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川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9章 川军

    侯志刚带着十几个弟兄,抄小路回到鸡公岭。

    侯志刚原本是川军杨森第二十军的一个排长,淞沪会战中,杨森第二十军在大场镇跟鬼子血战五昼夜,全军一万八千余人阵亡七千余人,负伤八千余,几乎伤亡殆尽,那仗打的不是一般的英勇,战后被评为最能打的五个军之一。

    淞沪会战结束后,第二十军后撤至安庆整补。

    因为在淞沪会战中表现英勇,蒋委员长下令给予第二十军优先补充,而且委任杨森为第十十七集团军总司令,可气的是,军政部完全没把蒋委员长的命令当真,根本没有给予第二十军优先补充,安庆地方政府甚至粮饷都不供给。

    川军又不能明抢,杨森因此憋了一肚子的火。

    武汉会战打响后,波田支队趁雨夜突袭安庆,第二十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战局并没有立刻糜烂,如果第二十军拼死抵抗,守住安庆七到十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杨森早被蒋委员长和安庆的乡绅官员气个半死,当时就带着部队弃城而走。

    这一后撤,日军波田支队趁势碾压,第二十军立刻兵败如山倒,结果不仅安庆丢了,第二十军也垮了,因为失去了指挥,侯志刚所在的川军团夜间迷了路,一路撤退到了江边,侥幸找到几条船,正准备渡江之时,鬼子追兵到了。

    一通混战,川军团大部战死,只有侯志刚所在的川军连过了江。

    结果在九江呆了还不到两天,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主力就到了,九江遂即宣告失守,川军连在混战中一路南撤,结果又与第一兵团失散,这之后就再没有跟国民军主力联系上,就一直在鸡公岭安顿下来,当起了山大王。

    最开始的那几个月,川军连过得还算是不错。

    日军虽然占了九江,但是因为战事尚未结束,小日本的军队都在前线与国民军交战,也就顾不上广大的占领区,除了九江市区以及公路、铁路周边的区域,其余的广大乡镇事实上处于无政府的状态之下,当地的地方乡绅为自保,就不免破财免灾。

    所以每次川军过来,附近几个乡镇的乡绅都会给他们一些钱粮。

    但从三个月前开始,随着南京维新政府成立,广大日占区的维持会也纷纷相继成立,鸡公岭附近几个乡镇的乡绅自觉有了靠山,就不怎么卖川军连的账了,川军连几次去催粮,都吃了闭门羹,这次更是直接开枪打他们。

    侯志刚气了个半死,当即带人撤回到鸡公岭。

    鸡公岭上的山寨里,川军连长赵百石和另一个川军排长李四斤,正在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等着侯志刚的好消息,虽说最近这段时间附近几个乡镇的乡绅给钱粮都不怎么积极了,但是赵百石并不认为这些乡绅就敢于反抗。

    毕竟他们川军连还有一百多号人枪,对付九江的鬼子当然不行,但是用来收拾周边乡镇那些个乡绅的民团啥的,却是绰绰有余。

    李四斤滋的喝干了小酒盅里的白酒,再用筷子夹了几粒花生米,扔进嘴里细细的嚼,一边美滋滋的嚼着花生米一边对赵百石说:“大哥,你说这次李家村的李老七会不会炸刺,我可是听人说,他儿子当上皇协军连长了。”

    “什么皇协军,伪军,伪军。”赵百石纠正道。

    “对头,伪军。”李四斤赶紧改口,“是伪军。”寻龙盗墓

    赵百石哼一声,说道:“当上伪军连长又怎样?想当年在大场,咱们连小鬼子的常设师团都打残喽,还怕他区区一个伪军连长?这次李老七乖乖给钱便罢,他要是敢不给钱,老子非带兵抄了他李家大院不可,龟儿子的。”

    赵百石话音刚落,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便看到侯志刚怒冲冲的走进聚义大厅。

    “老三,出什么事了?”赵百石和李四斤同时起身。

    一看侯志刚这副模样,赵百石和李四斤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侯志刚大步过来,一把抓起桌上的酒壶,再一仰脖子将剩下的半壶酒喝了,然后抹了抹嘴巴狞声说:“大哥,二哥,李老七这老东西胆子肥喽,不仅不肯缴纳月例钱,他居然还敢开枪打我们,龟儿子的,他是不想活喽。”

    “啥子,还有这事。”李四斤大怒道,“他还真就敢?”

    赵百石更是勃然大怒道:“老二老三,立刻召集弟兄们,去抄了李家大院!”

