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人间炼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5章 人间炼狱

    三十多里路,急行军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既便是夜间,速度有所降低,日军步兵第六十三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也仅仅只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就悄然抵达猴头岭下!

    今夜这一战,事关重大,所以联队长福荣贡平亲自带队督战。

    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日下部悠辅,气喘吁吁跑到福荣贡平面前。

    日下部悠辅气喘吁吁道:“联队长,前面不远就是猴头岭了,这就命令炮兵对岭上的守军进行炮火准备?”

    步兵进攻前先进行炮击,是标准的日军进攻流程。

    野炮联队的75mm口径野炮被炸毁了,但是还有九二步兵炮。

    然而日下部悠辅的这一提议,却招来了福荣贡平的一通臭骂。

    “八嘎,难道你是猪么?”福荣贡平骂道,“你这边一开炮,山上的支那军不就知道皇军又回来了?那还怎么偷袭?”

    “哈依。”日下部悠辅被训得满脸通红,却一句都不敢反驳。

    “命令!”福荣贡平冷森森的说,“所有士兵全都脱掉靴子,再把刺刀衔在嘴里,所有人等一律不许发出任何的声响,悄悄的摸上去,趁支那守军不备,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拿下猴头岭阵地!”

    “哈依!”日下部悠辅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不片刻,步兵第一大队的一千多鬼子兵便都脱掉板牛皮鞋,一个个只穿着布袜,端着刺刀,弯着腰,趁天黑,悄悄向猴头岭摸了上来,日下部悠辅身为大队长,原本是没必要亲自参与进攻的,但是有福荣贡平这个联队长督阵,他就必须上阵。

    (分割线)

    这时候,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

    猴头岭上一阵沉寂,仿佛已经没人了。

    但这仅仅只是表象,事实上,猴头岭上不仅有人,而且足有上千人,不到五百米的阵地正宽,却部署了上千人,这样的兵力密度,在正常情况下根本就是找死,鬼子只要一发炮弹下来,立刻就是好几十人的伤亡。

    但现在,终究不是正常情形,而是特殊情形。

    所有人都横戈待旦,早就等着鬼子的到来了!

    某一刻,两眼微眯的冷铁锋忽然间睁开眼睛,小声说:“鬼子来了!”

    趴在冷铁锋身边的王沪生立刻精神一振,转过身拍了拍身边的二营长万重山,然后小声下令:“传下去,鬼子来了,准备战斗!”

    “传下去,准备战斗。”

    “传下去,准备战斗。”

    “传下去,准备战斗。”

    王沪生的命令口口传达下去,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阵地。

    万重山掏出镜面匣子,将机头张开,相比勃朗宁手枪,万重山更喜欢驳壳枪,因为驳壳枪不仅火力猛,而且还可以接驳上枪托,可以射击百米外的目标,而勃郎宁手枪,却只能射击五十米以内的目标,五十米外,就是让徐锐来也没鸟用。

    王沪生不太放心,小声问梅九龄道:“九龄,地雷阵不会有问题吧?”

    “政委,你放心。”梅九龄自信满满的说道,“我都反复检查三遍了,而且这次布的还是双线,绝对没有问题,这次你就瞧好吧。”

    “行行。”王沪生嘿然说道,“那就看你的表演了。”

    梅九龄嘿嘿一笑,右手却轻轻搭上了旁边的起爆器。

    冷铁锋一直在侧耳聆听鬼子的动静,一边小声的报出小鬼子的距离。

    “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报到三十米的时候,阵地前方还是鸦雀无声,王沪生甚至怀疑,冷铁锋是不是在瞎说?只不过,过了不到片刻,王沪生就知道,冷铁锋绝对不是在瞎说了,因为他听到了小鬼子的喘息声!

    连小鬼子的喘息声都能够听到,说明距离已经极近!

    下一刻,冷铁锋立刻大吼起来:“十米,地雷阵起爆!”

    听到冷铁锋的命令,梅九龄便毫不犹豫的摁下了起爆器。

    下一刻,猴头岭的东边坡上便同时绽放起数百团耀眼的红光,借着猛烈翻卷的红光,阵地上的独立团官兵们清楚的看见了,只见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东边坡上,居然挤满了黑压压的鬼子人潮,少说也有上千人之众!

    紧接着,才是连续不断的轰隆轰隆声响。

    那巨大的声浪,形成了无形的冲击波,向着四下里呼啸****,百米开外碗口粗的松树都被这股巨大的气浪给生生折断!猴头岭的东边坡更是顷刻之间被炸成了人间地狱,数百颗地雷连续不断的爆炸,形成了一片毫无死角的巨大屠宰场!

