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出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7章 出发

    鸠田宽说:“但是我们不可能总在南京跟狼牙较量吧?总有一天,我们还是得跑到狼牙的地盘上去跟他们较量,那时候又怎么办?”

    小鹿原俊泗点头说:“所以,我们也得请出国内的忍者。”

    “国内的忍者?”鸠田宽讶然说,“小鹿原桑,国内还有忍者吗?”

    “废话,忍术只是没落了,并没有消亡,国内怎么会没有忍者?”小鹿原俊泗说,“据我所知,无论是伊贺流还是甲贺流,都还有好几个忍者村,只不过,这些忍者隐世已久,而且对帝国的国策也不是很赞同,未必愿意出手。”

    鸠田宽皱眉说:“大东亚圣战事关帝国国运,他们为什么不赞同?”

    小鹿原俊泗说:“那些忍者基本都是死脑筋,认为帝国子民就应该坚守在海岛之上,忍受严酷的自然环境,才能铸造坚韧的人格及忍术,而一旦踏上了大陆,就会被大陆上丰饶的物产消蚀了意志力,从此之后就会变得不思进取。”

    稍稍停顿了下,小鹿原俊泗又说:“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我就不信所有的忍者都会恪守祖训,等这次刺杀事件告一段落之后,我就准备回国一趟。”

    鸠田宽顿首道:“是为了去国内请出那些隐世的忍者吗?”

    “是的。”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徐锐创造性的将中华武术与现代的特种战法融合为一体,使得他的狼牙部队变得空前强大,我的特战大队如果不能够将忍术与现代的特种战法融合为一体,是没办法与他们相抗衡的。”

    “那我就预祝小鹿原桑心想事成。”鸠田宽停了一下,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那么现在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具体的安保方案吧,小鹿原桑,你是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深造归来的特战精英,负责安保工作肯定比我们在行,这一次就由你们特战大队为主,我们特务机关会全力配合。”

    “哟西。”小鹿原俊泗也没有客气,欣然说道,“在德国时我曾经系统的接受过刺杀与反刺杀的训练,这次对大将阁下的保护,我不敢说一定会将安保工作做得滴水不漏,但是徐锐的狼牙部队要想威胁大将阁下的安全,也是大不易。”

    “哈依。”鸠田宽顿首说道,“还请小鹿原桑示下。”

    小鹿原俊泗不假思索的说道:“我决定在大将阁下的周围设置内外三道防线,你们特务机关控制芳华园周围十公里范围,为第一道防线,所有的制高点都要设置瞭望哨,所有可能的狙击点都必须进行严格的排查,尤为重要的是……”

    停顿了下,小鹿原俊泗又说:“尤为重要的是,所有进入芳华园十公里范围的人等,无论是皇军将士,帝国侨民还是维新政府的大小官员,都必须持有特务机关签发的通行证,发现没有证件的,不要有任何犹豫,立刻予以击毙。”

    “哈依。”鸠田宽重重顿首说,“我的明白了。”

    小鹿原俊泗又说道:“除此外,我们特战大队将接管芳华园的防务,这将成为拱卫大将阁下安全的第二道防线,而我本人将和五十岚桑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贴身保护大将阁下,确保任何可疑人等都没有机会接近大将阁下。”

    “哟西。”鸠田宽说,“这样的话,大将阁下的安全就将万无一失了。”医锦还厢

    “不,千万不可大意。”小鹿原俊泗郑重的说,“再严密的安保计划,也不可能真正做到万无一失,就如再坚固的盾牌也不可能挡住世上所有利器的穿刺,所以,我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绝对不能够给狼牙部队以任何可趁之机。”

    “哈依。”鸠田宽重重顿首说,“我的明白。”

    小鹿原俊泗也顿首说:“鸠田桑,拜托了。”

    (分割线)

    送别徐锐时,赛红拂忽然流泪了。

    这次去九江,赛红拂是没法去了,早孕反应太强烈。

    怀孕的女人,还真的是性情大变,在徐锐的印象中,赛红拂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什么时候流露出过小女人的情状?

    “宝贝不哭。”徐锐却是知道的,怀孕中的女人尤其需要呵护,当下猿臂轻舒将赛红拂揽入怀里,劝道,“我很快就回来的,顶多也就十天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没准五天之后就能回梅镇了,到时我给你带礼物回来,你想要啥礼物?”

