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军分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19章 军分区

    “喏,组织上的处理意见下来了。”王沪生阴着个脸,将一纸电报递给了徐锐“党内记大过一次,至于行政处分,团长职务撤销,直降为团部炊事班班长。”

    徐锐看完电报之后立刻咧开嘴巴笑了,对王沪生说道:“老王,好事啊,因为受到我杀俘的牵连,独立团升格的事情泡了汤,但是现在组织上设立了大梅山军分区,也算是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个遗憾。”

    设立大梅山军分区,也就意味着有了自主扩军的权力。

    换句话说,只要不设立师(支队)一级的战斗单位,团一级战斗单机,你想扩编多少个就扩编多少个,只要你有足够的人手枪支,你大梅山军分区编成一百个团也随你,不仅新四军是这么干的,八路军其实也是这么干的。

    像晋察冀、冀中等大型根据地,下面的军分区都排到了十几号,有些成立较早的军分区甚至扩编到了十几个团。

    所以设立军分区还真是个高招,国民党保住了面子,**得到了里子。

    王沪生苦笑着说道:“老徐,你是缺心眼还是怎么的,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干吗哭丧个脸?”徐锐嘿然说道,“不就是当伙夫么,有啥大不了的。”

    “什么伙夫,你想的倒美。”王沪生哼声说,“独立团这摊,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军分区这一摊,你可别指着全推给我,我这小肩膀可挑不起这副重担。”

    “那是你的事,这是组织上交给你的重担,你可别在这里挑肥捡瘦。”徐锐站起身,拍拍屁股然后往外走,“我得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

    王沪生赶紧喊:“老徐你等等,老徐,老徐……”

    徐锐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王沪生看得出来,徐锐虽然表面上没说,可内心里却还是有点情绪,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任谁立下了这么大的战功,没升官不说,反而给撤职了,心里都不会感到痛快,也好,就让老徐休息一阵吧。

    反正最近这段时间也不会再有大的作战任务。

    当下王沪生吩咐徐野说道:“狗子,去把各营的营长都请来。”

    徐野现在已经被徐锐上调到了团部,正式担任团部警卫连长。

    徐野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安排通讯员挨个通知各营的营长了。

    半个小时之后,十几个营长就先分赶到团部,坐满了会议室。

    直到要塞守备营长高初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王沪生才抬起头,轻咳了一声说道:“跟大家通报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团长因为屠杀鬼子战俘犯了错误,让组织上给撤职了,党内记大过一次,职务降为团部炊事班长。”

    十几个营长闻言顿时间面面相觑了,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杨八难还有孙长河的感触尤为复杂,这样的处罚在国民党那边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杀几个鬼子战俘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居然还要撤职?不过因为这件事,也让两人对**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更坚定了自己的信仰。

    王沪生紧接着又说道:“不过你们也不要多想,处理意见上明确说了,什么时候团长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官复原职,既便现在团长没官复原职,他也是咱大梅山独立团事实上的团长,以后见了还是得叫团长。”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以极罕见的严厉语气说道:“谁要是敢喊他班长,可别怪我这个政委给他小鞋穿,都听清楚了没有?”

    为了徐锐,王沪生竟公然威胁给人穿小鞋,也是没谁了。

    不过与会的十几个营长却都觉得理所当然,热烈的回应。

    压了压手,示意大家伙安静,王沪生接着说道:“现在宣布第二个消息,组织决定创建大梅山军分区,同时决定由我暂时代理司令员一职,至于军分区下属部队编制架构,以及各个部队的职务安排,等我跟团长商量之后再行决定。”

    十几个营长听闻后先是讶然,遂即就轰然炸开锅。

    尤其是何光明、万重山、铁钢等几个老资格营长,更是大喜过望,他们原以为,连团长都被撸了职务,独立团升格一事也泡了汤,他们的团长梦也就落空了,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创建军分区,这跟升格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不同,就是在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的建制表上不会出现新编第五支队,也就不会刺激到蒋某人。

    王沪生又道:“暂时就是这样,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做好部队的整训工作,这次战斗咱们独立团,哦不,咱们军分区的伤亡虽然不小,可是收获的战斗经验也不少,只要你们做好整训工作,相信我们军分区各部的战斗力将会迎来一个极大的提升!”

