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炊事班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8章 炊事班长

    裕仁在御书房大发雷霆的时候,王沪生也在独立团的团部大发雷霆。

    这次王沪生是真的生气了,因为胳膊受伤,他在野战医院住了两天,结果就在这两天时间内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超乎王沪生想象极限的大事,徐锐居然把俘获的一万多鬼子战俘进行了审讯,但凡是手上沾了中国百姓鲜血的,统统都给枪毙了。

    是真的枪毙了啊,王沪生事后才知道,徐锐足足枪毙了五千多鬼子!

    本来独立团俘获的鬼子有一万两千人,可现在,却只剩下七千人了!

    大规模屠杀战俘,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骇人听闻的,白起因为坑杀了四十万赵军战俘而留下了千古骂名,王沪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这一消息传开之后,徐锐的形象将会被小日本的媒体抹黑成什么鬼样,那些西方媒体也不会放过他。

    而更加糟糕的事,因为杀俘而受影响的并不只徐锐个人,还有**!

    屠杀战俘这件事,将会对中国**的声誉,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老徐啊老徐,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王沪生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徐锐,气乎乎的说道,“眼见打了一次天大的胜仗,我都已经向军部打报告,申请将独立团扩编为五支队,你都是快要担任支队司令员的人了,现在可好,彻底没戏了!”

    “没戏就没戏,反正我觉得这事没错。”徐锐说,“这些鬼子就是该杀。”

    “你呀你,你呀你。”王沪生指着徐锐,恨声说,“你倒是杀得爽快了,可你知道你这一行为给咱们独立团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道你的这一行为给我们中国**带来了多大的损失?老徐呀,你真是,你真是太不成熟了。”

    徐锐便不再说话了,他承认此举会对**的声誉造成一定伤害,但是,他仍然不认为这一行为就错了,身为军人,沙场杀敌是本职,这没错,所以徐锐绝不会因为这些鬼子战俘在战场上枪杀过中华军人就枪毙他们。

    但是残杀无辜中国百姓就是另一回事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些鬼子既然杀害过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那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像历史上那样只是严惩了首恶,而将上百万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普通日军战俘放回日本的事,绝对不会在他徐锐领导的大梅山根据地出现。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徐锐还是会毫不犹豫杀俘。

    这些鬼子战俘就是该死,杀了他们又有什么错?

    两人正说话间,何光明、万重山等几个老资格营长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何光明兴冲冲的大叫道:“政委,这次咱们独立团一家伙全歼了鬼子一个师团,而且还是十七个常设师团中的一个,组织上总该有所表示,独立团扩编支队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是不是批文已经下来了?”

    说完何光明还煞有介事的冲着徐锐敬了记军礼,大声说:“报告司令,新四军第五支队第一团第一营营长何光明前来向您报到,请您训示。”

    李海和黑皮则趁机起哄,李海叫道:“老何,虚伪了不是?”

    黑皮也大叫道:“你小子也是快当团长的人了,还端啥端?”

    何光明嘿嘿一笑,说道:“什么团长,你们可不要瞎说啊,八字还没一撇呢。”

    何光明嘴上虽然说着八字还没一撇,可他脸上的神情却是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不过也难怪他们会这么认为,这次独立团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军部不给个支队是说不过去,徐锐当了支队司令,他们自然也就跟着官升一级要当团长了。

    看着何光明、万重山、李海、黑皮四个在那里闹,王沪生就越发的闹心。

    本来嘛,要是没出杀俘这出,眼下就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可现在出了这档事,不仅独立团升格的事没有了可能,搞不好就连徐锐这个团长都保不住,因为**的纪律,功是功过是过,功过是绝对不能相抵的。

    想到这,王沪生就越发闹心。

    “够了,都他妈给我闭嘴吧!”王沪生忍无可忍,大吼道,“全都给我滚!快滚!”

    何光明、万重山、李海、黑皮四个便面面相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政委一贯都是温文尔雅,很少有发火的时候,爆粗口更是罕见,今天这是怎么滴了,政委怎么这么大的邪火,按说不应该啊,这不是刚刚才打了大胜仗么。

    看着何光明四个,王沪生越发恼火,再次大吼:“我让你们赶紧滚,一个个的耳朵塞驴毛了,快滚,给我滚,赶紧的滚,快滚!”