    处在爆炸范围中的鬼子兵,顷刻间被炸得尸横遍野。

    爆炸过后,不等硝烟散尽,王沪生便紧接着下令道:“给我打!”

    一声令下,架在岭上的几十挺轻重机枪便同时猛烈开火,各种规格的子弹,顷刻间就像是密集的暴雨,向着猴头岭的东坡倾泄而下,侥幸未被刚才大爆炸炸死的鬼子,立刻被这密集的交叉火力覆盖了一个正着,一片片倒下。

    火力急袭大约五分钟之后,王沪生便从战壕里跃起,举枪吼道:“跟我冲!”

    喊了一声,王沪生便举着勃郎宁手枪率先冲下山坡,今天,王沪生可是狠狠的过了一把带兵打仗的瘾,直到几十年后,王沪生都还能清楚的回忆起今天晚上的这一幕,身为一名政工干部,能有今天这样的一回,也是值当了。

    王沪生是爽了,可是福荣贡平却傻眼了。

    看着眼前被炸成一片火海的猴头岭东坡,福荣贡平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

    说好的松懈呢?说好的毫无防备呢?你们大梅山独立团能不能别这么凶残?还能不能愉快的打仗了?

    八嘎牙鲁,这哪里是松懈?独立团哪里是毫无防备?独立团分明早就料到他们第十师团会杀个回马枪,所以早早的在猴头岭东坡布下了地雷阵,独立团早就等着他们,早就张开了口袋等着他们,可笑他们还傻兮兮的往里钻!

    “联队长?联队长!”勤务兵的连声叫唤,终于将福荣贡平拉回到现实中。

    再定睛看,只见猴头岭东坡的大爆炸已经平息,岭上的独立团又开始了火力急袭,在凶残的火力之下,侥幸未被地雷阵炸死的皇军将士又一片片倒下来,前后不到片刻功夫,原本密集壮观的步兵队列就显得稀稀落落,就跟秃子头上的毛发一般。

    再过片刻,猴头岭上就响起震耳欲袭的喊杀声,却是独立团开始反突击了。

    “联队长,我们赶紧撤吧!”勤务兵惶然大叫道,然后声音还没落,他们身后方向也陡然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杀伐声,急回头看,但只见身后方向的山道两侧,突然间就亮起了数以百计的火把,漫天的火光中,无数中国兵正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过来。

    八嘎牙鲁!福荣贡平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反手就拔出了军刀。

    看到福荣贡平拔刀,身边的副官、勤务兵以及最后剩下的一个军旗小队也纷纷拔出军刀或者上好刺刀,不过在发起反击之前,军旗小队首先将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的联队旗烧了,军旗小队准备有引火之物,天皇御赐的军旗很快化为了灰烬。

    迎着漫山遍野冲杀过来的中国兵,福荣贡平扬起军刀,大声的咆哮:“涛次改,涛次改改,涛次改改……”

    下一霎那,福荣贡平就挺着军刀冲了上去。

    福荣贡平身后,最后剩下的五十多个鬼子,也纷纷端着刺刀,沉默的迎了上去,不到片刻,福荣贡平和最后剩下的五十多个鬼子便跟猴头岭上冲杀下来的上千独立团官兵,迎面相撞,展开了残酷而又激烈的白刃格斗。

    福荣贡平的剑道造诣还是不错的,只片刻,就连续斩杀了好几个独立团的官兵。

    然而,猛虎也架不住群狼,何况福荣贡平根本就算不上猛虎,很快,福荣贡平身边的卫兵就死伤殆尽,他本人也陷入到了十几个独立团官兵的包围之中,一个独立团官兵佯装往前跨步突刺,成功吸引了福荣贡平注意。

    接着,福荣贡平背后的两个老兵挺枪突刺。

    两把刺刀便呲的一声从背后刺入福荣贡平的背心,老鬼子身披两刀却犹未咽气,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嗷嗷惨叫,一边奋力挥舞手中军刀,但这已经属于困兽临死之前的挣扎,再也不可能改变它的命运了。

    两个老兵猛的一搅手中的步枪,福荣贡平胸腔里的肺叶、心脏便被生生搅碎,终于很不甘心的咽下了此生中的最后一口气。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王沪生在万重山、冷铁锋的簇拥下大步走下山坡。

    放眼望去,只见猴头岭的东边坡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其中不少尸体都残缺不全,不是少了条胳膊,就是缺了条腿,甚至还有只剩下一截躯干的,真是要多惨有多惨,王沪生也算是个老兵了,此刻见了也是忍不住一阵阵反胃。

    人间炼狱,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不过对小鬼子,就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