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大局已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2章 大局已定

    徐锐回到猴头岭下的临时指挥部时,第十师团沿着青风山道部署的前、中、后三个集群都已经被打垮,成建制的抵抗已经瓦解,虽然仍有超过一万的鬼子兵溃逃进山,但是在这渺无人烟的深山,这些鬼子根本无路可逃,被抓回来或者饿死,是早早晚晚的事。

    所以在回来的路上,徐锐甚至已经在构思广播稿的用词,这次全歼了日军第十师团,可得拿它好好的做做文章,徐锐当然不指望靠这功劳升官发财,但是他非常清楚,当这一消息传开之后将会引发怎样的轰动!

    名利名利,名与利从来都是一体的。

    有了名气,各种利益就会纷至沓来。

    有些利益,徐锐并不需要,但是有些利益,他却很需要!

    比如说,青年学子的加盟,这样的利益徐锐就需要,而且是越多越好,但是全国各地的青年学生不会无缘无故就跑来,你得拿出实打实的战绩来才能够吸引他们,之前的肥城保卫战就吸引了一个团的青年学生,这次全歼小日本第十师团的消息传开之后,怎么的也能招来又一个团的青年学生,对不对?

    又比如说西方列强的态度。

    西方列强其实并不愿意坐视日本侵吞中国,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还是不介意暗底下做些小动作,给小日本加点难度,只是因为中国离日本太近,离西方又太远,列强考虑到成本实在太高,所以才一再的忍让。

    但是,如果他们发现中国人足以给小日本制造麻烦时,就绝不会介意暗中捣乱,比如说多卖给中国一些武器或者设备,反正这对于西方列强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还可以从中大发横财,这种事为什么不做?

    比如说苏联对中国的援助,就是这样。

    又比如太平洋战争之后美国援助中国,也是同样道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西方列强之所以向你伸出援手,他们都是有所求的,我们可以心怀感激,但千万不要因为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援助而背负沉重的道德枷锁,因为这都是属于国家利益。

    不过,由于国民军在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以及徐州会战中表现太糟糕,导致西方列强对国民政府及国民军完全丧失信心,所以迟迟不愿意给予国民政府提供援助,因为他们觉得国民政府灭亡在所难免,此时给国民政府提供援助很可能会打了水漂。

    至于苏联,之所以向国民政府大力提供援助,则是为了拖住日本。

    苏联不希望日本在短时间内解决中国的问题,既便无法帮助中国打败日本,也至少要帮助中国坚持到欧洲大陆的局面变清晰之后,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苏联才向国民政府提供了五千万美元低息贷款,用以购买苏式军械。

    徐锐无法代表国民政府,独立团也不可能拥有外交权,所以从国家层面向西方列强谋求贷款是别想了,但是通过大卫这个军火商,从美国买一批武器装备却还是有可能的,毕竟徐锐也不是白要,而是愿意拿出黄金交换的。

    独立团有了全歼第十师团的辉煌战绩,大卫代表独立团跟美国政府进行交涉时,就能更有底气,所提出的要求也更容易得到满足。

    徐锐现在迫切的想要一家小型钢铁厂外加一家小型化工厂。

    吴前的老师已经研制出********,可没有化工厂就没法进行生产,光靠实验室里的玻璃器皿来制造********,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没什么卵用,至于钢铁厂就更不用说了,若没有钢铁厂,兵工厂根本就只是一个摆设。

    所以,徐锐决定拿全歼第十师团这事好好做篇文章。

    当然,这么大肆宣传也有副作用,那就是会招来小鬼子的忌恨。

    不过,徐锐并不介意这个,因为通过江南从复兴社获取的情报,甚至连日本天皇都已经知道他的大名,并且还称他为帝国死敌,所以再怎么样的大肆宣传,局面也不会变得比现在更糟,正所谓,蚤子多了不咬。

    一边想着,徐锐就一脚走进了团部。

    结果刚进团部,迎面就遇着王沪生。

    王沪生因为连续熬了好几个的通霄,到总攻之前实在是撑不住,而且他也觉得总攻不可能那么快就有结果,怎么也的打上几天,所以就回去睡了一觉,这会才刚刚睡醒,见着徐锐就打着呵欠问:“老徐,仗打得怎样了?”

