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崩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1章 崩溃

    “大老赵,掩护!”

    徐野大吼了一声,作势要往上冲。

    这个时候,名叫大老赵的老兵却抢先一步从藏身的洼地跃起,一边端着刺刀往上冲,一边厉声大吼道:“排长,我去!”

    “小老三,火力掩护!”徐野见状便立刻大吼一声,然后跳起身一边对着山头上的鬼子阵地连续开火,一边向着另一个方向闪转腾挪,山上的鬼子果断上当,仅有的一挺歪把子以及十几枝三八大盖便立刻被吸引过来。

    这个时候,另一个名叫小老三的老兵也在徐野跟大老赵的身后连续开火,给徐野还有大老赵两人提供火力支援,这是一个经典的三三制战术配合,经过两天的实战,此前长达三个月的训练成果就开始体现出来。

    借着鬼子火力被引开的短暂瞬间,大老赵迅速突进到了距离山顶不到五十米处,不过这时候,山顶的鬼子终于意识到了危险,仅有的那挺歪把子还有十几枝三八大盖便同时掉转了方向,向着大老赵猛烈的开火。

    大老赵当即一个鱼跃,扑到一块岩石后面。

    下一霎那,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将大老赵藏身的岩石打得火星四溅,大老赵躲在岩石后面翻了个身,然后从腰间武装带解下两颗手榴弹,旋开盖再一拉导火索,手榴弹的长柄便开始噗噗直冒青烟,大老赵却没有急着往山顶上扔。

    徐锐用了一百多门重炮从蒋委员长那里交换来的金陵兵工厂已经建成投产,并且产出了第一批手榴弹,大老赵手中的两颗手榴便是金陵兵工厂所产,哦不对,应该说,是大梅山兵工厂所产,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

    延时三秒,大老赵再将手榴弹往上奋力一甩。

    结果手榴弹刚刚扔到山头的鬼子阵地上空就凌空爆炸了,爆炸产生的破片顷刻间就形成一团毫无死角的破片弹幕,将山头阵地上的十几个鬼子全都笼罩在内,其中两个鬼子直接就被手榴弹炸死,剩下十几个鬼子也都是受了重伤。

    趁着山头鬼子被炸得有些懵,大老赵便立刻端着刺刀往山头上冲。

    另一侧负责掩护的徐野也从另外一个方向同时向山头发起冲锋,只有拖在后面负责火力支援的小老三继续端着机枪连续开火。

    不片刻,徐野和大老赵便同时冲上了山头。

    一个鬼子军曹才刚刚挣扎着坐起,徐野就迎面给了他一记突刺,锋利的刺刀一下就捅进了那鬼子军曹的心窝,鬼子军曹低低呜咽一声,双手立刻垂了下来,徐野一脚将那鬼子军曹的尸体踹倒,又将手中刺刀对准了第二个鬼子。

    只片刻,山头上的十几个鬼子兵就让徐野和大老赵杀了个精光。

    换平时,鬼子绝不会如此不济,徐野和大老赵能够对付三个鬼子就顶天了,跟十几个鬼子兵拼刺刀,绝对是十死无生,然而庆幸的是,第十师团的鬼子由于断水太久,一个个早已经精疲力竭,哪有体力拼刺刀?

    片刻后,小老三也抱着机枪冲到了山顶上。

    这时候,大老赵和徐野已经给鬼子补完刀。

    大老赵给最后一个鬼子曹长补完刀,一抬头却看到前方山谷中密布着许多方顶帐篷,便立刻回头对徐野大叫起来:“排长,你快过来看!”

    徐野由于连续立功,被何光明提拔为警卫排的排长,这小子也创造了独立团新兵入伍后的晋升记录,半个月内由列兵晋升排长,简直堪称奇迹!不过,既便是警卫排里的老兵,对于徐野这个新排长也是心服口服。

    谁要是不服,也干掉一个联队长先!

    谁要是不服,也缴获一面联队旗先!

    徐野跑过来一看,立刻瞠目结舌了:“我的乖,这么多大帐篷?还有天线?底下就算不是小猪义男的师团部,至少也是旅团部!”

    “师团部?”大老赵和小老三两眼放光,发大财了!

    这个时候,底下山谷中的帐篷里忽然跑出许多鬼子,虽然个个脚步踉跄,却分明是要四散逃跑的样子,徐野一看就急了,厉声喝道:“大老赵,小老三,跟我冲!”

    “啊?”大老赵和小老三面面相觑的道,“可是排长,我们才三个人?”