    “我不要礼物。”赛红拂流着泪,说道,“只要你好好的回来。”

    徐锐便不说话,只是用满是老茧的双手轻轻摩挲赛红拂的秀发。

    小桃红收拾完了行李,也走过来劝说道:“姐,这不是有我呢,姑爷不会有事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没事的。”

    赛红拂说道:“那你可得把他给照顾好了。”

    小桃红嗯一声,说道:“一定照顾好姑爷。”

    赛红拂便松开了双手,把徐锐往门外推,一边说:“走吧,快走。”

    徐锐却转过身,伸手抚住赛红拂的脸颊,在她红艳艳的小嘴用力的亲了一口,然后转身扬长去了,小桃红回眸冲着赛红拂嫣然一笑,也背着两人行李跟着徐锐转身去了,赛红拂看着两人的身影远去,忽然间又开始落下泪来。

    不知道为什么,赛红拂总觉得心神不宁。

    徐锐带着小桃红和银花婆婆来到门外时,人员都已经到齐。

    这次前往九江,不需要太多人,所以徐锐只选了几个好手。

    除了徐锐、小桃红和银花婆婆,还有冷铁锋,钻山豹、韩锋和东北虎。

    这几个人分工明确,徐锐和冷铁锋负责暗杀,钻山豹和韩锋负责狙击,东北虎负责火力支援以及断后,小桃红和银花婆婆负责通讯联络,当然了,在必要的时候,小桃红还有银花婆婆也得负责接应大伙。

    九江可不比大梅山,行动前就必须想好退路。

    徐锐四下扫视一圈,却没有发现郑家康在场,便问道:“郑厂长没来?”

    “郑厂长?”冷铁锋讶然说道,“郑厂长又不参与行动,他来做什么?”[古穿今]娇娇女

    话音方落,大院外面忽然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众人闻声回头看,只见郑家康亲自驾驶着一辆边三轮摩托车正疾驰而来,到了大院大门口,郑家康猛的一拉刹车,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猛的一个甩尾硬生生停住。

    一边下车,郑家康一边道歉说:“团长,对不住啊,路上出了点状况。”

    “没什么。”徐锐迎上前来,与郑家康握过手,说,“我要的家伙什呢?”

    郑家康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回头指了指边斗,说:“都搁在边斗里呢。”

    冷铁锋便带着钻山豹和韩锋从边斗里抬出了一个破布麻袋,解开麻袋,却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堆的枪支,总计有四支长枪和七枝短枪,还有一挺仿捷克,不过奇怪的是,这些长枪短枪还有机枪的枪管上都套了一个古怪的套筒。

    长枪的套筒比短枪的粗长些,仿捷克的套筒则尤其的粗长。

    徐锐并没有跟队员们说过消声器的事情,所以大多都不知道。

    冷铁锋却是在西点军校看见过消音器的,当下不无错愕的说:“这是消声器?”

    一边说,冷铁锋一边就拿起一支勃郎宁,先卸下弹夹,发现里边压满了子弹,便又咔嚓一声将弹夹压回枪膛,双手握枪向一侧五十米外的空地连开五枪,现场便立刻响起噗噗噗噗噗五声轻响,消声效果比上次已经要好多了。

    “不错。”冷铁锋连声赞道,“比我在美国用过的消音效果好。”

    郑家康又拿起其中一枝狙击步枪,略一摆弄,居然就折解成了短短的几截,再拿起那挺仿捷克机枪,随便鼓捣了几下,也折解成了长度不超过三十公分的机枪零部件,敢情这两支狙击步枪和仿捷克轻机枪都改装过了,便于隐藏。

    “呀嘿,机枪还可以拆解成这样?”东北虎立刻就来了兴致。

    郑家康便不无得意的对徐锐说道:“团长,我改装的怎么样?”

    “不错。”徐锐也拿了一枝勃朗宁,扭头说道,“每人一枝勃朗宁,两支狙击步枪豹子和锋子一人一支,仿捷克轻机枪归老虎所有,子弹带足一个基数,自备武器只准带一样,这次可是要出远门,不比在家里,负重能减则减。”

    小桃红扭头看了看正绕着豆豆转圈圈的二皇,说道:“姑爷,我想带上二皇。”

    正在逗二皇玩的豆豆便立刻蹲下身,将二皇抱在怀里,二皇也立刻竖起耳朵,全视贯注的看着徐锐,这小狗,竟仿佛能听懂小桃话的话。

    徐锐看了眼二皇,摇头说:“二皇就留在家里陪豆豆吧。”

    豆豆闻言便立刻耶了一声,喊了一声徐锐爸爸最捧,然后抱着二皇转身溜了。

    肖雁月担心豆豆摔跤,便赶紧追了上去,一边喊道:“豆豆,你慢点跑,你慢点跑,千万别摔着了,你慢点。”

    徐锐从豆豆身上收回目光,大手一挥喝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