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总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09章 总攻

    徐锐总算假公济私了一回,将赛红拂留在了团部。

    不过说真的,赛红拂也实在是没办法再参加战斗,她的早孕反应实在是太强烈,徐锐两世为人,都没听说有她这样的。

    “都怪你。”又是一阵剧烈的干呕之后,赛红拂一边流泪,一边掐住徐锐的腰,语气恨恨的说,“都是你害的,你赔我。”

    赛红拂变成这样,还真是徐锐害的。

    要不是徐锐在她体内播种,她也不会落到现在的这步田地。

    “怪我,都怪我,全怪我。”徐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让赛红拂不开心,小白可是在为他孕育后代,他心疼都来不及,又岂会凶她。

    徐锐态度良好,赛红拂便似乎感到不那么难受了。

    又过了一会儿,赛红拂便又心疼起徐锐,柔声说:“刚才我掐疼你了吧?”

    一边说,赛红拂一边就翻起了徐锐军装,发现徐锐腰间多了一排青紫色的於痕,这却都是赛红拂掐出来的,看着这整整一排的於痕,赛红拂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美目里便不禁又涌出了泪水,自从怀孕了之后,这母老虎似乎也变多愁善感了。

    “不疼,不疼,一点不疼。”徐锐矢口否认,“我皮厚着呢。”

    赛红拂便又白了徐锐一眼,幽幽说道:“我听说这次为了救人,你使用了激发潜能的秘术?那玩意对身体的伤害大不?不会留下啥后遗症吧?”

    “不会。”徐锐微笑着说道,“保准不会留下后遗症。”

    “真的?”赛红拂将信将疑的道,“你不是在骗我?”

    “真的,我绝对没有骗你。”徐锐道,“再说,我哪儿敢骗你,是吧?”

    赛红拂哼了一声,娇嗔道:“谅你也不敢骗我。”停顿了一下,又说,“这么说,韩大娘真的没有了?”

    徐锐嗯了一声,神情变得凝重。

    赛红拂叹息道:“锋子知道了不定干出什么事来,他可是有名的孝子。”

    “所以现在必须瞒着锋子。”徐锐说,“要不然,这小子一准会干傻事。”

    两人闲聊了会,赛红拂感觉好受多了,便推着徐锐说:“我已经没事了,你赶紧忙你的正事去吧,你可是团长,那边不能没有你。”

    徐锐也挂念着战局,一边走一边说道:“那我可真走了?”

    “走吧。”赛红拂娇嗔道,“说的好像离了你,老娘就活不下去似的。”

    正好小桃红抱着一颗用黑龙潭水镇过的西瓜过来,徐锐便吩咐小桃红照顾好赛红拂,然后加快脚步,来到了指挥部。

    独立团的团部已经前移到了猴头岭下。

    看到徐锐走进帐篷,正在研究地图的王沪生、冷铁锋还有何光明、万重山、黄守信、梅九龄等十几个营长便纷纷回头,向他看过来,从何光明他们的眼神中,徐锐感受到了丝毫不掩饰的狂热,是的,何光明他们心中充满了狂热。

    老实说,直到三天之前,他们都没有想过能够打败日军第十师团,更没有想过,有可能全歼日军第十师团!可现在,鬼子的第十师团却确确实实被他们困在了青风山道上,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独立团给全歼!

    “老徐,好消息!”王沪生最先说道,“对昨天晚上各个预备营的战果加以分析,可以明确得出结论,鬼子的抵抗力度已经极大的削弱了,这也意味着,第十师团的鬼子兵,身体状况更加恶化,已经没什么战斗力可言了。”

    徐锐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人不吃饭,饿个七天还能行,可要不喝水,最多也就坚持三天!小鬼子被我们困在青风山道上却已经超过七天了,就算有空投饮用水,也仅只是杯水车薪,顶不了什么事。”

    “团长!”何光明闻言立刻精神一振,大声说,“这么说来,今天就可以总攻了?”

    “嗯呐!”徐锐重重点头,沉声说道,“不用等也不能等了,因为浦口传来消息,小鬼子的第十八师团已经到了浦口,浦口离黑风口也就不到两百里路,急行军两天就到了,所以必须抢在第十八师团赶到之前,吃掉鬼子的第十师团!”

    停了下,徐锐又挺身立正,大声说道:“现在我命令。”

    何光明等十几个营长还有冷铁锋便齐刷刷的挺身立正。

    徐锐指着地图,大声说道:“第一营、预一营、预三营、预四营,负责黑龙谷跟羊角坳之间的鬼子;二营、预五营、预六营负责羊角坳至野马坪之间的鬼子;三营、预七营、预八营负责野马坪跟黑松林之间的鬼子;狼牙中队、预九营、预十营为总预备队;这次总攻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杀伤小鬼子的同时,尽可能的保全自己!”

