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冈部直三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0章 冈部直三郎

    冷铁锋又说道:“老徐,你在万马渡使用的秘术又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厉害?我听说你一开始只能跟那个名叫阿部刚毅的鬼子打平手,可使用秘术之后,却直接就对那个阿部刚毅形成了实力上的碾压,最后还拧断了他的脖子?”

    徐锐苦笑了笑,说:“这个叫做潜能激发术,跟你修炼的法门其实差不太多,效果也是提升人类的各方面的能力,比如力量、速度、反应速度还有六识等,只不过你修炼的法门见效慢,而且是永久性增强,潜能激发术属于瞬间激发,效果非常猛,但这只是临时加成,有时间限制,副作用也很大。”

    冷铁锋讶然说:“这个还有副作用?”

    徐锐点头说道:“潜能激发术的副作用相当严重,首先使用秘术之后七十二小时之内形同废人,之后半个月再不能使用武力,就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这种秘术每激发过一次,就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说白了吧,就是减损你的寿命,保守估计,每激发一次,至少减寿五年!”

    “减寿五年?!”冷铁锋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说,“不可逆转?”

    “不可逆转,这个怎么补都是被不回来的。”徐锐摇摇头,又特意叮嘱,“对了,这事你千万不要跟人说,我怕小白她会担心。”

    “我知道的。”冷铁锋沉声说道,“老徐,我替老高、锋子他们谢谢你。”

    “这有什么。”徐锐摇摇头说道,“我可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救我手下的兵,还有他们的妻儿,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冷铁锋又说:“老徐,我能学这潜能激发术么?”

    “还真不能。”徐锐摇头说,“练这个得是童身。”

    “你骗我的吧?”冷铁锋不相信,说道,“又不是少林童子功,还需要什么童身。”

    “我真没骗你。”徐锐摇头,说道,“而且潜能激发术又不是好东西,不学也罢,你在秘术修炼上已经有了突破,应付特战队的鬼子已经绰绰有余,像阿部刚毅这样的鬼子,全日本恐怕也就一个,这次被我干掉了,就再不会第二个阿部了。”

    “好吧。”冷铁锋点点头,又不无遗憾的是说,“可惜,要不是老徐你激发潜能之后进入了极度虚弱,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根本就跑不了,要是能够逮住东久迩捻彦,然后再全歼了小鬼子的第十师团,那这一仗才算得上功德圆满。”

    “老兵,做人别太贪心。”徐锐摆摆手,又说,“不过,说到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也就是多活几天,你瞧着吧,他早早晚晚是我们的俘虏。”

    (分割线)

    肥城,第六师团司令部。

    大热天裹着羊毛毯的东久迩捻彦忽然间连打了好几个冷颤,整个人也缩成了一团,开始簌簌发抖,山上武男和第六师团的新任师团长冈部直三郎则满脸忧色的站在榻榻米前,看着军医给东久迩捻彦检查身体。

    东久迩捻彦这倒霉催的,虽然在山上武男的帮助下,成功的从大梅山中逃了出来,但是在逃亡的过程中,受了惊吓,再加上餐风露宿也没吃好,结果刚一回到肥城就病倒了,而且很快就发起高烧,到现在都还没有退烧。

    冈部直三郎皱着眉头问山上武男道:“山上桑,殿下怎么病得如此厉害?在山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山上武男说:“也没发生特别的事情,不过是多翻了几座山,多走了百多里山路,然后多吃了一些蛇虫野兔之类的野味,哦对了,是生的。”

    “八嘎。”冈部直三郎怒道,“怎么可以给殿下吃生肉?”

    “哈依。”山上武男顿首说,“我也不想给殿下吃生肉,可当时的情况是,整个大梅山几乎都布满了大梅山独立团的眼线,如果生火烤肉吃,立刻就会把独立团的追兵引过来,所以为了殿下的安全,只能够吃生肉。”

    “八嘎,殿下一定是食物中毒了。”冈部直三郎闷哼一声,再没有责备山上武男,因为这事确实不能怪山上武男。

    果然,军医仔细检查过东久迩捻彦的身体,最后说道:“将军阁下不用担心,殿下应该是染上虐疾了,吃点奎宁,再好好的睡一觉就可以康复了。”

    话音刚落,之前一直昏迷不醒的东久迩捻彦忽然就醒了。

    “山上桑。”东久迩捻彦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我们这是到哪了?出大梅山了吗?”

