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3章 全歼

    南京,芳华园。

    河边正三铁青着脸走进畑俊六的办公室,顿首报告说:“大将阁下,刚刚接到第十师团参谋长堤不夹贵发来的诀别电报……”

    “纳尼?!”不等河边正三说完,畑俊六便吃惊的站起了身。

    诀别电报?!什么是诀虽电报?这岂不是说第十师团已经集体玉碎?

    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压下胸中的震惊,畑俊六沉声问:“第十师团集体玉碎了?”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说,“尽管堤不夹桑的电报上说,仍有相当一部分第十师团的残兵溃逃进了深山,但是他们既没有给养,又没有水源,更没有出路,而且还丧失了有效指挥,被消灭或者俘虏那是早晚的事,而且……”

    畑俊六目光一厉,凶狠的盯着河边正三,问道:“而且什么?”

    河边正三不敢正视畑俊六的目光,低着头说道:“而且,徐锐刚刚已经通过大梅山广播台公开宣布了第十师团被全歼的消息,大将阁下也应该知道,徐锐此人虽然狡猾,但是在宣布战果这样的事情上,应该是可信的。”

    这当然是可信的,畑俊六立刻就相信了。

    “八嘎,八嘎牙鲁!”畑俊六陡然大声咆哮起来,一把就将摆放在案头上的笔架推到地板上,沉重的笔架砸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然后碎裂开来,这可是一具玉质笔架,价值着实不菲,畑俊六却连心疼的感觉都没了。

    跟损失一整个师团相比,区区一具笔架算得什么?

    “八嘎,八嘎牙鲁。”畑俊六继续大声的咆哮着,直到胸口忽然泛起一阵烦恶感,然后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一通咳嗽,咳得畑俊六几乎都快要闭过气去,好半天之后,畑俊六才直起身,再拿开捂住口鼻的手绢,只见上面出现了一滩殷红的血迹。

    “大将阁上?”河边正三看到了这滩殷红的血迹,眉宇间掠过一抹忧色。

    “没事,我没有事。”畑俊六无力的挥了挥手,又颓然坐回了到椅子上,“河边桑,给第十八师团的命令取消,第十师团都已经集体玉碎,第十八师团再去大梅山,也就变得毫无意义,还是让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开赴湖南战场吧。”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又道,“大将阁下,大本营那边如何报告?”

    “这不是你我需要考虑的事。”畑俊六无力的摆摆手,说道,“从一开始,我就极力反对对大梅山用兵,可有些人偏偏就是不听,而有些人偏偏就被所谓的荣誉以及颜面蒙蔽了理智,非要在错误的时候去招惹错误的敌人,现在捅出了纰漏,我却不会为某些人的无知以及愚蠢而担负责任,此事与我们无关!”

    第十师团的全军覆灭,确实与畑俊六关系不大。

    这完全就是东久迩捻彦一意孤行,天皇暗中力挺的后果。

    畑俊六之所以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是在为第十师团的全军覆灭感到惋惜,这可是一个常设师团啊,整整两万多帝国将士,就这么全军覆灭,实在是太让人抑腕叹息!当初要是按照他的意思,将第十师团投入武汉战场,武汉会战没准就已经结束了。

    畑俊六这么想,那可是有依据的,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是厉害,可是一旦离开了大梅山这个老巢,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立刻就大打折扣,独立团要凭借一团之力,就扭转整个武汉会战的战局走向,纯粹是痴心妄想。

    “可惜呀。”目送河边正三离开,畑俊六再次长叹道,“第十师团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跟一个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斗,再加上还有一个错误的司令官,就是想不集体玉碎也是难哪。”

    (分割线)

    武汉行营,蒋委员长的临时官邸。

    又是一天劳累之后,蒋委员长精疲力竭的回到官邸,然后往书房里的摇椅上一躺,就再也不想动弹了。

    王世和蹑手蹑脚走进来,打开了留声机。

    最近这段时间,蒋委员长一直在蒋夫人的督促下“欣赏”基督音乐,据说这可以陶冶人的情操,使蒋委员长的内心真正与上帝相通,从而成为一名真正基督徒,蒋委员长虽然名义上已经加入基督教,但是内心并未真正皈依。

    正准备放唱盘时,蒋委员长却忽然说道:“算了,今天不要听这些。”

    王世和放下唱盘,看了眼门外,小声问:“委座,那你想听些什么?”

