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下战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2章 下战书

    韩锋有些不敢相信,再次确认道:“团长,俺要找的可是小鬼子的亲王!”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韩大娘的死,韩锋将这笔账记在了东久迩捻彦的头上。

    徐锐却摇摇头说道:“锋子,东久迩捻彦虽然是鬼子的亲王,可他仅只是第二军的司令官,我们要找,就应该找最大的鬼子。”

    韩锋目光一凝,说:“团长你是说畑俊六?”

    “对,畑俊六。”徐锐说道,“我们就找他!”

    韩锋咬牙说道:“团长,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这个先不急。”徐锐摆摆手,又说,“而且光我们两个人还不够。”

    “团长,你是打算带上整个狼牙?”韩锋狞声说道,“那这回咱们可得把南京城给他搅个天翻地覆,咱们得让鬼子明白,独立团就不是好惹的!”

    徐锐点点头,说:“这两天你就在家好好陪二丫,不要再惹她生气。”

    韩锋哦一声,再转头看向二丫时,脸上便流露出愧疚之色,小声说:“二丫,刚才是哥不对,哥跟你赔不是。”

    二丫便赶紧摇头。

    本来嘛,徐锐也是打算先歇两天,然后再考虑找畑俊六报仇的事情,可现在让韩锋这么一搅,徐锐便不打算歇了,离了韩家小院,就先不回自家小院,而是径直来到了县政府大院的广播站里,准备要亲口给畑俊六下战书。

    徐锐走进广播站里时,梁一笑正和徐野在对台词。

    这次大梅山独立团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大梅山广播台就有得忙碌了,发报捷、向整个华中地区的广大听众播报缴获物资啥的,都还是小事情,更为关键的是还得把一个个的战斗故事整理出来,并以此激励华中的军民。

    尤其是徐锐首创的战地留声栏目,就没有间断过。

    不过相比当初草创时,现在的战地留声在内容上、形式上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已经从最初的单纯的留声节目演变成了现在的英雄访谈类节目,这期的采访对象就是徐野,这小子在大梅山根据地已经成为一个传奇人物。

    看到徐锐走进来,徐野赶紧起身敬礼。

    梁一笑转过身来,也跟着敬了记军礼,笑着说道:“团长,你终于有时间来我们广播台视察工作了,我可告诉你,相比当初,现在我们广播台可是大变样了,不仅栏目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且还有了我们自己编排的节目。”

    说完了,梁一笑又喜孜孜的说道:“我去把姐妹们都召集起来……”

    “等等。”徐锐赶紧制止了梁一笑,说,“小梁,你就不要兴师动众了,我来就是为了通过广播给畑俊六下战书的,一会儿就走。”

    “下战书?”梁一笑拍着小手说道,“下战书好,我最喜欢团长给鬼子下战书了,上次团长给鬼子下的战书,一字一句我全都记得。”

    然后,梁一笑竟真的把上次徐锐给畑俊六的战书复述出来:“畑俊六,听说你这老鬼子曾经参加过日俄战争,还让俄国人打了个半死,靠着装死才从战场上侥幸捡回一条命,俄国人傻,我们中国人可不傻,老鬼子你听着,多则半年,少则一个月,我大梅山独立团必取你狗命,最后郑重奉劝一句,我大梅山独立团言出必践,勿谓言之不预也!”

    徐锐笑道:“小丫头片子,记性不错嘛,过了这么久你居然都还记得。”

    “那是因为团长讲的好。”梁一笑笑道,“尤其是最后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讲的真太好了,真的好有气势,我特别喜欢这一句。”

    徐锐笑笑,说道:“那你就准备开机吧。”

    梁一笑说:“团长是准备直接讲话,不进行录音?”

    “直接讲。”徐锐霸气的摆了摆手,说,“不录音。”

    “行,那就直接讲。”梁一笑点了点头,当即叫来两个工作人员将演播室里的播音设备给打开来,做好了准备。

    (分割线)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畑俊六正在南京召开阁僚会议。

    畑俊六十分重视这次会议,将其视为对国民军总攻之前的最后动员,所以除了实在抽不开身的几个师团长之外,几乎所有的师团长都赶了回来,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和第二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也赫然在座。

    东久迩捻彦的虐疾已经基本痊愈,不过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每个走进会议室的师团长都会先向东久迩捻彦投来异样的目光,这些目光中有怜悯,有慰问,不过更多的却是轻蔑,日本天皇在日军将士心目中至高无上,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皇室子弟也能得到光环加持。

    事实上,陆海军中的高级将领们鲜少有人将皇室子弟放在眼里。

    伏见宫俊彦是皇室子弟中少有的军事专家,也不被人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东久迩捻彦这个有名的浪荡子弟?而这次第十师团的被全歼,则更是这位浪荡亲王的杰作,这就更验证了坊间的风评,这些皇室子弟,就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蹩脚货色!

