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三三制战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8章 三三制战术

    把目光转回到大梅山。

    一转眼,第十师团被困在青风山道已经超过两天,这两天来,第十师团所面临的处境变得越发困难,之前还勉强控制了几处水源地,收集的水虽然不多,但是每天也有一吨多,现在却连这几处可怜的水源地都被独立团占了。

    到现在,第十师团只能依靠航空兵团空投饮水了。

    可既便是这样,空投的饮水还要遭到狼牙的破坏。

    天一亮,钻山豹就带着耗子还有胡子从黑龙谷出来,大摇大摆的上了路边一座孤峰,这座孤峰是昨天钻山豹看好的狙击阵地,从这座孤峰之上,居高临下可以控制一大片区域,前方鬼子辟出来的空投场地,正好处在他的打击范围之内。

    三人才刚刚走出山谷,迎面就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

    耗子伸长脖子往前张望片刻,说:“这是预二营还是预三营?”

    “鬼才知道。”胡子没好气的说道,“这几天,九个预备营是走马灯似的向鬼子进攻,有时候一天就能轮换好几回,都打乱套了,谁能知道现在是哪个营?不过,肯定不是二营、三营,也不太可能是工兵营。”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徐锐和王沪生原本打算在猴头岭车轮战,让九个预备营通过跟鬼子的阵地战来练兵,可是事与愿违,鬼子对猴头岭的攻势太过凌厉,预备营根本顶不住,不得已只能改变初衷,依靠两个主力营跟鬼子死扛,预备营作补充兵。

    结果这一耗,两个主力营损失超过一半,九个预备营也补充了两轮。

    战后一统计,九个预备营平均只剩不到三百人,两个主力营更打得只剩两百多老兵,由此可见小鬼子对猴头岭的进攻有多么的凌厉!当然,真正阵亡的并不多,大约三百余人,其余两千余人只是负伤,现在已经送回医院了。

    这就是掌握战场控制权的好处,伤亡数字的多数只会是负伤。

    不过,徐锐和王沪生想要在猴头岭练兵的算盘是彻底落空了。

    然而,事情却在两天前迎来了转机,两天前,第十师团由于偷袭猴头岭宣告失利,被迫放弃突围,退而蜷身自保,这却意外的给了各个预备营练兵机会,徐锐得悉消息之后,当即命令九个预备营轮番出击,没日没夜的发动进攻。

    徐锐不求一下就全歼鬼子第十师团,只求九个预备营积累实战的经验,不过徐锐同时也下了严令,梅九龄的工兵营绝对不允许参与进攻。

    耗子不相信,反驳说:“为啥不能是工兵营?工兵营难道不需要练兵?”

    胡子嘿然说:“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么?工兵营的那些个学生崽,个个都是咱们团长的宝贝疙瘩,团长才舍不得他们跟小鬼子拼命。”

    耗子哂然说:“就工兵营那些书呆子,还宝贝疙瘩?”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上了那座孤峰的半山腰,站在山腰居高临下看去,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山谷外的战场,只见大约半个排的独立团官兵,正向对面鬼子驻守的一个山头进攻,山头上的鬼子大约有一个小队,有两挺机枪。

    由于距离远,钻山豹他们无法支援,便索性坐下来,吃瓜看戏。

    是真的吃瓜,昨晚上,刘县长带着县大队运来了一批西瓜,现在就镇在黑龙潭里,钻山豹他们出来之前,就顺手带了两颗西瓜,这会儿口渴了,就切了一个解渴,一边吃瓜,一边观看前方不知道哪个预备营的友军跟小鬼子厮杀。

    远远看过去,只见大约半个排的独立团官兵,分成了九个小组,每个小组三人,三人之间以三角形站位,每个战斗小组之间拉得非常开,正以极其娴熟的战术动作,此起彼伏的向山头上的小鬼子发动进攻。

    耗子一边惬意的吃着西瓜,一边很惊讶的说:“可以呀,预备营的这些新兵蛋子,这两天的长进不小嘛,三三制战术已经玩得挺溜的了?”

