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缴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1章 缴获

    王沪生说:“那三个团长的人选怎么定?”

    徐锐说道:“这个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吧?”

    王沪生说:“老何、老万担任团长是众望所归,警备团不属于主力部队,由高楚担任团长也没有问题,毕竟这次反扫荡作战,老高还是守住了咱们根据地嘛,不过,剩下一个主力团的团长人选,可就不怎么好确定了。”

    徐锐说道:“有什么不好确定的,就何书崖了。”

    “何书崖?”王沪生有些担心的说道,“会不会太年轻了?”

    若论年龄,何书崖的确是太过年轻了,还要两个月才年满十九岁,正常情形下,这样的年龄也就是个才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担任班长都还嫌他嫩,可现在却要担任团长,要肩负起全团两千多官兵的生死存亡,确实有些让人不放心。

    “年轻怎么了?”徐锐说,“在我这从来不论资历,只论能力。”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谁要是不服,等下次反扫荡也断一次鬼子的后路,老子照样提拔他当团长,要是办不到,就给老子闭嘴!”

    这次反扫荡,独立营的战功仅次于狼牙中队,后期何书崖更指挥独立营、警卫营及预一营在佛跳崖附近打了个伏击战,一举重创了留守黑风口的狗养大队,从而彻底锁死了第十师团往东撤退之路,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行,那就何书崖了。”王沪生点点头,又道,“再接下来就是几个营长的人选,先说何书崖三团,丁力、雷鹏还有嵇程都是中央军出身,全都受过系统的军校教育,跟何书崖也还算对脾气,他们仨就去何书崖的三团。”

    “姚磊、朱晨原本就是老何部下,就去一团。”

    “李海、黑皮性子急,就让他们去第二团吧,让老万好好的磨一下他们。”

    “铁钢这个骑兵营长谁都替不了,牛大壮的炮兵营长也同样没人能替代,梅九龄的工兵营长不能动,剩下还有秋风、杨八难、许德坤、孙长河、黄守信五个萝卜,可就算加上警卫营也只剩下三个坑了,还差两个坑呢。”

    徐锐说道:“许德坤不是在养马么。”

    王沪生说:“那也还是差一个坑吗。”

    徐锐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样吧,让守信去三团给书崖当副团长吧,杨八难去老何的一团,孙长河去老万的二团,老秋干警卫营长。”

    王沪生将徐锐的意见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

    徐锐又说:“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没事我就回家睡家了。”

    王沪生说:“暂时没别的事情了,老徐你先回家好好休息吧。”

    徐锐便轻哼了一声,一边转身往部队大院走,一边嘀咕着说:“手下一个个的全******升官了,就老子降职了,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打了大胜仗居然还要被撤职,天底下哪有这道理?军部首长不讲理哪。”

    听着徐锐在那里发牢骚,王沪生只能装糊涂。

    肖雁月拿着缴获物资的清单追上去想要让徐锐签字,却让王沪生给制止了。

    “行了,雁子,你就别拿这些事去烦老徐了,这字我来签吧。”王沪生说着就从肖雁月手里接过了缴获物资的清单,不过打量了两眼后,便立刻叫起来,“这不对啊,雁子,这次可是全歼了鬼子的一个师团,怎么才这么点缴获?”

    “政委,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才这么点缴获?”肖雁月撅着嘴说道,“这次缴获的枪支火炮基本都是坏的,军需补给啥的更是少得可怜,还不及咱们所消耗物资的一半数字,这次反扫荡作战,咱们亏大发了。”

    日军一个师团,账面的武器装备应该有至少四十八门野炮,二十四门九二步兵炮,九十六挺九二式重机枪,二百八十八挺歪把子轻机枪,二百八十八具掷弹筒,三八式步枪及南部式手枪将近两万支,此外还应该有马匹两千多匹,卡车百余辆。

    可现在缴获物资的清单上只有二十四门75mm口径的野炮,而且还是坏的,九二式重机枪六十六挺,也是坏的,歪把子轻机枪九十六挺,也都是坏的,三八式步枪及南京式手枪一万五千余支,基本也是坏的,马匹卡车一概没有。

    其余像弹药、药品、油料啥的更是少得可怜。

    从账面上看,大梅山独立团这仗真是亏本了。

    不过王沪生却想起来了,第十师团在进入大梅山之前并不是完整的,之前在沙桥岗就让他们独立团吃掉了一个联队,还有他们的野炮联队也在独立团要塞炮大队突如其来的炮火覆盖之下损失惨重,应该只带了两个野炮大队进山。

