓人话,这不是在大战当前自乱军心么?不过王沪生终究没有说什么,他再是不信任黄守信,难道还信不过徐锐?徐锐对黄守信如此器重,终归还是有他的理由。

    “我也不想跟你们讲国家民族大道理。”黄守信冷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只想要告诉你们一个简单的事实,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猴头岭守不住,梅镇就完了,梅镇完了,你们的父母妻儿一个都别想活!”

    “你们都知道的,我家就在镇上。”

    “我爹就在镇上,尽管他不太待见我这个儿子,但他终归是我爹。”

    “作为一个儿子,作为一个男人,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我爹被鬼子祸害。”

    “鬼子要想进镇,要想祸害我爹,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稍稍停顿了下,黄守信陡然加重了语气,厉声大吼道,“只要我黄守信还有一口气在,小鬼子就别想从猴头岭过去,别想!”

    “吼!”列队的官兵便立刻跟着怒吼起来。

    这些新兵蛋子没啥文化,跟他们讲国家、民族,他们或许毫无概念,但是跟他们讲父母妻儿,他们立刻就都明白了,一句话,人或者怕死,但是为了父母妻儿,就是再懦弱的懦夫也会变得无比的坚强,也会变得勇敢!

    这时候,猴头岭上再次响起枪声,爆炸声。

    黄守信转过头去,对着猴头岭上冷冷一笑,再回头时,脸上神情已经变得一片肃杀,紧接着大吼道:“弟兄们,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为了父母,为了妻儿,为了梅镇的父老,就让我们一起赴死,一起跟鬼子玩命吧!”

    “吼!”两百多官兵再次大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