    “听听收音机吧。”蒋委员长说,“我想要听听大梅山广播台的播音。”

    王世和便上前打开了收音机,将频段调到大梅山广播台的波段,广播里便立刻传来了一个优美悦耳却又不失激昂的女声:“现在插播一条本台最新通讯,现在插播一条本台最新通讯,我大梅山独立团经十日苦战,成功的在青风山道全歼了来犯之日军第十师团,此战共歼灭日寇两万两千余人,其中击毙一万两千余人,俘虏九千余人,共缴获各式枪支一万两千余支,各式火炮百余门,其余各类战争物资无数……”

    “啪嗒。”蒋委员长攥在手里的金质十字架忽然掉落在地上。

    王世和便赶紧上前两步,将金质十字架从地板上给捡了起来。

    蒋委员长却没有伸手接,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王世和,说:“世和,刚才你可曾听见广播里边在说些什么?”

    蒋委员长其实都听清了,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世和内心也一样震惊,一样的难以置信,却还是重重的点头。

    “委座,刚才我也听见了,大梅山独立团全歼了日军第十师团。”

    “全歼?全歼了?全歼了?”蒋委员长连问三声,语气一声大过一声,到最后几乎是声在声嘶力竭的大吼了,原本因为睡眠不足而充满了血丝的双眼也变得赤红,整个人也猛的从摇椅上站起,“日军第十师团居然让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给全歼了?!”

    “是的。”王世和重重点头,说道,“第十师团应该是被大梅山独立团全歼了。”

    蒋委员长便长长的舒了口气,随着这口气的舒出,全身的力量好像也被抽空了,一下又坐回了摇椅,老实说,两天前听说第十师团被独立团包围在大梅山中之时,蒋委员长就已经十分之吃惊,但那时,蒋委员长根本就没想过,大梅山独立团居然能全歼第十师团!

    开玩笑,这可是一整个师团,而且还是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独立团利用地形,困住第十师团一段时间就已经足够自傲,要想全歼第十师团,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谁曾想,蒋委员长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大梅山独立团偏偏就做到了!

    徐锐,如此人才,可惜是**的人,可惜呀!

    不对,事情还没有最终定论,事情仍还有转机!

    蒋委员长忽然想起了戴笠来,当即吩咐王世和:“世和,立刻打电话叫戴笠过来。”

    王世和叹息一声,小声说道:“委座,戴处长已经去重庆了,不过在他临走之前,曾经留下了一封信交给我,说是若是委座问起,就让我把信交给你。”

    “快把信拿过来。”蒋委员长当即起身,伸手向王世和要信。

    王世和便从兜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蒋委员长,蒋委员长从信封取出信笺匆匆看完,便又叹息一声坐回到摇椅。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大梅山独立团全歼日军第十师团的消息也传到了延安,朱老总兴冲冲的走进**窑洞时,只见**刚将案头的油灯吹熄。

    朱老总见状,便立刻关切的说:“老毛,你又一夜没睡?”

    **慢条斯理的点了一颗烟,说道:“这不看文件么,不知不觉天就亮喽。”

    朱老总说道:“老毛,不是我说你,你老这样熬夜可不行,会把身体熬垮的。”

    “嗳,不至于那么严重。”**摆了摆手,说道,“再说我都已经熬习惯了,不把手头的事情给干完喽,我是怎么也睡不着哟。”

    “你呀。”朱老总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

    **又说:“对喽,老总你一大早过来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朱老总指了指**,笑着说,“不过这次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刚刚接到长江局的急电,说是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又打了个大胜仗,而且这次的战果有点吓人哦,你先猜猜他们取得了什么样的战果?”

    **说道:“连老总你都说吓人,那战果肯定是相当可观,上次徐锐的独立团全歼了鬼子的一个支队,也没见老总你说吓人,难道说,这次大梅山独立团竟然全歼了小鬼子一个师团?这个可真就有些吓人了。”

    “老毛,还真让你说着了。”朱老总兴奋的说,“这次大梅山独立团还真就全歼了小鬼子的一个师团,而且是第十师团!上次的台儿庄大战,第十师团躲过了一劫,可是这次,却终究还是让我们中国人给全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