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鬼子要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2章 鬼子要跑

    小猪义男一声不吭的回了帐篷。

    堤不夹贵跟着走进帐篷时,只见小猪义男已经将大梅山的地形图在帆布桌上摊开,正拿着铅笔还有角尺进行图上作业。

    一边图上作业,小猪义男一边问道:“堤不夹桑,现在还剩多少饮用水?”

    “师团长,已经所剩无几了。”堤不夹贵一边观看小猪义男的图上作业,一边说,“辎重联队储备的饮用水大约还剩十吨,几处水源地每天能够收集的饮用水差不多有一吨半,这么点储备饮用水,实在是杯水车薪。”

    十吨水看上去似乎不少,其实不然。

    因为第十师团足足有两万人,虽然在猴头岭上跟独立团打了快三天时间,但真正战死的其实不是很多,受伤的却是不少,但是这些受伤的伤员,比正常人更需要水,所以饮用水的消耗量比之前,反而增加了许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千多马匹。

    既便不考虑马匹,只保证人员消耗,也是个庞大的数字,按照最低标准,每人每天最少需要消耗一公升水,考虑到现在是炎炎夏季,这个数字只能多不能少,否则,士兵就会因为缺水出现各种症状,体能就会出现急剧下降。

    一人一公升水,两万人那就是两万公升,整整二十吨水!

    这还只是一天,第十师团现在只剩下十吨饮用水,确实已经十分危险了。

    虽说在日军控制范围内还有几处水源地,但这几处水源地都不是地下水,都属于地表水的蓄集水,由于最近连日的干旱,这样的蓄集水正快速干涸,现在每天还能勉强收集到一吨左右的水,过几天,很可能连半吨都没有了。

    小猪义男手中的铅笔顿住了,沉声说道:“所有马匹的饮水全部停掉,非战斗人员每天的饮用水,定量两百毫升,保证不渴死就行,剩下的饮用水,优先保证战斗部队,战斗部队的饮用水定量,不应少于一公升。”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

    如果这样,饮用水的储备量,差不多可以保证一个步兵联队三天所需。

    也就是说,在三天之内,第十师团仍然有一个满编联队用于突围作战。

    片刻之后,小猪义男图上作业完毕,然后招呼堤不夹贵走到地图之前。

    “堤不夹桑,你看。”小猪义男用铅笔指着地图说道,“这是我标定的三条突围路线,第一条是原路返回,经黑风口撤出大梅山,这条路线最近最好走,遗憾的是,独立团居然在佛跳崖下炸开了一条暗河,生生成了天堑。”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根据侦察兵反馈回来的消息,佛跳崖的这条地下暗河宽度超过五十米,深度超过三十米,工兵联队架桥的难度非常之大,更何况,由于水源短缺,工兵联队根本无法实施架桥作业,所以这条路线恐怕是走不通了。”

    “不,堤不夹桑,你错了。”小猪义男摆手说道,“这条路线还是要尝试的,我们绝不能放弃任何一丝的可能。”停顿了一下,小猪义男又说,“工兵虽然无法架桥作业,但如果能够消灭掉对面的支那军,只借助溜索,师团主力也可以跨过暗河。”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道,“卑职考虑不周,让师团长见笑了。”

    小猪义男摆摆手,又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条线路上,猴头岭这一战,使我充分认识到,大梅山独立团绝对是个顽强的战斗部队,仅凭留守黑风口的那一个大队,未必就能打垮佛跳崖的独立团守备部队!”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那么,另外两条线路呢?”

    小猪义男以铅笔指着地图,沉声说:“另外两条路线,却根本不能称之为路,就只是两个山谷而已,我已经考虑过了,既然是山谷,就会有溪流,眼下因为连日的干旱,这些溪流都已经断流,河床都裸露出来,却正好可以作为行军路线。”

    “以溪流的河床作为行军路线?”堤不夹贵皱眉说道,“师团长,这样一来,随军携带的辎重势必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别的先不说,野炮兵第十联队的火炮,恐怕是只能全部遗弃在大梅山了,还有多余的给养,也必须丢弃。”

    小猪义男咬了咬牙,说道:“所有重装备及多余的给养,全部销毁,全军只保留三日作战所需的口粮以及弹药,哪怕一颗子弹,一粒大米也不允许留给独立团。”说完,小猪义男又把铅笔一扔,沉声道:“现在,我命令。”