    “还能怎么样。”徐锐说道,“就那样呗。”

    “就那样?”王沪生苦笑说,“我就说攻击不会顺利,你还不信。”

    “不顺利?”徐锐摇头笑道,“政委你这话可说错了,仗打得很顺利。”

    “很顺利?”王沪生愣了下,问道,“怎么个顺利法?已经吃掉鬼子一部了?一个大队还是两个大队?难道是一个联队?”

    徐锐一直摇头,只是微笑不语。

    “老徐,你这是要急死我?”王沪生跺脚说,“快说,到底咋样了?”

    徐锐这才笑道:“看把你急的,这一仗,大局已定了,第十师团已经丧失了有组织的抵抗,虽然仍有大量的溃兵逃进深山还在负隅顽抗,不过由于找不到补给以及饮用水,这些鬼子溃兵的覆灭或者投降是早晚的事。”

    王沪生闻言便立刻有些发懵,真的,全歼了?

    日军第十师团,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就这样被他们独立团全歼了?

    这不是做梦吧?王沪生有些不敢相信,说道:“老徐,你来掐我一下。”

    “政委你干吗?”徐锐抓起帆布桌上的水壶灌了一大口,然后说道,“我告诉你,这可是真真切切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是在做梦。”

    “不是做梦啊?”王沪生终于回过神,然后仰天大笑起来。

    徐锐伸手在王沪生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的问:“政委,你没事吧?”

    “起开,我没疯。”王沪生一把拍开徐锐的爪子,说道,“打了这么大胜仗,还不许我仰天大笑三声?真是的。”

    “行行行,你笑。”徐锐说,“大笑九声也随你。”

    “不笑了,没劲。”王沪生哼一声,又接着说,“那个,徐锐同志,这一次,鉴于你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所以,组织上决定要好好的奖励你。”

    “奖励我?”徐锐立刻来了精神,“奖励我什么?”

    “一支笔。”王沪生从上衣口袋取下心爱的金笔,说,“派克牌的。”

    “嘁,就一支笔?还是你用剩的?”徐锐没好气的说,“政委你可真够抠的。”

    “那你以为组织上会奖励你什么,高官?厚禄?”王沪生哼声说,“还真就有人给你许下高官厚禄了,蒋委员长说了,只要你信奉三民主义,立刻就可以委任你为中将军长,而且还是中央军的军长哦,至于具体去哪个集团军,由得你挑!”

    一边说,王沪生一边就把一封密电拿出来,递给了徐锐。

    徐锐接过电报一看,发现密电是戴笠给复兴社肥城站站长老猫的,老猫又将这封密电转给了孙长河,结果孙长河转手就把这电报给了王沪生,老猫并不知道,孙长河、杨八难还有跟着两人一起来的中央军校生,都已经加入**了。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当兵的眼睛更亮。

    孙长河、杨八难他们自从加入独立团之后,对**人的一言一行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发现之前国民政府关于**的宣传都是谎言,而且,凡事就怕比较,孙长河、杨八难他们拿国民党和**一比较,真可谓是高下立判。

    跟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办实事的**相比,国民党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孙长河、杨八难他们的信仰很自然就发生了转变。

    “啧啧,蒋委员长还是一贯的抠,就只知道开空头支票。”徐锐嘿然说道,“他要是真的有诚意让我当什么军长,就该把一个军的兵员以及装备都运来大梅山,然后把一个军一年作战所需的经费也发放齐,那才叫敞亮。”

    王沪生说道:“人家是要你去中央军当军长,还把兵员和装备运来大梅山,美的你。”

    徐锐摇头说:“这就是蒋委员长最大的弱点,他总喜欢将军队分出个嫡庶,既便是中央军内部也同样山头林立,表面上看,这么做会使军中无法形成一个统一的声音,他蒋某人就可以通过居中调停保持超然的地位,从而不致兵权旁落,这么些年,蒋委员长就是通过这套手法牢牢的把持住了兵权。”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殊不知他这么做法,却也会让军队陷入极大的内耗中,真正到了要命的时候,地方军指望中央军,中央军则指望地方军充当炮灰,互相之间只会一味的推卸责任,谁肯真正出死力?”

    “老徐你这话可真是一针见血,你打算怎么回复?”

    “回复?”徐锐说道,“干吗回复?难道我很闲么。”

    王沪生闻言愣了下,遂即指着徐锐笑道:“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