    “是!”冷铁锋还有何光明等十几个营长便轰然应喏。

    “对表,现在时间早上七点零四分。”徐锐看了看表,接着说道,“再过二十六分,七点半钟准时发动总攻。”

    “是!”十几个营长再次轰然应诺。

    徐锐再一挥手,十几个营长便分头离去了。

    帐篷里便只剩下了王沪生、徐锐还有冷铁锋三个人。

    目送十几个营长先后离去,王沪生却仍旧沉浸在兴奋之中,对徐锐说道:“老徐,这次我们真的能够全歼了第十师团?”

    “那可不?”徐锐嘿然说,“小猪义男这老鬼子如此之配合,我要是不吃了他的第十师团,岂不就是对不起他的盛情?”

    “老徐你?”王沪生笑道,“小猪义男要是听到你的这番话,估计得气死。”

    冷铁锋说:“老徐说的可不就是事实?要不是东久迩捻彦和小猪义男配合,就凭我们独立团这么点兵力,又怎么可能吃得掉第十师团?”

    王沪生又道:“可我这心里怎么就是不托底?”

    “这也难怪。”徐锐说,“毕竟对于我们独立团来说,歼灭鬼子一个师团,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嘛,不过政委你放心,等到下次,你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紧张了。”

    “等到下次?”王沪生瞠目结舌道,“老徐,这样的好事,你还想有下次?”

    徐锐嘿然说:“这样的好事当然不会有下次,但是师团以上规模的歼灭战,政委,不是我跟你在这吹牛,这绝不会是最后一次!现在咱们独立团兵微将寡,必须逮着好机会,才有可能歼灭鬼子一个整师团,但是等将来……”

    冷铁锋接过话茬说道:“等将来咱们独立团有了足够兵力,有了打运动战的底子,寻机歼灭日军一两个师团就不再是什么奢望。”

    王沪生摇头表示不信,说:“你们就吹牛吧,还一两个师团。”

    徐锐跟冷铁锋相视一笑,也不多说,不过两人是真的有信心。

    徐锐是本来就很有信心,因为他是从未来世界穿越来的,系统的研究过解放军的运动战理论,运动战的精髓就是通过牵牛战术将敌人充分调动起来,在调动敌人的过程当中,敌人就一定会露出破绽,这时候,只要胆大心细下手狠,寻机吃掉敌人的一部是有可能的,这其中最经经典的战役,就要数栗总指挥的孟良崮战役。

    冷铁锋本来没什么信心,但是经过这次战斗后,也产生了信心,因为这次的战斗,很好的验证了徐锐的运动战理论,在这之前,冷铁锋对徐锐的运动战是有些颇不以为然的,但是经过了这次战斗后,冷铁锋对运动战有了新的认识。

    眼下独立团兵力还单薄,等将来扩充到一个师,拥有大约上万老兵的时候,凭借大梅山的有利地形,就可以跟鬼子三到四个师团玩一玩了,然后抓住机会重创其中一个师团,完全是有可能的,红军的四次反围剿就是这么打出来的。

    “你们先聊着,我得去睡会。”王沪生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实在是困得不行,赶紧回去睡觉了。

    送走了王沪生,徐锐又对冷铁锋说道:“老兵,我听说你在感知力上有突破了?”

    冷铁锋嗯一声,说道:“不过跟你还是没法比,我的感知范围充其量也就五十米。”

    “已经不错了。”徐锐拍了拍冷铁锋肩膀,说,“比我预计的时间早了将近半年,我原本以为你怎么也要修炼个一年才能有突破,却没想到半年就突破了,接下来就简单了,只要你早晚勤加练习,感知范围会慢慢扩大的。”

    冷铁锋点点头,说道:“老徐,我是真没想到,人类的六识居然可以直追兽类。”

    “你这话说的。”徐锐笑着说,“我们人类原本就是高级动物,也就是兽类之一,根据西方的科学研究,我们人类的祖先,古猿,其实在力量、反应以及体魄上非常之强悍,这个只要看看古猿的近亲大猩猩你就能知道了。”

    冷铁锋说:“也就是说,你的这门修炼法门仅只是唤醒了我们体内沉睡的本能?”

    “可以这么说。”徐锐点点头,又道,“不过由于在长时间的进化中丢失了太多的基因片段,许多人类已经永远无法唤醒从古猿类身上继承的本能,据说,每十万人中间仅只有一个人有可能唤醒本能,你属于十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