    之于缴获的枪支大多都是坏的,却是因为鬼子已经意识到难逃一劫,所以提前将所有的枪支都给损毁了,不过这不是问题,他们大梅山根据地可是有兵工厂的,虽然造不出飞机大炮以及坦克,但是修理一下枪炮却是没有问题的。

    要不了多久这些枪炮就能修好,并投入使用。

    有了这些火炮和重机枪,三个主力团就能各配一个机炮连了,有了机炮连,三个主力团的火力强度那就能够上一个台阶,就是相比小鬼子也是不遑多让,只要小鬼子的航空兵不参战,今后就是打阵地战他们也是丝毫不怵小鬼子。

    当下王沪生咧着嘴说道:“雁子,账不是你这么算的,这仗咱们赚大发了,虽说这些枪炮都是坏的,可只要兵工厂修理好了,咱们独立团,哦不,咱们军分区各个团的装备就能够上一个台阶,还有咱们根据地的民兵,也能扩编了。”

    肖雁月却撅着小嘴说道:“可我只知道咱们库存的弹药少了一半,要是再来一次这样规模的反扫荡,我这个后勤部长就不要干了,只能去讨饭了。”

    没有弹药倒的确是个大问题,若是没有弹药,再多枪炮也是摆设。

    王沪生说道:“兵工厂的子弹、炮弹复装车间不是已经开工了么?所以你不用担心弹药消耗的问题,守着个兵工厂,还怕没弹药?”

    肖雁月却嘁了一声说道:“兵工厂的子弹、炮弹复装车间是开工了,可是库存的无烟火药仅能维持半个月生产所需,半个月之后车间就该停工了。”

    “火药?”王沪生说道,“火药车间不是也已经开工了么?”

    “政委,那个是黑火药,只能用来做地雷,做成手榴弹都被人嫌弃爆炸威力太小,说什么只听见响却不见炸死鬼子。”肖雁月没好气道,“用来复装子弹还有炮弹就更别提了,复装子弹还有炮弹必须得是无烟火药。”

    “这样啊。”王沪生皱眉道,“必须得无烟火药么。”

    “必须的。”肖雁月点头说,“要不然根本没法用。”

    王沪生道:“那咱们能够自己生产这种无烟火药么?”

    肖雁月说:“这个你别问我,政委,你还是问兵工厂的郑厂长去吧,不过我听说,没有化工厂恐怕是没办法大量生产无烟火药。”

    “化工厂?”王沪生皱眉道,“上哪儿弄化工厂去。”

    肖雁月摊了摊手,苦笑着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王沪生苦着脸离开了后勤部,这个事成了他的心病。

    (分割线)

    再说徐锐,离了后勤部之后,背着手往家走。

    经过韩锋家门口时,却听到二丫在嘤嘤哭泣。

    徐锐还道韩锋在欺负二丫,当时就恼了,脚一拐就进了韩家小院。

    韩大娘才刚过二七,院子里还到处贴着白花,穿过院子走进堂屋,徐锐一眼就看到二丫瘫坐在地抱着韩锋的腿不肯放,韩锋却不管不顾,执意要往外走。

    看到徐锐,二丫便立刻跟见了救星似的,哭喊着说:“团长,你可得给俺做主。”

    徐锐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瞪着韩锋说:“锋子,你长本事了是吧,学会打老婆了?”

    韩锋扁着嘴没吭声,还是二丫解释说道:“团长,锋子哥他没打我,他就是想一个人偷偷去南京找啥亲王报仇。”

    “啥,找东久迩捻彦报仇?”徐锐火道,“锋子,你想要翻天是吧?居然敢私自脱离部队去找东久迩捻彦报仇?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枪毙了你?老子把你招进狼牙战队,教你狙击的本事,不是为了帮你报私仇的,今天你要敢踏出这门,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韩锋扁着嘴哭喊道:“团长,俺娘不能白死,俺得去给她老人家报仇哇,杀母之仇要是不报,我还算是个人吗?”

    徐锐冷然说:“仇当然要报,但既然是报仇,你为什么不跟我讲?为什么要脱离部队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报仇?”

    韩锋讶然说:“团长,你同意我去找小鬼子报仇?”

    “我什么时候不同意过?”徐锐狞狞一笑,说道,“从来只有咱们独立团欺负人,从来就没有人敢欺负咱们独立团,不仅大娘的仇要报,这次咱们独立团牺牲了这么多战友,他们的仇也得报,这件事绝不能这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