    李四斤和侯志刚答应一声,刚要转身离开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忽然传过来:“李老七的儿子早就已经在李家村布下天罗地网了,你们这个时候打上门去却是自投罗网,依我看,你们还是暂且忍下这口气,将来再去李家村也不迟。”

    赵百石三人愣了愣,有些机械的转过头来时,却发现桌子边居然已经坐了个陌生人,他们三个大活人站在这里,聚义厅外还有几个哨兵,居然愣是没有发现人家是怎么进来的,难道这人是鬼?赵百石忽然感到脖子后面凉嗖嗖的。

    李四斤、侯志刚下意识的伸手摸枪,却让赵百石给制止了。

    “这位兄弟。”赵百石制止了李四斤和侯志刚,抱拳问道,“敢问你是哪条道上的?”

    “哪条道上的?”那人拿起筷子自顾自往嘴里送了两粒花生米,一边嚼一边笑道,“我哪条道上的都不是,就是个借宿的。”

    “借宿?”赵百石三个面面相觑了。

    借宿不去旅社,居然跑到山寨来了,这事可当真是新鲜。

    赵百石吸口气,沉声说:“这位兄弟,借宿你该去旅社。”

    “实不相瞒,去旅社有些不太方便。”那人笑着摇摇头,又说,“所以,我们想暂时在你们山寨借住几天,不过你们尽可以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动山寨的一草一木,而且给房钱,绝对照价给付,不少你们一分。”

    “你们?”赵百石三人闻言便一凛。

    急环顾四周,却只见又从聚义大厅的四个角落里走出了六个人,有男人有女人,甚至还有个老太婆,不过仅凭直觉,赵百石他们就能够感觉出来,这几个人都不是好惹的,光是他们能够出入鸡公岭尤如无物,就不简单。

    他们川军连在鸡公岭盘踞了半年多,布置了不少机关陷阱及明暗岗哨,论防备,虽不敢说固若金汤,却也算得上是铁桶一般了。

    这七人,自然就是徐锐他们七个了。

    徐锐七人从大梅山出发,经过连续两个昼夜的强行军,就赶到了九江。凤逆天下:冥王毒宠邪魅妃

    因为事关重大,而且还是在鬼子的地盘上,所以徐锐并没有在到达九江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寻机动手,而是决定先找好一条退路,再进行周密部署,最后寻机下手,再然后,就找到了这鸡公岭,因为鸡公岭符合两个条件。

    第一个,鸡公岭距离九江城并不远。

    第二个,鸡公岭够隐蔽,而且临湖。

    虽然从四周的痕迹可知,山上应该是早就有土匪占据,不过徐锐对此并不为意,山上有土匪才更好,正好冒名dǐng替,只是上山之后,徐锐才发现,占据鸡公岭的居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土匪,而是一伙川军。

    身为一名穿越众,徐锐对川军的印象一贯很好。

    八年抗战,四川是为国出人出力最多的一个省,没有之一!

    川军更在八年抗战中打出了铮铮铁骨,他们虽然穿着草鞋,饿着肚子,拿着膛线都已经磨平的老套筒,可在战场上,他们的表现却丝毫不比装备精良的中央军差,滕县、广德更是留下了王铭章、饶国华的可歌可泣的篇章。

    当下徐锐微笑着说:“三位不必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赵百石毕竟是连长,也算见过世面,沉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这会,赵百石也已经看出来了,突然出现的这七个人,绝对不是普通商旅。

    徐锐便如实相告说:“实不相瞒,鄙人乃是新四军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徐锐,这次带着几个弟兄来九江公干,叼扰之处还请川军兄弟们见谅了。”

    “大梅山独立团,徐锐?”赵百石三人闻言顿时脸色大变。

    侯志刚更是怪叫一声道:“全歼鬼子第十师团的大梅山独立团?”

    因为大梅山电台的广播,徐锐的独立团在全中国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赵百石的川军连虽处在偏僻之地,与大后方几乎完全失去联系,却也从周围乡绅的口中听说过独立团的事迹。

    徐锐却神情一凝,说道:“全歼鬼子第十师团不过是侥幸罢了,不算什么本事,你们川军在大场跟鬼子交战,面对鬼子航空兵以及大口径舰炮的狂轰滥炸,整整五个昼夜,小鬼子死伤无数都不得寸进,这才是真本事!”

    赵百石三人便立刻觉得徐锐十分顺眼。

    大场血战是他们第二十军的国战初试,就打出了川军赫赫威名,今天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夸奖他们川军能打,却没一个人能像徐锐这样让他们由衷的自豪,因为这是徐锐,这可是全歼鬼子第十师团的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

    ps:推荐老牌大神8难的新书《超凡兵王》,继《至尊兵王》之后,超凡归来。

    隐龙,华夏最强的特种部队,而龙牙,则是隐龙部队的最强战兵,本书讲述的就是一个龙牙的故事。

    欺我兄弟者,杀!

    辱我亲人者,杀!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