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忍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6章 忍术

    冈村宁次还是有些小觑徐锐,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没有交过手。

    “这不就是了。”畑俊六沉声说道,“当下皇军就该倾尽全力,心无旁骛的对付武汉战场的国民军,所以,冈村桑你回九江后,也需尽快制定出作战计划,眼下已经是九月初,天气已经日渐转凉了,虐疾疫情也在缓解,是时候结束了。”

    “哈依。”冈村宁次重重顿首,说道,“卑职定不辱命。”

    送走冈村宁次没多久,副官坂井正义便又进来报告说:“大将阁下,小鹿原桑还有鸠田桑已经到了,现在就请他们进来吗?”

    畑俊六点头说:“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坂井正义转身退出去,过了没多久,轻薄的木门便被人再次移开,然后小鹿原俊泗还有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的总机关长鸠田宽,便联袂走了进来,经过半个月的将养,小鹿原俊泗的伤势已完全痊愈,不过走路姿势却再回不到原来的那样。

    畑俊六沉声说:“小鹿原桑,鸠田桑,徐锐的广播演讲你们想必也听见了,不知道两位对此事又有何见解?”

    小鹿原俊泗说:“徐锐此人虽然狡猾,却从来言出必践,他既然公然在广播中扬言要来南京刺杀大将阁下,那就一定会付诸行动,所以,卑职以为,切不可麻痹大意,我们必须做好派谴军司令部的安保工作,最近这半月,大将阁下最好也不要外出。”

    鸠田宽也说道:“卑职完全赞同小鹿原桑的见解,大将阁下身负大军之重,断然不可有所闪失,既便徐锐只是虚张声势,我们也需全力戒备,所以卑职建议,最近这半个月对南京实施全城戒严,所有人等必须持有特务机关签发的良民证才准许出入。”

    畑俊六也十分在乎自己老命,说:“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兴师动众?”

    “此事交给卑职还有鸠田桑就可以了,无需大将阁下费心。”小鹿原俊泗说,“这次徐锐不来也就罢了,他若是敢来,就别再想活着离开南京。”

    “哟西。”畑俊六欣然说,“那就拜托你们两位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还有鸠田宽便同时重重顿首。

    离开芳华园,小鹿原俊泗没有回驻地,而是跟鸠田宽回了派谴军特务机关。

    因为对南京实施戒严,保证畑俊六的绝对安全,是一个庞大的工程,这需要小鹿原俊泗和鸠田宽将方方面面的因素全都考虑周全,更需要特战大队跟特务机关的通力合作,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虽然已经名存实亡,但仍还有二十多人。

    第十师团虽然在青风山道全军覆灭了,但小鹿原大队并未全军覆灭。

    跟第十师团进入青风山道的两个战队,第二战队是确实全军覆灭了,但是第一战队却仍有二十多人跟着五十岚翠逃了出来,这二十多个特种兵也成了特战大队的种子,小鹿原俊泗眼下正在到处选拔新队员,重建特战大队。极品邪僧在都市

    不过现在,小鹿原俊泗却必须先把特战大队的重建工作暂停。

    因为保证畑俊六的安全更重要,徐锐的威胁,谁敢掉以轻心?

    就一些细节问题达成一致之后,终于进入到最后最核心的讨论议题。

    鸠田宽说:“小鹿原桑,从你们特战队反馈回来的信息,在徐锐的狼牙部队中似乎存在传说中的影忍,而徐锐本人更拥有某种秘术,可以瞬间大幅度提升战力,所以,要想借这个机会铲除徐锐,恐怕是希望渺茫哪。”

    “希望再渺茫,终究还有希望不是么?”小鹿原俊泗满脸严肃的说,“可如果我们连想的勇气都没有,那就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哈依。”鸠田宽顿首说,“想是可以,但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困难是,如何破解徐锐的瞬间狂化秘术?又如何对付狼牙部队的影忍?”

    小鹿原俊泗说:“首先说明一点,忍术是我们日本特有的修炼手段,中国是没有的,所以狼牙也没有忍者,更不可能有影忍,在黑风口跟黑龙潭跟我们特战大队交手的不过是中国的武林高手,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武术还是很厉害的。”

    “中国武术?”鸠田宽凛然说道,“我听人说中国的武林高手可以飞檐走壁,掌碎巨石甚至于手撕虎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飞檐走壁?掌碎巨石?手撕虎豹?”小鹿原俊泗脑门立刻浮起了两条黑线,说道,“那不过是以讹传讹,中华武术真这么厉害,他们只需要派出几个武林高手,就能轻而易举的消灭我们一个师团,我们还怎么进行圣战?”

