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来自延安的嘉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4章 来自延安的嘉奖

    **闻言愣住了。

    刚才他说独立团全歼鬼子一个师团,其实就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在得到朱老总肯定的答复之后却直接就愣了。

    一个团全歼鬼子一个师团?这怎么可能。

    要说**也是见多识广,井冈山时期,在**的指挥下,红军以少胜多歼灭数倍于己的国民军是常有的事,比如第三次反围剿,毛主度就指挥三万红军挫败了三十万国民军的长驱直入,歼敌三万人,其中俘虏就有一万八千余人。

    三万人对三十万人,还能歼灭与自身兵力相当的敌军,这样的战绩,可以说很吓人。

    都说粟总的指挥造诣高超,孟良崮一战,粟总几乎是在汤恩伯第一兵团四十多万大军的眼皮子底下全歼了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但当时粟总的东野也有三十万人,在兵力数量上,与国民党军并无太大差距。

    所以,**才是打运动战的第一好手!

    就连**都对独立团的战果感到吃惊,足见徐锐的这一仗有多牛。

    片刻之后,**手里的卷烟已经烧完,烧到手指了**才惊觉。

    **赶紧跷起脚,将手里烧剩下的烟头摁到鞋底掐灭,然后说道:“这个徐锐,可是不得了哦,居然真就全歼了鬼子的一个师团,而且歼灭的还是常设师团,比德安会战歼灭的第一零六师团还厉害哟。”

    “那不能比,那不能比。”朱老总连连摆手,说道,“第一零六师团,只不过是用第六师团的后备兵编成的特设师团,而且薛岳足足动用了一个兵团二十多万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终于全歼了第一零六师团。”

    停顿了下,朱老总又道:“而徐锐的独立团,却仅仅只动用了一个团,电报上说,独立团经过扩编后,兵力数量已经增加到了九千余人,但其中大多数都是新兵,真正能打的老兵还是之前老独立团的三千人,以少打多还能全歼,这可是比薛岳厉害多喽。”

    **呵呵一笑,说道:“老总,看来你对徐锐这个小家伙评价颇高嘛。”

    “小家伙?”朱老总道,“我听说这个徐锐才只二十岁出头,比当年跟着咱们一起过草地的红小鬼也是大不了几岁,还真就是个小家伙。”

    从朱老总的语气中,**听出了喜爱之意,当即笑着说道:“老总,我怎么觉着你好像喜欢上徐锐这个小家伙了?”

    “老毛,你还别说,我还真喜欢上这小子了。”朱老总点头说,“你知道他让我想起谁来了吗?我想起尔琢来了,徐锐这小子,跟尔琢一样足智多谋,一样的能打,而且还是一样的年轻,而最为关键的是,这两人的立场一样坚定。”

    **轻哦了一声,说道:“老总好像话里有话?”

    朱老总嘿嘿一笑说:“老毛,三天前徐锐在大梅山困住了日军第十师团,那时候还没全歼呢,蒋委员长闻讯后极为激动,当即指示戴笠动用复兴社的人与徐锐接触,你猜蒋委员长给徐锐开出了什么样的招揽条件?”

    “这个我能够猜到。”**说道,“无非就是跟当年三次招揽尔琢一样,给徐锐晋升军长呗。”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朱老总指了指**,又说,“不过尔琢是厚道人,徐锐这小子却是个滑头,他居然给蒋委员长回电说,感谢蒋委员长对他的厚爱,他也十分荣幸能够担任中央军军长,但是他希望,蒋委员长能够把一个军的兵员、装备都运去大梅山,如果从大后方转运兵员、物资不方便,从苏鲁战区就近补充也是可以,哦对了,徐锐还让蒋委员长先把今年的经费,总计一百万法币给兑现喽。”

    **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又说道:“这下咱们的蒋委员长又要骂娘喽。”

    “可不是,我听说蒋委员长骂了半天的娘。”朱老总说完也笑了,“不过这个都是小道消息,当不得真,但是徐锐的回电却是确有其事,为这事长江局还给独立团发去电报,把徐锐和独立团政委王沪生狠剋了顿。”

    笑声止住,**的脸色逐渐变凝重起来。

    片刻之后,**又说道:“这个徐锐,我们可得要保护好喽。”