    东久迩捻彦坐在长排会议桌的左排的首位,低着头,默不做声。

    坐在东久迩捻彦对面的冈村宁次也是两眼微眯,不知道是在思考问题呢,还是在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稍作小憩。

    “大将阁下到!”门外卫兵忽然高喊一声。

    在座的两位军司令官和十几位师团长便齐刷刷起身,顿首致敬。

    畑俊六踩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会议室,走到主位站定,柔和的目光从与会的十几个将领身上扫了一圈,然后挥手说道:“都坐下吧。”

    “哈依。”十几个中将齐刷刷的顿首,齐刷刷的落座。

    待所有的将领都落了座,畑俊六才扶着桌子沉声说道:“此次将大家火线召回南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部署对国民军的最后总攻,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向大家转达大本营的最新决策,这也是好消息。”

    顿了顿,畑俊六又说道:“为了尽可能加强华中派谴军战斗力,为了尽可能快的全面结束武汉会战,大本营决定将第二十一军也转隶我华中派谴军,如今,安藤桑正率领第四、第一零四师团,搭乘第四舰队的舰船星夜驰援华中。”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与会将领个个面无表情,更没有交头接耳。

    畑俊六点点头,再要再说话时,会议室紧闭的门却忽然被推开,然后一脸凝重的河边正三走了进来,畑俊六便将吐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然后河边正三就快步的走到畑俊六的面前,附着畑俊六的耳朵小声耳语了几句。

    与会的日军将领纷纷竖起耳朵,却没能听清。

    畑俊六听完后脸色却顷刻变了,从他的脸色,绝没好事。

    就在冈村宁次、东久迩捻彦他们猜测河边正三说了些什么之时,畑俊六却闷哼一声,咬着牙对河边正三说:“河边桑,将广播接进来吧。”

    河边正三讶然:“大将阁下,你确定要将广播接进来?”

    “接进来。”畑俊六点头说,“让大家都听听,这未必就是坏事。”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然后转身走了,不过片刻之后,河边正三便又回来,还带人搬了一台收音机进来,摆放到会议室角落,河边正三亲自上前打开收音机,并将调频锁定在大梅山广播台的频段。

    收音机里很快就传出一个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东久迩捻彦一下就挺直了身板,冈村宁次躲在眼镜后面的小眼睛里也顷刻流露出一抹寒光,其余的十几个师团长也都打起了精神,因为他们全都已经听出来了,这分明是徐锐的声音,徐锐又讲话了!

    “畑俊六,我知道你就在收音机前,你给我听仔细了!”

    “我们中国人就不是好欺负的,我们大梅山独立团更不是好惹的,从来只有我们大梅山独立团欺负人,还从来没人敢欺负我们,这次你真惹怒我们独立团了,他娘的,不敢光明正大在战场上拼,居然跟我们玩阴的,敢偷袭我们的根据地!”

    “偷袭就偷袭,居然还敢杀人,竟敢杀害我们的百姓,叔可忍婶子不能忍!”

    “老话说的好,来而不往,非礼也!畑俊六,你就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罢,十天之内我必定带着狼牙部队,前来南京取你狗头!”

    “不要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更不要以为我只是在吓唬你,还记得上次我怎么跟你讲的,多则半年,少则一个月,我必取你狗头,现在,我再将时间说得更明确些,十天之内我必定取你狗头!最后照例再奉送你一句警句,勿谓言之不预也!”

    播音完毕,然后重头来,敢情这是大梅山广播台的循环播放。

    河边正三便再次走上前,喀嚓一声关掉收音机,整个会议室便立刻变得一片死寂,静至落针可闻。

    原本应该很生气的畑俊六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徐锐要来,让他尽管来,本来我还打算去长沙,既然他要来南京,那我就留在南京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