    山上武男赶紧上前说:“殿下,我们已经成功的走出大梅山了,现在您正躺在第六师团的野战医院里,您已经安全了。”

    “纳尼?”东久迩捻彦讶然,“野战医院。”

    “哈依。”冈部直三郎上前一步,顿首说,“殿下,这是里在肥城,我们第六师团的野战医院里,安全绝对没有问题,您可以放心休息。”

    “冈部桑?”东久迩捻彦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东久迩捻彦又问道:“对了,冈部桑,第十师团那边怎么样了?现在是不是已经打下梅镇,端了独立团的老巢?”

    “这个嘛……”冈部直三郎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打下梅镇,端掉独立团的老巢?还是别开玩笑了,都快让独立团给全歼了。

    “怎么了?”东久迩捻彦从冈部直三郎的神情之中看出了异常,皱眉问道,“第十师团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打下猴头岭?”

    冈部直三郎只能岔开话题,说:“殿下,您还是安心休息吧。”

    “不行,你马上将第十师团的最新动向报告给我,无论如何我都是第二军的司令官,我必须对第十师团的两万余名皇军勇士负责。”东久迩捻彦总算还记得他是第二军司令官,还知道自己要对第十师团的战绩负责。

    冈部直三郎便叹息了一声,说:“殿下,事实上,第十师团现在已经陷入到绝境中,如果第十八师团不能及时赶到黑风口,恐怕……”

    说到这,冈部直三郎便收住口不再往下说。

    东久迩捻彦便立刻就急了,说:“恐怕怎样?”

    冈部直三郎又叹息了一声,说:“如果第十八师团不能在二十四小时内赶到黑风口,第十师团,恐怕就要集体玉碎了。”

    “纳尼?集体玉碎?!”东久迩捻彦一惊之下,居然坐了起来。

    只不过,才刚坐起来便立刻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又重重摔回床上,然后再次陷入到了昏迷之中,冈部直三郎摇了摇头,吩咐军医照料好东久迩捻彦,然后带着山上武男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有许多问题,迫切的要问山上武男。

    冈部直三郎在调任第六师团师团长前,是华北方面军参谋长。

    其实在大本营的计划中,冈部直三郎原本是要调任第一师团,然而就在冈部直三郎即将调任第一师团的师团长之前,第六师团却在肥城遭到独立团重创,甚至就连师团长稻叶四郎都成了战俘,结果冈部直三郎就被调来了第六师团。

    冈部直三郎在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时成绩优秀,并以军事研究生的身份出国留学,可以算得上日军中少有的学院派,军事理论基础很扎实,但是实战经验也算得上相当丰富,曾经在关东军担任作战参谋,并且参与了对抗联的围剿。

    日军大本营将冈部直三郎调来第六师团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熊本师团虽然在肥城之战遭受了独立团的重创,但不管怎样,熊本师团都是日本陆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仗的两个师团之一,仙台师团要镇守东北,轻易不能南下华中,所以熊本师团就成为了华中战场决定性的力量。

    日军大本营调冈部直三郎前来熊本师团担任师团长,也是希望冈部直三郎能够在短时间内扭转熊本师团的颓势,使这一日本陆军的王牌师团重新涣发出强大的斗志,并在后续的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作战中一雪前耻。

    冈部直三郎很清楚大本营的苦心,也迅速进入了角色。

    现在,冈部直三郎满脑子所想的,都是大梅山独立团。

    所以,冈部直三郎迫切的想从山上武男这里了解到关于独立团的第一手资料,比如说独立团的单兵战斗力,其中老兵的比例,还有装备水平等等,这些资料,将有助于冈部直三郎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战力做出准确评判。

    进了办公室后,冈部直三郎问道:“山上桑,我想要知道关于徐锐以及他的大梅山独立团的情报,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哈依。”山上武男顿首说道,“关于大梅山独立团的情报,我所知也是不多,但是对于徐锐,我却可以向将军阁下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徐锐此人不仅狡猾得超乎想象,个人战斗力也是强悍得超乎想像。”

    冈部直三郎沉声说:“怎么个强悍法?”

    “这个,还得从那天晚上说起……”山上武男眼前立刻浮现出了那晚的情形,整个人也陷入到了可怕的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