    十几个营长轰然应喏,一个个的摩拳擦掌,脸上的神情很是振奋。

    王沪生又特意叮嘱高楚说:“高营长,你们营除了做好整训工作,还得做好战俘的安保工作,确保不出现任何的意外。”

    第十师团进入大梅山的兵员足有两万两千余人,其中战死近万人,剩下一万两千余人都当了俘虏,这其中大多是工兵、辎重兵,还有炮兵,步兵联队的战斗兵很少,不过就是这一万多非战斗兵员,还让徐锐枪毙了五千多。

    剩下的七千多战俘全被羁压在要塞守备营驻地。

    当下高楚说:“政委你放心,自从团长杀了五千多俘虏之后,剩下的这七千多鬼子战俘简直比小猫都乖,我跟你们讲一个事情啊,昨天因为矿上的要求,我调了一百多个鬼子战俘前去挖煤,结果在回来的时候出现了岔子,因为天黑,负责押解鬼子战俘的警卫班居然在山中迷路了,还把一百多鬼子战俘给弄丢了。”

    王沪生和十几个营长闻言,顿时脸色大变。

    高楚却嘿嘿一笑接着说道:“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王沪生忍不住问道:“怎么着,那一百多鬼子跑了?”

    “跑?真要让鬼子战俘给跑了,团长还不得枪毙我?”高楚嘿嘿一笑,说道,“结果到了第二天,那一百多鬼子战俘居然自己回来了,进大门时还排着整齐的队列,比我们要塞守备营的队列都还要整齐,奶奶个腿。”

    王沪生长出一口气,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啊。”

    “是是,政委放心,再没有下次了。”高楚连忙点头说,“再没有下次了。”

    王沪生想了想,又叮嘱道:“还有,今后也别再让鬼子战俘去煤矿挖煤了。”

    “那不行。”高楚立刻叫道,“不挖煤不修工事,难不成白养着他们不成?团长可是明确跟我说了,这七千多鬼子战俘就是我们的免费劳工,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这是他们战俘应有的待遇,国际惯例。”

    王沪生哑然了,拿战俘当免费劳工,的确是国际惯例。

    当下王沪生说:“你自己掌握好尺度,别出人命就行。”

    王沪生宣布散会,十几个营长热烈的讨论着,相继离去。

    讨论的主题自然是大梅山军分区的架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大梅山军分区将会编组几个主力团?有说一个,有说三个,也有说五个的,不过基本没人认为,大梅山军分区会编成十八个团,十八个团,所有营长全部都官升一级?这个想想都不可能。

    第二个就是谁有资格当团长,如果就一个团,那就没什么好讲的,谁都没有戏,而如果是三个团,那么也基本没啥悬念,何光明和万重山肯定没跑,剩下一个多半是高楚,高楚这一次虽然没有参与围歼第十师团,但他守住了大梅山根据地。

    如果扩编五个团,那团长的分配悬念就大了。

    (分割线)

    王沪生离了团部,便径直来到部队大院找徐锐。

    不过在徐家小院,王沪生并没有看到徐锐,倒是在院子里看到了正跟小桃红、豆豆一起逗二皇玩儿的赛红拂,赛红拂明显已经知道徐锐被降为炊事班长的事,所以对王沪生就没什么好脸色,连带着小桃红和豆豆也没了好脸色。

    豆豆甚至还摸了摸二皇的头,冲王沪生说:“二皇,咬他!”

    二皇这小狗头还真就往上翻起了嘴唇,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乳牙。

    “豆豆,你就这样对王伯伯?”王沪生苦笑摇头,又瞪着二皇说,“还有你这狗头,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下次再没有肉骨头了。”

    二皇立刻收敛起凶相,不再跟王沪生呲牙,肉骨头的吸引力还是很高的。

    “你是坏人。”豆豆的声音虽然还很稚嫩,语气却是毫不含糊,“你让徐叔叔去当炊事班长,你就是坏人,坏人就该咬。”

    “豆豆真乖。”赛红拂揉揉豆豆的小脑袋,又冲王沪生说,“这是哪阵风,把王大政委给吹到咱们家来了?”

    “赛大当家,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王沪生苦笑说道。

    赛红拂轻哼了一声,说道:“你让我们家老徐不愉快,我就让你不愉快。”

    “行行行,这事是我不对。”王沪生只能退让,问道,“老徐在家吗?”

    “不在家。”赛红拂一翻白眼,没好气说,“让人给气跑了。”

    王沪生没辙,只能灰溜溜离开,再到别处去找徐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