    “哈依。”鸠田宽顿首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让小鹿原桑见笑了。”

    “你不了解忍术,更不了解中华武术,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小鹿原俊泗摆摆手,又接着讲解说,“中华武术和我们日本的柔道、忍术其实都是一回事,都是用来强身健体、打熬筋骨皮的一种手段,若是长时间坚持修炼,就能比常人强悍得多。”

    顿了顿,小鹿原俊泗又道:“比如阿部桑,他就将柔道修炼到了极致,他的筋骨强度就要远胜常人,既便是我们特战大队里的特种兵,十几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这只是柔道,而忍术,却是比柔道更加高明的一种修炼手段。”

    鸠田宽忍不住问:“忍术为什么比柔道高明?”

    小鹿原俊泗说道:“因为柔道只是强化**,使修炼者的**抗击打能力变得更强,物理攻击力也变得更强,而忍术却是内外兼修,不仅修炼**,也修炼精神,所以忍者不仅拥有强悍的身体,反应、速度也远远胜过常人。”

    鸠田宽说:“忍者的反应以及速度也远胜常人么?”

    “是的。”小鹿原俊泗点头说,“影忍的传说你想必是听说过的,但这其实并非传说,在我们日本确实有影忍,忍者通过艰苦的修炼,通过对身体潜能的不断激发,可以获得远胜过普通人的速度,当忍术修炼到一定境界,其速度就会快过人类肉眼的识辩,也就从人类的视觉中化影消失,而这便是影忍者的由来。”这魔女是个二货

    鸠田宽恍然说道:“原来这便是影忍者啊。”

    小鹿原俊泗又道:“不过,影忍者乃是忍者中最顶尖的存在,可不仅仅只是速度快,他们的力量、反应以及身体强度同样很强悍,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远胜常人的敏锐六识,所谓的六识,是指听觉、嗅觉、视觉、触觉、味觉及直觉。”

    “索代斯奈。”鸠田宽恍然说道,“这么说的话,忍术确实要比柔道厉害。”

    “那是当然。”小鹿原俊泗说道,“可遗憾的是,明治维新之后,随着帝国进入机械文明时代,忍术因为威风不再,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没落,半个世纪以来,已经很少有忍者在世间行走,以至于世人都快要遗忘忍术了。”

    鸠田宽说道:“如果狼牙部队中有类似忍者的武林高手,我们岂不是拿他毫无办法?”

    “也不尽然,既便是忍者中最顶尖的影忍,也同样有对付办法。”小鹿原俊泗说道,“比如德川家的武士,就曾经通过在院子里撒沙子的方法,成功的猎杀过丰臣家派出的影忍,皇居广场铺有细沙,也是为了防御影忍。”

    “纳尼?”鸠田宽讶然道,“沙子也可以对付影忍?”

    “当然。”小鹿原俊泗说,“影忍的移动速度虽然快,但也只是速度快而已,并不能够真正做到飞天遁地,所以还是会在铺了沙子的地面上留下脚印,有了脚印的指引,影忍的速度也就失去了威胁,被击杀一点不奇怪。”

    停顿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又说道:“自明治维新之后,帝国的工业飞速发展,军事科技则更是突飞猛进,自从出现机枪以及手雷之后,围剿、击杀影忍就变得更加简单,凭借一挺重机枪,一名稍加训练的普通士兵就能击杀一名苦练几十年的影忍,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忍术的式微,到现在,甚至都没人愿意修炼忍术了。”

    “凭借机枪,就能够轻易的干掉影忍者吗?”鸠田宽皱眉说道,“真要是这样的话,战场上的狼牙为什么那么难对付?难道皇军机枪不够吗?还者说狼牙中的武林高手,要比帝国的忍者更加的难以对付?”

    “不管是帝国的忍者还是中国的武林高手,对付起来全都不难。”小鹿原俊泗摇头,遂即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不过狼牙部队的高手,却非普通武林高手,这是徐锐一手训练出的精英,完美融合了中华武术及现代的特种战法,所以才如此难对付。”

    鸠田宽忧心忡忡说:“这不还是我刚才所说的,狼牙部队很难对付?”

    “那要看在哪里了。”小鹿原俊泗自信的说道,“如果是在大梅山区,在他们的老巢,狼牙部队当然是很难对付,但如果是在南京,在我们的地盘,要对付他们,其实并不太难,如果安排妥当,只需三挺机枪就能干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