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回马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4章 回马枪

    说曹艹,曹艹到。

    徐锐刚说到第十师团,关于第十师团的电报就到了。

    一个通讯员气喘吁吁的从茂密的树林之中追了过来,看到徐锐他们一行后,便远远的招手高喊起来:“团长,电报,紧急电报!”

    片刻后,通讯员便到了徐锐的面前,打开挎包将电报递过来。

    看完电报,徐锐嘴角立刻绽起一抹冷笑,如此伎俩,居然也拿来丢人现眼?

    何光明从徐锐手中接过电报,看完之后,立刻乐了,大叫道:“团长,好事,小鬼子的第十师团撑不住了,这是要跑了?”

    “跑?”徐锐冷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

    “啥意思?”何光明弹了下手中的电报,茫然说道,“这电报上不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鬼子都将所有的重装备还有多余的给养都归拢,并且还浇了汽油,这摆明了就是要销毁所有重装备以及多余的给养,然后就要准备跑路了。”

    徐锐冷然说道:“小猪义男这老鬼子得有多蠢,才会这么着急销毁物资?”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还有,你就不觉得奇怪么?如果第十师团真要撤,为什么不趁晚上悄悄撤,为什么非要在大白天大张旗鼓的撤?如果你是小猪义男,你会这么大张旗鼓的销毁重装备以及多余给养?”

    何光明茫然道:“团长,你是说老鬼子在演戏?”

    “对,小猪义男这是在演戏,这老鬼子唯恐我们不知道第十师团要撤退,所以才大张旗鼓的将所有重装备以及多余的给养归拢到一块,然后浇上汽油。”徐锐顿了顿,又说道,“这老鬼子却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何光明茫然道:“那这老鬼子究竟想要干吗?”

    徐锐冷笑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猪义男这老鬼子,分明是想趁我独立团放松警惕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个回马枪,一举夺取猴头岭,然后长驱直入攻占梅镇,必须得承认,这老鬼子的算盘还是打得挺精的。”

    何光明恍然道:“原来是想杀个回马枪啊。”

    徐锐对雷响说:“雷子,你腿快,这就回青牛寨,让通讯队立刻给政委发报,让他们抓紧时间在猴头领下多埋地雷,给鬼子准备一个超大的地雷阵,嘿嘿,既然小猪义男这老鬼子想要弄险,那我们就请他吃一顿大餐。”

    (分割线)

    为了骗过独立团的眼线,小猪义男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

    野炮兵第十联队的二十多门75mm口径野战榴弹炮,都被归拢到了一块,每门火炮的炮座底下都安放了足够的炸药,还有辎重联队携带的多余给养,也被归拢一起,并且浇上了几百加仑的汽油,小猪义男是真打算销毁这些重装备以及给养。

    必须承认,小猪义男这老鬼子还是很有些决断及魄力的。

    因为日本是个资源匮乏的岛国,所有的装备都是宝贵的,所以一次性销毁二十多门火炮以及多达几百吨的给养物资,对于任何一个师团长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一旦战事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小猪义男是要为此背负责任的。

    “师团长。”堤不夹贵将火把递给小猪义男,沉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

    小猪义男接过火把,深深看着眼面前堆积如山的物资,眸子深处掠过一抹痛惜之色,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就变得无比坚定,然后抖手将火把扔出,火把落在堆积如山的物资上,浇了汽油的物资便立刻腾的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放在二十多门火炮基座下的炸药也被引爆。

    霎那之间,巨大的连环爆炸声便将整个山谷都充满了,爆炸产生的耀眼红光,更是将方圆几公里范围,全都照得亮如白昼,一片火光中,小猪义男的神情变得无比狰狞,然后头也不回的对坡不夹贵说道:“堤不夹桑,准备出发吧。”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然后抽出军刀往前一引,“开路!”