    一边说,王沪生一边还伸脚来踢何光明。

    何光明四个便赶紧抱头鼠窜,一会就没了人影。

    徐锐说:“老王,你这又何必,多大个事,值当发这么大火?”

    “多大个事?”王沪生哭笑不得的说道,“老徐,这事可大了!”

    “能有多大?”徐锐哂然说道,“大不了不升格,不当司令呗。”

    “不当司令?”王沪生哼声说,“你不仅当不了司令,怕是团长都当不成了!”

    “不能够吧?”徐锐愕然说道,“就因为杀了几个鬼子,组织上还能撤我职?”

    “杀几个鬼子当然没事,可你杀的是几个吗?”王沪生摊着手说,“老徐哪,你杀的可是整整五千多个,五千多哪!”

    “五千多个又算得什么?”徐锐也是说的有些不耐烦了,阴声说,“小鬼子打下南京之后杀了有多少人?三十多万!而且还是无辜百姓!对小日本,就不该讲人道主义,就该以暴止暴,以杀止杀,得让他们知道,中国人不好惹!”

    “你这,这……”王沪生被徐锐说的哑口无言。

    王沪生忽然间觉得,徐锐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反驳。

    好半天后王沪生才反应过来,气急说道:“你这就是强辞夺理,小鬼子在南京屠杀我们同胞是不对,我们也跟着杀战俘,不就变得跟他们一样了吗?”

    “这怎么能是一样?”徐锐说,“小日本跑到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杀我们同胞,这是侵略行径,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杀死武装侵略者,这叫保卫祖国,这怎么能混为一谈?政委,就杀俘这件事,你就是说破了大天我也是不服,不服,我不服!”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王沪生苦笑,“你就等着组织上的处理吧。”

    “我等着。”徐锐嘿然说,“我就不信了,组织上还能把我给枪毙了。”

    (分割线)

    徐锐不知道的是,就如何处理徐锐的事,新四军军部的首长们已经吵翻天了。

    对徐锐的处理意见有两派,且严重相左,以叶军长为首的一派坚持认为徐锐的行为并无过错,那些杀害过中国平民的鬼子属于战犯,对于战犯就应该严惩不贷,枪毙乃他们应有的下场,所以徐锐不仅没有过错,反而应该给予肯定。

    不过以项政委为首的一派,却坚持认为徐锐犯了错,而且还是大错!因为党的一贯宗旨就是优待俘虏,徐锐未经请示就杀了五千多个战俘,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对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必须予以严惩,否则党纪何在?军法又何存?

    两派意见严重相左,相持不下,最后只能举手表决。

    最终项政委一派意见以微弱优势胜出,决定给予徐锐处罚。

    不过在处罚力度上又出现了严重分歧,有人主张直接撤职,有人主张撤销团长职务,以代理团长的身份,继续主持独立团的工作,还有人则坚持认为,给予党内警告已经足够,完全没有必要撤职,否则难免会让基层的指战员寒心。

    讨论了半天,最后还是项政委一锤定音,将徐锐的职务由团长降为团部炊事班班长,独立团团长不外调,由独立团的政委王沪生暂时兼任,处理意见里还特别加了一条,什么时候徐锐认识到了自己错误,什么时候官复原职。

    其实军部的处理就是一种态度,党纪不容亵渎!不管你在党内是个什么职务,不管你为党为国家立了多大功劳,都不能够触犯党纪,只要触犯了党纪,就必须接受相应的处罚,在党纪军法面前绝无例外!

    同时,这一处理意见也留下了足够余地。

    表面上徐锐的职务被一撸到底,从团长直降为炊事班班长,但是实际上,由于没有外调他人前往大梅山独立团,而是由政委王沪生兼任独立团的团长,潜台词就是,独立团还是徐锐说了算,徐锐其实就是代理团长。

    对于如何处理徐锐,军部首长也真的是煞费苦心。

    讨论完了处理意见,接下来讨论的就是嘉奖问题。

    按照**的纪律,过是过,功是功,有过要罚,有功就要奖。

    这次大梅山独立团打了胜仗,那就应该受到嘉奖,本来军部已经决定将独立团升格为五支队,不过这一意见在上报到延安之后却遭到了否决,不过这难不住“足智多谋”的军部首长们,军部首长们很快就想出了迂回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