    堤不夹贵赶紧挺身立正,再微微顿首。

    小猪义男沉声说道:“此次突围,分三路,师团部、野战医院及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从佛跳崖、黑风口方向突围;步兵第八旅团部、工兵联队以及步兵第三十九联队,从青风山道北侧的山谷突围;步兵第三十三旅团部、野炮兵联队、辎重联队及步兵第四十联队残部,从青风山道南侧之山谷突围,突围之后,各部不必停留,可径直前往蒲城待命。”

    停顿了下,小猪义男又咬牙说道:“我倒要看看,独立团怎么留下我们第十师团!”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又说道,“师团长,为了保险起见,是否需要将突围的计划上报给派谴军司令部,同时请求派谴军司令部从其余战线调兵接应?”

    “从其余战线调兵前来接应?”小猪义男摇摇头,说道,“驻蚌埠、淮南之第九、第十三师团已投入武汉战场,现在离大梅山最近的就只剩驻肥城的第六师团,第六师团在三个多月前在肥城被打残之后,至今还没有恢复,我听人说,在第六师团有士兵听到徐锐的名字都会半夜惊醒,指望他们,还是算了吧。”

    “哈依。”堤不夹贵顿首说道,“不过卑职仍以为,应该向派谴军司令部报备一下。”

    “好吧。”小猪义男无可无不可的说,“堤不夹桑,你是参谋长,这是你该做的事。”

    “哈依。”堤不夹贵再次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堤不夹贵的身影消失在帐篷外面,小猪义男又收回目光,遥望着西方天际喃喃自语道:“徐锐,这次较量是你赢了,不过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小猪义男还会回来的,我们第十师团还会回来的,等着罢!”

    (分割线)

    黑龙谷,黑龙潭。

    大兵从水潭内捧了把凉水扑在自己脸上,只觉清凉透骨,就是还带着一些血腥味,让人不怎么服舒,说到底,小鬼子在这黑龙潭死了有不少两百人,这么多鬼子流下的血水,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冲淡的。

    惬意的叹息一声,大兵又对冷铁锋说道:“队长,这都一上午没动静了,看样子,小鬼子已经让我们打怕了,不敢来黑龙潭取水了。”

    冷铁锋摇了摇头,说道:“不可掉以轻心。”

    然而话音才刚落,钻山豹就从前方山谷飞也似的跑回来。

    看到钻山豹回来,正或坐或躺在黑龙潭四周休息的狼牙队员便纷纷起身,同时将搁在脚边的武器都抄在手里。

    东北虎兴奋的道:“小鬼子又来了?这些狗曰的挺可以啊。”

    “鬼子?”钻山豹闻言愣了一下,喘息道,“鬼子没来啊。”

    “鬼子没来?”东北虎也愣了下,笑骂道,“瘪犊子玩意,那你跑个球?”

    “小鬼子是没来,可是有大动作!”钻山豹说完,又扭头对冷铁锋说道,“队长,我刚刚在山口外可是看清了,小鬼子正在收拾行装呢,还把所有的重装备及给养拢到一块,又是往上面浇汽油,又是放炸药,也不知道想要干啥。”

    “什么?”冷铁锋说,“鬼子把所有的重装备和给养都拢到一块,还往上浇汽油?”

    钻山豹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挺纳闷的,小鬼子这是要干吗,不过日子了么?”

    “你个夯货,鬼子这是要跑路了!”冷铁锋闷哼一声,扭头喝道,“各个狙击小组。”

    小桃红、钻山豹还有韩锋三个狙击小组二十多名队员便赶紧立正,冷浚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冷铁锋。

    冷铁锋沉声说道:“以小组为单位分头行动,给我盯紧了小鬼子,一旦有什么发现就立刻向我报告。”

    “是!”

    “是!”

    “是!”

    二十多名队员答应一声,分头去了。

    只片刻,二十多名身披伪装的狼牙队员便消失在了崇山峻岭之间。

    紧接着,东北虎、大蟒蛇还有大兵便都围到了冷铁锋面前,问道:“队长,我们呢?”

    冷铁锋的目光从三个火力组长及赛红拂、莫子辰、霸天虎等三个突击组长脸上扫过,杀气腾腾的说:“火力组还有突击组,抓紧时间养蓄体力,等到天黑之后,就该是你们大显身后的时候了,这一次,就让小鬼子好好的领教一下我们狼牙中队的厉害!”

    “是!”五个组长轰然应喏,神情振奋,只有赛红拂陡然间感到一阵烦恶,翻身蹲到水潭边剧烈的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