    已经准备停当的将近两万鬼子兵便立刻分成三股洪流,分别向着三个方向滚滚而去,小猪义男和堤不夹贵也汇入其中一股,由于所有马匹都已经因为干渴而被宰杀,所以既便是小猪义男这个师团长,也只能步行了。

    往前走没多远,小猪义男忽然对堤不夹贵说:“堤不夹桑,火把都灭掉吧。”

    堤不夹贵还道是小猪义男担心火把太多会招来狼牙的狙击,当下命令部队熄灭所有的火把,所有部队都借着月光往前行进,好在今晚的月色还算明亮,就算不打火把,也能轻松的沿着山道行军,而且无比侥幸的是,居然没有遭到狼牙的袭击。

    不过另两路人马就没那么好运,分开没多久,左右两侧的山谷中便传来隐隐的枪声,显然,已经有狼牙对他们展开袭击了。

    让堤不夹贵感到有些困惑的是,小猪义男把速度压得很慢。

    整整三个小时,月亮快要坠入到西方的山梁后面,师团部、野战医院及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也只往前走了不到十里路,堤不夹贵几次提议加速,却都让小猪义男给否决掉了,堤不夹贵只能安慰自己说,师团长或许只是为了保留将士们的体力吧。

    又过了半小时,孤悬天际的明月终于坠入西边的山梁后面。

    月亮下山之后,整个山谷立刻就昏暗上来,山道行军就不那么轻松了,时不时就有将士一脚踩空摔倒在地,轻则摔个鼻青脸肿,重则,甚至摔成重伤。

    不过就在这时,小猪义男却忽然扬起右手,说道:“停止前进!”

    堤不夹贵讶然,扭头问小猪义男道:“师团长,出什么事了吗?”

    小猪义男摆了摆手,吩咐勤务兵道:“去把福荣贡平给我叫过来。”

    勤务兵哈依一声领命去了,不片刻,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的联队长福荣贡平就急匆匆的跑步过来,然后顿首见礼:“师团长。”

    小猪义男沉声问道:“福荣桑,师团部给你的饮用水发下去了吗?”

    “哈依。”福荣贡平顿首说道,“在开拔之前,卑职就已经遵照师团部之命令,将所有的饮用水都分下下去,其中步兵第一大队每人两升,联队本部直属队以及另外的两个步兵大队则是每人两百毫升。”

    “哟西。”小猪义男欣然点头,又道,“步兵第一大队的这两升水不是白喝的,现在该是他们为帝国、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了,命令。”

    听到命令俩字,福荣贡平便本能的挺起胸膛。

    小猪义男喝道:“步兵第六十三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立刻原路返回,以最快的速度奔袭猴头岭!”

    “哈依!”福荣贡平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堤不夹贵瞠目结舌了好半天,这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了。

    “师团长!”堤不夹贵的神情中有些莫名羞恼,身为第十师团的参谋长,居然不能参与作战计划的制定,这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要不是因为级别差两级,堤不夹贵几乎就要对小猪义男大声的咆哮开了。

    小猪义男却向着堤不夹贵很诚恳的鞠了一个躬,肃然说:“堤不夹桑,我为之前的隐瞒向你致歉,不过,我不是有意的,仅只是为了保密。”

    堤不夹贵竭力压下胸中羞恼,沉声说:“师团长,你是要杀个回马枪?”

    “是的。”小猪义男狞声说道,“白天我们炸毁火炮、销毁物资的一幕,肯定已经通过狼牙的侦察兵,传回独立团的指挥部,想必此时独立团已经知道我们要撤退,所以,不出意外的话,猴头岭的守备难免出现松懈,此时我师团若掉头杀回,必然可以一鼓而下!”

    堤不夹贵听了暗自心惊,心忖师团长此举实在太过冒险,这几乎是在拿整个第十师团在冒险,因为,万一偷袭不成,步兵第六十三联队就连突围的力量都没有了,届时就极有可能会被独立团围歼在佛跳崖下!

    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一旦被全歼,那么随同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一起行动的师团部及野战医院也必然无法幸免,甚至于,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的玉碎还会危及另外两部,因为全歼了步兵第六十三联队之后,独立团就可以调集更多兵力追杀另外两路突围的部队。

    所以这简直就是赌上自己性命,去博对方的人头,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当下堤不夹贵说道:“师团长,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冒险了?卑职建议,还是按照原定计划从佛跳崖方向突围吧,只要这次能成功的突围而出,将来我们仍然还有机会收拾徐锐和他的大梅山独立团,可是……”

    后半句话堤不夹贵没有说出来,但言下之意却已经很明显了,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第十师团主力犹在,将来有的是报仇雪恨的机会,可万一第十师团在青风山道上全军覆灭了,此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小猪义男说:“我意已决,你就不必多说了。”

    “哈依。”堤不夹贵只能服从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