    朱老总点点头,沉声说道:“是啊,绝不能让徐锐成为第二个尔琢。”

    井冈山时期,王尔琢是红军中不可多得的战将,可惜年纪青青的就为革命献身了,王尔琢要是没有牺牲,那么此刻**在敌后战场上就又要多出一员能征善战的大将,王尔琢可是黄埔军校的一期,相比黄埔三杰也是不遑多让。

    朱老总又说:“老毛,新四军来电说,希望将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扩编为五支队,要说兵力数量,独立团现在已经有了九千余人,编成一个支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论战功,论能力,徐锐也足以担任支队司令员,你觉得怎样?”

    **慢条斯理点了一颗烟,陷入长时间的思索。

    朱老总知道**正在长考,便安静坐一边等待。

    一支烟抽完,**才说道:“老总哪,独立团扩编支队之事,我看还是暂缓吧,眼下的局面较为复杂,从武汉会战就可以看出来,日本政府已难以为继,完全能想象得到,武汉会战之后,日本政府的对华策略,将由军事进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转为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届时国民政府在正面战场的压力将会减轻,蒋委员长的性子你不是不了解,到时他肯定会有想法,这时候将大梅山独立团扩编为支队,岂不是授人口实?”

    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独立团扩编的事,嘴上不能说,但是做还是要做,就比如挺进敌后战场的八路军,从番号上看,还是三个师,不到四万人,但是,实际上呢?现在八路军早已经扩编到四十万人都不止了。

    朱老总说道:“可是老毛,我担心徐锐这小家伙心里会有想法。”

    朱老总提心的是,徐锐立了这么大的战功,不给个支队司令不太合适,蒋委员长甚至愿意给他个军长当,他们**也应该有所表示。

    **却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老总,我听说黄埔军校的大门口挂了一副对联,上面这样写道:升官发财,行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这话说的是真好,可叹的是,国民党的那些黄埔军校生,现在又还有几人记得这副对联呢?”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徐锐当初弃国民党而投奔咱们**,就不是冲着升官发财来的,他要是想要升官发财,当初直接投奔国民党不是更好?咱们**可是给不了他高官厚禄,所以,老总你多虑了。”

    “你说的也对。”朱老总点头,又说,“不过老毛,你看,是不是可以以中央名义给大梅山独立团通电嘉奖?”

    “这个可以有。”**欣然点头说,“还要通报全党全军及各个根据地,号召全党全军所有根据地向大梅山独立团学习。”

    “那就这么定了。”朱老总说,“我回头就去办。”

    **起身下坑,对朱老总说:“老总,会议差不多要开始了吧?”

    朱老总跟着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今天的这次会议,恐怕是要吵架了。”

    “吵架好啊,老话说的好,理越辩越明,古往今来无数次的事例证明,所有的真理都是吵出来的。”**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而且这次大梅山独立团的空前大胜,使我更加坚信,我们**就是要开展独立自主的敌后武装斗争。”

    (分割线)

    来自延安的嘉奖电很快就到了大梅山。

    这个时候,大梅山独立团正在漫山遍野的抓俘虏呢。

    小鬼子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比较严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在任何情形下,就毫不犹豫的切腹自杀,事实上,二战期间日军的几次大规模集体自杀,都是在高级军官的压力下上演的,自发性的大规模的集体自杀,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所以当第十师团的指挥体系遭到摧毁,基层士兵的大规模投降也就不足为奇。

    徐锐看电报的时间,又有十几个独立团官兵押解着一队日军战俘,从徐锐和王沪生所站的山头上经过。

    走着走着,一个日军战俘就噗嗵摔倒在地。

    负责押解的独立团老兵立刻就恼了,解下身上武装带上前就是一通狠抽,抽得那个日本兵惨烈的哀嚎,却就是不肯从地上起来,其实,不是这个日本兵不肯爬起来,实在是他真没有体力起来了,他已经因为严重脱水快虚脱了。

    “快起来,赶紧起来,再不起来老子抽死你!”那老兵却不管这些,挥舞着手中的武装带只顾劈头盖脸的往下抽,只片刻,那个鬼子兵就不再挣扎,人也没了声息,老兵再上前一探鬼子的鼻息,已经只剩半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