    “管不了那么多了,要不然让这些鬼子溜进了山里,抓起来可就费劲了。”徐野说完就端着三八大盖冲下山坡,大老赵和小老三互相看了一眼,一咬牙,也抄起武器,嗷嗷叫着跟着徐野冲下山,不片刻,三人就一前两后冲杀进了山谷。

    有不少鬼子兵原本正向着徐野他们这个方向冲过来,骤然间看到徐锐他们三个气势汹汹从山上冲下来,当即就发一声喊,扭头就跑,天可怜见,往这个方向冲的鬼子足足有五六十个啊,而徐野他们却只有三个人。

    这五六十个鬼子的转身溃逃,波及到了其余的鬼子。

    于是山谷中就出现了很诡异的一副景象,三个中国兵大兵端着刺刀,一边嗷嗷叫一边往前冲,几百个鬼子却如丧家之犬,仓皇逃跑,不时有鬼子因为力竭掉队,可三个中国兵却甚至来不及给他们补刀,只是一脚将他们踹倒,然后就继续追其余鬼子了。

    这个时候,徐锐正好在冷铁锋、何光明的陪伴下出现在另一个山头上。

    低头一看,徐锐几人正好看到谷中一幕,三个中国兵追着几百个鬼子在跑。

    “我了个去,这是谁的兵?”徐锐笑道,“三个人追得几百个鬼子仓皇逃窜。”

    何光明挠挠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说:“团长,这三人一个是我的警卫排长徐野,还有他手下的两个兵。”

    “徐野?”徐锐点头说道,“我想起来了,野狗,上次缴获小鬼子步兵第十联队联队旗的那个野狗,是吧?”

    徐野嘿嘿笑道:“就是他。”

    “不错,不错。”徐锐说,“这样吧,这仗打完,你让他来团部报到。”

    “去团部报到?”何光明有些犯懵,茫然问道,“团长,你找他有事?有事你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替你转达。”

    “什么呀。”徐锐说,“什么找他有事,他被上调团部了。”

    “干吗呀,干吗呀?”何光明一听立刻就急了,“我这好不容易有了颗好苗子,团长你又跟我抢,也不能什么好事都可着团长你吧,真是,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这么说定了。”徐锐却根本不给何光明反驳的机会,转身走了。

    “团长,团长……”何光明急得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官大一级能压死人呐。

    胳膊拗不过大腿,徐锐张口要人,何光明不敢不给,可胸中有气总得发泄出来,于是一回头,何光明眸子里就流露出慑人的杀机,咬着牙吼道:“杀杀杀,把这些狗曰的鬼子都给老子杀光了,一个活口都不留,统统杀光!”

    说完了,何光明便操着大片刀冲下山坡。

    何光明身后,营部的伙夫、马夫也抄着家伙冲下山,加入到了追杀的队列之中,到了这时候,小猪义男的第十师团事实上已经丧失了有效抵抗,事实上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全军覆灭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分割线)

    “八嘎!”堤不夹贵怒冲冲的从通讯处的帐篷走出来。

    堤不夹贵没办法不生气,从大梅山独立团发起总攻到现在,时间才仅仅过去两个小时还不到,可是,冈田资的第八旅团部还有濑谷启的第三十三旅团部就先后失去了联系,这个时候失去联系意味什么,就是用指头都能够想得出来。

    很显然,冈田资还有濑谷启的旅团部都让独立团给摧毁了。

    问题是,冈田资的旅团部是跟工兵联队在一起,而濑谷启的旅团部更是跟辎重联队呆在一起,这个也就是说,工兵联队还有辎重联队,也已经让大梅山独立团给全歼了,虽然这不是战斗联队,但好歹也是两个联队,工兵联队虽只有六百多人,可是辎重联队却足足有三千多人,居然也这么快让人给全歼了?

    堤不夹贵原本还指望着冈田旅团和濑谷旅团能够多坚持一到两天,这样师团部以及步兵第六十三联队就有机会坚持到第十八师团到来,只要师团部不被消灭,第十师团就不会被大本营裁撤建制,就仍有再起的机会!

    比如松浦淳六郎第一零六师团,就是这样。

    可是现在,仅仅过去两个小时,冈田旅团和濑谷旅团就被打垮了!

    战局如此,他堤不夹贵就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法扭转局面了。

    “师团长……”堤不夹贵一把掀开小猪义男的方顶大帐篷,怒冲冲的走进去,可是下一刻,堤不夹贵的后半句话便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只见,大帐篷里,小猪义男以额头触地,已经跪倒在了地面上。

    在小猪义男的背上,分明露出了一截刀尖。

    而在小猪义男身下,却洇出了一大滩血迹。

    第十师团的师团长,小猪义男,竟然是切腹自尽了!

    “师团长?!”堤不夹贵神情一惨,跟着跪倒在小猪义男的面前,咬了咬牙,堤不夹贵也反手拔出了他的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