    三三制战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看家战术,起源于抗日战争,成熟于国共内战,不过真正让这一战术名噪天下的,却是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之上,以美军为首的十五国联军吃尽了三三制战术的苦头。

    所谓三三制战术,就是以班为单位分成三个突击小组,每个突击小组三人,小组中的三人分工明确,一人负责进攻,具体就是抵近扔手榴弹,以干掉敌军的机枪火力,一人负责掩护,吸引敌军的火力,一人留在后面,提供火力支援。

    这样的三个小组组成一个战斗班,三个战斗班组成一个战斗群。

    战斗班的三个小组呈三角形编排,战斗群的三个战斗班则大多会一字摆开,一个由二十七个人组成的战斗班,甚至可以覆盖八百米长的战线。

    所以在朝鲜战场上,美军机枪手将枪管打到报废,也未必能够干掉哪怕一个志愿军,那些说志愿军依靠人海战术取胜的,纯粹就是胡说八道,人再多,还能有子弹多?志愿军要是真的只会依靠人海战术,伤亡数字又岂会只有五十万?

    事实上,既便是美军也承认,朝鲜战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世界史上步兵突击战术最凌厉、最老辣的军队,没有之一!

    而志愿军步兵突击战术的秘诀,就是三三制战术!

    这样的一个神器,徐锐当然要提前带到抗曰战场。

    新编的十个预备营也没少练三三制步兵突击战术,现在,除了姚磊的预二营跟着何书崖守在佛跳崖,剩下的九个预营都在拿小鬼子演练三三制战术,两天实战训练下来,这几个预备营的进攻就已经挺像那么回事了。

    胡子也切了块西瓜,一边啃一边说道:“不过,好奇怪啊,鬼子怎么不反击?那边进攻的新兵蛋子也就半个排,二十来人,小鬼子可是足有一个小队,整整五十多人呢,鬼子要是反击,这二十来个新兵蛋子是抵挡不住的。”

    耗子吃完了一片瓜,随手将瓜皮扔掉,然后抹抹嘴巴说道:“你当鬼子都是沙漠里的臭虫哪,不用喝水就能跑?鬼子倒是想反击,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渴得半死不活,还拿什么反击?一个个爬着反击?”

    胡子挠了挠头说道:“说的好像也对哦。”

    耗子说:“什么叫好像也对,本来就是。”

    两人说话之间,前边战场上,友军的一个战斗小组已经突进到了鬼子阵地前,突前的那个单兵抖手往上甩出一颗手榴弹,伴随着轰的一声爆炸,刚刚还在猛烈开火的那挺鬼子机枪立刻就哑了,几乎同时,另外一挺机枪也被另一个小组给干掉了。

    两挺机枪一旦竭菜,鬼子的火力立刻遭到全面压制,三个战斗班九个突击小组便立刻加快突击速度,不到片刻,就已经冲上了山头的鬼子阵地,短暂的拼刺之后,守在山头上的五十多个鬼子就全被摞倒。

    五十多个鬼子,居然被二十多个新兵给干翻了。

    因为严重脱水,鬼子兵一个个都已经极度虚弱,平时凶狠的白刃格斗,此时却变得不堪一击,三两下就败给了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独立团新兵,哦不对,这时候,九个预备营的新兵已经不能再称为新兵,一个个全都已经成长为老兵了。

    胡子嘁了一声,说:“没劲,还以为有热闹好看,结果这么快就完球了。”

    “你什么心态?”耗子要不跟胡子拌几句嘴似乎浑身不舒服,胡子话音才落,耗子便立刻反驳说,“你是不是巴不得预备营的友军多吃点苦头?”

    胡子连忙否认:“耗子你别瞎说,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耗子说,“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

    钻山豹被两人吵得头大,不得不出面叫停:“行了,别吵了,到地头了。”

    耗子和胡子互相哼一声,然后开始做伪装,不片刻,三人便与山顶的岩石、灌木以及草丛融为了一体,若是不走近了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三人的存在,又过了片刻,东南方向的天空便响起了“嗡嗡嗡”的飞机引擎的轰鸣声。

    紧接着,十几架巨大的运输机便从云层中穿了出来。

    飞过青风山道之后,从这十几架运输机的尾部,便飘下来一只只的降落伞,在每一只降落伞的底下,都吊着一只大铁皮水箱,这便是华中派谴军司令部通过航空兵团,给被困在青风山道的第十师团空投的饮用水补给。

    打这样的空投目标,对于狙击手来说最是惬意不过。

    钻山豹往枪膛里压了一枚曳光弹,大致瞄了一下然后就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枪响过,曳光弹便在空中拉出一道淡淡的弹道轨迹,虽然没能够命中目标,却还是给钻山豹提供了修正的参数,稍稍的修正了一下步枪的射角,钻山豹再次扣下扳机,又是一声枪声响过,吊在其中一只降落伞下面的铁皮水箱便被打穿,清澈的饮用水便立刻从枪眼处喷涌了出来,在空中形成子两股细细水柱。

    “打中了!”耗子立刻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